第二十六篇 从殿中流出的河
总纲目




神是人的食物和饮水
产生河的因素
水从门坎下流出
河往东流
水由殿的右边流出
在祭坛的南边流
手拿准绳的人
量河的流
量一千肘
水流的深度在于被主量度、被主得着有多少
恩典与己的努力相对
河使百物得活
河流向东海
河无法医治洼湿之处

 读经:以西结书四十七章一至十二节,诗篇三十六篇八节,四十六篇四节,约珥书三章十八节下,撒迦利亚书十四章八节上。

 以西结书说到两道河。头一道河在一章,就是迦巴鲁河,在神的百姓被掳之地。第二道河在四十七章,就是在圣地的生命水河。头一道河是为施行审判;第二道河是为供应生命。在迦巴鲁河边,是在受管教的地方;在生命水河边,是在得生命的地方。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从殿中流出来的河。

神是人的食物和饮水


 创世记二章说到生命树,(9,)又说从伊甸流出一道河,滋润那园子。(10。)树与河都表征神渴望将祂自己分赐到人里面作生命。生命树指明神要我们吃祂;河指明神要我们喝祂。在创世记二章的树与河,乃是整本圣经中两条线的起头:一条是关于神作活粮,另一条是关于神作活水,二者贯穿整本圣经,终极完成于启示录二十二章的生命树和生命水的河。关于神作人的食物,圣经说到羔羊的肉、无酵饼、吗哪、各种的祭物、以及迦南美地一切动物与植物的出产。在约翰六章,主耶稣清楚说到这事:『我就是生命的粮;』(48;)『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活粮;』(51;)『我的肉是真正的食物,我的血是真正的饮料;』(55;)『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57。)关于神作给人喝的水,圣经说到泉,(出十五27,)从盘石流出来的水,(出十七6,民二十11,林前十4,)井里涌上来的水,(民二一16~17,)和地里涌出来的水。(士十五19。)诗篇三十六篇八节下半说,『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四十六篇四节说,『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欢喜;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约珥书三章十八节说,『必有泉源从耶和华的殿中流出来。』撒迦利亚十四章八节说,『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约翰福音在四章十四节和七章三十七至三十八节,都说到活水。圣经这些地方启示,神这活水已经从永远里流出来,流到我们里面,解我们的干渴。

 以西结四十七章,是神话语中将神活水的流描述得最详尽的一处。生命河的流不在第一章,这是很有意义的。那一章没有生命河,却有烈火。在三十七章有风成为我们的气息,却没有涌流的水。一直到四十七章,才开始有水流。在四十七章之前,水还不能进来,因为神的殿还未建造起来。

产生河的因素


 要带进河流,有几个重要的因素。第一是殿的建造和完成。在此之后,人才开始照着殿,照着殿的模式、法则和典章生活。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一切行事,开始照着殿的规模、样式、模式、典章和法则。(四三10~11。)其次,事奉的祭司也都正确的事奉神。最后,还有各样的祭物:二百分之一的羊,六十分之一的小麦和大麦,一百分之一的油。有每年献的祭,每月献的祭,每日献的祭,并严肃会献的祭物。我们必须看见,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才带进河流。

 当主看到以上的一切,祂必定很快乐。祂有了殿,就是祂宝座之处,祂脚立定之地,也是祂得安息并满足的居住之地。祂看见了殿及其规模与典章,祂也看见了祭司和祭物。所以祂使河流出,河就开始从殿流出来。

 现在我们能明白,为什么在四十七章以前没有题到河流。河流完全在于建造。何时何处有一班信徒,像以西结所描述的那样,在一里建造起来,那里就有河从建造中流出来。在你所在的地方若是有建造,就必定有河从那建造流出来。假如主对你所在地方的召会能说,『这是我宝座之处,这是我能立足之地,这是我能居住、安息、并满足的地方。』如果主能对你所在之处这么说,河流必定会从建造中流出来。

 今天许多热心的基督徒注重开展和差传福音的工作,但他们的光景却很可怜。他们出外为主作工,却没有流随着他们,因为他们忽略了源头─召会的建造。离了真正的建造,是不可能有流的。如果在地方召会里有刚强的建造,就会有河从那建造中流到别的地方。他们必定有流,有大水,有冲击力。

 我们何等需要建造!我们需要召会被建造成为殿,就是神的家。从这样的建造里,要产生神的流。往外去是在于建造。传福音是在于建造。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在约翰十七章二十三节说,当我们被成全成为一的时候,世人就知道是父差了子来。这意思是说,当我们被建造成为一的时候,世人就会信服。基督教分裂的情形,大大限制了福音的冲击力。

水从门坎下流出


 以西结四十七章一节上半说,『他带我回到殿门,见殿的门坎下有水往东流出。』要使水流出,必须有门坎,就是出口。这指明我们若藉着基督,多与神接触并亲近祂,我们就有一个出口,让神的活水从召会中流出来。

河往东流


 河从殿中往东流。(1中。)东方是向着主的荣耀。(民二3,结四三2。)往东流,指明神的河一直是向着神的荣耀流。河只管神的荣耀。

 召会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当为着神的荣耀。譬如,我们传福音时,该寻求神的荣耀。我们传福音若是为着神的荣耀,就必定有活水流出来。然而,我们若不顾神的荣耀,水流就要受到限制。在召会中的每一个人,都该寻求并顾到神的荣耀。这样,活水就会从召会流出来。

水由殿的右边流出


 以西结四十七章一节下半也告诉我们,水由殿的右边流出来。根据圣经,右边表征首位。水由右边流出,指明神的水流该居首位。我们该让主居首位,也需要让主的水流居首位。这样,水流就有果效,并在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成为管治的因素。

在祭坛的南边流


 这水流是在祭坛的南边。(四七1末。)这指明水流总是在十字架旁边。我们若不受十字架的对付,水流就会受拦阻。我们若要有水流,就必须受十字架的对付。我们必须乐意经过十字架,使水能流出来。

手拿准绳的人


 这里主要的点乃是手拿准绳的人,(3,)这人就是主耶稣自己,祂的形状如铜。(四十3。)我们曾指出,就预表说,铜表征审判和试验。主耶稣以人的身分受过试验和审判;因为祂受过试验和审判,所以祂如今能试验人并审判人。因为祂受了试验,所以祂有资格试验人;因为祂受过审判,所以祂够资格审判人。祂是那位手拿准绳的人,他完全够资格来量我们。

 我们以前曾指出,量的意思就是试验、审判和据有。一位姊妹买布的时候,先要察验布,然后量布。她量了多少,就买多少。这指明量就是察验、试验、审判,至终是得着并据有。

量河的流


 这人手中拿着准绳,来量河的流。(四七3~5。)

量一千肘


 当这人开始量河水时,从殿里只有一点点水流出来。然后他量了一千肘,水流就加深,到了踝子骨。(3。)他再量了一千肘,水流又加深,到了膝。(4。)以后这人又量了一千肘,水流就更深,到了腰。(4。)当他第四次量一千肘的时候,水流就成了可洑的水,不可蹚的河。

 在圣经里,一千这数字表征完整的单位。譬如,诗篇八十四篇十节,作诗的人说,在耶和华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一千既是表征完整的单位,量一千的意思就是量完整的单位;一量就是完整的量。

 我们若要享受由殿流出的河,就必须被主完整的量过。我们若要享受更深的流,就必须被量过,也就是被主试验、察验、审判并占有。我们的动机、目的、目标、愿望,都必须受审判。我们所有的每一样东西,与我们有关系的每一件事,都必须受审判。这要加深在我们里面的流。

 当我们受主审判的时候,必须有彻底的认罪。我们必须让主作我们的审判者,让祂把我们带进祂的光中,好暴露我们。然后我们该对祂说,『主阿,你所审判过的一切,现在都是你的。主,求你占有我,完全据有我。』

 主对我们的审判和试验,不是一次而永远的。在以西结四十七章,那人不是量一次、二次或三次;他乃是量四次。在圣经里,四是受造的数字。这里量了四次,指明我们这些受造之物需要被主彻底的审判并试验,然后被祂完全占有。

 被主完全占有,是不容易经历的。我们可能以为完全被主占有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自己仍然有所保留。然后我们再被试验并审判,此后我们更进一步奉献给主,说,『主阿,得着这个,据有这个。』我们可能以为主已经占有了一切,但主知道祂只得着我们到某一个程度。所以,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又发现,我们还是为自己有太多的保留。我们就再向主认罪,并经历祂的试验和审判。即使过了许多年,我们仍然没有完全被主据有,因而需要一再的被主量度、试验、审判并据有。

水流的深度在于被主量度、被主得着有多少


 你可能不知道,如何能确定被主量度有多少,被主得着有多少。我们乃是凭河的深度来知道这事。如果河水只到踝子骨,这证明我们还没有完全被主量过。河有多深乃在于我们被主量过多少。我们不必争辩或称义自己,只要看我们流的深度。你的流有多深?到了踝子骨吗?到了膝吗?到了腰吗?水流成了不可蹚的河吗?成了可洑的水吗?我们需要照样来看我们的光景。

 同样的原则也可应用于地方召会。你无需为自己所在的召会争论。你可以说,你所在的召会是最好的。照着你的观念,你的召会可能是最好的,但照着水流,可能不是最好的。你可以宣称你有水流,但这流有多深?想想你所在召会的水流有多深。那里的水流可能只到踝子骨,或到膝、到腰。可能水流成了不可蹚的河,可洑的水。每个地方召会中水流有多深,乃在于主量度和据有的程度。在这事上,我们骗得了人,却骗不了主。祂知道我们所在之处的水流有多深。

 我们都需要被主量度并占有。当祂来量我们时,需要我们的合作。若没有我们这一面充分的合作,主就很难来量我们,审判我们,据有我们,并占有我们。但愿我们仰望主的怜悯,藉着祂在众地方召会中的量度,有一道不可蹚的河。

恩典与己的努力相对


 在干地上行走很容易,但在河流里很难。当水到了踝子骨,虽然不方便,仍然能行走。当水到了膝,行走就比较困难。当水到了腰,就很难行走。这指明在我们享受主恩典的流以前,我们还能作自己所喜欢的事。当我们只是浅浅的经历主的流,我们仍然能凭自己的努力行动。但是当水流加深到膝,就较难行动。我们有恩典,但恩典的量还不够,所以我们继续运用我们自己的努力。

 当水流加深时,它就困扰、限制并阻挠我们。当恩典的流升高到腰时,就是最难作基督徒的时候。我们的光景变得相当为难。譬如,我们一面有够用的恩典,很难再发脾气;但另一面却没有足够的恩典,胜过脾气。我们有恩典,但还要运用自己的努力。这实在是进退两难。我们有恩典的河,这河却不够深。但是恩典的流一旦深到我们不可蹚,我们就赞美主,并开始洑在河中。当我们洑在其中,就不再尝试用脚站立;我们放弃自己的努力,而洑在河中。

 我们从主所得的恩典越少,就越需要用自己的力量。但是当我们接受洋溢之恩时,就不再需要用自己的力量。我们停止了自己的努力,而让河流带我们往前。我们这样被带着往前,就很容易跟随主,让祂引领到任何祂要我们去的地方。

 我很关心在我们中间有许多人,还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还想要凭自己站立。他们一直挣扎努力,要用自己的脚站立。这意思是说,他们正用自己的努力,要作得胜者。凡在这样光景中的人,需要看见他们需要更多的恩典。他们需要更深的流,使他们放弃站住的努力,而洑在河中。洑游河中最好的路,乃是信靠河的流,忘掉自己的努力,而让河的流带我们往前。当我们接受洋溢之恩时,这就成了我们的经历。

 虽然恩典是够用的,我们仍需随着主恩典的流往前。当我们被河流带往前时,我们不该想要有自己的方向。我们该放弃自己的方向,而顺着流的方向行动。然而,有时候水流朝一个方向,而我们朝相反的方向。为此,我们常常成为主的难处。

河使百物得活


 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活,且满了生命。(结四七9。)这河乃是生命的河,惟有生命能使百物得活。仅有教训和恩赐并不重要,因为教训和恩赐不能分赐生命。以西结并不是说,百物要认识,或百物要运用恩赐;他乃是说,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活。

 在这流里,必生长树木,每月结出佳美、可口的果子。(12。)这水也带来极多的鱼。(9。)隐基底和隐以革莲这两城的名字,(10,)含示牲畜。隐基底的意思是,『羊羔之泉;』隐以革莲的意思是,『二牛犊之泉。』这些泉源乃是给年幼的牲畜,就是给羊羔、牛犊的。从这一切我们看见,河流产生树木、鱼和牲畜。

 在正当的召会生活中,有许多结果子的树木,因此不缺果子。你所在地方的召会若是活的,就必定有结果子的树木。有结果子的树,表示在你的召会中有水流。树是长在活水旁。在你所在地的召会中若有水流,就必定有树,结出丰盈的果子。

 随着河的流,也有打鱼的。(10。)打鱼表征人数扩增。在你所在的地方召会,一年过一年人数若没有扩增,这表示没有打鱼的,而没有打鱼表示没有水流。我们若要打鱼,就必须有水流。我们需要有晒网和撒网之处。我们需要打鱼,好使人数扩增。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也需要有羊羔之泉和牛犊之泉,好得着喂养。因此,我们需要食物,需要人数的扩增,也需要喂养。这就带进补网,就是建造。哦,我们需要树、鱼和泉!这一切都在于一件事,就是河的涌流。我们再次看见,我们何等需要神的河来涌流。

河流向东海


 以西结四十七章八节说,这河流向东海。(另译。)根据地图,东海就是盐海或死海。藉着从神殿中流出的河,死海的盐水要得着医治。这意思是说,死亡要被生命吞灭。当地方召会中生命的流丰富且深广时,许多死亡就要被生命吞灭。然而,一个召会中若没有水流,那个召会就要成为『死海』,满了盐。但若有河的流,死就要被生命吞灭,『死海』就要活过来。

河无法医治洼湿之处


 虽然死海和干地能活过来,死也能被生命吞灭,但洼湿之处却不得治好。(11。)洼湿之处既不是干地,也不是流水之处。洼湿之处乃是半泥半水,既不湿也不干。洼湿之处表征一种满了妥协的光景。这意思是说,无论那里有妥协的光景,那里就是洼湿之处。我们绝不该与任何『洼湿之处』有牵连。

 主耶稣责备老底嘉的召会像温水,不冷不热。祂告诉在老底嘉的人,他们应当或热或冷,而不要像温水。祂也说,他们若仍然不冷不热,祂就要从口中把他们吐出去。(启三15~16。)像温水就是在一种妥协的光景中,在洼湿之处。

 我们对召会的立场必须是绝对的。你若站在宗派里,就该绝对的站住。你若与自由团体站在一起,就该绝对的同那个团体站住。你若站在召会的立场上,你就必须绝对的站住。你应当或冷或热,而不该像温水。像温水就是在洼湿之处。你若放弃宗派和自由团体,却又不绝对的为着召会的立场,你就是在洼湿之处。一个人可能在召会生活中,却不是绝对的。这样的人乃是洼湿之处。

 甚至主也无法治好洼湿之处。洼湿之处是中立地带,半路凉亭,妥协之处。有些圣徒既不在巴比伦,也不在耶路撒冷,乃在巴比伦和耶路撒冷中间地带。这意思是说,他们是在洼湿之处,甚至他们就是洼湿之处。

 我们必须绝对的在流中,或站在干地上。我们若在洼湿之处,或在『泥泞』的光景中,主对我们就无能为力。进到洼湿之处很容易,从其中出来却很难。召会必须是在绝对之地。因此,为着召会生活,我们必须绝对。

 召会也该是各从其类的地方。创世记一章十一至十二节说,地发生了青草、树木、菜蔬,各从其类。苹果树不能长出苹果桃。长出苹果桃,就不是各从其类,乃是成了洼湿之处。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没有一个人是不男不女的。你若在宗派里,就在那里从你那一类。你若在自由团体里,就在那里从你那一类。照样,在一个地方若有一班圣徒是那地方的召会,他们就必须从召会这一类。

 你若在主的恢复中,就要绝对在主的恢复中,不要在半路凉亭。要完全从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你若停在半途,就会成为洼湿之处,不会有任何水流,甚至没有细流。你所有的水只够使你成为『泥泞』。你会成为洼湿之处,而洼湿之处不得治好。我在主恢复的年日中,从未看见洼湿之处得治好的。

 主耶稣在启示录二十二章十一节说,『行不义的,叫他仍旧行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行污秽;义的,叫他仍旧行义;圣别的,叫他仍旧圣别。』这里我们看见,主耶稣渴望并要求绝对。我们必须学习绝对。因着绝对,我们就会在流中,这流不是涓涓细流,乃是可洑的河。这样,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