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神的荣耀回到殿里
总纲目




荣耀归回,因为圣殿建造完成
荣耀从东归回
祂的形状是同样的
东门向着主的荣耀敞开
主对祂殿的强烈愿望
百姓的邪淫和尸首
主吩咐以西结将神的殿指示百姓
祭坛-神的百姓蒙救赎和奉献之地
殿的法则的摘要

 读经:以西结书四十三章一至五节,四十四章四节,四十三章六至十二节,四十四章五节,四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七节。

 圣殿建造完成以后,主的荣耀就归回。以西结在早期的职事里,见过主的荣耀逐步的离开。首先,主的荣耀离开殿,停留在门坎上。(结九3,十4。)从门坎,主的荣耀出到城;从城,主的荣耀出到城东面的橄榄山上;(十一23;)从那里主的荣耀升到诸天之上。

 主离开时停在殿的门坎上,这指明祂不喜欢离开。祂不要离开,但祂被迫这样作。祂停留、徘徊在门坎那里,指明祂不愿意离开。但是至终,祂因着百姓的可憎、邪淫和堕落,被迫离开。但现今主的荣耀循着祂离开的同一道路归回。祂从东面离开,现今祂从东面归回。(四三1~3。)

荣耀归回,因为圣殿建造完成


 我们要领会主的荣耀为什么归回,这是很重要的。主的荣耀归回,因为圣殿建造完成了。这是要紧的点。主何等渴望回到地上!然而,祂要回来,需要一个给祂脚掌安息的地方,需要一个祂能落脚的地方。祂的住处,祂的殿,就是祂在地上能落脚的地方。

 历世纪以来,仇敌狡猾的使基督徒对建造一无所知。基督教教师非常强调得救的事,也强调一点属灵的事,但他们很少强调建造的事。神不是仅仅关切得救或属灵,乃是关切建造。历年来主使我们对建造这一件事有负担。建造一点不差就是召会。

 倪柝声弟兄从主接受托付,对召会有负担。我非常认识他,我知道他对召会和召会的建造有负担。他领悟为着召会的建造,需要内里的生命,主也给他许多关于内里生命的信息。然而,这些信息释放出来,不是为着使人个人属灵,乃是为着使召会得建造。他一切关于内里生命的信息,都是为着召会的建造。但狡猾的仇敌撒但,利用一些所谓属灵的人,出版了他关于内里生命的信息,用以为着个人的属灵。那些出版倪弟兄所写关于内里生命书籍的人,不很重视他所写关于召会生活的书籍。许多基督教书店卖『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坐、行、站』、『这人将来如何』、『歌中之歌』等关于个人属灵生命的书籍,但少有人卖倪弟兄所写关于召会的书籍。他们很少卖『工作的再思』、『荣耀的教会』、和『教会的路』,或者其它倪弟兄所著标题有教会这辞的书籍。在这里我们能看到仇敌的狡猾。

 你相信主只在意属灵吗?让我向你保证,主不仅仅在意属灵;祂更在意召会的建造。关于这点,我们需要暴露仇敌的狡猾。有人曾说,李常受与倪柝声不同-倪柝声是为着属灵的生命,但李常受太过于为着召会了。倪弟兄写了『教会的路』、『教会的正统』、和『荣耀的教会』等书,指明他不只为着属灵的生命,也非常为着召会。

 今天主不仅仅关切个人的属灵。即使有许多像但以理那样属灵的人在巴比伦被兴起,主的荣耀也不会到那里去充满他们。主的荣耀不是回到但以理那里;反之,主的荣耀乃是在圣殿重建以后回到殿里。

 整个建造被量度后,那灵把以西结带到东门,在那里他看见主荣耀的形状归回。『其状如从前我来灭城的时候我所见的异象;那异象如我在迦巴鲁河边所见的异象。』(结四三3,另译。)我第一次读本节,以为『我』字该是『祂』。对我的印象而言,本节该作『祂来灭城的时候』。然而,正确的翻译是『我来灭城的时候』。以西结说他来灭城,似乎很奇特。这就是说,申言者往耶路撒冷去的时候,主也往耶路撒冷去。主在以西结的去里去。以西结在他早期的职事里,看见主的荣耀离开殿和城,但在他晚期的职事里,他看见荣耀回到主的殿里。

 我们需要对一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神的荣耀乃是在圣殿建造完成以后才归回。我们若要神住在召会中,并在召会中彰显祂的荣耀,召会就必须完全。今天召会若是符合以西结书这些章节里所说神圣别建造的一切细节,因而在每一方面被建造起来,神就会荣耀的住在召会中。所以,若要荣耀的神住在召会中,召会就必须被建造,成为神的居所。

 神要召会在地上建造起来,因为祂渴望在地上得着一个居所。祂这位诸天的神,要住在地上。祂所住的地方,祂的居所,就是召会。神既住在召会中,那些要寻求神并接触祂的人,就必须来到召会。我们研读以西结书的主要负担,是来看神渴望在地上所要得着的居所。我们若得着恩典在召会里被建造,荣耀的神就会住在我们中间。

荣耀从东归回


 二节上半说,『以色列神的荣光从东而来。』荣耀从东归回,就是从日出的方向归回。日出的方向表征荣耀。(民二3。)主从荣耀归回。祂离开朝东之地,就从东回来。

 以西结四十三章二节又说,『祂的声音如同多水的声音。』主归回不但有荣耀,也有大声音,因为祂的声音如同多水的声音。这指明每当主的荣耀回到召会里,就会有许多声音。主的荣耀离开的时候,我们就该安静。安静指明荣耀离去了,但声音表征荣耀回来了。在行传二章,五旬节那天并不安静。『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暴风刮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整个屋子。』(2。)每当召会得复兴的时候,就会有大响声,有许多声音。

 照着以西结四十三章二节:『地就因祂的荣耀发光。』地在光之下,在主荣耀的照耀之下,没有黑暗。在五旬节那天,耶路撒冷城就是在这样的光照耀之下。每当召会有复兴的时候,神的荣耀就得彰显,神的声音就被听见,神的荣耀也照耀出来。然而,若没有神的彰显和神的声音,就有黑暗。

祂的形状是同样的


 三节说,主回来时,祂的形状与祂同申言者来灭城的时候是一样的。这安慰的话启示主是何等怜悯。甚至以西结在被掳之中,主的异象也临到那里。主的异象不但临到圣地,也临到被掳之地。

 在撒迦利亚一章八节,主骑着红马站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那时主的百姓是在卑微之地,在洼地,但主骑马站在他们中间,要把他们带出来。这指明祂与被掳的人同在。主仍与祂的百姓同在,但不是以正常的方式。

东门向着主的荣耀敞开


 以西结四十三章四节说,『耶和华的荣光,从朝东的门照入殿中。』主由东门回来。

 殿有三个门:一个朝东,一个朝南,另一个朝北。南门和北门是为着百姓的方便,但朝东的门不但是为着百姓的方便,也是为着主的荣耀。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好几个门,但最重要的门是东门-向着主的荣耀敞开的门。这就是说,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一个向着主的荣耀敞开的门。我们不但该顾到方便;我们该特别顾到主的荣耀。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该有的第一个考虑是主的荣耀。在召会生活中的决定,主要必须是照着主的荣耀。甚至在决定聚会的日子和时间上,我们也该顾到主的荣耀,不该只顾到人的方便。召会必须向着主的荣耀敞开,使祂的荣耀能进入召会里。

主对祂殿的强烈愿望


 主的荣耀进入殿中,『不料,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5。)至终殿和内殿被耶和华的荣光充满。

 在这里我们看见主回到地上。因着祂在地上失去了祂的立场,祂就回到诸天之上。主在地上的立场就是祂殿的建造。为着主回到地上,就需要建造起来的召会,作祂在地上的立场。主不仅要回到地上;祂更是要回到召会。

 以西结看见主的荣耀时,他也看见一人站在他旁边。他看见主的荣耀,也看见主是人。站在他旁边的人说,『人子阿,这是我宝座之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我要在这里住,在以色列人中,直到永远。』(7。)我宝座之地,这话证明站在以西结旁边的人是主自己。照着文法结构,『我宝座之地,就是我脚掌所踏之地,』似乎不是好的写法。也许因着主的愿望和喜乐是在祂的殿,祂就忽略文法的事。祂的专注完全在祂的殿。

 主对祂的殿很喜乐,以致祂似乎不在意文法。主回到殿里,就非常喜乐。殿和那地得了恢复,祂再次得着脚掌所踏之地。所以祂说,『人子阿,这是我宝座之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

 这里我们看见主对祂的殿,对祂召会的愿望。主关心召会生活的恢复。祂一直渴望并等候回到召会。这就是我们在聚会中这么喜乐的原因。我们欢喜快乐,因为在我们里面的主欢喜快乐。祂喜乐,因为在召会中得着了祂宝座之地,祂脚掌所踏之地。历世纪以来,主在地上没有脚掌所踏之地。何等喜乐,祂离开地这么久,现今有众地方召会作祂宝座之地,祂脚掌所踏之地!真奇妙,主这全能的神竟说出七节里所记载的话:『这是我宝座之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

 我若是以西结,我可能问:『你既是全能的神,为什么你在意这么小的地方?为什么这地方使你这么喜乐?』以西结若问这问题,主可能回答:『我爱地上这特别的地方,因为这是我宝座之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

 主脚掌所踏之地,就是祂宝座之地。宝座是为着神的行政、管理和国度,也是祂能从那里施行管理的地方。主的脚掌是为着祂在地上的行动。离了殿作祂宝座之地,祂脚掌所踏之地,主就没有祂在地上行政和行动的根据。除非召会被建造,主就没有立场执行祂的行政,并在地上行动。不但如此,召会是主能居住作祂安息和满足的地方。

百姓的邪淫和尸首


 在七节主告诉以西结,百姓以邪淫和尸首得罪祂。你们知道什么是邪淫?这里主不是为着以色列的举止和行为责备他们,乃是为着他们的邪淫和尸首责备他们。邪淫就是淫乱。无论一个妻子多亲切、美好,她若爱丈夫以外的男人,这就是邪淫。原则上,这是启示录二章里以弗所召会的情形。主说,他们作了许多善工,却失去了起初的爱。(4。)祂说,在祂以外,他们爱了一些别的事物。这就是邪淫。无论一件事多美好、纯洁或圣别,我们若爱那件事过于爱主自己,这就是邪淫。今天很少基督徒只在意主自己。许多人在意其它的事,包括美好、基要、属灵和圣别的事。这就是邪淫。

 尸首是死的东西。以西结四十三章七节说到『在锡安的高处,葬埋他们君王的尸首』。翻译本节这部分时,在『高处』之前插入『锡安的』一辞,指明这里的高处,可能指锡安山上的高处。照着习惯,君王的身体(尸首)是葬埋在圣殿旁边。这就是为什么主说,尸首的门坎,挨近祂的门坎,他们坟墓的门框,挨近祂圣殿的门框。(8。)一边是主的圣所;另一边是君王身体的坟墓。因此,这些不是低阶层百姓的尸首,乃是君王,高位之人的尸首。

主吩咐以西结将神的殿指示百姓


 主指出这些可憎之物以后,就吩咐以西结如何教导百姓:『人子阿,你要将这殿指示以色列家,使他们因自己的罪孽惭愧。』(10上。)主没有嘱咐以西结教导神的百姓律法和十诫,像祂嘱咐摩西一样。祂乃是吩咐以西结将神的殿指示百姓。这里主似乎说,『从现在起,不是律法的时代,乃是我殿的时代。单单遵守律法并不够好。你必须遵守与殿有关的规模、样式、典章、法则、和出入之处。你不该仅仅照着十诫,你也该照着我的殿而行。』

 照着十节,神要以西结将殿指示以色列家,使百姓因自己的罪孽惭愧。神的殿是榜样,百姓若在这榜样的光中察验自己,就会知道自己的缺点。神的心意是要藉着殿,祂的住处,作规则和榜样,核对以色列人的生活、行为。神百姓的生活必须符合神的殿。将殿指示神的百姓,就暴露他们的罪和缺点,使他们因自己的罪孽惭愧。

 今天大多数信徒觉得,道德的规律和属灵的原则足以作行为和行动的规则。很少人领悟,我们的行为和行动不但该照着道德规则和属灵原则受察验,也该照着召会,照着神的殿受察验。

 今天基督教里一般或较低的教训告诉信徒如何行事为人,就是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信徒受教导要遵行许多行为的规则。也有的教训鼓励信徒要属灵。这些教训比关于行为的教训较高,是改进了。但主不是告诉以西结将律法或属灵的原则指示以色列家;主乃是嘱咐以西结将祂的殿指示以色列家。因为殿要作他们的规律,所以主就嘱咐以西结将『殿的规模、样式、出入之处,和一切形状、典章、礼仪、法则,指示他们』。(11。)

 今天我们主要的关切不应当在于循规蹈矩,甚或成为属灵的。我们的关切应当在于符合神的殿,就是在于我们在神的殿中该如何行。主不是吩咐以西结将律法、十诫指示以色列家,也不是吩咐他将属灵的原则指示以色列家。反之,主嘱咐以西结将祂的殿指示以色列家。

 假定某个年轻人得救了。在他得救以前,他对待父母和妹妹相当差。现今他得救了,他就学习如何尊重他们,在与父亲、母亲、妹妹的关系上,行得正当、正确。然后,他又学习属灵,实行算自己是死的等事。藉此,他在行为上可能有了改善,在某些事上也有些属灵;然而,他却是个全然单独的人。他十分单独,甚至不愿意同别人祷告。这样极其单独的人,对神的殿一无所知。他一点不在意召会。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他自己,他没有一件事是为着召会,身体,基督团体的彰显。

 这样的人若被殿量度,就要领悟他在许多方面都有缺欠。譬如,领悟他没有窗户,就是赐生命的灵;他需要呼求主耶稣的名而有窗户。他越呼求主的名,他的窗户就越多。这位弟兄也需要用殿门核对自己,与自己比较。这会使他领悟,他有许多门叫他能退出召会的生活。在过召会生活的事上,他也许照他所喜欢的来来去去,今天进来,明天出去。他有许多门,但殿没有许多门。他没有窗户,却有许多门,许多离开召会生活的路。

 我们都需要由建造、由殿来核对我们的出入。我们若要进入召会生活,就必须经由一个门进来。然后我们需要往里面、往上面前进,越上越高。一旦我们达到第三层的后面,我们就领悟,我们无法逃避,因为我们没有能出去的门。

 在以西结书里,神用殿量度祂的百姓。例如,在殿里多次用六这数字。正如我们所指出的,这里用于墙、门口、和殿其它部分的六这数字,表征主耶稣的人性。这指明我们需要用建造来核对我们的人性,并接受主耶稣的人性作我们的人性。

 另一个例子与殿里所用的木头有关。为着某种目的所用的木头,必须有适当的尺寸。这就是说,木头必须守住它的地位,并按照这个来尽功用。一块木头若大于或小于规定的尺寸,就不适合建造。我们将这点应用在我们今天召会生活里的经历,需要思想在我们的情形里,我们是否符合神殿的尺寸。假定神要你的量度是三肘。你是符合这尺寸,还是多于或少于三肘?姊妹该站在姊妹的地位上,她若擅自站在弟兄的地位上,就不在她的尺寸里;这不符合建造,也不适合建造。

 用神的建造来量度的另一个例子,与基路伯和棕树有关。我们若用刻在墙上的基路伯和棕树来量度,就会想到基督荣耀形像的彰显和基督得胜的彰显这些事。你是在召会生活里的人,你有基督的形像吗?你彰显基督的荣耀和基督的得胜吗?你经历过神的『雕刻』吗?你有没有一些见证神雕刻你的创伤或伤痕?我们若这样被殿量度,就会领悟我们仍是『光滑的木头』,没有基路伯和棕树雕刻进来。

 一个特别重要的点是,在建造里没有单独的木块。每块材料都已被建造。每块都与别人连结,没有一块单独。你如何?你是单独的吗?你已被建造到神的建造里吗?你的规模和样式符合神的建造吗?你也许说你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但问题不是你喜欢或不喜欢,乃是你适合不适合建造,有没有建造到召会里。你的行事方式符合召会生活吗?

 主告诉以西结,从那时起,以色列家要照着神的殿而行。这指明今天我们不该照着某些教训,乃该照着召会而行。召会必须是我们的规律。我们需要受召会的样式,受召会的出入,受召会的典章、律例、和法则所规律。这就是说,我们不该照着摩西的律法,乃该照着以西结书里殿的规模,作神的百姓。

 今天主所关切的不是律法,乃是殿。祂所关切的不是属灵,乃是召会。主在意召会,就是祂宝座的地方,祂脚掌所踏之地,祂能居住,作为安息和满足的地方。因为主这么在意召会,祂的殿,我们也该在意召会作祂的殿,并且使自己与殿符合。我们若领悟这点,就不会仅仅在意圣经的教训或内里的生命。我们更不会在意说方言或某种祷告的方式。我们该完全在意召会,并使我们自己符合召会,神的殿。

 召会生活,或身体生活是真正属灵最大的试验。我们若不能通过召会生活的试验,我们的属灵就不真实。

 我们需要从以西结书看见,内住基督的要求不是照着律法,乃是照着祂的殿。每个人都必须照着神殿的尺寸被量度并核对。我们不在律法时代之下;我们乃在圣殿时代之下。这是召会时代,不是仅仅属灵的时代。现在是召会生活的时候;我们所是和所能作的若不能符合召会生活,在神看来就算不得什么,甚至对祂是可憎之物,是一种邪淫。所以,我们需要使自己符合召会,让召会在每一方面来量度我们,核对我们。

祭坛-神的百姓蒙救赎和奉献之地


 在殿之后,我们来到祭坛。四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七节有祭坛的典章。祭坛是神的百姓蒙救赎和奉献之地。照着这些经文里关于祭坛的记载,百姓需要七日来得洁净。他们在七日之内,每日必须献上赎罪祭同救赎的血。然后在第八日,就是复活之日,他们必须藉着献上燔祭,而奉献自己。(27。)在燔祭之后,他们享受平安祭,作为同主和祂百姓的筵席。这指明在祭坛上洁净、洗净七日之后,主的百姓就蒙祂悦纳,成为祂的满足,而与祂一同坐席。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有为着洁净和奉献的祭坛。我们需要将自己献给主作燔祭。这样作的意思就是叫我们绝对为着主。首先我们需要被洗净、炼净、并洁净,然后我们将自己献给主。要保守殿,我们需要有祭坛。要保守召会生活,我们就需要洁净、圣别、并藉着十字架来奉献。

 洁净需要一段七日的期间。(26。)这指明洁净无法迅速完成;我们要被洗净、洁净,需要一段期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蒙保守脱离一切消极的事物。然后在第八日,在复活里,我们需要将自己献给主,作为绝对为着祂满足的燔祭。此后,从第八日起,我们就能与主一同坐席,在神面前享受基督的丰富。

殿的法则的摘要


 十二节说,『殿的法则,乃是如此:殿在山顶上,四围的全界,要称为至圣;这就是殿的法则。』这里我们看见殿的法则能摘要为两点:殿必须在山顶上,并且必须是至圣的。在山上就是在复活里,在升天的地位上。这指明召会生活必须是高的,在山顶上。召会也必须是圣的,从一切属世的事物分别并圣别出来。

 殿的法则与神的特性有关。神是高的神,祂也是圣的神。所以,祂要祂的居所也是高的、圣的。在召会生活中的一切,都必须是高的、圣的,能符合殿的法则。

 是高的、圣的,这是关于召会的两大原则。高是召会的地位,圣别是召会的性质。在地位上召会是高的;在性质上召会是圣的。我们不该降低召会,我们也不该使召会凡俗。反之,我们必须一直重视召会的高,并看重召会的圣,知道在地位上,召会是在复活、升天里,在性质上,召会是至圣的。

 你的召会生活是在山顶上吗?你的召会生活是圣的吗?我们都需要用这两方面殿的法则核对自己。在召会生活里,我们若在复活里,并在升天的地位上,我们若是至圣的,那么我们就能作神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