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枯干的骸骨、两根木杖、以及军队
总纲目




有名的植物和伊甸园
表明神如何更新并重生我们的一章
是枯死的骸骨
是离散的
神的子民从坟墓里出来
藉着申言来恢复
风、气息和灵
响声与地震
气息进来
两根枯杖接连为一
生命的路
藉着生命而合一
进一步的审判

 读经:以西结书三十七章一节,五至十七节,二十一至二十八节。

 以西结书分为四大段,每一段包含一个重要的点。第一大段是第一章,讲到神荣耀的异象,启示这位圣别的神在祂的荣耀里。第二大段是从二到三十二章,说到神的审判,对付一切与神的公义、圣别和审判不合的事物。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外邦人,凡与神性情不合的,神都要审判。第三大段是从三十三到三十九章,说到神在祂的恢复里,还有剩余的民。当神来审判的时候,还记念祂的恩约,保守一班选民,带他们归回本地。这指明以西结第三大段的主要观念乃是主的恢复。第四大段是从四十到四十八章,说到神来建造蒙爱得着恢复的人,叫他们成为祂的居所。这就是说,末了这一段专专论到神的建造。

 以西结书有三章被认为是圣经里的大章,就是一章、三十七章、和四十七章。这几章不光在以西结书,就是在整本圣经里,也有特别的地位。这几章,每一章都可用一个字来代表:第一章是火,三十七章是气,四十七章是水。没有一章圣经像以西结一章那样说到神是火。约翰四章、七章,和启示录二十二章都说到水,但不像以西结四十七章那样的说法。照样,以西结三十七章说到神的气,也是独特的。这一章启示神的灵如何进到我们里面,叫我们活过来,使我们成为一个团体的身体,形成军队,也建造成为神的居所。惟有在这一章我们才看见被生命之气点活的结果。藉此我们看见,以西结三十七章在圣经里占有特别的地位。

 以西结三十三至三十七章,描述神从不同的方面恢复祂的子民。三十四章强调主来作牧人,寻找祂迷失的羊,带他们归回本地。在三十六章,我们看见主用生命恢复祂的子民,不仅是外在的,也是内在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新心和一个新灵,又将祂的灵放在他们里面。三十七章启示主来复兴祂那死沉、分散的子民,使他们成为一。在此我们看见,神被掳的子民需要在几方面得恢复。因着他们如同羊被驱逐、分散,所以他们需要主作牧人来寻找他们。因着他们里面的光景是不洁的、老旧的,所以他们需要新心和新灵。因着他们成了死沉的枯骨,所以他们需要被点活并联结起来。

有名的植物和伊甸园


 在我们开始来看三十七章以前,我要说一些话,论到有名的植物(三四29)和伊甸园这两件事。(三六35。)有名的植物就是基督。基督不仅是美地,包含许多树木,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基督也是有名的植物。关于伊甸园这样的辞句,我们需要看见主的恢复至终应当来到一个点,就是要像伊甸园。那时我们在主的恢复中,无论到那里,都是在伊甸园。在地方召会的聚会中,我们常常感觉到自己是在伊甸园里。在伊甸园里,我们有基督这有名的植物。这就是说,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天天都特别的享受基督的丰富。

表明神如何更新并重生我们的一章


 以西结三十四章,主要的是说到主外在的恢复。在这一章里,神来作牧人,搜寻、寻找祂的子民,带他们回到祂的美地。三十六章说到主恢复内在的一面。在祂的恢复里,主不仅在外面带我们回来,更在里面给我们新心和新灵,又将祂的灵放在我们灵里。我们若看见这事,就会领悟主的恢复不仅是外在地位和环境的事,更是内在性质和性情的事。主的恢复是既外在又内里的事。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不只地位和环境改变了,我们的心和灵也得着内里的更新,我们更接受了神的灵;在外面有改变,在里面也有转变。

 然而,以西结三十六章没有清楚、彻底的告诉我们,我们如何会有这转变,我们如何会得着新心与新灵,并如何会得着神的灵。我们只是一般的知道,主要给我们新心和新灵,又将祂自己的灵放在我们里面。因此,我们需要以西结三十七章,给我们看见神如何更新并重生我们。

是枯死的骸骨


 神来更新、重生我们以前,我们就像枯死的骸骨。我们如果单单有以西结三十六章,就只领悟自己是罪恶、污秽的,却没有想到自己是死的。以西结三十七章启示,我们不只死了,更成了枯骨。这指明神的救恩不只是为着有罪的人,更是为着死了的人。

 在神眼中,当我们堕落作罪人或退后的信徒时,我们是死的,是被埋在坟墓里的。我们在各种罪恶事物和属世娱乐的『坟墓』里。我们得救以前或得复兴以前,都在某种的坟墓里。我们犯罪、死亡、被埋葬且枯干。我们没有血,没有肉,没有筋,没有皮─只有枯骨。这是一幅图画,表明我们从前是什么,我们从前在那里。

是离散的


 因着我们是枯死的,所以我们也是离散的。照以西结三十七章看,没有一根骨头联于另一根,所有的骨头都是脱节离散的,彼此没有合一。无论我们是未得救的罪人或退后的信徒,我们的光景就是这样。

 今天许多基督徒被埋在公会、分裂、独立团体、和各种运动的坟墓里。我们许多人能作见证,从前我们都在这样的坟墓里,是枯死、离散的,没有联于任何人。

神的子民从坟墓里出来


 三十七章十一至十三节说,『主对我说,人子阿,这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他们说,我们的骨头枯干了,我们的指望失去了,我们灭绝净尽了。所以你要申言,(另译,)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民哪,我必开你们的坟墓,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领你们进入以色列地。我的民哪,我开你们的坟墓,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不仅不信的罪人需要从坟墓里释放出来,甚至许多弟兄姊妹也需要得复兴,得释放脱离他们的死沉和坟墓。有些圣徒败落荒凉了,如今被捆绑在他们的坟墓里。我不知道你们被什么所杀,或被拘禁在那一种坟墓里。但我盼望神的风吹在你身上,神的光照进你里面,神的生命在你里面作工,拆开你的坟墓,使你从这坟墓里出来,而得着复兴。

 圣经启示,主是死人的救主。主耶稣在约翰五章二十五节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在以西结三十七章,神不是对病人说话,乃是对死人说话。我们若看见自己是死的,需要主来点活我们,我们就有福了。神在这一章里的话不是使病人痊愈,不是把坏人转变成好人;神在这里的话是要使死人成为活人。我盼望许多人在主面前谦卑自己,祷告说,『主,我承认我不只病了,不只是有罪的,我承认我是死的。我的心和灵都死了。主,我完全枯死了;我就像一堆枯死的骸骨。哦主,我需要你的生命进到我里面。我需要你把生命的气吹到我里面,好使我活过来。』

藉着申言来恢复


 赞美主,祂没有把我们留在自己的光景里,却进到我们里面来拯救我们!然而,主不是直接来作我们的牧人,照以西结三十七章,祂乃是藉着有人申言祂的话而进来。

 许多基督徒对申言有一种错误的领会,以为申言只是预言。但以西结三十七章几乎没有什么预言;反之,这里的申言乃是一种宣告或说出一些话。这指明这一章里的申言,主要的意思不是预言,乃是讲说,作某种的宣告。主吩咐以西结申言,祂的意思是要以西结讲说一些话。主告诉以西结,当他申言时,祂会差出气息和风来。当以西结说话时,神就将那灵赐给祂的子民。在此我们能清楚看见,申言的主要意义不是预言,乃是为主说话。

 还有的基督徒以为申言就是教导。但无论人对枯骨有多少的教导,枯骨仍是枯骨。人可以教导枯骨说,它们需要风、气息和灵,但枯骨不会有任何改变。在这一章里,以西结没有向枯骨预言什么,也没有教导它们;反之,当以西结申言,为神说话时,神就随着他。当以西结申言时,神就吹在枯骨身上,差来风、气息和灵。

风、气息和灵


 以西结三十七章里有三件事与申言有关:风、气息和灵。在中文这是三个不同的字,但在希伯来文里只有一个字,ruach,路阿克。九节说到风和气息,原文里是同一个字。十四节说到灵,这也是路阿克这字的翻译。译者很难决定在这几节里路阿克该翻作什么。如何翻译乃是基于上下文,也根据译者的领会。

 我们若将这事应用到属灵的经历上,可以说当神吹在我们身上时,那就是风;当我们呼吸这风时,那就是气;当气进到我们里面时,那就是灵。首先是风,然后是气,再后是灵。当以西结申言时,神就吹风,百姓接受气,这气就成为灵,就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

响声与地震


 在以西结三十七章,以西结申言了两次,在七节,然后在十节。七节说,『于是我遵命申言;正申言的时候,不料,有响声,有地震;骨与骨互相联络。』(另译。)这里我们看见,当以西结申言时,有响声和地震。

 有时别人抱怨我们的聚会太吵。我的回答是,如果所有的人都是枯骨,就会非常安静;没有响声或任何声音,只有安静。在以西结三十七章,平原上的骸骨非常安静,动也不动。但是当以西结来申言时,就有响声和地震,使枯骨联络在一起。我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事会发生。然而,我们确实知道,当我们在聚会中来在一起,发出欢呼的声音,(诗九五1,)我们就真实的是一。

 假如我们都来聚会,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我相信三十分钟后我们就会彼此批评,最后我们会失去一。但是当我们向主耶稣欢呼、赞美,呼求祂的名,这会叫我们合而为一。你可能觉得太吵闹,但我们越这样欢呼,我们就越是一。我们藉着呼求主的名并赞美祂,而从自己出来,这使我们成为一。

气息进来


 以西结三十七章八节说,『我观看,见骸骨上有筋,也长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还没有气息。』响声、地震、以及骨头联络之后,有很特别的事发生。骸骨上长了筋、肉和皮,遮蔽骸骨,使骸骨的外表好看多了。这些从前只是枯骨;如今各部分集合起来,联络结合,却是没有生命的身体。身体还没有生命,因为没有气息。

 八节的描述可应用在我们的经历上。枯骨必须先联络在一起,然后气息才会进到他们里面。我们若没有聚在一起,就不会有神的气息。我们不该等到有神的气,然后才来在一起。反之,我们该先来在一起,有『响声』和『地震』,然后神的气就会吹在我们身上。

 九至十节继续说,『主对我说,人子阿,你要申言,向风申言,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气息阿,要从四方而来,吹在这些被杀的人身上,使他们活了。于是我遵命申言,气息就进入骸骨,骸骨便活了,并且站起来,成为极大的军队。』(另译。)当以西结再次申言时,神就差气息进入死的身体里,他们就站起来,成为『极大的军队』,为神争战。

两根枯杖接连为一


 在十六至十七节,主对以西结说,『人子阿,你要取一根木杖,在其上写,为犹大和他的同伴以色列人;又取一根木杖,在其上写,为约瑟,就是为以法莲,又为他的同伴以色列全家。你要使这两根木杖接连为一,在你手中成为一根。』以西结首先对付了枯骨,然后又对付枯杖。杖是木造的,却没有生命,且是枯干的。这两根枯死的杖象征以色列的两国─南方国(犹大)和北方国(以色列或以法莲)。这两国从来不能合一,在主眼中,他们完全死了、枯干了。

 主有办法使这两根枯杖成为一,祂的路乃是生命的路;就是使枯杖活过来,然后把它们放在一起,使它们在一起生长。这很像接枝,就是把两根枝子接在一起,至终枝子就长在一起。事实上,这里所说的,就是这样。两根杖就像两根枝子。从前它们没有生命,但后来被点活了;被点活了以后,如今就能长在一起,成为一了。

 骸骨是为着形成军队,而杖是为着建造神的家。杖曾是分开的,但如今成为一,成了神的居所。所以,这里我们看见为神争战的军队,也看见神的家作神的居所。

生命的路


 今天基督徒对于身体、召会和神的家都谈论得很多,但大多数没有看见实际得着身体、召会和神的家的路。以西结三十七章清楚启示,惟一的路就是生命的路。两根枯杖能长在一起,不是靠恩赐或教训,乃是靠生命。

 主没有吩咐以西结运用某种恩赐或去教导。主乃是吩咐以西结为神申言、发言或说话。当以西结为神向死人宣告话语时,神就吹风在死人身上,他们就得着气息。当气息进到他们里面,气息对他们就成为生命。然后藉着生命的路,两根枯杖就能长在一起。

 我们不能藉着恩赐或教训成为一,乃是藉着生命。哦,我们都需要吹风!然后我们需要接受气息,气息在我们里面就成为赐生命的灵。这样,我们就能在生命里长大。

 生命是奇妙的,生命能解决许多难处。我们物质的身体能胜过许多问题,就是因为这身体是活的。这说明一个事实,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所需要的是生命,不是恩赐或教导。藉着生命,死的枝子就能被点活,并长到彼此里面。然后这两根枝子就会合一,这合一乃是出于生命里的长大。我们若注意恩赐或教导,我们就会分裂。我们都需要更好、更高的事物,这更好、更高的事物就是生命。

 首先有风吹,接着有气息,然后是赐生命的灵。这使枯骨成为活的,并且成为一。最后骸骨成为一支军队,为神争战。照样,枯杖成为活的,并且长在一起。它们藉着在生命里的长大而成为一,就不再分裂。多年来在洛杉矶召会这里,我们所注意的不是恩赐或教训,乃是生命。我们若注意恩赐和教训,就会一再分裂。但因着我们顾到主生命的路,所以我们是一。

藉着生命而合一


 为着在祂恢复里的合一,我们赞美主。虽然我们来自不同背景,但我们仍是一。我们是一,不是藉着恩赐或教导,乃是藉着生命。在我们中间有许多人从前曾是传道人、牧师、宣教士、或圣经教师,但如今他们在生命里乃是一。因着我们有生命,且在生命里,所以我们是一。如今我们是争战的军队,也是主的居所。

 当圣徒为着召会生活的扩展而移民时,他们乃是争战的军队。我们若没有一,就无法有正确的移民。在移民时,圣徒来自全美国不同地方,却在某个城里成为一。他们不是在教训或恩赐里来在一起而成为一,乃是在生命里成为一。因着我们在生命里成为一,我们就是军队,也是主的居所。军队是由枯骨被点活而形成的;居所是由枯杖被点活、接连而成的。如今没有一个是枯干的。军队的每一部分,居所的每一部分,都满了生命,且活在一里。这就是主的恢复。

进一步的审判


 三十七章以后有两章进一步说到审判。这两章指明我们若在一里与主一同往前,成为军队并成为主在地上的居所,祂就会对付我们一切的仇敌。

 我们不该以为我们既是军队,就不会有仇敌。我们也不该以为我们既成为一,作主的居所,我们就不用争战。仍然会有仇敌,但主要对付他。三十五章有里面的仇敌,三十八章和三十九章有外面的仇敌。我们必须审判以东,就是旧人,那是我们里面的仇敌;但主还要对付外面的仇敌。我们可以有把握的说,只要我们是一,主就会为我们争战,对付我们的仇敌,也是祂的仇敌。赞美主,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就能平安稳妥。我们对付里面的仇敌时,主就会对付外面的仇敌,这样就建造起很强的召会生活,成为『极大的军队』和主在地上的圣所。惟有当神把所有的仇敌都审判了,祂的子民才能安居无惧。当祂的子民在这样平安的光景中,主居所的建造就会完成,主就在祂的子民中间得着安息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