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神生命的恢复
总纲目




神的审判和神的恢复
设立守望者
来作牧人
寻找祂的羊,并将他们寻见
将他们从万民中领出来
引导他们归回故土
带他们回到高山
带他们回到溪水旁边
在溪水旁牧养群羊
带他们回到肥美的草场
使他们躺卧
缠裹受伤的
在公绵羊与公山羊之间,施行判断
立大卫作牧人牧养他们
照管他们
要来作王
与他们立平安的约
使恶兽从境内断绝
折断他们所负一切的轭
救他们脱离奴役
不再作仇敌的掠物
安然居住
使他们成为福源
叫时雨落下
必有福如甘霖
田野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
主是有名的植物
他们在境内不再为饥荒所灭
神是他们的神,他们是神的子民

 读经:以西结书三十三章七节,十一节,三十四章十一至十六节,二十三至三十一节。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看见神对围绕以色列国的七个代表国的审判。这七国是亚扪、摩押、以东、非利士、推罗、西顿和埃及。

 以西结看见异象的日期很有意义。譬如,在二十六章关于推罗的异象是在第十一年,而在二十九章关于埃及的异象是在第十年。这指明以西结的记载,不是照着年代,乃是照着意义。他不是照历史的次序写的,乃是照意义的次序写的。按照属灵的含意和意义,推罗是在埃及之先,但事实上,以西结看见有关埃及的异象,是在看见推罗的异象之先。有关这七国的记载,其次序的安排不是照着历史的事件,乃是照着含意。这是很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七国含有属灵的意义。

 末了三国-推罗、西顿和埃及-主要的是与属世的财富和天然的资源有关。推罗代表破坏召会生活的属世富足和财富。我们可能说爱召会,但我们若追求世界的财富和富足,我们就会破坏召会生活。我们必须仰望主,靠祂的怜悯,在主恢复中的地方召会里,没有一个人在意属世的富足。我们不在意世界的富足,我们宁愿是贫穷的。

 由于在意属世的富足,就有了推罗这刺人的荆棘和伤人的蒺藜,正如主在马太十三章三至二十三节的比喻中所指明的。召会如同农场,是为着生产东西的。(林前三9。)荆棘和蒺藜阻碍农场上植物的生长。在召会生活里,我们没有人该顾到属世的财富和富足。我们若顾到富足,就不仅妨碍自己的生长,也妨碍别人的生长。

 最后一个是埃及,与推罗、西顿很接近,代表天然资源的开发,使别人可以信赖。当神的百姓贫穷缺粮的时候,他们信赖埃及。但神说埃及是芦苇作的杖,不足以信赖。(结二九6~7。)你若信赖埃及,你会伤到自己。这指明天然的资源是不可靠的。甚至许多属世的人也认识这一点。你若信靠天然资源,或信靠从开发天然资源而得的财富,你就会成为召会生活的伤害。

 对七国的这种属灵意义的体认,我们不可只当作一种知识。我们必须将这种体认,应用到召会生活中我们自己的身上。

神的审判和神的恢复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以西结书的第三段,就是恢复的这一段(三三至三九章)。神的审判总是带着目的,神绝不会毫无目的的施行审判。神审判的目的是要带进恢复;除非是为了恢复一些事,神就不会施行审判。

 我们必须记住,神的审判是基于祂的公义、圣别和荣耀。什么时候祂的子民中间,或世界上的情形不符合祂的公义、圣别和荣耀,神就施行审判,目的是为着恢复。神要照着祂的公义、圣别和荣耀恢复祂的子民。我们将要看见,神的审判是藉着火,神的恢复也是藉着火。

设立守望者


 在祂藉着生命的恢复里,主所作的头一件事,乃是设立守望者。三十三章七节说,“人子阿,我照样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守望者是神所托付,向神的子民吹号,发出警告,使神的子民转向祂并且悔改。在新约里原则也是一样,神打发施浸者约翰作伟大的守望者。当施浸者约翰来时,他吹响悔改的号,喊说,“你们要悔改!”(太三1~2。)按原则说,当以西结劝百姓转离他们的恶道时,他也是发出同样的话。神不是要他们死亡,乃是要他们回转而存活。关于这事,以西结三十三章十一节说,“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阿,你们转回,转回罢,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来作牧人


 神设立守望者之后,就亲自来作牧人。(三四11~31。)守望者警告之后,神没有打发天使或另一个人,祂乃是亲自来作牧人。这是多么的好!我们不仅在以西结书看见这事,也在新约看见这事。施浸者约翰吹了悔改的号之后,主耶稣就进来作牧人。(太九36,路十五1~7,约十11。)

 在神生命的恢复里,祂先打发守望者到祂的子民那里,要他们悔改、回转而存活,然后祂就亲自显出来作牧人。在我们自己个人的经历中,也正是这样。首先,我们从主听见警告,使我们悔改。然后我们看见,主耶稣不仅是我们的救主,也是我们的牧者,一直在寻找、寻见我们。

寻找祂的羊,并将他们寻见


 以西结三十四章十一节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主是牧人,不仅寻找我们,也将我们寻见。因着我们堕落的情形,我们都被埋在许多恶事之下,所以我们需要神来寻找我们。在路加十五章里,我们有牧人(表征基督作牧者)寻找迷羊,也有妇人(表征那灵)在屋内找着失落的银币。于是浪子就被那灵寻见,而被领回家。

 主对我们作了同样的事。祂寻找我们,为要拯救我们,恢复我们。我们得救以前,被埋在许多的罪底下,但主耶稣寻见我们。我们得救以后,退后到堕落的基督教里,又被埋在许多事物之下,就如道理、形式和恩赐等等。然而,主耶稣再来寻找我们;祂寻见我们,并把我们带出来。现在我们乃是被主耶稣这位牧人所寻见的人。我们怎么可能在这里过召会生活?这不是由于我们,完全是由于祂。我们在这里,因为祂这位牧人寻找我们并将我们寻见。

将他们从万民中领出来


 十二至十三节上半说,“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他们来。我必从万民中领出他们,从各国内聚集他们。”这里我们看见,以西结预言,主这位牧人要把祂的子民,祂的羊,从各国中领出来。

 这也是我们的经历。当我们堕落作罪人时,当我们冷淡退后时,我们乃是在万民中,生活像外邦人一样。虽然我们像在地上亿万人中的不信者一样过生活,但主耶稣将我们寻见,并从万民中,从不信者中间,将我们领出来。你可能在一个学校里像其他人一样是教师,但单单你一个人被主耶稣寻见并带回;然后祂使你与外邦人不一样。你以前和不信者一样,但有一天主耶稣这位牧人寻见你,把你从不信者中间领回,并领你归向祂自己。

引导他们归回故土


 主在十三节下半继续说,祂要引导祂的子民归回故土。他们原被掳到异邦之国,但主应许要领他们归回故土,回到迦南美地。我们的美地是基督。我们得救以前,或在冷淡退后之后,都是与基督隔离的。但主把我们寻见,并领我们归向祂自己,甚至带我们进入祂自己,以祂自己为我们的美地。今天我们是在基督这美地里。美地今天也是在召会生活中。因此,当我们被领回归向基督时,我们也被领回到召会生活,在其中我们得着美地的丰富和享受。

带他们回到高山


 主应许祂的子民,不仅要领他们回到故土,也要带他们回到高山。(13~14。)因为高山表征复活、升天的基督,所以这指明主耶稣要领我们回到对复活、升天基督的经历。因此,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所享受的基督,不仅是在平原的水平上,也是在最高的山上,就是复活升天的基督。

带他们回到溪水旁边


 主也说,祂要带祂的子民回到溪水旁边。(13。)这些溪水表征赐生命的灵,就是那灵的活水。从高山,就是从复活、升天的基督,流出那灵的活水。生命的灵在基督的复活并升天里,从祂流出来。主把我们寻见并把我们带回归向祂自己之后,我们不仅归向在升天超越地位上的基督,我们也开始喝那灵作为活水。

在溪水旁牧养群羊


 不仅如此,十三节说,主要在溪水旁边牧养祂的群羊。我们能作见证,在地方召会中,我们感觉到主耶稣天天都在活水的江河旁边喂养我们。当我们在公会里的时候,我们感到枯干、干旱,但是我们一旦进到地方召会的聚会中,我们就开始感到,我们被带回到溪水边,在这里我们得着主耶稣的喂养。这里有涌流的河,我们就在这河边享受基督的丰富。这不是出于人的东西,乃是出于我们的牧人,祂正在河水边喂养我们。在地方召会的聚会中,我们有河,有流,也有滋润。

带他们回到肥美的草场


 十四节继续说,“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他们;他们的圈必在以色列高处的山上;他们必在佳美之圈中躺卧,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这里我们看见,主不仅要带祂的子民回到溪水边,也要带他们回到肥美的草场。溪水表征赐生命的灵,草场表征基督。我们在溪水边有丰富的基督作我们的草场。溪水是给我们喝的,草场是给我们吃的。在地方召会的聚会中,我们的确感觉,我们是在溪水边,也是在草场上;我们是在喝,也在吃。赞美主,我们是在我们的牧人照顾之下,饮于溪水边,并在草场上得喂养!

 倘若有客人到你当地的召会,却不感觉他们是在滋润和喂养之下,不感觉有涌流的河,以及肥美的青草地,这就指明这个召会生活出了错。如果召会生活是对的,当别人来到聚会中,他们就感觉到是在涌流的河边,也是在佳美的草场上。

使他们躺卧


 主这位牧人在十五节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躺卧的意思是不作工、挣扎或奋力。在圣经里,躺卧就是安息。在雅歌一章七节,寻求者问主在何处牧养祂的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每当主喂养我们,牧养我们,给我们喝时,祂也给我们安息。我们在召会聚会中,常感觉我们是在躺卧着安息。在外面我们是坐着,但里面我们是躺卧着。

缠裹受伤的


 以西结三十四章十六节上半继续说,“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主这位牧人,必缠裹受伤的,医治有病的。我们多么需要主的缠裹和医治!在召会聚会中,我们常感觉是在主柔细的缠裹之下,我们受伤、破裂之处被祂缠裹。有的时候,我们感觉我们在经历祂的医治,祂的加强。赞美主,当我们在吃、喝、安息时,我们也在祂的缠裹、加强和医治之下。

在公绵羊与公山羊之间,施行判断


 十七节说,“我的羊群哪,论到你们,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羊与羊中间,公绵羊与公山羊中间,施行判断。”十八至二十一节继续说到主的审判,然后二十二节总结说,“所以我必拯救我的群羊不再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间施行判断。”这指明当我们经历主用生命来恢复时,也就是说,当我们被带到高山上、溪水边、草场上,经历了安息和医治时,在我们中间就会有公义的审判。当我们堕落或退后的时候,我们为自己的光景与人争辩或指摘别人。但是我们因着生命得了复兴或恢复时,我们就开始看见自己的错。惟有这时,在我们中间才有公义的审判。事实上,惟有这位牧养、供应、医治我们的,才能施行这样的审断。惟有在祂给了我们生命供应,缠裹我们受伤之处,并医治我们之后,在我们中间一切不义的东西才完全被洁除。

 然而,我们若缺了主的供应、缠裹和医治,我们就只会定罪别人,指摘别人,抱怨别人。我们彼此定罪并指摘,无法彼此和谐一致。但是当主用生命恢复我们时,我们就有真正的复兴,有对基督的享受,而使我们满足、安息、平安,并且经历主的缠裹和医治。这位滋养我们、供应我们的,使我们对与弟兄姊妹的关系,有准确的感觉。当我们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就自己审判自己,结果我们与圣徒就有真正的一,成为一群。

立大卫作牧人牧养他们


 二十三节说,“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们,牧养他们,就是我的仆人大卫;他必牧养他们,作他们的牧人。”大卫预表基督。基督是真大卫,真牧人,要喂养我们,使我们得饱足并满足。

照管他们


 基督作我们的牧人照管我们,包括顾到我们一切的难处,担负我们一切的责任。祂不仅在属灵的事上照管我们,也在一切与人生需要有关的事上照管我们。这意思是说,按照诗篇二十三篇,祂在我们生活的每一面都照管我们。

 主耶稣既是我们的牧人照管我们,我们就不该挂虑我们的难处或我们的生活。我们该学习信靠祂。在一天的末了,能向主我们的牧人祷告,是多么的好。我们不必长篇大论、形式宗教的祷告。只要简单的说,“主耶稣,感谢你,我在你的照管之下。现在我要睡了,求你来照管我。”这样简单的祷告就够了。你在早晨醒来时,可以说,“主,我感谢你,我仍然在你的照管之下。”你不必宗教式的求主保护你,为你作许多事。你若宗教式的祷告,主可能说,“孩子,我知道你的需要。不要浪费你的时间,也不要用这种祷告加重我的负担。你只管享受我的照顾。”

 主耶稣真是我们的牧人。我能作许多见证,见证我多年来一直享受祂的照管。无论我去那里,在那里作工,我都在祂牧养的照顾之下。我很喜乐,我们乃是在我们牧人的照管之下。我们不是没有牧人的群羊。在祂的恢复里,我们是祂的群羊,常在祂的牧养之下。祂照管我们,喂养我们,我们实在有诗篇二十三篇的经历: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愿我们都经历基督作我们的牧人。

要来作王


 当主耶稣来作牧人时,祂也来作王。主作牧人照管我们,结果就使我们顺从祂作王,而在祂作王的职分之下。主是我们的牧人,来作我们的王;祂也是我们的王,来作我们的牧人。一面,祂牧养我们;另一面,祂管理我们。当我们接受主的牧养时,我们就认识主的宝座、国度和权柄。祂牧养我们,顾到我们并供应我们,使我们服从祂的王权,而使祂在我们里面设立祂的宝座和祂的国度。

与他们立平安的约


 在以西结书,有些地方说到神与以色列立约。十六章六十节和六十二节说,“然而我要追念在你幼年时与你所立的约,也要与你立定永约。…我要坚定与你所立的约,(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神在三十七章二十六节上半应许说,“并且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一件事一旦立为约,这事就坚定而有保证,不能变更。因此,这平安的约是坚立的、有保证的、不能更改的。当我们经历主的牧养,并留在祂作王的权柄下,我们就享受祂的平安,而不再受属灵的为难和搅扰。关于这约,有许多点值得我们注意。

使恶兽从境内断绝


 三十四章二十五节上半说,“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恶兽从境内断绝。”这里告诉我们,在主的牧养之下,一切恶兽要从主所恢复的子民中间驱除。根据保罗在行传二十章二十九节的话,恶兽(即“豺狼”)是指搅扰神子民的那些恶人说的。在正当的召会生活中没有豺狼,只有绵羊。在主的恢复里,祂使恶兽断绝。

折断他们所负一切的轭


 在以西结三十四章二十七节,主应许要折断他们所负一切的轭,包括罪与世界的轭。我们有祂作我们的牧人,就不再有轭,不再有辖制。耶稣断开了一切锁炼!在地方召会中我们没有轭,只有完全的自由,和完满的释放。

救他们脱离奴役


 二十七节也指明,主要救我们脱离一切的奴役。在召会中,我们不觉得自己是在奴役之下。我们反而觉得自由。我们越享受主的牧养,就越从各种的奴役中释放出来。

不再作仇敌的掠物


 二十八节上半说,“他们必不再作外邦人的掠物。”主在这里应许,在祂的恢复里的人,绝不再作仇敌的掠物。这意思是说,他们绝不再被仇敌击败或掳去。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分享主恢复和祂得胜的掠物。我们不再挣扎着要得胜,我们只是简单的享受主的得胜。

安然居住


 最后,主应许凡在恢复里的人,必安然居住。二十五节下半说,“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躺卧在林中。”二十八节下半说,他们“却要安然居住,无人惊吓”。这指明我们要在基督里安全、安息的居住,没有一点惊吓。我们在基督里有平安。

 在十五节,我们有“躺卧”这辞;在二十五节,我们也有“躺卧(原文,睡)”这辞。在主的牧养下,甚至睡在林中也是安然的。在主的恢复中,我们不必怕什么。你到一个地方召会去,若是必须很小心,因为那里的情形很敏感,你很恐惧战兢,那个召会必定不是主恢复中正常的地方召会。在主恢复中正常的召会生活里,你不必畏惧什么。在这样的召会里,我们有平安的感觉。在召会生活的每一面,我们该觉得安然。在召会生活中,绝不该有一种情形使你惧怕。譬如,你不该怕与长老,或与年长姊妹谈话。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我能为主这么率直的说话。我能率直,因为在主的恢复中,我们有平安和安全;因此,我们不畏惧什么。

使他们成为福源


 二十六节说,“我必使他们与我山的四围成为福源;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这里主应许,不仅祂的子民要得享祂的福气,祂也要使他们成为福源。若有立约的平安,随着就会有主的祝福。首先,我们自己得享主的祝福;然后,祂要使我们成为别人的福源,叫别人也得着供应。

 我们要简单的说到这福的五方面。

叫时雨落下


 神会叫时雨落下。这意思是说,雨会按时而降,你就有应时的雨水。当我们住在基督里,雨水,就是圣灵,会常常临到我们。

必有福如甘霖


 主应许“必有福如甘霖。”你不会缺水,因为不仅有河,也有甘霖。在地方召会的聚会中,许多时候我们感觉不仅有流,也有甘霖降下。有时候,甚至聚会后回到家里,我们觉得甘霖仍在降下,临到我们。这是最有力的记号,表明主的祝福是在地方召会之上。祂按时并及时的赐下甘霖。

田野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


 二十七节告诉我们,田野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甘霖使树结果,并使地有丰富的出产。这指明我们有丰丰富富的属灵粮食,不只给自己享用,也能供应别人。因为地方召会富有属灵的粮食,在主的恢复中就不再有饥荒,不再缺食。聚会一开始时,我们可能只有五个小饼,但聚会过后,我们却有十二篮的富余。这是真实的祝福。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看见地方召会在主祝福之下的三个记号:时雨,树结果子,美地丰富的出产。我们绝不该觉得地方召会的聚会缺少粮食。我们若缺少粮食,我们就错了。我们在主的恢复中若是在祂的祝福下,就必定是粮食丰富的。

主是有名的植物


 二十九节上半说,“我必给他们兴起有名的植物。”主在这里应许,祂要兴起一棵有名的植物,其果子乃是为给祂所恢复之子民享受的。这棵植物也是基督,作为丰富的粮食供应。无论我们所需要的是什么,无论我们所面对的是什么难处,祂都给我们丰富的供应。

他们在境内不再为饥荒所灭


 最后,二十九节下半说,“他们在境内不再为饥荒所灭。”不再有属灵的饥荒,而是有丰富的粮食供应。

神是他们的神,他们是神的子民


 三十至三十一节总结说,“[他们]必知道我耶和华他们的神是与他们同在,并知道他们以色列家是我的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你们作我的羊,我草场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们的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这里主应许说,祂必与他们同在,他们必作祂的子民,祂也必作他们的神。他们有神的同在,神在他们中间,他们也在神的面前。这是与神完全的交通,在一里的交通,也就是真实的恢复。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神的同在。神与我们同在。我们是祂的子民,祂是我们的神。我们属祂,祂也属我们。我们有这样的交通,这样的一,因为我们与神是一,神也与我们是一。这就是召会生活的恢复,也就是神与人真实的调和。从这里我们看见,召会生活的恢复不是教训或恩赐的事,乃是主同在的事。我们在地上享受这样与主的一,以及与主的调和。这就是主生命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