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神对列国的审判
总纲目




以色列是地上人类中间神经纶的中心
七个代表的列国
分为三组
可应用到今天的光景
亚扪和摩押
以东和非利士
推罗和西顿
埃及
神的审判
神审判列国的结果

 读经:以西结书二十五章二至三节,七至八节,十二至十六节,二十六章二节,四节,二十八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二十四节,二十六节,二十九章三节,六至七节,十六节,三十章六节,十节,三十一章十六节,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神对列国的审判。二十五至三十二章说到这事。

以色列是地上人类中间神经纶的中心


 根据创世记十一章,悖逆的人类想要建造巴别塔和巴别城,好以自己为中心,使自己有名声。但神下来审判这些悖逆的人。在神的审判下,巴别成了分散的中心,而不是聚集的中心;人类从巴别这中心被分散到各地。

 申命记三十二章八节说,『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就照以色列人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这里我们看见,神照以色列人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这指明在地上人类中间神的经纶里,祂使以色列成为中心。以色列是地上人口的中心。当然,神这样作是有目的的。

 我们若看地图,就看见巴勒斯坦地,就是神放置以色列的美地,真是居人之地的中心。巴勒斯坦位于人类发源的欧、亚、非三大洲的中心。以后人类开展到美洲和澳洲。以色列地的中心位置,给福音的开展很好的机会。我们从历史知道,福音的传扬开始于耶路撒冷,然后传到欧洲、埃及和亚洲。至终,福音传扬到美洲和澳洲。这是神将祂的子民摆在人口中心的目的。不仅如此,根据关于要来千年国时代的预言,以色列人要在地上作祭司,教导万民敬拜神。(赛六一6,二3。)这些预言也给我们看见,巴勒斯坦是全地的中心。

 然而,在以西结的时候,以色列人堕落了,不合于神的目的。他们堕落的光景,迫使神审判他们,并暂时的放弃巴勒斯坦作祂的中心。神再转向巴别,兴起了建立大巴比伦帝国的尼布甲尼撒王。巴比伦帝国于是成了神施行审判的中心。神藉着尼布甲尼撒王统治下的巴比伦帝国,不仅施行祂对祂以色列子民的审判,也审判了列国。

七个代表的列国


 以西结二十五至三十二章说到围绕以色列国的七个列国。事实上,围绕以色列的国家不只这些,但记载上只题到七国。这如同在启示录一至三章里,只题到亚西亚的七个召会。当主说到亚西亚的众召会,祂只选了七个。(一11。)这不是说在亚西亚只有七个召会,但主选了七个代表的召会。在以西结书中,原则也是一样。围绕以色列的不只七国,但神选了七国代表列国。这七国是亚扪、摩押、以东、非利士、推罗、西顿和埃及。

分为三组


 这七国分为三组。头四国-亚扪、摩押、以东、非利士-形成第一组;推罗、西顿是第二组;埃及单独是一组。我们知道这些列国分为三组,因为以西结是在三个不同时候,看见三个分开的异象,说到这三组。他第一次的异象包括头四国;第二次的异象,包括推罗和西顿;第三次的异象,说到埃及。再者,头两国-亚扪和摩押合为一对;第三和第四国-以东和非利士,成为一对;第五和第六国-推罗和西顿,也是一对;只有埃及是单独的。

可应用到今天的光景


 旧约不仅是历史的记载,也是可以应用到今天召会的记载。我们必须记住,当我们读以西结书时,要对以西结书不是只为着历史而写的这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该书的记载都可应用到今天的光景。所以我们必须知道这七个代表国的属灵应用。我们以前曾指出,吼叫的恶兽,其属灵的应用乃是在召会中,一些恶人乃是豺狼。(结十四21,徒二十29。)在这里我们看见以西结论到恶兽之话的属灵应用。现在我们需要来看七个列国的属灵应用。否则我们可能只是把这几章当作已在历史上应验的预言来读而已。

亚扪和摩押


 亚扪和摩押是亲兄弟,乃是罗得从他女儿所生的;他们的起源是丑陋、邪恶的。但罗得是以色列人第一位先祖亚伯拉罕的亲戚;因此,亚扪和摩押与以色列的血统很近。

 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亚扪人得罪了神。首先,当神的圣所被亵渎时,他们很痛快的说,『阿哈。』(二五2~3。)第二,当神的圣地变荒凉时,亚扪人也很高兴。不仅如此,当犹大家被掳掠时,亚扪人又很欢喜。他们高兴三件事:圣所被亵渎,美地变荒凉,犹大家被掳掠。这指明他们恨圣所、圣地和犹大家。

 圣所预表成为肉体的基督,祂支搭帐幕在人间,作神在地上的居所,神的圣所。(约一14。)美地也表征神所赐给我们的基督,连同祂一切的丰富和恩典。按照预表说,犹大家表征召会。因此,圣所表征基督,美地表征在基督里神一切丰富的恩典,犹大家表征召会。今天的亚扪人恨这三件事;他们恨基督,恨在基督里神的恩典,并且恨召会。

 主后第一世纪,罗马帝国是一种亚扪人。罗马帝国恨成为肉体的基督,就是作神在地上圣所的帐幕;它也恨神给祂子民丰富的恩典。罗马帝国也恨召会。今天在地上仍然有『亚扪人』,他们恨基督、神的恩典和召会。在美国,甚至在你的邻近,就有一些『亚扪人』。

 摩押人说,『看哪,犹大家与列国无异。』(结二五8。)摩押人很高兴看见耶路撒冷不再与列国有分别。这表征有一种人喜欢把召会拖进与世界的联结里,喜欢使召会与列国一样。在召会的头两个世纪,罗马帝国是『亚扪人』,恨基督、神的恩典和召会。然后康士坦丁这位罗马皇帝进来,他不是『亚扪人』,而是『摩押人』。他把召会拖进世界里,使召会几乎与列国一样。

 今天的光景仍是一样。『亚扪人』恨召会,但有些『摩押人』进到召会中,想要使召会与世界联结,使召会与世界完全一样。

 虽然亚扪和摩押是亲兄弟,但他们对以色列所作的,相当不同。今天我们仍有这两种人。我担心在有些地方召会中,有人可能被撒但利用,成了『摩押人』,想要把召会拖回世界,使召会与世界联结。他们要使召会与世界一样,与列国无异。

以东和非利士


 就像亚扪和摩押一样,以东也和以色列有很近的关系。以东是雅各的哥哥以扫的儿子。因此,在血缘上,以东和以色列的众子是表兄弟。以东表征旧人;他表征作为旧人的我们。我们未重生的旧人是以东;我们重生的新人是以色列。就一面的意义,我们可以说,我们的旧人和我们的新人是『表兄弟』,因为他们彼此是很近的。

 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以东对以色列充满了恨,不断要找机会寻恨报仇。我们在我们的旧人里就是这样。我们的旧人恨召会。你可能说,『我爱召会,』我也信你的确是这样。然而,有时候你也恨召会。你岂没有发现,你是两个人?一面,你是真以色列人,宝爱召会;另一面,你也是真以东人,恨恶召会。有时候你爱召会和所有带领的人,但有时候你恨召会和所有的长老。

 与以东成为一组的是非利士。我们要认识非利士人,就必须读士师记和撒母耳记上。非利士人甚至比以东人更接近以色列人。非利士人住得非常靠近美地,甚至与以色列人调在一起。有好几次非利士人到以色列人中间,过问他们对神的敬拜。约柜曾被非利士人掳去,留在他们那里一段时间。

 非利士人不是预表作为旧人的你我,乃是预表作为天然之人的我们。我们有旧人,也有天然的人。天然的人比旧人更难认出。我们可举一个例子,帮助大家认识其区别。假使在一个地方召会中有三位长老,他们都爱主。当他们之中有一位开始在他们中间带头,其它二位就有反应;他们的反应乃是旧人的表现。那位带头的弟兄可能竭力为召会作许多事,运用他的聪明、能力和才干。他甚至会用政治手腕,在不同的局面操纵、控制,把事情办成。这乃是天然的人。结果,长老聚会成了旧人和天然人的聚会。这就破坏召会的生活。有些召会因着受到带领弟兄们的旧人和天然人的拦阻,几乎无法往前。

 召会是神在基督里的新造。因此,旧人的东西,诸如嫉妒、骄傲、争竞和异议,在召会里是没有地位的。这些都属于旧造。并且,人的聪明、才干和玩弄手段,在召会里也没有地位。旧人(旧造)以及天然人的东西都破坏召会生活。一面,历史给我们看见,召会受到召会之外属世的人所破坏,他们或是逼迫召会,或是要把召会拖进与世界的联结里。另一面,历史教导我们,召会也受到召会里面得救的人所破坏,他们一直活在旧人里,并照着天然的人而活。

 在主恢复中的召会生活里,我们不怕『亚扪人』,我们只有一点怕『摩押人』。我们真正要担心的是『以东人』,就是旧人,以及『非利士人』,就是天然的人。『以东人』和『非利士人』对召会生活造成最大的伤害。

推罗和西顿


 推罗预表寻求属世财富的人,他们想要赚钱致富。为了买卖,他们愿意牺牲一切与主有关的事。他们不顾主的权益,只顾自己的赀财、富有和买卖。

 在不信的人中间有推罗人,在信徒中间也有。你们有些不信的亲戚、同学和朋友,可能就是『推罗人』。你对他们讲到基督、召会或主的见证,他们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他们的兴趣只在于有什么能帮助他们过更优渥的生活,赚更多的钱,得更高的职位。有些真基督徒也是『推罗人』。你对他们讲到主的恢复,他们会以为你很愚蠢,说你花太多时间在聚会、交通和读经上。他们认为你不够关心赚钱的事。因此,信徒和不信者都可能是今日的『推罗人』。

 就如以西结书所记载,推罗人宣告说耶路撒冷会倾倒,他们因此就很高兴。今天的光景是一样的。那些追求属世财富的人很高兴看见召会被了结;如果会所的门永久封闭,他们就快乐,因为他们认为参加召会的聚会是浪费时间。也许在召会生活中,甚至我们中间有些人也有这种态度。他们想要赚更多钱,为自己取得更好的生活,就不顾到召会或主的权益。他们只顾作生意、积财、并得世界的地位。他们听到有人退后,就会高兴。

 随着推罗的是西顿。以西结说西顿是以色列家刺人的荆棘、伤人的蒺藜。(二八24。)主耶稣说,今世的思虑和钱财的迷惑,像荆棘一样挤住生命的生长。(太十三22。)

 推罗若在场,西顿必定在附近。在圣徒当中若有『推罗人』,也必定有『西顿人』。这意思是说,圣徒若爱世界,只顾属世的财富,他们就成了荆棘和蒺藜。许多基督徒成了刺人的荆棘、伤人的蒺藜,破坏了召会生活。

埃及


 根据圣经,埃及是不信靠神,只倚靠自己资源的国家。埃及有尼罗河为其丰富的资源。因此,埃及人不必靠天降雨,乃是靠尼罗河水。此外,他们运用自己的聪明,开发天然的资源,以致富足,有足够的供应。每当以色列人缺少粮食,他们就下到埃及籴粮。从这一切我们看见,埃及代表人凭自己天然的聪明,开发他们天然的资源,以致富足,多有供应。在以西结的时候,以色列转向埃及,倚靠埃及,信赖埃及作他们的杖。但神说埃及是芦苇作成的杖,是容易折断的。(结二九2~9。)

 以西结说到推罗和埃及时,把他们比作伊甸园。(二八13,三一9,16。)推罗和埃及用他们的财富和资源,使他们当时的世界成为『伊甸园』。这不是神所预备的伊甸园,乃是那些不顾神、只顾自己在地上丰富享乐之人所造的『伊甸园』。然而,神说祂要使埃及连同其『伊甸园』下到阴间,到阴府去,到地的深渊处。这启示出,神要审判那些只顾属地快乐和享受、而不需要神的人。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看过七种破坏召会生活的人。有些是反对召会,厌恨基督、神的救恩和神恩典的。这些人是『亚扪人』。另有些人偷进召会,想要把召会拖进与世界的联结里,使召会与世界一样。这些人是『摩押人』。然后有『以东人』,就是旧人,和『非利士人』,就是天然的人。『推罗人』寻求世界的财富,『西顿人』因着寻求富有,成了召会的荆棘和蒺藜。最后还有『埃及人』,他们向神是独立的,寻求属世的财富,凭着发展自己的资源而赀财丰富,也成了别人供应的来源。这些不同的人,都能破坏召会生活。我们都必须受警惕,好叫我们没有一人成为这七班人。

神的审判


 现在我们要来看,神如何审判这七个列国。神有四个方法来施行审判,就是毁坏他们,使之荒凉,使之低微,并使之下到阴府,就是地的深处去。(三一14。)罗马帝国中那些恨恶召会的人,如今在那里?他们乃是在阴府,那里是一切逼迫召会的人最终所去之处。

 我们必须对付我们的旧人,这乃是太重要的事。我们若不审判我们的旧人,神就要审判我们,使我们在灵里低微、『下沉』。我们若审判我们的旧人,不在意召会中为首,或有任何的地位,我们就要在召会生活中喜乐,我们会『上腾』,我们的灵会『高昂』。『下沉』的意思就是:我们在神的审判之下。

 因为我们随从我们天然的人,所以神在审判时,有时甚至毁坏我们,使我们荒凉。当我们荒凉时,我们就没有什么是舒爽、鲜新、活泼、并生长的。我们反而像荒漠一样。随从天然的人,结果乃是荒凉。我们越运用自己天然的聪明,我们就越荒凉。但我们若审判天然的人,我们的灵就要兴起,而成为新鲜、活泼且兴旺的。

 我们的旧人和天然的人必须受神的对付。对于『亚扪人』、『摩押人』、『推罗人』、『西顿人』和『埃及人』,我们无法负责;但我们能,也应当对『以东人』和『非利士人』负责,这两班人表征我们的旧人和天然的人。我们必须靠神的恩典,彻底对付旧人和天然的人,不让他们在召会中作出毁坏的工。林前三章十七节上半说,『若有人毁坏神的那殿,神必要毁坏这人。』我们的旧人和天然的人若毁坏神的召会,神就要毁坏我们同我们的旧人和天然的人。在这事上,我们必须学习敬畏神。

神审判列国的结果


 神审判列国的第一个结果,是列国(也包括以色列)知道祂是主。『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这句话在以西结书中用了许多次。主似乎一再的说,『我要毁坏他们,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要使他们低微,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要使他们下到阴府,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二五7,11,17,二六6,二九6。)所有反对主,如今在阴府里的人,诸如该撒尼罗、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知道耶稣是主。至终,所有仍在反对并逼迫召会的人,都要下到阴府,他们在那里要知道,耶稣是主。

 神审判列国的第二个结果,是神的定旨得以完成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