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在宝座上的人
总纲目




在宝座上的,有彷佛人的形状
神的目的是要得着人
将人带到宝座
撒但背叛宝座
主耶稣是在宝座上的人
主耶稣是到宝座去的开拓者
在宝座上之人的形状
有一道虹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出埃及记二十四章十节,创世记九章十二至十五节,启示录四章二至三节,二十一章十九节上,二十二章一节。

 我们在上一篇信息里指出,我们在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中,需要有清明的天和其中的宝座。有清明的天,意思就是与主之间没有阴翳和黑暗;有宝座,意思就是在诸天的管治之下。我们都需要一种生活,是有清明的天和其上的宝座。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坐在宝座上的这一位。(结一26~27。)

在宝座上的,有彷佛人的形状


 二十六节下半说,『在宝座形像以上,有彷佛人的形状。』这里告诉我们,坐在宝座上的这一位,看起来是一个人。这与人的观念完全不同,也有别于宗教的观念,包括今天基督教广为持守的观念。我们的观念主要是说,那位坐在宝座上的,乃是全能的神。你曾否想过,在宝座上的主,不仅是全能的神,也是一个人?哦,坐在宝座上的,乃是一个人!但二十八节说到『耶和华荣耀的形像』。在宝座上的那一位像人,却有耶和华荣耀的样子。

 基督徒当然知道,主耶稣在地上时乃是人。他们承认这个事实:从伯利恒的马槽到各各他的十字架,祂乃是个人。我们都有这个观念。然而,许多在基督里的信徒,并不认为今天在宝座上的主仍然是人。然而祂在那里乃是人。主在宝座上仍然是人。虽然祂是全能的神,但在宝座上祂却像人。因此,马太十九章二十八节告诉我们:『在复兴的时候,』就是在要来的国度时代,人子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

 何等宝贝,在以西结一章二十六节那位坐在宝座上的,竟有人的样子!这一节不是说全能的神,乃是说这一位『有彷佛人的形状』。这里说坐在宝座上的有人的形状,至少有双重的意义。第一,以西结一章二十六节与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二者之间必然有关联;创世记那里说,神照着祂的形像,按着祂的样式造人。第二,在成为肉体时,神亲自成为人。祂具有人的性情,以人的身分生活、受死、复活并升天;现今在天上,祂仍然是人子。(约六62,徒七56。)

 圣经里对于神和人的关系,有一个奥秘的思想。神的心意是要成为和人一样,并使人与祂一样。这意思是说,神的目的是要将祂自己与人调在一起,因而使祂自己像人,也使人像祂。主耶稣乃是神人;祂是完整的神和完全的人。我们也可以说,祂是人而神者。我们今天所敬拜的,乃是人而神者。不仅如此,成为像摩西一样属神的人,(申三三1,书十四6,诗九十篇题,)就是成为神人,成为与神调和的人。神喜悦所有蒙祂拣选并救赎的人,都成为神人。

神的目的是要得着人


 神在地上的目的,是要得着人。这是祂的愿望。至终,祂亲自成为人,如今在宝座上祂仍然是人。人可能想要像神,但神却要成为人。神的目的,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与祂一样,甚至使祂自己与我们一样。因此,神的目的是要得着人,并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我们必须对主在宝座上还是人这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在以西结书中,『人子』这个辞用了九十多次。这指明神多么愿意得着人。

 我们若要活出神并彰显神,就必须是人,并有人的形状。以西结一章五节说,四活物有彷佛人的形状;二十六节说,在宝座上的有彷佛人的形状。这里的重点乃是:因为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为要彰显神,所以只有人像神。一个人必须有人的形状,才能活出神的形像,而彰显神。我们若要活出神并彰显神,就必须是人,并有人的形状。凡是没有人的形状的,都无法彰显神。在宝座上的那一位和四活物,都有人的形状,指明四活物在地上彰显在宝座上的那一位。

 以西结一章是圣经中最深的一章。这一章的思想非常深。我们已经看过,宝座乃是在清明的天以上,在属灵、属天的穹苍之上。神的恩典作在一班人的身上,到一个地步,他们的情景就是天的情景。在这个由明如水晶的天所指明天的情景里,就有神的宝座。宝座的所在,就是天和地相通的地方。地上的活物有在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所以神不仅是天上的神,也是地上的神。藉着这些有宝座在其头上的活物,天和地就联结在一起。

 在以西结一章,那坐在宝座上的,乃是神与人的联结。因此,宝座所在之地,就是天地相联之处。在宝座上的是神,但祂所显出来的却有人的形状。主耶稣在地上时,祂是神显现于肉体,因为祂是神而人者,有人的形状。就着里面说,祂是神,但祂在地上的形状乃是人的形状。现今,祂这位在升天之后坐在宝座上的,仍然是神而人者;祂是神,却有人的形状。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该有一种光景,就是神在人里面显现出来。这意思是说,在召会中我们不仅该有清明的天,以及在宝座上的主,也该有在宝座上的那位在人里面的彰显。当召会有这种光景,在召会里就有敬虔的极大奥秘-神显现于肉体。(提前三15~16。)一面,有清明的天,有宝座,也有主在宝座上;另一面,主显在召会中乃是有人的形状。在召会生活中,该有神显现于肉体。要有这样的光景,就必须在召会里有神与人荣耀的联结。在里面我们应当有神,但神显现于肉体,乃是藉着并在正常、正当的人性里显出来。所有在召会生活里的弟兄姊妹,无论长幼,行事为人都当合宜,合乎他们的年龄;不该有虚假,而该在人性和神性上都是真诚的。这是神显在人性里的情形。

 神永远的计划,就是要把天和地作得相通,把神和人作得联结为一。天上的神要藉着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而得着在地上的人作祂的彰显。神的心愿是要达到一个目标,叫天和地相通,人和神联结。那里有这样的情形,那里就有宝座。坐在宝座上的是神,却显出人的形状。神永远的计划就是要得着这样的彰显。今天在召会里,我们需要在一种的情形中,神在其中显出人的形状来。

将人带到宝座


 神的心意是要在人身上作工,使人能在宝座上。你是否看见这是祂的心意?我们可能很满意于上天堂。这可能使我们满意,但神绝不会满意。我们若不在宝座上,神就不会满意。

 主耶稣在启示录三章二十一节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样。』主耶稣似乎是说,祂成了人,祂作为人登了宝座。神的心意是要使我们登宝座。祂的心愿是要使我们成为属宝座的人。神的国惟有等到我们登宝座的时候,才能完全来临。不仅如此,神的仇敌也惟有等到我们登宝座时,才会被征服。因此,神的目标不仅要把我们从阴间释放出来,更要把我们带上宝座。

 我们必须在神心意的光中,考虑我们当前的情形。在许多事上我们是随便、松懈的。主要把我们带到宝座上,但我们若仍然随便、松懈,我们就还没有预备好上宝座。没有一个在宝座上的人是没有尊严、随随便便的。我不赞同传统基督教的形式,但我也不赞同今天这样泛滥的松懈。你在主面前若真是要作基督徒,作主耶稣的门徒,你就不能随便、松懈、不受管教。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祂在凡事上都不随便。相反的,今天许多信徒对于如何作一个正常的人,似乎没有正确的观念和感觉。这样一个人不能在宝座上。

 神拣选了我们。祂呼召我们到宝座去。神呼召我们的有力明证,乃是我们呼求主的名。神的呼召乃是要把我们带到宝座上。

撒但背叛宝座


 为什么神要把我们带上宝座?神要把我们带上宝座,因为撒但背叛了宝座。(赛十四。)我们若仔细读圣经,就会看见神在宇宙中所面对的最大难处,乃是祂的宝座遭到背叛权势的反对和攻击。神的宝座是绝对的,但祂的造物之一背叛了,想要高举自己的座位与神的宝座同等。撒但背叛神的宝座,想要高举自己的座位到天上,因而侵犯了神的权柄。以赛亚十四章十二至十四节说,『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从天坠落!…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从撒但背叛直到如今,在宇宙中在权柄的事上就起了分争。地上所发生的事,大多是撒但对抗神宝座的表显。要紧的问题乃是:真正在地上掌权的是谁-是神还是撒但?

 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祂完全服从神的权柄。顺服主,就是作一个服在宝座下的人。因为主耶稣顺服父神,并绝对服从神的权柄,所以祂从死人中复活之后,神就将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了祂,(太二八18,)并将祂高举到宝座上。如今,这位坐在宝座上的,不仅是神也是人,因为这一位乃是神与人的调和。因此,主耶稣升天之后,宝座上就有一人坐着。

 神顾念人,(来二6,)祂要人彰显祂,并行使祂的权柄。人有神的形像,并有祂管理的权柄。神渴望藉着人显明祂自己,并藉着人掌权、管理。

 神的心意是要将撒但摔下,并救赎许多被他掳掠的人,将他们带到神的宝座去。除非我们都被带到宝座,神无法完全得着荣耀。有一天我们都要被带到宝座,于是神就能向撒但夸耀。祂要凯旋的宣告,那些曾被撒但所掳,却蒙神拣选的人,已经被带到宝座。

 然而,我们必须看见,在我们当前的情形中,我们还不够资格坐在宝座上。你看起来像王吗?你若在属天的秤上量你属灵的分量,你会有多重?我担心我们许多人没有什么分量。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们已经蒙召成为神的儿子,且被命定要作王,但我们需要神在我们里面并在我们身上作工,使我们够资格作王。

主耶稣是在宝座上的人


 主耶稣经过了钉十字架、复活并升天,就被带到宝座。一位名叫耶稣的真人,如今坐在宝座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宣告说,『耶稣是主,』并呼喊『哦,主耶稣』。神一直是主,但如今在宝座上有一个人是主。藉着祂的复活,并在祂的升天里,『这位耶稣,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徒二36。)神已经立拿撒勒人耶稣为主;如今,天地的主乃是一个人。

 你真的领悟,今天宇宙的主乃是一个人吗?为这人我们要说,阿利路亚!说耶和华以罗欣是宇宙的主,对这我们不会觉得奇怪。但我们不太容易领会,一个被钉死并埋葬的人,竟能成为宇宙的主。当犹大和群众来捉拿耶稣时,祂没有逃走。祂情愿使自己软弱,而让自己被捉拿、被钉十字架。林后十三章四节说,『祂固然由于软弱被钉十字架。』但祂在被钉十字架并埋葬之后,神却使祂复活,并使祂坐在自己的右边,立祂为全宇宙的主。今天,宇宙的主乃是一个人。

主耶稣是到宝座去的开拓者


 我们也需要看见,主耶稣领头到达宝座。祂是开拓者,是先锋,(来六20,)开了到宝座的路。(二10。)这指明祂不是惟一被命定要到宝座的人。祂开了路,又带头使我们能跟随。祂是第一位到宝座的,我们都要跟着祂。如今我们迈向宝座,因为神的心意是要领我们进荣耀里去,并使我们坐在宝座上。

在宝座上之人的形状


 以西结一章二十七节说,『我见从祂腰以上,有彷佛光耀的精金,周围都有火的形状,又见从祂腰以下,有彷佛火的形状,周围也有光辉。』这里我们看见,在宝座上之人的形状有两面的讲究:从祂腰以上,有彷佛光耀的精金;从祂腰以下,有彷佛火的形状。为什么祂腰以上的部分彷佛精金,以下的部分彷佛火?人的腰以上到头的部分,乃是感觉部分。这部分表征人的性情和性质。就着性情和性质说,在宝座上的主耶稣像精金。人的腰以下,是行动的部分。从腰以下有彷佛火的形状,表征主在祂行动中的形状。

 当主眷临我们,祂先是像火一样临到我们。当祂与我们同在一起,祂就成为精金。不仅如此,每当主藉着我们行动时,祂乃是像火一样,一直在焚烧、光照并搜寻。焚烧之后,所留下的就是精金-一种金与银的混合物,表征羔羊神,救赎的神。

 神要我们得着祂这精金。要使我们有这样的经历,祂必须先临到我们,像火一样光照、搜寻并焚烧。然后藉着火,祂就成为我们的精金。因此,我们若要得着祂作精金,就必须经历祂作火。

 最终,我们必须看见,在我们里面没有善。我们该像保罗一样能说,『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罗七18上。)以下所列,是我们里面一部分消极的东西:分裂、争竞、仇恨、嫉妒、脾气、自爱、以己为目标、野心、自私、自我和许多其它丑陋、邪恶的东西。我们都装满了这些东西,却很少有主。因此,我们需要主临到我们,把这一切消极的东西烧掉。这一切都烧掉之后,那作为救赎之神的精金,就留在我们里面。

 无论我们的天多么清明,无论在我们的天里有多少宝座,我们仍然需要主的同在如同火,一直光照、搜寻并焚烧,使我们有主留在我们里面作精金。这是主眷临我们,这也是主同着我们,并在我们身上的行动。在主的眷临之下,乃是莫大的祝福。主临到我们如同销毁的火,而我们就得着祂作精金。我们往往不必宣告说,我们有这样一位神;别人同我们在一起时,就能觉得我们有精金,就是救赎的神,与我们同在。他们也有一个印象,我们不是轻的,我们乃是有分量的人。我们因着有精金而有分量,因着有羔羊神而有分量。

有一道虹


 到这时,四活物不仅是为着主的彰显,不仅是为着主的行动,也是为着主的行政和管理。主在他们中间,也在他们之上,为着祂的彰显、行动和管理。这实在是美好。

 有了清明的天,并经历一个人有精金的形状和销毁的火,结果就有一道虹的形状。以西结一章二十八节说,『下雨的日子,云中虹的形状怎样,周围光辉的形状也是怎样。这就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一道虹是围绕在坐宝座上之人的光辉。这光辉表征围绕于宝座上之主四围的辉煌和荣耀。

 要明白虹的意义,我们需要记得挪亚时候的虹。当时洪水淹灭全地,只有八人逃脱了那个审判。在那之后,当人看见空中风暴的云,必定惊怕会被毁灭。因此神立了一个约,应许绝不再用洪水毁灭一切的活物,并且把虹放在云中,作这约的记号。『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我便记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记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创九13~16。)因此,虹乃是一个记号,表明神的信实,以及祂不用洪水毁灭堕落人类的应许。

 在挪亚的时候,堕落人类受神审判而毁灭,但神因着祂的信实叫一些人免受审判。这也是我们这些在基督里之信徒的光景。我们需要看见,我们已被神免除了审判。我们都是堕落的,当被毁灭,但神免除了我们的审判。赞美主,因着祂的信实,我们被免除了!如今我们有一道虹,作神信实的记号。虽然神是圣别的神,也是销毁的火,没有人能在祂面前存留,但因着祂的信实,我们得以免受审判。

 虹虽然有许多颜色,但只有红、黄、蓝三种主色。有了这三种颜色,就相映成了其它颜色,如橙、绿、紫等。虹的主色是红、黄、蓝,这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与我们在以西结所看见的符合。宝座彷佛蓝宝石,精金是金黄色,火是红色。这三色照耀相映,就成了一道虹。

 现在我们来看这三色的属灵意义。蓝表征宝座。根据诗篇八十九篇十四节,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这指明蓝色的宝座表征神的公义。火表征圣别、分开的火、和销毁的火。这意思是说,这里的红色是指神的圣别。黄色表征在闪耀精金里神的荣耀。因此,这里有蓝、红、黄三色所表征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

 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是三种神圣的属性,使罪人不能靠近神。我们在得救以前,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把我们与神隔开。但主耶稣来死在十字架上,满足了神公义、圣别和荣耀的要求,然后祂复活了,如今祂乃是我们的公义、圣别和救赎。(林前一30。)祂如今也是我们的荣耀。我们在自己里面,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落在神公义的审判之下,也被神的圣别隔开。但如今我们这些信徒是在基督里,就得着祂成为我们的公义、圣别和荣耀。不仅如此,因着我们在基督里,我们甚至披戴基督作我们的公义、圣别和荣耀。因着我们在基督里,在神眼中我们看起来就是公义、圣别和荣耀。

 这对我们不该只是一个道理或教训。我们必须这样经历基督,使别人在接触我们的时候,能感觉到公义、圣别和荣耀。这意思是说,他们应当能感觉得到,我们有清明的天,我们有宝座,我们也是公义且正确的,没有丝毫的随便或松懈。我们也该有精金,是发光、照耀并有分量的。这样,我们就有虹的形状,让天使、鬼魔和撒但都能看见。这一道虹是神信实的记号,说出我们这些堕落的人得以免受审判。我们原是堕落的,如今却得救了,成了神按信实必拯救我们的见证。每处地方召会都该有这样一道虹的见证。

 甚至新耶路撒冷也像一道虹。新耶路撒冷的根基有十二层,每一层是一种颜色。(启二一19~20。)我曾读到一篇文章,作者说这十二层根基的石头,颜色看起来就像一道虹。由此我们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彷佛一道虹。这虹表征城是建造在神的信实上,也得着神的信实为保证,祂必坚守祂的约。这虹也要永远宣告,当神照着祂的公义审判罪人时,祂没有灭尽所有的人,却从毁灭里救出许多人,叫这班人作祂信实的见证。在永世里,我们这些得救的人集其大成,就成了一道虹,永远见证我们的神是公义的、信实的。

 我们这些蒙神免去审判的人,就是这圣城。凭祂的公义、圣别和荣耀,我们有虹的形状,向全宇宙宣告神拯救的信实。在圣经的末了有一座城,其根基有虹的样子,环绕着永远的神,作祂有力的见证。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的经历,要终极完成于这样一道虹。

 当这道虹显出来时,神的心意就得着完成。历代以来,神照着祂公义的宝座、圣别的火、并荣耀的性情,一直在审判堕落的人。然而,神也拯救一些人到一个地步,使他们成为光辉的虹,返照出祂的荣耀,并见证祂和祂的信实,直到永远。这一道虹显出来,指明天和地已经相通,神和人已经联结。在新耶路撒冷宝座的四围,有一班人因着神的信实得着了救恩,他们要永远的成为一道虹,返照出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到这时,神永远的计划就完成了。

 虽然这虹要在永世里才显出来,但这道光辉的虹属灵的实际应当显在今天的召会中。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让神在我们里面作工,我们也必须接受恩典到一个地步,使每一件事都是纯净、公正并圣别的。这意思是说,神圣别的火必须烧掉一切与神不配的东西,使神的性情在弟兄姊妹的人性里并藉着他们的人性,显为光辉的精金。这样,召会就充满了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这三种特征要相联相映,形成一道光辉的虹彩,彰显神并为神作见证。

 我再说,这对我们不该只是一个教训。这道虹的实际必须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这些蒙神免去审判的人,有一道虹的样子,向整个宇宙作神的见证,并宣告神的信实。这意思是说,我们要披戴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

 以西结说,他所看见的乃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这就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我一看见就俯伏在地,又听见一位说话的声音。』(结一28下。)我们若要听见主在以西结书以下各章的话,就必须来到同一点,就是在清明的天之下,在宝座前;在这宝座上坐着一个人,有一道照耀并返照的虹。这就是我们能从上头听见声音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就有地位听见从诸天而来说话的声音。我盼望我们每一个人都到达这一点,我也盼望众召会都在这里。这样,主就有路对我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