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
总纲目




清明的天和清明的良心
清明的天与宝座
最高属灵的经历-在我们的穹苍中有宝座
宝座和神的定旨
宝座藉着活物传输到地上
在召会中的权柄不是属人或天然的,乃是在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
清明的天和宝座表白一切
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马太福音二十六章六十四节上,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六节,启示录三章二十一节。

 在以西结一章里的异象,是用自然界的东西来描写灵界的事物。这些属灵的事物虽然深奥,但藉着用以描写这些事物的自然和物质的东西,我们就能明白。按照神的计划,这里所启示的属灵事物,乃是开始于风,(4,)而结束于虹。(28。)我们要在下一篇信息看见,有一道虹彰显神的光辉。在我们的经历中,宝座(26)与虹,都在于我们是否有明如水晶的天。

 在上一篇信息我们看见,活物的头以上有清明的穹苍,也就是延展、稳定而清明的天。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在这清明的天以上有一个宝座。以西结一章二十六节说,『在他们头以上的穹苍之上,有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在宝座形像以上,有彷佛人的形状。』我们要来看这个宝座的意义,并将宝座的意义应用到我们的经历上。

清明的天和清明的良心


 我们基督徒必须对主维持一个清明的天。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与主一直有清明的交通。我们与主之间,应当一无间隔。当我们与主之间一无间隔的时候,我们的天就明如水晶,我们的良心就是纯净而无亏的。(徒二四16。)

 我们必须对一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就是我们基督徒在主面前若要有清明的天,就必须有无亏的良心。什么时候你的良心有了定罪,或有了亏欠,我们的天立即就乌云四布,幽黯不明。这时我们该向主承认我们的失败和我们的罪污,而接受祂的赦免和祂宝血的洗净。(约壹一9,7。)这样,我们的良心就得着洁净,而无所亏欠。我们就再得着清明的天,与主有清明的交通,而与祂之间一无间隔。

 有时候甚至一件小事,诸如对待配偶的态度不好,都会使我们的天阴翳不明。虽然可能对方是错的,但我们的态度也错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喜乐与平安。而且,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有膏油来祷告。我们的良心开始定罪我们,并搅扰我们。这就是失去了基督徒清明的天。我们头以上的天不再是清明的,因为在我们与主之间有了不对的事情。这种情形要持续,直至我们到主面前求祂赦免。主在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这时会使我们觉得需要向配偶认错并道歉。我们可能犹豫不决,但因我们失去了主的同在,至终只好服下来,认罪、道歉并求赦免。我们一这样作,『天气』立即改变;阴翳消逝,清明的天再现。我们里面又活起来,我们又能赞美主。我们再有清明的天,这个天就像活物的头以上那可畏而明如水晶的穹苍。我们不仅该在日常生活中,也该在召会生活中,有这种的经历。

清明的天与宝座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和召会生活中,每当我们有这样清明的天,我们也就在这清明的天以上有了宝座。(结一26。)这宝座是宇宙的中心,就是主所在之处。我们常常谈论主的同在,但我们必须看见,主的同在总是随着宝座的。主在那里,祂的宝座也在那里。祂的同在绝不能与祂的宝座分开。主的宝座是在第三层天,也在我们的灵里。因此,主的宝座一直与我们在一起。

 我们既是基督徒,又是众地方召会,就应当在清明、延展的天之下。在这清明、开阔的天以上,有主的宝座。我们因着有这样清明的天,就立即在主宝座的管理之下。如今我们乃是在宝座的管治和掌权之下。

 我们应当一直在主宝座的管治之下。因着我们是在宝座之下,我们不需要警察和法庭来管理我们。我们若需要警察和法庭的管治,这就表明我们不是在宝座之下。

 我们应当一直在主的宝座之下。可能我们想要说某句话,但宝座的管治不许我们说。当我们要说的时候,宝座运用其管治,使我们不得不把要说的话吞下去。又有的时候,我们可能生气,快要发脾气了,但我们看见自己是在宝座的管治之下,就服下来。是谁管治我们?我们不是单单受圣经教训的管治,更是受宝座的管治。

 在我们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中,如果天是清明的,那里就必定有宝座。但如果我们的天是阴翳、黯淡的,我们就看不见宝座。我们一看不见宝座,就会松懈,作许多照着我们口味和便利的事。今天许多信徒在他们日常的基督徒生活中是随便的,因为他们没有清明的天,其上也没有宝座。当信徒落在黑暗中而不在宝座之下时,他们就会松懈,要说什么就说什么,要发表什么就发表什么,要去那里就去那里。但是一个在宝座之下的人,没有自由这样行事为人。

 一面说,我们已经得救,我们是自由的;但另一面说,我们乃是在宝座之下,我们没有一点的自由。我能见证,有时候我想要去一个地方,但因着宝座的缘故,我没有自由去那里。为着清明的天并为着宝座,我们要赞美主!在我们头以上有穹苍,在穹苍之上有宝座。

最高属灵的经历-在我们的穹苍中有宝座


 基督徒属灵经历最高的一步,就是在我们的穹苍中,在我们清明的天里,有宝座。有宝座,或达到宝座那里,乃是让神在我们基督徒生活中有最高、最优先的地位。神在我们里面有宝座,意思就是神在我们里面有地位掌权。因此,在我们属灵经历中达到宝座,意思就是在凡事上完全服从神的权柄和管理。这样,我们就不再是没有宝座、没有权柄、不受管治的人。

 一个没有清明的天、其上也没有宝座的信徒,在他日常的生活中很容易松懈随便。相反的,一个信徒若有明如水晶的天,就会感觉到是在神圣的管治和限制之下,因此在他所说所行的每一件事上,都不会松懈随便。一个在其上有清明之天的信徒,乃是在权柄之下,而在说话、发怒等类的事上,受这权柄的约束和限制。这权柄乃是宝座的事。

 我们的穹苍越清明,我们就越在宝座之下。我们越与主有清明的交通,我们就越在祂的权柄之下。我们必须问自己,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是否有宝座?我们若有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就是蒙了大祝福,我们该为这祝福敬拜主。

 我认得一位青年的姊妹,她的家庭很富有。当她得救之后,她很蒙恩,实在学习活在宝座之下,凡事受宝座的限制。很多的事别人能作,她不能作;很多的东西别人能用,她不能用。她的父母很爱她,却不了解她为什么这样。有一天,她向父母见证说,『我不作这个,不作那个,不是因为什么人不要我作,乃是因为在我里面有一位在掌权,所以我没有办法作。』她的父亲是个很通达的人,经过了那次谈话,就认识她是作了一个真诚的基督徒,所以日后非常重看她,给她绝对的自由。

 我要强调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属灵经历的最高点,乃是有一个其上有宝座的清明的天。你是否达到了这个阶段?你是否到一个地步,觉得有权柄在约束着你?你是否达到一个境地,在属灵的生活中,凡事都由宝座来规律?我鼓励你在与主交通时,在祂面前思考这事。

宝座和神的定旨


 宝座不仅是为着神在我们身上掌权,更是为着神达到祂永远的定旨。在我们属灵的生活中若是有宝座,神就不仅能在我们身上掌权,祂也能在我们里面,同着我们,并藉着我们,完成祂的定旨。凡没有宝座在他基督徒生活里的人,都很难让神在他身上达到祂的定旨。我盼望圣灵在这件事上给你有深刻的印象。你若要神的定旨和计划在你里面并藉着你得以完成,你就必须是一个服从宝座的人。你必须是一个在神管治下的人。惟有这样,神才能在你身上通行祂的定旨。

宝座藉着活物传输到地上


 活物仍是在地上,或行动或站住,但在他们的头以上有清明的天和宝座。从这里所描绘的,我们能看见,天上的宝座同着并藉着活物传输到地上。同着并藉着活物,诸天和宝座就向地开启。这样,天上的宝座就与地成为一,因为宝座传输到了地上。

 这个传输可以比作电的传输。电厂里发电机的电虽然离我们家很远,但是电藉着电线传输给我们。藉着这传输,发电机的电也在我们家中与我们在一起。我们可以说,以西结一章的活物是属天的电线。天上的宝座,乃是藉着、凭着并同着他们传输到地上。他们在那里,宝座就在那里。无论他们往那里去,宝座都随着他们。

 我们有时会碰到一位亲爱的弟兄,他很文雅、和善、温柔,但在他面前我们觉得有个东西是有分量、有能力、管治环境的。我们可能是松懈随便的人,但我们来到这样一位弟兄面前,就知道有一样东西在管治我们。这就是宝座,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主的同在。无论我们称其为宝座或主的同在,这就是天上的宝座藉着这位亲爱的弟兄,传输到地上。

 我们在访问众召会时,也有同样的经历。我们访问一个召会,那里的圣徒都很文雅、和善、快乐,但我们也许觉得那里有个东西是有分量、有能力的,有个东西是有权柄的,管治着那个召会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这就是宝座。

在召会中的权柄不是属人或天然的,乃是在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


 我们不该以属人、天然的方式谈论权柄。在召会中没有属人的权柄。召会中的权柄乃是在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

 假如一个地方召会中的带领弟兄或长老不在清明的天底下,但他们却根据地位来运用权柄。这种运用权柄是行不通的,因为没有分量,也没有管治;他们没有宝座在清明的天以上。然而,假如带领的弟兄和长老一直是在清明的天底下,他们有纯净无亏的良心。若是这样,他们就在属天的宝座之下,他们身上就有一个东西是有分量、有权柄的。因此,他们不必自居权柄,管辖圣徒。

 一个人自居权柄管辖圣徒,指明他根本没有权柄。只要我们是在清明的天底下,其上有宝座,我们就无须自居权柄,因为权柄就在那里。我们绝不该想把别人带到自己的权下。这种事乃是阶级制度;是属于组织的东西。我们不该想要管辖圣徒,只该谦卑自己,留在清明的天里的宝座之下。

 在地方召会中若有人自居权柄,乃是羞耻的事。没有这回事!在召会中没有属人的权柄。主耶稣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也有大臣操权管辖他们。但你们中间不是这样;反倒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仆役;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首,就必作你们的奴仆。』(太二十25~27。)主在马太二十三章十一节说,『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仆役。』这样才有权柄。权柄不是我的,不是你的,也不是什么人的。惟一的权柄是在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

 我可以向你们担保,我们若在清明的天底下,其上有宝座,我们身上就有真正的权柄。没有什么反对或逼迫能击败我们、动摇我们,因为天和宝座都与我们同在。在我们以上的天若是清明的,并且有宝座与我们同在,我们就有权柄和分量。

 一个人在神面前的分量,等于那人服神权柄的程度。一位弟兄可能说话行事都很合宜,却轻如鸿毛,完全没有属灵的分量;这指明他不服宝座。但另一位弟兄的情形可能非常不同。当你接触他时,你觉得他是有分量的,是叫你起敬的。这位弟兄有分量,因为他学会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我们越服从宝座,我们就越有分量。

 让我告诉你一位女教士在中国的故事。她专讲重生的道,是一个服在神权下的人,在主里很有权柄,很有分量。有一次她乘船出外,船被海盗劫持了几天之久。当他们到她房间搜索财物时,她很镇静的坐在那里,一点没有惧怕;反而对那头目说,现在天气这样热,把船客都赶到舱房里,他们怎么受得住?她也告诉他说,该注重船上的卫生。海盗头目听从她的话,命令他的手下把船上打扫干净。一个凶横的海盗头目,服在这位女教士的权柄之下,因为她自己是服在神的权下;因此,神的权柄就与她同在。

 我们必须看见,我们有多少分量,乃在于我们服从宝座。一句话出于一位弟兄的口有分量,有能力;但同样一句话出自另一位弟兄的口,可能一无所有。这个原因乃是:那位弟兄是在有宝座的清明的天底下,另一位却在黑暗多云的天之下,其上并没有宝座。学别人讲话,引用别人的话很容易。但是那出于我们口中的话是否有分量,或轻如无物,乃在于我们是否在清明的天同宝座底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和正常的召会生活,乃是在宝座底下的生活,这宝座乃是在清明的天之上。

 我愿意题醒所有在地方召会中负责的亲爱弟兄们,绝不要运用自己的权柄。我们必须看见,我们没有一个人有权柄。权柄乃是宝座。你看民数记中摩西的情形。当以色列人背叛他时,他没有运用他的权柄。摩西和亚伦反倒面伏于地,呼吁那最高的权柄。于是主进来表白。(民十四5,十六1~4,22,二十2~6。)在召会中操权管辖别人,乃是极大的错误。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可耻。操权管辖圣徒是不荣耀的,是羞耻的。我们没有一人是权柄。权柄是在宝座上的那人。在我们清明的天里,必须有那人在宝座上。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有清明的天,和属天的宝座。

 今天主需要这样的召会。祂需要一班配搭在一起的活物。当他们在地上站住或行走时,诸天是向地开启的。藉着他们,属天的宝座传输到地上。这就是召会生活。

 不要以天然、属人的办法运用任何权柄。即使有人到你面前,要承认你为权柄,你也必须拒绝。你必须告诉那人,你不是权柄。权柄并不是这样的。正确的权柄乃是在于清明的天以上有宝座。这完全不是组织或阶级制度中属人的事。我们必须有清明的天和宝座。

 在圣徒中间有权势,在圣徒中有权柄,或想要圣徒听从我们,乃是可耻的。我们通常认为保罗是个大使徒。但他的名字意思是『微小』,他自认比众圣徒中最小者还小。(弗三8。)保罗可能说,『你们给我太大的头衔。我不配那个。』

清明的天和宝座表白一切


 弟兄姊妹是否听从你,乃在于你在那里,以及你的所是。你在清明的天以下吗?你若在清明的天以下,你就不必争,也不必自居什么,甚至不必说什么。清明的天和其上的宝座会表白。

 众地方召会都需要看见清明的天以上的宝座这个异象。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没有任何组织或阶级制度。我们没有布道委员会,或任何别的委员会;我们没有总部,也没有任何一种组织。我们只有清明的天,其上有宝座。

 我能见证,我只怕一件事,就是失去我主的同在。许多次我独自在房间里,向全宇宙并向自己宣告,我惟一怕的事,就是失去主的同在。只要我有主的同在,我就一无所惧。我只在意祂的同在,我不在意任何别的事。换句话说,我只在意清明的天,同其上的宝座。我说这些话时,我有充分的把握,宝座是与我同在。赞美主,这就够了!我们都必须学习这个。

 我们很微小,什么也不配,主却眷临我们。我必须承认,已过我有时候告诉主,我不喜欢作这分工作,为什么祂紧握我不放。这时,主对我说这样的话,给我严肃的警告。于是我说,『主阿,赦免我。作你所喜欢作的吧。我情愿失去一切,但我不要失去清明的天和宝座。』在主遮盖下,我见证我的意思真是如此。

 在地方召会中,除了清明的天和其上的宝座,你不该在意任何的事。只要我们有清明的天和宝座,一切反对和批评都算不得什么。我们惟一所需的,就是顾到清明的天,和其上的宝座。

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


 以西结一章二十六节说到『有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这里我们看见,宝座有蓝宝石的样子。出埃及二十四章十节,可以帮助我们明白以西结一章里蓝宝石的意义。这节说,『他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彷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蓝宝石表征,当神显在一种特别的光景中时,所有的一种属天的情形。根据出埃及二十四章十节,当摩西、亚伦、并以色列中的长老看见神时,他们看见祂的脚下彷佛有平铺的蓝宝石。这给人洞悉主同在的样子。蓝宝石是蓝色的,而蓝是指天的颜色,指明神同在的光景和情形。这一节也说,那时天色极其明净。神乃是显在那样的光景和气氛里。因此,蓝宝石表征神所在之诸天的光景和情形。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表明在属天的光景中神的同在。

 每当我们在清明的天里有神的宝座时,光景就是属天的。那里没有任何属地的事物,也没有任何昏暗不纯净的东西。一切都是属天、清明、纯净、并完全透明的。这描绘出我们在神面光中该有的光景。每当我们有清明的天,并有神的宝座在其中时,我们就是在属天的光景里,有蓝宝石的形像。

 请你们再看以西结一章的图画。在穹苍之上的诸天里,主坐在宝座上;而在地上,活物或行走或站住。藉着活物,在诸天里的主与地成为一;这样,诸天就与地相联。这就是说,天被带到地上,如今天藉着、凭着并同着活物在地上行动。这必须是今天众地方召会中间的光景,是得胜者中间的光景,也是我们日常基督徒生活的光景和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