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天空清明如可畏的水晶
总纲目




基于前面所有的一切经历
清明的天,延展而稳定
在配搭中是正直的
活物的翅膀发声
活物用两翅膀遮体
像大水的声音
像全能者的声音
像军队的声音
翅膀垂下,听神的声音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

 以西结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相当的深奥。这几节告诉我们,在四活物的头以上有穹苍,也就是我们所称的天空。天空的形像,看着像可畏的水晶。天空清明到看起来可怕。这天空伸展在所有受造之物的头以上。在这天空以下,活物的两个翅膀直张。我们在前面一篇信息里看见,每一个活物的两个翅膀都直张,与别的活物的翅膀相接;而另一对翅膀就用来遮体。每当他们有行动,有活动时,就从翅膀发出声音,或响声。这声音像大水的声音,也像『全能者的声音』,(24,)全能者就是全能的神。这声音也像军队哄嚷的声音。不仅如此,活物站住的时候,便将翅膀垂下。(24~25。)我们需要来看这一切事的属灵意义和应用。我们若不明白这属灵的意义和应用,这些点对我们就是荒谬而无意义的。

基于前面所有的一切经历


 这几节经文乃是基于前面的经文。这意思是说,首先我们需要有风吹的经历,这带来主同在的云覆罩我们。当我们享受主同在的时候,云就带进烧着的火,我们就经历了焚烧。我们从这焚烧的火中得着金,然后就成为活物。我们这些活物,与别人配搭着行动而彰显神。我们有四个脸面,团体的彰显包罗万有的基督。我们要有这四个脸面,就必须受十字架的对付。在此之后,我们还需要经历并享受大鹰的翅膀,就是凭神圣的能力和力量,并凭基督的恩典行动。我们也将自己遮盖于、隐藏于祂覆罩的翅膀下,将我们自己隐藏在基督的恩典和能力下。不仅如此,我们必须学习像人一样用人手工作,也学习用牛犊直的脚行走,使我们所行所为是正直、坦诚、诚实、真诚和忠信的。这使我们有资格进入配搭。在配搭里,我们有火上去下来,有烧着的炭,也有光照的火把。当我们达到了这地步,圣别的神这销毁的火就会团体的在我们中间。这样,我们旁边就有高而可畏的轮子,指明在地上我们有神的行动在旁边,与我们同在。在这轮里套有轮子,表征在我们的行动里有主的行动。祂乃是在我们里面行动。有了这样的轮子,这样的行动,我们就满有眼睛,具有眼光和远见。现在我们要来看,当我们在经历中有了这一切之后,我们就有一个清明的天,并有非常特别的声音,就是大水的声音,全能者所发的声音。

清明的天,延展而稳定


 一章二十二节说,『活物的头以上,有穹苍的形像,看着像可畏的水晶,铺张在活物的头以上。』这启示出,我们有了一至二十一节所说的一切经历之后,我们头以上的天就如水晶一样清明;天像一大片的水晶。在我们之上,我们有宽阔、清明的穹苍。这意思是说,在我们以上有敞开、清明的天。

 这天不仅是清明的,也是延展的。不仅在垂直一面说,我们有清明的天,从天上临到地上;也在水平一面说,我们有清明的天。这意思是说,清明的天是延展的。因此,我们的天应当是清明的,也是延展的。

 在得救以前,我们的天昏暗多云,甚至雾气笼罩;也很狭窄,毫无开阔延展。对我们而言,几乎是没有天,暗无天日的。但有一天我们悔改认罪,并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我们越认罪,我们的天就越清明。当我们彻底认罪之后,我们第一次感觉到,在我们以上的天是清明的。我们感觉天发亮了,云退去了,雾消散了。我们得救的时候,不仅得着清明的天,也得着延展的天。我们感觉我们的天是延展无限的。

 但过了不久,在我们个人身上,在与亲戚、召会、弟兄姊妹的关系上,也许出了问题,我们的天立即又有了云雾;它不像得救以前那样云厚黯淡,但却不再清明,又有了云雾。我们都有这种的经历。最后我们承认我们的失败,定罪我们的态度、动机、意向和目标等这类的事,并且得着神的赦免和耶稣之血的洁净。(约壹一9,7。)于是在我们以上的天又清明起来,我们又在清明的天之下。这时,在我们以上的天又是开启的,是延展无限的。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该一直有这样清明、开启并延展的天。

 一个基督徒有那一种的天,乃在于他的良心。你的良心是与你的天相联的。你的良心若没有瑕疵,你的天就是清明的。你的天若不清明,意思就是说,你的良心有了过犯。我们要有清明的天,就必须对付我们良心里的任何过犯和定罪。我们天的故事,就是我们良心的故事。

 当我们这些活物有了清明、开启和延展的天,到这时我们与神之间就不再有阻隔,我们与别人之间也不再有间隔。不再有云雾笼罩我们,或使我们彼此分开。一切的云雾、笼罩、分开和黯淡都消除了,我们就有一个彻底清明、不断延展的天。我们的穹苍将会像水晶一样的清明。当别人看见我们清明的天,他们会感到惊讶。我们的天是可畏的,因为我们的天像水晶一样的清明,也是延展的。

 这清明而延展的天也是稳定的。在地以上的天空,通常都不会静止不动;或有云在飘,或有风在吹。但在活物以上的天却是没有波动的,乃是稳定如同水晶;没有一点的变动。

 我们必须在经历的光中来看这事。我们得救时有了一个清明的天,但我们享受这样的天只有很短的时间。就像有些地方的天气,我们的天变化也很大。有时我们的天是多云的,但我们认罪之后,天就清明了。后来我们又有了失败,就如发脾气等等,我们的天又黯淡了。在我们头以上的天,常是变化不定的。

 但对活物来说,光景完全不同。在活物的头以上,天是完全稳定的,像水晶一样,毫无波动。在活物以上的天是清明的、延展的、稳定的。这些活物就垂直一面说,与主有彻底的交通,就水平一面说,在他们之间也有清明的交通。他们交通的范围是广阔且稳定的。

 正确的地方召会应当像这样。然而不幸的是,在一些地方召会中,天似乎是多云而狭窄的。在那些召会以上的天,是小而狭窄的。那里没有开阔的天,光景是幽暗而碰不得的,使人很难说什么。在这种碰不得的光景中,你说什么都会得罪一些圣徒。无论你说什么,总有一些人对你不高兴。但一个地方召会若是正常的,在其上的天就是清明而宽广的。无论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被冒犯。

 这意思不是说,我们要凭自己的努力作心胸开阔的人。如果我们像井底之蛙一样,心胸是否开阔并无多大分别。我们必须跳出井,来到清明的天之下,那里的天地是开阔的。我们一旦在这样的天之下,即使我们是心胸狭窄的,也会自然而然变得开阔。活物是不可能心胸狭窄的,因为在他们头上有广大无垠的穹苍。在他们以上的天是清明的、延展的,看起来可畏的。在这样的天之下,我们与主并彼此之间,都有正常的交通。

在配搭中是正直的


 我们若在清明、延展的天之下,就能有充分而正确的配搭,一种完全正直的配搭。在以西结一章,『直』这个字用了好几次。在七节,这字用于牛犊的蹄。在二十三节,这字用于鹰的翅膀:『穹苍以下,活物的翅膀直张,彼此相对。』这指明在配搭中,我们必须是正直的。

 在一些地方召会中的配搭,有时候不是直的,多少有点弯曲。譬如,甲弟兄与乙弟兄交通一件事,然后叫他不要告诉丙弟兄这件事。但乙弟兄到丙弟兄那里,把这个消息传给他,然后也叫他不要对丁弟兄谈到这事。这种的配搭是玩弄政治。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绝不可玩弄政治。我们若对一位弟兄说什么,同样的话也该能对别人说。这就是说,我们的翅膀是直的。我们的配搭必须是坦诚、纯诚、热切、并正直的。

活物的翅膀发声


 二十四节上半说,『活物行走的时候,我听见翅膀的响声,像大水的声音,像全能者的声音,也像军队哄嚷的声音。』这里告诉我们,活物行走的时候,以西结听见活物翅膀的响声。这意思是说,当活物在正直的配搭中行动时,有声音发出。这声音乃是他们的见证。从这里我们看见,任何一个地方召会见证的声音,必须是出自正确的配搭。这不该是个别信徒的声音,而该是配搭的声音。声音乃是从彼此相接的翅膀发出的。

 我们来看新约中彼得的情形。在五旬节以前,彼得常凭自己发声,但他所说的,常被主耶稣否定。这是因为他是凭自己发声。(太十六22~23,十七4~5,24~27。)但是主升天以后,彼得在五旬节与十一位使徒一同站起来。(徒二14。)我信他们十二人站在那里,就像以西结一章里的活物。在五旬节那日所发的声音,不是彼得个人的声音,乃是一个团体身体的声音。

活物用两翅膀遮体


 一面,活物的翅膀直张,为着配搭,为着行动,并为着发声。另一面,活物用另外两个翅膀遮体。这指明在召会生活中,在配搭中,我们都需要学习隐藏在主的恩典之下。不要显露自己,乃要隐藏自己;隐藏在鹰的翅膀下。不该有己或任何个人的彰显。无论我们这一分有多大,我们都必须隐藏在主的恩典下。我们绝不该自夸,而该一直以主为夸耀。

 我们若有清明的天,有正直的配搭,并且在主的恩典下藏在祂里面;这样,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中间就有美好的光景。

像大水的声音


 一个地方召会中的光景,若像以上所描述四活物的情形,那个召会就有充分的资格发声,并作刚强的见证。这声音不是个人的声音,乃是像大水的声音。一个信徒可能很属灵,也很爱主,但他若不与别人配搭,他见证的声音还是微弱的,不像大水的声音。我们需要仰望主,使众地方召会的见证都像大水的声音。不该是一位弟兄一直为那个地方召会说话,乃该是一个配搭的身体发声作见证。别人会惊奇这种声音;他们会说,这个地方召会的声音,就像大水的声音。

像全能者的声音


 以西结一章二十四节也说,这声音像全能者的声音。这声音成了神自己的声音。这虽然是团体身体的声音,但至终这声音成了神的声音。这是何等奇妙!

 一个地方召会就该像这样。在你当地召会中的声音,不该是任何个人的声音,而该是全能者的声音。

像军队的声音


 最后,二十四节说,这声音也像争战军队的声音。

 众地方召会中的情形,常常不是如此,因为召会没有清明、延展并稳定的天。如果弟兄姊妹没有正确的交通和配搭,他们就可能想要表白自己,自称有什么。但他们若有真东西,他们不必宣称什么。他们自称是丰富的,这指明他们其实是贫穷的。百万富翁不必宣称他是富有的。我们的召会若像四活物一样,我们就不必为我们的召会宣告什么。

 我们再来看以西结一章中奇妙的光景。请看看延展、行动、配搭和交通。那里有大水的声音、全能者的声音和军队的声音。

 这不是一夜就成功的。我们必须开始于北风的吹动,然后经过一连串的经历,好使我们有明如水晶的天。

 众地方召会都必须达到这一点,而彼此跟从,直到我们都到达那里。新耶路撒冷只有一条街道,(启二一21下,二二1,)指明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也只该有一条街道,我们都该行在其上。在这一条街道上,我们必须彼此跟从,直到我们都达到以西结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所描述的情形。这意思是说,我们需要有清明而开阔延展的天,在别人眼中是可怕、可畏的。当我们到了这个阶段,我们就有正确的见证。我们会发声像大水的声音,像全能者的声音,并像为着神经纶争战之军队的声音。

翅膀垂下,听神的声音


 我们还要来看另一件事;这是在二十四节下半题起的:『活物站住的时候,便将翅膀垂下。』我们在这里看见,活物并不是一直在动。有时候他们停下并站住。他们站住的时候,便将翅膀垂下。当他们听见的声音不是从他们的翅膀发出,乃是从他们头以上清明的天发出,他们就停住,将翅膀垂下。这指明他们知道如何听神的声音。他们不仅知道如何说话、发声,也知道如何听神的声音。每当他们听见神的声音,他们就停止不动,就站住,将翅膀垂下。

 我们的天若是明如水晶,且是延展稳定的,就有两面的后果。一面,清明的天叫我们能发声;另一面,叫我们能听声。我们对人是说话,对神乃是听话。这意思是说,我们基督徒应当为神说话,也要听神说话。我们的情形若像以西结一章里四活物的情形,我们的天就必是清明的,这样,我们就能为神说话,也能听神说话。我们能说并且能听,乃在于我们有清明的天。

 清明的天,为主说话,以及听主说话,全是交通的事。真实的交通与真实的配搭有关。当我们与神有交通,并彼此有交通时,我们中间就有真实的配搭。这样,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就能为神说话,并且当神对我们说话时,我们也能安静的听祂说话。

 这该是众地方召会的光景。一个正常的地方召会,知道如何行动,也知道如何停住;知道如何发声,也知道如何听神的声音。你所在的地方召会是这样吗?我担心你所在的召会不知道如何停住,如何将翅膀垂下,并听从天上来的声音。我也担心你所在的地方召会,没有正确的配搭;反而是一个人当家,由一个人凡事包办,并坚持要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一个地方召会若像这样,就必定是贫穷而软弱的。这样一个召会,无论自称有什么,都不会有从翅膀来的声音。相反的,四活物的配搭并不是一个人当家。一个人不能断定每一件事。他们的配搭乃是所有活物的配搭。

 以西结一章是圣经中最清楚的一幅图画,将正常的召会生活陈明出来;我们都需要看见这一章中所描绘的。一切的经历都有奇妙安排的次序,把活物带到一个地步,使他们在明如水晶、延展并稳定的天之下。因此,活物在地上有正确的行动,并发出正确的声音,向全宇宙作见证。他们在此学习停住,并听神的声音。他们知道如何凭行动发声,也知道如何藉着停住而听神的声音。

 在地方召会中,我们众人,特别是带头的人,都需要看见这幅图画,并经历其中所揭示的一切。愿主怜悯我们,使众地方召会被带进这一章所描写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