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高而可畏的轮子
总纲目




为着主团体的彰显
为着主的行动
向众人显明
特别的行动
关于高而可畏之轮子的细节
轮在活物脸旁
轮在地上
轮像水苍玉
四轮同一样式
轮向四方直行
轮辋高而可畏
轮辋满有眼睛
轮中套轮
轮随活物行走
灵在轮中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十五至二十一节。

 在以西结一章里的项目,摆列出来的次序相当好。先是有风,接着有云、火和金;然后显出有四个脸面的活物,团体的彰显基督。其次,我们看见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这一切都是为着配搭,活物是配搭着行动的。这一章继续说到火上去下来,并且说到火炭和火把。说完这一切,从十五到二十一节就描述高而可畏的轮子。在每一活物的旁边,各有一轮。这轮极其高而可畏;高得令人畏惧。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这高而可畏之轮子的意义。

 轮子是为着行动,但这行动的方式不是平常的,乃是特别的。我们在家里,从厨房走到卧室或客厅,并不需要用轮子。但是我们要走远路,就需要轮子。当我们有专一的目的去作一件事,我们可能也需要用到轮子。因此,用轮子行动不是指平常的行动,乃是指着有特别目的的行动。在以西结一章里的轮子,含示有目的的行动。不仅如此,这轮子也含示,这行动不靠我们自己的力量。

为着主团体的彰显


 四活物是为着把主显明、彰显出来。他们是为着基督团体的彰显;因此,他们是以团体的方式彰显基督。在宝座上的主,有人的形像;彰显主的四活物,也有人的形像。在宝座上的主,有火的形状;四活物也有火的形状。从这里我们看见,活物乃是主的彰显。凡主所是的,他们都彰显出来。主是活的,他们也是活的。主是活神,他们是活物。主是什么,他们也是什么。主彰显什么,他们也彰显什么。因此,四活物就是主的彰显。

为着主的行动


 在十五至二十一节里,四活物不仅是为着彰显主,也是为着主的行动。主乃是藉着他们在地上行动。

 当一个召会是正常的,把主彰显出来,又有正确的配搭,带着火在其中上去下来,主的行动就随着那个召会。若是一个召会自称是正常的,却没有主的行动,就指明有了问题。如果年复一年,人数没有增加,肢体中间的生命也没有增长,就不会有行动随着那个召会。在那个召会里的人,既无扩增,也无扩展。这指明那个召会出了毛病。一个召会若是正常的,她的旁边必定有大轮子。

向众人显明


 一个地方召会若是旁边有这样的轮子,她不必向人宣告有轮子;每一个人都看得见这轮子的行动。一个召会若自称有主的行动,这可能指明这个召会其实没有主的行动。一个召会有主的行动,就不必宣告说,『看哪,主的行动在我们中间。』若是有行动,就会向众人显出来。每一个人都能看见高而可畏的大轮子,因为这轮子是在活物旁边,给众人看见。轮子就在那里。

 每一个地方召会,旁边必须有这样高而可畏的轮子。不仅如此,每一位个别的信徒,若是正确而正常,也该有轮子。

 这正是行传十三章的光景:『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别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1~2。)这些申言者和教师是配搭在一起的活物,有烧着的火炭和火把。他们符合了以西结一章与主行动有关的一切要求。因此,大轮的行动与他们同在。

特别的行动


 活物不只用一种方式行动。首先,他们因着有鹰的翅膀,能凭飞行动。他们也能藉牛犊的蹄行走而行动。这两种行动的方式都是平常的。但是当他们有特别的行动时,他们是凭轮子行动。

 你在工作时,需要天天靠着鹰翅和牛蹄行动。你若这样行动,你的同事会看见你身上有一个东西是有能力的。你能忍受别人所不能忍受的,你能忍耐别人所不能忍耐的;因为你有鹰的翅膀。他们也知道,在你的性格和行为上,你是诚实、正直、坦诚、纯诚,而不弯曲的。他们会在你身上看见鹰的翅膀和牛犊的蹄,因而在他们的良心里被你说服。

 除了这种在工作上的行动,你也该有另一种特别的行动,就是轮子的行动。因着你有轮子的行动,你的一些同事可能被主得着。

 如果你在一处工作了许多年,但为着主的权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这指明你身上没有主的行动。你可能自认为很属灵、属天,但你缺少轮子。你身上若没有主的行动,就很有疑问你是否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这可能指明,在你工作时,你多多少少是属世的,你也不是正确的为人;因此,主的行动不与你同在。但是你若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在你旁边就必定有轮子。主的行动必定随着你。

 无论我们往那里去,我们旁边都该有高而可畏的轮子。我们若搬到一个城市去,在那城里就该有轮子。我们若搬到一个国家去,在那个国家就该有轮子。有轮子就证明我们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我们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正如我们所指出的,我们若没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我们就不够资格有轮子立在我们旁边。

 我们若要有轮子,就必须是正常的活物。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经历风的吹动、灵的覆罩和灵的焚烧,好得着更多的精金。我们也必须有四个脸面,充分的彰显基督,并有鹰的翅膀,使我们能神圣的行动并为人。不仅如此,我们也需要有牛犊的蹄,好正直而纯诚的行走,使别人信服,而将我们荐与他们的良心。若是这样,就必有高而可畏的轮子在我们旁边。这轮子就是主的行动。

 想想使徒保罗的情形。我们读他的书信和使徒行传,就能看见保罗看自己是比众圣徒中最小者还小的。(弗三8。)甚至他的名字,保罗,意思就是『微小』。保罗是一个微小的人,但他却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因此,无论他去那里,那里就有高大可畏的轮子。今天我们的光景也该是这样。我们该有鹰的翅膀、人的手和牛犊的蹄,因此而有为着主行动的大轮子。

关于高而可畏之轮子的细节


 现在我们要往前来看,这些高而可畏之轮子的一些细节。

轮在活物脸旁


 这些轮子是在活物的脸旁。(结一15。)这指明我们若要有主的行动,首先就必须活出主,彰显主。我们若活出基督的彰显,我们就有主行动的轮子。

轮在地上


 十五节告诉我们,轮子是在地上。不要期望主的行动是在天上。神有天使在天上执行祂的行动。祂所需要的,乃是在地上的行动。神需要在美国和其它许多国家有行动。

轮像水苍玉


 十六节上半说,『轮的形状和作法(原文),好像水苍玉。』根据但以理十章六节,主在有所行动的时候,显出来就像水苍玉。无论轮子往那里去,它都带着主显出来的样子。当轮子到了一个地方,主的样子就显在那个地方。轮子若随着你到学校或工作的地方,它就把主的样子带到那里。别人能看见水苍玉,就是主显出来的样子。

四轮同一样式


 以西结一章十六节下半说,『四轮都是一个样式。』这里告诉我们,四轮都是一个样子,一个样式。这指明在每一个召会中,主的行动都有同一个样式和样子。一切的行动都有主同样的样子。因此,所有的轮子样式都是一样的。

 在一个地方的召会,她的样式和样子若与另一个地方的召会不同,这就有了毛病。在一个地方召会里的圣徒,可能认为他们需要建立起他们地方的与众不同性,他们需要建立一些典型而独特属于当地的东西。这是与以西结一章相反的,那里告诉我们,四轮都是同一个样式。

 我们不该认为在美国行动的轮子有一个样子,而在别的国家行动的轮子有不同的样子。在每一个地方和每一个国家的轮子,必须有同一个样子。这不是说,众召会该跟随某个特别的召会;而是说,众召会该彼此效法。(帖前二14。)

轮向四方直行


 『轮行走的时候,向四方都能直行,并不掉转。』(结一17。)轮行走的时候是向四方,就是向四个方向直行。这指明在配搭里的行动,不需要掉转。

轮辋高而可畏


 十八节上半说,『至于轮辋,高而可畏。』这里我要指出,我们绝不可想要使自己伟大;我们反而该是微小的人。然而,在我们旁边的轮子该是高得可畏。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不该只有一个直径仅仅几寸的小轮子。相反的,在我们所在的城里,该有高大的轮子,是高得令人畏惧,使人惊讶。在每一个召会里的轮子,都该是这样高而可畏的。

轮辋满有眼睛


 十八节后半说,『四个轮辋周围满有眼睛。』这里我们看见,高而可畏的轮子满有眼睛。我们若应用这一点到属灵的经历上,就会看见,说轮子满有眼睛是完全正确的。一个召会若没有行动,也没有轮子在旁边,那个召会就是瞎眼的。你若没有行动,却自称有行动,你当然是眼瞎的;你没有眼睛。你的召会若有高而可畏的轮子,就是有高而可畏的行动,在那个行动里必定有许多眼睛。结果,你就会有眼光、远见、和别种的看见。

 你这个基督徒若没有轮子,只知道循规蹈矩,你就是瞎眼的。你若对主是认真的,关心祂今日在地上的行动,你就会满有眼睛,因此你就有眼光,有远见。因为保罗是满有眼睛的人,他是非常清楚的。他对现今、将来、世局、主的话、召会、属物质的事、属灵的事,都是清楚的。他是个满有眼睛的人,对每件事都是清楚的。

 相反的,有些基督徒根本没有眼睛。有些地方召会也没有眼睛。这些基督徒和这些召会是瞎眼的,原因乃在于他们没有轮子,没有主的行动。但是我们越有主的行动,我们就越得光照。我们越行动,就越能看见。

 不要像井底之蛙,受你环境的限制,只能狭窄的看见你的正上方。你必须跳出你的『井』,而有分于主的行动。你越在主的行动中,你就有越多的眼睛,你也越看得清楚。你越有行动,就能看见得越多。

 从我在主行动中的经历里,我能见证这事。在已过多年里,我曾多次旅行。我行遍了中国、美国和欧洲。我越周游各地,就越多得着眼睛。一九五八年,我走遍三十多个国家。从那次的行程里,我得着许多的眼睛,看见了许多的事。

 我们对轮子满有眼睛的这个事实,需要有深刻的印象。当轮子转动时,它就看见。轮子越转,就看见得越多。轮子若停止转动,就不再看得见。这是今天召会该有的路。我们乃是藉着往前行而得看见。我们越往前行,就看见得越多。我们今天所看见的可能只到某一个程度,但明天我们继续往前,就看见得越多。我们若停止不动,就不再看得见。我们基督徒该是动的人。召会必须是动的,才能看得见。

轮中套轮


 十六节下半说,『四轮…好像轮中套轮。』四轮好像轮中套轮,这是很有意义的。我们一说到轮子,就说它的圆周是轮辋,中心是轮轴,二者之间是轮辐。因此,轮子有三个主要部分:轮辐、轮轴和轮辋。但以西结一章里没有轮轴,也没有轮辐,而是有轮中套轮。

 雅各书五章十七节能帮助我们明白这一点。这节告诉我们,以利亚恳切祷告,原文的意思乃是以利亚在祷告里祷告。这指明有从主来的祷告赐给了以利亚,他就在这祷告里祷告。他不是凭自己的感觉、思想、意愿、情绪、或任何来自环境和情况的刺激,为着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祷告,乃是在主所赐给他的祷告里,为了成就主的旨意而祷告。以利亚在祷告中祷告,意思就是在他的祷告里面有一个祷告。这就是轮中套轮。

 我们可以把轮中套轮这件事,应用到召会生活上。召会若是正常而行动的,在召会里的行动就是主的行动。这意思是说,在我们的行动中有主的行动。当我们行动时,主就在我们的行动中行动。

 内里的轮子是行动的能力源头。这意思是说,内里的轮子是使轮子转动的『马达』。我们的行动若是真实的,在我们的行动里就必定有主的行动。

 每一轮子都有轮轴,使轮转动。轮轴若停转,轮子就停转。我们可以说,轮轴是大轮轮辋里的小轮。大轮转动,因为小轮在转动。在召会生活中,主耶稣是轮轴─轮中所套之轮─我们是轮辋。召会若不与主一同行动,召会就无法往前,因为没有轮中套轮。但是召会与主耶稣一同行动时,主就成为轮中所套之轮。

 没有什么能拦阻或阻止这种行动。最近有一些召会里的圣徒,为着扩展召会生活,而移民到别城。有人听见了这次移民的事,就轻视的问说,这能成就什么事。我能见证,这次移民是主的行动,也就是轮子的行动,并且在这轮内另有一轮。在这次的移民里,有轮中套轮。

轮随活物行走


 以西结一章十九节说,『活物行走,轮也在旁边行走;活物从地上升,轮也都上升。』这一节告诉我们,不是活物随着轮子,乃是轮子随着活物。活物行动时,轮子就行动。活物停止时,轮子就停止。活物上升时,轮子也上升。

 这与许多信徒所持的观念相反,他们以为我们必须等主在我们前头行动,我们才行动。主给我负担,要我告诉祂的儿女,他们不必等候主才行动。主已经等了近二千年了。如果我们往前,主会随着我们。我们若不行动,就不会有轮子;但我们若行动,轮子就要随着我们。神工作的行动,福音的行动和召会的行动,全都在于我们的行动。我们必须有把握、确信和信心,放胆往前行。我们若放胆往前行动,轮子就会随着我们。让我们放胆往前行动,得着这个国家,得着全地。

灵在轮中


 二十节继续说,『灵往那里去,活物就往那里去;活物上升,轮也在活物旁边上升;因为活物的灵在轮中。』轮随着活物,活物随着灵,但灵是在轮中。我们很难说,到底谁随着谁。我们与主乃是一。有一天当我们遇见主时,我们会说,『主,我们跟从你,』但主可能说,『不,我跟从你。』

 我们若有配搭着的轮子,就很难说谁随着谁。我们与主是一,主也与我们是一。主随着我们,我们随着灵,而灵在轮中。这就是主今天在地上的行动,这也就是主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