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四活物的配搭(一)
总纲目




在神圣的能力、力量和供应里配搭
为着主的彰显、行动和行政
配搭的路
在职事里配搭
在聚会中配搭
退行和旁行
随从灵
配搭的结果
成为烧着的火炭
烧去消极的事物
使我们火热
产生能力
成为烧着的火把
圣别的火成为圣别的光
有火上去下来
火的光辉和火中的闪电
不是行走,乃是奔走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十一至十四节,罗马书十二章四至五节。

 以西结一章十一至十四节,启示一幅非常清楚的配搭的图画。圣经里没有别的经文这样明确、实际的陈明配搭的事。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以西结一章所描写四活物的配搭。

在神圣的能力、力量和供应里配搭


 以西结一章十一节说,『各展开上边的两个翅膀相接,各以下边的两个翅膀遮体。』这里我们看见,他们的两个翅膀是为着行动,而这个行动是在配搭里。藉着他们的两个翅膀,他们彼此相接,并且这样的配搭。我们曾看过,活物用另外两个翅膀遮盖自己。

 我们也看过,在旧约里,鹰的翅膀表征神圣的力量,神圣的能力,和神圣的供应。这指明活物的配搭不在自己里面。他们在自己里面没有能力配搭。他们的配搭是在神圣的能力里,在神圣的力量里,也在神圣的供应里,因为鹰的翅膀是他们彼此配搭的凭借。因此,他们的配搭不在于自己,不在于他们的所是或他们所能作的。他们的配搭乃在于鹰的翅膀。鹰的翅膀是他们配搭并且行动如一的凭借。神自己是能力和力量,他们藉着这神圣的能力和力量而配搭。

 同样的原则能见于帐幕。帐幕是用四十八块竖板,配搭成为一个实体而建造成的。这些竖板不是凭着自己,乃是藉着包裹的金子配搭成为一个建筑。(出二六29~30。)所有的竖板都用金子包裹。在包裹的金子上有金环,又有金闩通过金环。所以,金子将四十八块竖板配搭成为一个实体。包裹的金子表征神圣的性情,并且指明神自己是使神圣建筑的各部分能成为一的配搭因素。

 活物在自己里面是分开的,是个别的,但他们有鹰的翅膀,就配搭成为一个身体。这指明我们基督徒中间的配搭,不是出于自己的事。我们在自己里面所有的不是配搭,而是分裂。我们在自己里面所是、所有并所作的,其结果不是配搭,而是分裂、分开。然而,我们有鹰的翅膀,我们就能成一,就能配搭。

为着主的彰显、行动和行政


 我们要看见为什么需要配搭,这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像活物一样配搭,好使基督得着彰显并显明。活物的配搭也是为着主的行动。主在活物配搭的中心行动。不仅如此,配搭也就是神圣的行政,神圣的管理。主所在的宝座,为着神行政的宝座,是这配搭的中心。因此,活物的配搭是为着主的彰显和显现,为着主的行动,并为着神圣的行政。

配搭的路


 现在我们需要看见四活物是怎样配搭的。每个活物面对一个方向,分别面对北、南、东、西。他们面对这四个方向,两个翅膀展开,触及毗连之活物的翅膀,形成一个四方形。每个活物都用两个翅膀与其它的活物相联。

 以西结一章十二节说,『他们俱各直往前行,灵往那里去,他们就往那里去,行走并不转身。』这里我们看见,每个活物俱各直往前行。他们并不转身,而是有些倒退,就是往后行动。譬如,一个活物往北行动,面对南方的活物就必须倒退,往后行动。因此,一个直往前行,而对面的活物退行。同时,其它两个活物必须旁行。一个旁行向左,另一个旁行向右。无论活物往那个方向行动,任何一个都不需要转身。一个只要直往前行;一个倒退,往后行动;另外两个旁行。这是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所需要之配搭的美丽图画。

 有些弟兄姊妹不能容忍彼此配搭在一起。他们宁愿分开,凭自己行事。只要他们分开,就没有受苦。一旦他们配搭,就有受苦,因为在配搭里没有自由或方便。

 配搭使我们不转身。人若凭自己行动,也许先向北行动,然后转身,向东行动。以后他也许再转身,向南行动,至终又转身,向西行动。他多次转身,往许多方向行动。然而,在主的职事里,没有这样的转身。一个直往前行,与他配搭的人不是退行,就是旁行。

 倘若人在召会的事奉中没有配搭而行动,凭自己作事,他就会多次转身。倘若他凭自己作许多不同的事而尽功用,他就需要多次转身。然而,在召会的事奉中,不需要转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功用和地位。他能在他的功用和地位上直往前行。倘若需要往别的方向行动,就有别人顾到这事。任何人都不需要转身。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不但需要学习怎样直往前行,也需要学习怎样退行(就是倒退)并旁行。虽然这似乎相当笨拙,但我们都需要学习这功课。否则,我们就无法配搭。

 有一个难处是,有些弟兄姊妹不是要包揽每件事,就是一点也不作。包揽每件事的人,就是要往每个方向行动。倘若人要求他们往某个方向行动,他们又会想要往别的方向行动。这就是说,他们想要多次转身。在召会的事奉中,无论需要什么方向,他们都想要能往那个方向行走。

 在正确的配搭里没有转身。你不是直往前行,就是倒退往后行,或者是旁行。旁行特别困难,许多弟兄姊妹作不到这点。

 我们在众地方召会中需要正确的配搭。在有些召会中,某些弟兄姊妹非常能干,多次转身;别人不很能干,所以他们无所事事;结果就没有配搭。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若要有配搭,都需要学习直往前行、退行并旁行。

在职事里配搭


 倘若在地方召会中,一位弟兄有传扬福音的职事,另一位有建造圣徒的职事,他们就必须配搭;否则,他们会引起难处。倘若只有一个职事-传扬福音或建造圣徒的职事,就少有或没有难处。然而,有不同职事的弟兄们若不知道怎样配搭,他们就会争竞,甚至彼此相争。对福音有负担的弟兄也许为着开展和扩增而争,他想要说服别人加入。对建造圣徒有负担的弟兄,也许批评对福音有负担的弟兄,宣称这位弟兄带进新人,却没有顾到他们。然后他可能鼓励别人照顾新人。这两位弟兄之间这样缺少配搭,结果就带进分裂;有些人只关切福音,有些人只关切牧养。

 弟兄们既然有不同的职事,该怎么办?他们该学习配搭。这就是说,对福音有负担的弟兄尽功用直往前行的时候,对牧养有负担的弟兄就该学习退行。照样,对牧养有负担的弟兄尽功用直往前行的时候,对传扬福音有负担的弟兄就该退行。其它的圣徒该跟从这二人旁行,有时候往传扬福音这职事的方向,有时候往牧养这职事的方向。

在聚会中配搭


 我们在聚会中也该实行这样的配搭。有些弟兄们喜欢喊叫,有些人宁愿安静。有时候,喜欢喊叫的人需要退行,学习安静。有时候,安静的人该退行,学习大声赞美主。难处是喜欢喊叫的人,或宁愿安静的人,都不愿意退行。在聚会中我们需要学习直往前行、退行并旁行。这样的实行会保守我们在聚会中没有分裂。

退行和旁行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能直往前行、退行并旁行。这会使我们有真正的配搭。

 退行就是对别人的职事、功用、和负担说『阿们』。一位弟兄照着他的负担直往前行的时候,你就该说『阿们』,并且与他配搭而退行。旁行也是对别人的功用说『阿们』。今天的难处是在众召会中有太多的转身,太少的退行和旁行。要帮助弟兄姊妹旁行非常困难。很少人愿意这样行。

 在地方召会中,一位弟兄在顾到某项事奉上也许非常活跃。他在这事上作得很好,但他一直寻找能干的人,要人加入这个事奉。他只顾这个事奉,不顾传扬福音或建造圣徒。因为他只顾自己特别的事奉,至终他就在那个召会中引起难处。由此我们能看见,我们很容易引起分裂,我们很难有正确、真正的配搭。

 我们都需要守住自己的地位,直往前行。我们也需要学习退行并旁行,对别人的地位、功用、和职事说『阿们』。这就是说,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需要学习有四种行走:直往前行、退行、旁行向右、并旁行向左。我们若不学习这四种行走,我们对我们的地方召会就会成为难处。我们越长大、学习并尽职,就越引起难处,因为我们只知道怎样前行并转身。

 我们必须看见,正确的配搭里没有转身。没有右转或左转。反之,我们有四种行走-直往前行、退行、旁行向右、旁行向左。

随从灵


 如果你是直往前行的人,你必须非常谨慎,照着那灵的引导而行。以西结一章十二节说,『灵往那里去,他们就往那里去。』随从灵乃是直往前行之人的责任,不是退行或旁行之人的责任。倘若直往前行的人没有谨慎随从那灵的引导,配搭就会受到破坏。

 譬如,一位弟兄该有传扬福音的职事,另一位弟兄该有牧养的职事,这是对的。但什么时候传扬福音和什么时候牧养,则必须有那灵的引导。召会尽传扬福音这职事的时候,有这职事的弟兄就应当在那灵的带领之下领头,全召会就该跟随,而与这位弟兄是一。其它有不同职事或功用的人,该藉着退行或旁行与他配搭。

 有时候,一位弟兄该领头往某个方向行动。然而,因为他天然的谦卑,他就犹豫,没有放胆领头。这使召会受耽延,没有往前的方向。有时候,不该领头的人领头,这就使召会生活受破坏。你领头的时候,要放胆领头。别人领头的时候,要学习退行或旁行。这会使召会好好往前。

配搭的结果


 在这点上我们需要来看四活物配搭的结果-烧着的火炭和火把。我们都需要有活物的形像-人的形像,以及烧着火炭和火把的形状。

成为烧着的火炭


 十三节说,『至于四活物的形像,就如烧着火炭的形状,又如火把的形状;火在四活物中间上去下来,这火有光辉,从火中发出闪电。』这里我们看见,活物配搭的结果是他们成为烧着的火炭。在他们中间,在他们里面有火。因为他们是配搭的人,神就进来作为火,他们每个人就成为烧着的火炭。

 我们怎样能知道某个地方召会中有正确的配搭?我们是藉着观察有否烧着的火炭来知道。某个召会中没有烧着的火炭,那里就没有配搭。那里有配搭,那里就必定有烧着的火炭。

 在配搭中我们彼此焚烧。你烧我,我也烧你。然而,我们若向着圣徒孤立,不参加聚会,我们就不会是烧着的火炭,反倒是冰冷的黑炭。属灵的原则是我们彼此焚烧。我们能从经历中见证,我们越配搭在一起,就越彼此焚烧。配搭的结果,结局,乃是我们都成为烧着的火炭。

烧去消极的事物


 火炭的焚烧至少作三件事。第一,它烧去一切消极的事物。一样东西若放在一堆烧着的火炭上,那样东西就会被焚烧。召会中若有正确的配搭,就会有一种焚烧,烧去世俗、肉体、己的目的、己的目标、骄傲、意见和夸耀。各种消极的事物都会藉着配搭烧去。任何与神和神的性情不合的东西,都会被烧着的火炭这圣别、炼净的火烧去,惟有出于神的才会存留。这是召会生活正确的光景。

使我们火热


 第二,配搭的焚烧使我们火热,使我们狂热。没有冷淡和不冷不热,每个人都被烧着,并且焚烧。别人来到召会,就看见他们不能停留,除非他们愿意被焚烧。配搭带进真正的焚烧,真实的火热。这个焚烧不允许你像老底嘉召会那样不冷不热,没有火热,没有焚烧。

产生能力


 第三,在配搭里的焚烧产生召会的能力和冲击力。地方召会中的冲击力来自焚烧。这能力是内在、奥秘的,因为它来自焚烧。你若要有冲击力,就必须配搭,在这配搭里你会成为焚烧的。然后从这焚烧中就有冲击力和能力。消极的事物会被烧毁,你会被烧着,你也会有能力和冲击力。

成为烧着的火把


 四活物不但看起来像烧着的火炭,也像烧着的火把。火炭是为着焚烧,火把是为着照亮。在地方召会中正确的配搭里,不仅会有焚烧,也会有照亮和照耀。召会的光景若是正常的,就会满了烧着的火炭和照亮的火把。

圣别的火成为圣别的光


 每当火炭焚烧的时候,火把就照耀。这就是说,圣别的火成为圣别的光。火越焚烧,光就越照亮。火彻底焚烧我们,我们就彻底被照亮。然而,我们若不允许圣别的火在某件事上焚烧我们,在这事上我们就不会被照亮。我们被圣别的火焚烧的范围,自然而然成为我们被照亮并照亮别人的范围。你性格的某一方面若被圣别的火焚烧,你在这事上就会被照亮,因此你也就能在这事上照亮别人。一个召会中火焚烧得越强,在那个召会中的照耀就越亮。每件消极的事都会被暴露、被焚烧。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弟兄姊妹该没有黑暗的事。每个角落都该彻底被照亮。有时候,你访问某个地方召会,会觉得那个召会是在黑暗里。没有一件事是清明的,没有一件事是在光中;反之,一切都是黑暗的,每一部分都在黑暗之下。那里之所以是黑暗的,因为召会是分裂的,没有正确的配搭。召会若有正确的配搭,一切就会在光中。

有火上去下来


 在配搭的活物,就是烧着的火炭和烧着的火把中间,有火上去下来。这指明火不是静止的,而是一直行动的,因为火就是神自己。每当召会有正确的配搭,像火炭一样烧着并像火把一样照亮,就会有圣别的火上去下来。

 活物中间的火,起源于神焚烧的火。神的火不是在活物旁边,而是在他们上面。有火随着活物,因为在他们的交通中,他们让神在他们中间自由行动。因此,在他们交通中的火,就和神烈火的形状一样。

 一面,以西结一章给我们看见神是烈火。另一面,本章给我们看见在四活物中间也是烈火。神的样子像火的形状,四活物也像火的形状。这指明活物有神圣别的形状。他们在神的圣别里像神。由此我们看见,我们越被焚烧、被照亮,就越有神的形像而彰显祂。我们若是火热、明亮的,就会满了神,也会彰显神。

火的光辉和火中的闪电


 一章十三节下半说,『这火有光辉,从火中发出闪电。』这火有光辉的事实指明,活物彰显荣耀、威严的光景。这该是今天召会生活中的光景。倘若这是召会中的情形,就不会有不和,而是年少的服从年长的,年长的服事年少的。这样的情形真是美丽、真是有光辉。

 倘若我们要召会成为这样的光景,我们就必须彻底被焚烧、被照亮。我们越被焚烧、被照亮,别人就越看见神的荣耀、美丽、和威严的光辉。

 在火中不但有光辉,也有闪电。光辉是经常的,而闪电是特别的,它常与暴风雨和黑暗有关。召会该经常满了神的照亮和光辉。然而,在遇到特别的时候,在紧急或危难的时候,也许有闪电。这就是说,在特别的时候,也许有特别的光,这光忽然一闪,叫别人惊奇。

不是行走,乃是奔走


 十四节说,『这活物往来奔走,好像电光一闪。』这指明活物若有这样的配搭,成了烧着的火炭和烧着的火把,并有火上去下来,他们就不是行走,乃是奔走。他们奔走,因为他们有能力和冲击力。

 然而,在有的召会中,圣徒们没有奔走,反有相争。在有的召会中,圣徒们不是坐着,就是蹲着。在有的召会中,圣徒们也许在爬行。但正确的召会乃是奔走的召会。

 召会奔走,因为在那个召会中有正确的配搭。召会奔走像闪电一样,并且召会奔走的时候,就给别人亮光。这是配搭,这也是地方召会正确的行动。每个地方召会都该是这样。既然配搭是为着行动,并且行动是在配搭里,因此既有这样的配搭,就有地方召会的行动。

 以西结一章的这些经文给我们看见,召会怎样会有正确的配搭。我们看过,我们若要有这样的配搭,就需要有四种行走:直往前行、退行、旁行向右、旁行向左。这会给我们美好的配搭。这种配搭的结果,就使我们成为烧着的火炭,和照耀、照亮的火把,也使神在我们中间作为圣别的火上去下来。这会成为我们的能力,和我们的冲击力。别人会在我们的奔走中看见亮光。无论我们去那里,无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都会彰显闪电。闪电会随着我们,使别人被照亮。惟有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才会有这样的行动。这样的配搭会带进主的同在和祝福,也会保守召会适当的平衡,防止召会走极端。

 我们不仅应当将这样的配搭应用在一个地方召会中,也应当把它应用在众召会中间。这就是说,我们该效法众召会。(帖前二14。)我们在主的一个行动里乃是一个身体。一个召会在圣灵的引导之下往明确的方向领头,众召会就都该退行且旁行来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