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鹰翅、人手和牛蹄
总纲目




鹰翅
表征应用在我们身上之神的力量
为着遮盖并为着行动
人手
牛蹄
是正直的
分蹄
照耀如光明的铜
新鲜、活泼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六节下至九节上,十一节下,以赛亚书四十章三十一节,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节,一章十二节,十二章九节,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十节,腓立比书四章十三节,诗篇十七篇八节下,五十七篇一节下,使徒行传二十章三十四节,歌罗西书三章九节,诗篇二十九篇六节上,启示录一章十五节。

 以西结一章包含许多表号,组成一幅图画。这一切表号除非在属灵上有所应用,否则似乎毫无意义。例如,想想看活物的四个脸:人的脸、狮子的脸、牛的脸、和鹰的脸。我们若在属灵上应用这些事,就相当有意义。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鹰翅、人手和牛蹄。四个脸是活物的表显,而翅膀、手和蹄乃与活物的动作和行动有关。

 以西结一章六节题到活物说,『各有四个脸面,四个翅膀。』这里的翅膀当然是鹰的翅膀,因为在四个脸面所代表的活物当中,只有鹰有翅膀。

 八节说,『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在每一面有鹰的翅膀,在翅膀以下有人的手。

 七节说到牛犊的蹄:『他们的腿是直的,脚掌好像牛犊之蹄。』在四个脸所表征的活物当中,只有一个,就是牛,有直的腿。人的腿不直,形状却像L。狮子没有腿,反而有脚掌同爪。鹰也有爪。严格的说,七节不是说到牛蹄,乃是说到牛犊的蹄,这些蹄是直的。

 我们若要领会鹰翅、人手、和牛蹄的属灵意义,就需要记得风的吹动,云的翱翔和覆庇,以及火的烧毁、搜寻、光照并焚烧,从火内发出光耀精金等事的意义。如我们所指出的,这一切事的经历使我们成为活物,彰显基督,并且团体的活出祂的生命。

鹰翅


 现在我们开始来看鹰翅。

表征应用在我们身上之神的力量


 照着神纯正的话,很容易看见鹰翅、人手、和牛蹄的属灵意义。在圣经里,鹰翅表征应用在我们身上之神的力量。在出埃及十九章四节,神对祂的百姓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本节说到应用在祂百姓身上之神的力量。以赛亚四十章三十一节说,『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这也给我们看见,应用在我们身上之神的力量,就像鹰的翅膀。

 在新约里,鹰的翅膀是在基督里应用在我们身上之神的恩典、能力和力量。林后四章七节说,『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超越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这是鹰的翅膀。在一章十二节保罗说,『我们所夸的,是我们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在世为人,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对你们更是这样。』这又是鹰的翅膀。不但如此,在十二章九节上半主耶稣对保罗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因此,在十二章九节下半保罗能说,『所以我极其喜欢夸我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在我们对主的经历中,基督的能力会覆庇我们,像鹰的翅膀覆庇被遮盖的人。由这些经文我们能看见,鹰的翅膀表征应用在我们身上之主耶稣的力量和恩典。

 在林前十五章十节保罗说,『因着神的恩,我成了我今天这个人,并且神的恩临到我,不是徒然的;反而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但这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这是鹰的翅膀。我们所作的和我们所是的,不该照着自己的智慧、力量和能力,乃该凭着主的恩典、能力和力量。所以,就如保罗所说,我们若夸口,就当在主里夸口。(一31。)我们不凭自己或任何别的事夸口,而只在主里夸口。今天祂的能力、力量和恩典,对我们乃是鹰的翅膀。

 我们都该在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四面有四个翅膀,给别人看见,我们所是的,我们所作的,不是凭着我们自己,也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乃是出于神,所以这超越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

为着遮盖并为着行动


 四活物各有四个翅膀,两个为着遮盖,两个为着行动。『翅膀彼此相接,』(结一9上,)这个相接是为着行动。以后我们会看见,这个行动完全是团体的事。

 圣经启示鹰的翅膀不但是为着能力,也是为着保护。在诗篇十七篇八节,大卫求神将他隐藏在神翅膀的荫下。五十七篇一节说到投靠在神翅膀的荫下,六十三篇七节说到在神翅膀的荫下欢呼。九十一篇四节说,『祂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

 主的恩典、能力、和力量是为着行动,也是为着遮盖我们。一面,主的恩典是我们行动的能力;另一面,主的能力是我们的保护,我们的藏身之处。我们在基督的恩典和能力的覆庇之下,我们也在祂能力的遮盖之下。我们所作的,我们所是的,必须凭着主的恩典和主的能力。同时,我们在主的恩典和能力的遮蔽、遮盖之下。

 这指明身为基督徒,神的儿女,我们该有使别人希奇我们的元素。他们该觉得有个东西在遮盖、覆庇我们。他们应当看见我们是正常的,但有个东西加我们能力,加强、覆庇、并遮盖我们。

 四活物前面的脸乃是人的脸,但身体是鹰的身体;各展开两个翅膀,与另一个活物相接,两个翅膀包裹身体作为遮盖。因此,你若看他的脸,他看起来像人,但你若看他的身体,他看起来像鹰。他看起来像人,行动却像鹰。这指明我们必须一直彰显自己像个正常的人;例如,像正常且正确的丈夫、妻子、父母或儿女。但别人看我们、想到我们的时候,他们该领悟,有个东西遮盖、加强、加力、保护并覆庇我们。结果,别人应当很难描述我们。与我们一同工作的人可能说,『他能忍受我们所不能忍受的事,他能担负我们所不能担负的责任。他领会事情比我们领会得更深。他是怎样的人?他如何能这样生活?』

 这里的点是我们这些神的儿女总该有奥秘的事。虽然我们受苦,但我们在主里欢喜快乐,因为有个东西在遮盖我们。我们有两个翅膀为着行动,另外两个翅膀为着遮盖、覆庇。这些行动、覆庇的翅膀应当给别人一个印象,就是那圣者的印象。我们有鹰的四个翅膀,给别人一个印象:我们有神与我们同在,作我们的能力和保护。这就是鹰。

人手


 以西结一章八节上半说,『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这指明正确、正常的基督徒该一直作恰如人所作的事。这是使用人手。这就是保罗在行传二十章三十四节的见证:『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伴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关于信靠神,我们需要受平衡。有些人宣称,他们既信靠全能的神供应他们一切的需用,自己就不需要用手作什么。尤其他们也许认为,他们不需要以人的方式工作。但想想使徒保罗。保罗是平衡的;他总是有两面。他的著作指明,他不但有鹰翅,也有人手。他能说,他为人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并且神的恩临到他,不是徒然的。这是鹰翅的一面。然而,他也说,他比众使徒格外劳苦。我们也许以为,保罗不需要亲手作工。但保罗走亲手作工的路。这指明即使他经历鹰翅,他在生活中仍然非常有人性,走人性的路,并且很有人性的作事。

 有时候一些年轻人想象,因着他们寻求主,他们就不需要用功读书。他们也许盼望,甚至不读书,也能以高分通过考试。这种态度是错误的。年轻人,无论你多么寻求主,爱主,并顾到主,你仍须在学业上殷勤。这就是说,无论神的恩典多么与我们同在,无论主多么加我们能力,我们仍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尽我们人的本分。譬如,我们该以人的方式,照着人的原则吃健康的食物。我们若不以正确、人的方式吃,却想要像天使一样行动,我们就会生病。我们必须以人的方式作。在鹰翅以下该有人手,这些手该一直作工。这是平衡的。

 属世的人只有人手,没有鹰翅。但许多所谓的宗教人士似乎只有鹰翅,没有人手。我们需要有主加力的恩典,也需要有人手,以人的方式与神合作。

 四活物的人手在鹰翅以下,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指明在作每件事时,我们都该在神的恩典以下,在祂的遮盖以下。凡我们所作的,我们都该倚靠主,并彰显祂。在这事上,我们与属世的人完全不同,他们既不依赖神,也不彰显神。他们一切的活动都不彰显神,却彰显自己。反之,在我们所作的每件事上,我们都该在主的恩典和能力以下,倚靠祂并彰显祂。

牛蹄


 现在我们接着来看牛蹄,这是以西结一章所记载的异象里特别重要的一件事。

是正直的


 我们行事为人都该像牛一样,有正直的蹄。没有一个基督徒该用狮子的脚掌行事为人。我们可以将狮子的勇敢应用在我们基督徒的性格上,却不该将狮子的脚掌应用在基督徒的行事为人上。我们也不该用鹰爪行事为人。用鹰爪行事为人的人,至终会伤害别人。

 我们也不该用人的脚行事为人。人的脚是好的,但人脚多少有点弯曲。人的聪明是弯曲的。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说,他为人不靠属肉体的智慧,就是不靠人的聪明。我们基督徒的行事为人该是正直、坦率的,不该是弯曲或聪明的。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告诉我们,不要彼此说谎。(西三9。)我们绝不该向弟兄说谎。说谎就是弯曲。你若要说什么,就诚实的说;你若不能诚实的说,就不要说。

 在主耶稣钉十字架前的末了几天,祂到耶路撒冷去,被宗教和政治首领包围。在一个场合,『正施教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到祂跟前来,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太二一23。)主耶稣回答他们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约翰的浸是从那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来的?』(24~25上。)他们就彼此议论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的,祂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若说从人来的,我们又怕群众,因为他们都以约翰为申言者。』(25下~26。)在这样的左右为难中,他们认为最好的回答就是弯曲的回答。因此,他们转向主耶稣,说,『我们不知道。』(27上。)事实上他们确实知道,但他们不愿说。这指明他们是弯曲的。主耶稣知道他们的弯曲,就对他们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27下。)这里我们看见祭司长和长老是弯曲的,主耶稣是正直的。主耶稣的脚是牛蹄,在祂没有弯曲。

 我们若读四福音,就会看见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行事为人非常正直。一步一步祂的行事为人都是正直的。祂用牛蹄行在地上。

 今天我们也该这样行事为人。我们行事为人若弯曲,就不要期望召会被建造。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需要学习坦率、诚实、忠信并真诚。我们该简单、单一。我们的意思若是是,就该说是;我们意思若是不,就该说不。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魔鬼,(太五37,)他是一切说谎者的父。(约八44。)人也许用善意说谎,但那谎言仍属于魔鬼。我们不该照着我们人弯曲的脚行事为人,乃该用牛蹄行事为人。人脚是弯的,但牛蹄是直的。

 不但主耶稣在祂的行事为人上是正直的,使徒保罗在他的行事为人上也非常正直、坦率、信实、并诚实。我们读保罗给哥林多人的书信,就能看见保罗是正直、坦率的人。在林前四章二十一节他问:『你们愿意怎么样?是要我带着刑杖,还是要我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你们那里去?』倘若今天主的一个仆人给一个召会写信,问这样的问题,那将有什么事发生?全会众将会震惊。我们若要作主忠信的仆人,就必须是这样正直。

分蹄


 牛蹄除了正直以外,也分蹄或分瓣。照着利未记十一章四至六节,任何不分蹄的动物都不洁净。所有洁净的动物都分蹄、分瓣。像牛羊这样洁净的动物有两个特征:倒嚼和分蹄。

 分蹄表征在我们同主的行事为人中,我们需要正确的分辨,好将对的事与错的事,洁净的事与不洁净的事分开。不分蹄,如骆驼的蹄,就是行事为人没有分辨。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徒,需要有一种行事为人,能分辨在神眼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我们日常基督徒的行事为人中,我们需要这样的分辨。

 关于召会生活的实行,我们也需要这种分辨。在美国,地方召会这辞多少有点受欢迎。许多团体随便的采取这辞,称自己为地方召会。所以,我们需要能分辨一班信徒事实上是否不是正常、正确、真实的地方召会。我们需要分蹄。我们不该轻率,以为一班人说他们是地方召会,他们就必定是地方召会。有些团体是真实的,有些不是真实的。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有些是真正的,有些不是真正的。我们需要分辨。在我们日常基督徒的行事为人中,并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需要有牛的分蹄。

照耀如光明的铜


 以西结一章七节告诉我们,牛犊之蹄『灿烂如光明的铜』。铜的照耀来自炉的热度。铜越被焚烧、被试验,就越照耀光明。这指明我们需要被主试验并焚烧的行事为人。我们的行事为人若这样被试验,就会像照耀的铜,光照别人,并且对他们成为一种照耀。我们若被主试验、察验,我们的行事为人就会照耀如光明的铜,给人亮光,试验人,并且使人领悟自己的行事为人是对或错。

 同样,我们对何为真实的召会生活若有正确的分辨,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若被主试验、察验,那么我们在召会生活中的行事为人就会像光明的铜,光照人,并试验人。但我们对召会生活若是无所谓、懒散、缺少分辨,每件事对我们都差不多,黑、白、灰似乎是一样的;这就是说,我们没有任何分辨。倘若这是我们的情形,我们的行事为人就会像黑暗无光的石头。

 我们的行事为人若是有分辨,我们就会分辨我们基督徒行事为人中一切的事,至终我们的蹄会像照耀的铜。无论我们往那里去,无论我们走什么路,我们的行事为人都会照耀别人,给人亮光并试验人。

新鲜、活泼


 在圣经里,牛犊表征新鲜、活泼。享受恩典并活在神面前的基督徒,总是新的、新鲜的,在他没有老旧。有时候,你碰到一位弟兄,按人说他相当年轻,但在属灵上却相当老旧,不新鲜也不新。另有些时候,你也许与一位在主里非常老练的年长弟兄有交通。每当他祷告的时候,你就觉得有个新的、新鲜的东西。在我们信徒所有的活动里,我们都该是新的、新鲜的。我们若成为老旧的,就不再是活物。

 圣经说,牛犊是跳跃的。(诗二九6,玛四2。)这就是说,牛犊是活跃的。我们基督徒的行事为人,不该是死的行事为人,乃该是『跳跃的行事为人』,满了生命的行事为人。牛犊是年轻、满了活力、满了精力的。我们都该满了生命,像小牛犊一样,来到聚会中像跳跃的牛犊一样。愿主使我们众人跳跃像牛犊一样!

 这一切关于牛蹄的点,都与我们基督徒的行事为人有关。基督徒的行事为人是正直、坦率的;也是有分辨的,能照耀并给别人亮光,并且满了活力,满有生命、精力、新鲜、新样。

 我们说到脚像照耀的铜,就该记得启示录一章十五节告诉我们,主耶稣的脚『好像在炉中锻炼过明亮的铜』。我们都该有一种行事为人,像主的行事为人一样。

 在以后的信息中我们将会看见,四活物是配搭在一起的。惟有藉着这样的生活和行事为人,他们才能配搭。这种生活是有鹰翅和人手的生活,这种行事为人是牛蹄的行事为人。

 基督徒的生活必须是这样的生活,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必须是这样的行事为人。因着有这样的生活和行事为人,我们这些活物就能配搭,并成为一个实体。配搭是以西结一章的中心点。然而,这个配搭在于前面各项:风、云、火、金,以及有四个脸,有鹰翅、人手、并用牛蹄行事为人的四活物。我们若要有正确的配搭,就需要有这样的基督徒生活和行事为人。我们需要有鹰翅和人手的生活,我们也需要有正直牛蹄的行事为人。愿主使我们对这一切事有深刻的印象,使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有正确的配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