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风云火金
总纲目




我们属灵的经历是照着对神的认识
圣经是一本描写属灵事物图画的书
暴风
从北方
表征神的灵
我们属灵的经历总是开始于属灵的暴风
覆罩的神作为风来临,作为云停留
经历并享受神作恩典的云
光耀的精金
基本的经历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四节,诗篇七十五篇六至七节上,以西结书三十七章九节,约翰福音三章八节,使徒行传二章二节,四节上,出埃及记二十四章十六节上,四十章三十四节,申命记四章二十四节,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九节,以西结书一章二十七节上,二十八节,八章二节下,四节,启示录四章三节上,二十二章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以西结一章四节。这节说到四件主要的事:风、云、火、金。第一,有暴风从北方刮来。第二,随着有一朵大云。第三,有火包括在这朵大云里面。第四,从火内发出光耀的精金。

我们属灵的经历是照着对神的认识


 创世记一章开始于神,以西结一章开始于神荣耀的异象。认识神的人能见证,我们属灵的经历是照着我们对神的认识。同样,我们的事奉和召会的事务,也在于我们对神的认识。我们认识神的程度,要断定我们属灵经历的程度和召会的光景。按属灵说,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在于神的所是、异象和彰显,在于我们对神的认识。

 以西结书里的异象不是开始于人,乃是开始于神。从北方-神的所在-开始的异象,给我们看见神的旨意、计划、心意、工作、行动、并与人的关系。这些异象启示神所期望人与祂的关系。除了以上所题的四项以外,一章的异象包括四活物,高而可畏的轮,明如水晶的天,神荣耀的宝座,和宝座上的人。我们看本章里神荣耀的异象时,需要谨慎留意这一切的事。

圣经是一本描写属灵事物图画的书


 圣经是一本图画的书,向我们启示神和属灵的事。神是灵,既是这样,祂乃是抽象、奥秘、看不见、摸不着、也测不透的。不但神是抽象的,一切属灵的事也是抽象的。没有圣经里的图画,我们就很难领会神和属灵的事。神在祂的智慧里用有形、物质的事物,来描写无形、属灵的事物。不但如此,祂也用表号、象征,来表达抽象、奥秘的事。为这缘故,圣经用许多预表、表号和图画,来描写并描绘属灵的事。

 宇宙中有许多事物是属灵事物的象征。例如,太阳象征基督是我们的光,(玛四2,路一78,)食物象征基督是我们的粮食。(约六35。)事实上,宇宙中一切正面的事物都可用来描绘基督之于我们的所是。神在祂创造里的心意,是要用所造的事物来说明基督的所是。这就是说,整个宇宙存在的目的是为着描写基督。例如,葡萄树若没有被造,主耶稣就不能用葡萄树描写祂自己。(十五1。)若没有狐狸或飞鸟,基督就不能把祂尽职的光景与狐狸有洞,飞鸟有窝的光景比较。(太八20。)甚至草场被造,也使主耶稣能用草场来说明祂自己。(约十9。)宇宙连同其中亿万的人事物被造的目的,既是为着描写基督,所以当祂启示自己时,就能在一切环境中找到事物作为祂自己的例证。全宇宙都是基督的图画。我们若看见这个,就会领悟基督是何等丰富、深奥、无限、且追测不尽。

 正如全本圣经是一本图画的书,照样,以西结书作为圣经的缩影,也是一卷图画的书,一卷满了图画的书。这些图画是以异象的形式呈现。以西结所看见的异象完全与神和属灵的事有关,所以不该按字面、物质来领会。我们若想要按字面解释以西结的异象,就不能领会它们。

 我年轻的时候,不能领会以西结书。我越读这卷书,就越胡涂。我特别不能领会四活物的事。四活物各有四个脸面:前面是人的脸,右面是狮子的脸,左面是牛的脸,后面是鹰的脸。(结一5~6,10。)不但如此,『脚掌好像牛犊之蹄,』并且『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7中,8上。)我认为活物的图画非常古怪,我一点也不领会。感谢主,慢慢的当我在属灵的经历上往前的时候,我将以西结书里的记载与圣经其它各处对照参考,就开始懂得以西结书里的异象。至终,就像人将七巧板拼凑在一起,为要得着完整的图画,我也将圣经各部分拼凑在一起,就开始看见以西结书里所描绘属灵之事的图画,领悟以西结是用看得见、物质的事物来表征属灵的事物。现今我们查考以西结书,需要看见这卷书中之图画的内在属灵意义;我们要在全本圣经的光中来看这些图画,并将其与我们属灵的经历对照。

 现在我们开始一点一点来看以西结一章四节里的四件事。

暴风


从北方


 一章四节上半说,『我观看,见狂风从北方刮来。』达秘的新译本和美国标准本,都将希伯来原文的『狂风』译作『暴风』,我觉得这个翻译更好。因此,本节说暴风从北方刮来。

 为什么暴风从北方刮来,不从南方、东方、或西方刮来?这问题的解答见于诗篇七十五篇六至七节上半:『高举非从东,非从西,也非从南而来。惟有神断定。』这里北方由神顶替。这指明神在北方。在地理名辞里,北方一般视为上面,因此往北方去就是往上。在北方的神总是在上面。按属灵说,这意思是我们往北方去,就是到神面前去。暴风从北方刮来,这事实的意思是它从神而来。神的居所,住处,是一切属灵事物的源头。暴风从北方,从神的住处刮来。所以,神是暴风的源头。

表征神的灵


 希伯来原文的风是路阿克(ruach)。路阿克可以译作『风』、『气』或『灵』。钦定英文译本在以西结三十七章里,以这三种方式翻译这个希伯来字:在九节译作风,在五、六、八、九、十节译作气,在一、十四节译作灵。译者很难断定在某节,路阿克的意思是风、气、或灵;必须照上下文而定。

 在一章四节,路阿克指风,暴风,这一点不差表征能力的灵。在五旬节那天有暴风,大风刮过,充满了一百二十个门徒所坐的屋子。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徒二2,4上。)毫无疑问,那暴风,大风就是能力的灵。

 约翰三章八节主耶稣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那灵生的,就是这样。』有些译本在批注里指出,本节的风字就是希腊文的灵字,纽玛(pneuma)的翻译。希伯来文的『路阿克』和希腊文的『纽玛』正好有同样的意思。纽玛和路阿克一样,能译作『风』、『气』或『灵』。因此,本节的『风…吹』,原文也可译作『灵…吹』。以西结一章四节里强大的暴风乃是神大能之灵的表号、图画。

 圣经里的风有反面和正面的意思。反面的意思,风是神在人身上审判的象征或表号。这是但以理七章二节和启示录七章一节里风的意思。正面的意思,风是圣灵吹在人身上或降在人身上以眷顾人的象征或表号。当然,行传二章里的暴风,就是这个意思。以西结书里的风也有这双重的意思:反面的意思-神兴起环境,藉此审判背叛祂的人;正面的意思-那灵临到人,叫人得着神的生命。以西结一章里的暴风有这正面的意思。

我们属灵的经历总是开始于属灵的暴风


 我们属灵的经历总是开始于属灵的暴风。照着召会的历史看,历代神的灵像大风一样吹动,感动人为罪悔改,相信主耶稣,叫人得着重生,舍弃世界来跟随主,并且心里迫切,灵里焚烧来事奉主。你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吗?你没有觉得神的风吹在你身上吗?你没有被神的灵摸过吗?你没有觉得(在你的一生中至少有一次)某种能力-从神来的暴风-在你身上推动你,使你恨恶罪,对世界有不同的态度,或者改变对人生的看法吗?你若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你就需要仰望主,祷告叫祂的风从北方吹在你身上。

 一位曾是某政党有力人士的有为青年,在悔改的时候经历这种从北方吹来的风。有一天,他到偶像的庙里,在供桌上看见一本圣经。他走上前去,念了几节。忽然,圣灵吹在他身上,他就知罪自责。那灵的风继续吹在他身上,他就开始为他的罪悔改,并且彻底认罪,跪下痛哭,甚至在地板上打滚。他藉着从北方来的大风吹动而得救了。

 神的眷顾总是开始于神的风吹在我们这人身上。你得救的时候没有经历暴风,就是神的灵的吹动吗?可能你是个年轻的学生,不顾别的,只顾上学、读书。然后有一天,暴风临到你。暴风吹在你身上,把你翻转过来。这使你思想人生的意义,开始问自己是从那里来,要往那里去。这是暴风吹动的结果。我信每个得救的人在悔改的时候,都经历过这样的暴风。

 我不能忘记我在得救那天所经历的暴风。那时我是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满了雄心;我努力读书,追求世界的知识,要得着美好的前途。但有一天,我听说有一个布道会,就决定去参加。在那个聚会中,当我听到很强的福音信息时,暴风就吹到我身上,将我翻转过来。

 暴风不但在我们悔改的时候从北方临到我们,在我们得救以后亦然。无论我们年轻或年长,我们都经历到暴风。例如,在召会生活里,我们中间有些人从前是传教士或基督教工人。有一天,暴风从北方临到他们,将他们的一切翻转过来。这使他们迫切寻求主,至终进入召会生活。

 事实上,在我们属灵生命每次转弯时,暴风都吹在我们身上。这暴风就是神自己吹在我们身上,将暴风带进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召会里。有暴风从神临到我们,的确是恩典。我们跟随主时,会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暴风。我不能说有多少暴风临到我,但我能见证每次的暴风都值得回忆。每次的暴风都成了喜乐的回忆。我信我们在永世里,要回忆我们所经历的暴风。

 每当神眷顾我们,复兴我们的时候,祂的灵就像大风一样吹在我们身上。我们需要这样经历那灵-越多越好,越厉害越好。我有很深的渴望,在这些日子里,神的灵要像大风一样强烈的吹在我们身上。

 云总是随着暴风。我们若有风,必然会有云,因为云是风吹的结果。云像暴风一样,表征圣灵。圣灵摸着我们的时候,就像风一样。圣灵眷顾我们、覆庇我们的时候,就像云一样。首先,圣灵像风一样吹在我们身上,感动我们,然后祂像云一样与我们同住,遮盖我们。

覆罩的神作为风来临,作为云停留


 以西结一章四节里的云是神遮盖祂子民的表号。我们可以用覆罩这辞,说云是神覆罩祂的子民。所以,云不是别的,乃是覆罩的神。神作为风来临,但祂作为云停留。因着祂作为云停留,祂就遮盖我们,覆庇我们,并覆罩我们,使我们享受祂的同在,因此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产生属祂的东西。何等奇妙!这就是遮盖的云所预表遮盖的神。

 我们思想以色列人的历史,就能更完全领会云的意思。好些时候神向他们显现,并且像覆庇他们的大云一样眷顾他们。譬如,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经过红海。保罗论到这事说,『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都在云里,也在海里,受浸归了摩西。』(林前十1~2。)遮盖以色列人的云预表神的灵。至终,以色列人到了西乃山,并安营在那里。在出埃及十九章九节,耶和华对摩西说,『我要在密云中临到你那里,』并且『在山上有…密云』。(16。)二十四章告诉我们:『有云彩把山遮盖,』耶和华『从云中召摩西』,并且『摩西进入云中』。(15,16,18。)后来会幕为神立起来以后,神的荣光充满帐幕,云彩遮盖帐幕,并停在其上。(四十34~35。)百姓都看见云彩遮盖会幕。那云彩表征神的眷顾,神的同住。

 云也表征神对祂子民的照顾,并祂向着他们的恩典。祂向他们显现像云一样,遮盖并覆庇他们,以照顾他们。箴言十六章十五节说,『王的恩典,好像春云时雨。』在祂恩典的眷顾里,神临到我们像云一样,顾到我们,向我们施恩。

经历并享受神作恩典的云


 以西结一章四节题到云与风有关。风同着云,指明在神与人之间有重大的事故即将发生。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在神与我们之间,至少偶而需要有重大的属灵变动。我信每一个真得救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变动。我们也在复兴的时候经历属灵的变动。首先,圣灵摸着我们,感动我们,使我们转向主,看见自己的败坏,并且悔改认罪。然后我们觉得神像云一样眷顾我们、覆庇我们、遮盖我们。我们也可能觉得神的恩典在我们身上,遮盖我们像天篷一样。

 神是吹动的风,祂也是遮盖并覆庇的云。每当我们经历神作吹动的风时,我们也觉得,祂吹在我们身上以后,就与我们同在,覆庇、遮盖我们,并且覆罩我们。这就是神作恩典的云。风的吹动将神的同在,以属天、覆罩、覆庇的云的形态临到我们。

 我得救时不但经历大风从北方吹在我全人身上,也经历主的同在像云一样覆庇我。在这覆庇之下我开始问自己:『人生是怎样一回事?我该继续这样往前去吗?』因着吹动的风和覆罩的云,在我与神之间就有重大的事情发生。真实的经历和真正的复兴,都与属灵的风和属灵的云有关。

 我不能忘记一九三五年我对神作覆庇的云特别的经历。有一个主日下午,我尽职说到那灵。到一个时候,我觉得有云彩降临遮盖我。我外面的眼睛虽然没有看见什么,但我觉得有个东西覆庇我。我被遮盖我的云彩包围,我很深的感觉主非常明确、实际的同在。那时主的同在的确像云一样。那个经历不但是信心的事,也是能感觉得到的事。我觉得我被主的同在遮盖、覆庇;那是奇妙、喜乐、安慰、加强并加力的。会众察觉有事情发生,气氛改变了,我立刻开始很有能力的说话。

 我们许多人经历过主作覆庇的云。当你祷告、悔改并认罪的时候,有时会觉得你在天篷或云的遮盖之下。这也许是你的经历,在你晨兴或祷读主话的时候,从神而来的暴风刮来,吹在你身上。风吹动以后,云来了,可能整天与你同在。在一天中你觉得有个东西随着你,覆庇你,遮盖你,覆罩你,以致你终日享受主的同在。

 我能见证我多次经历过这事。我清晨与主接触时,那灵像大风一样从北方刮来,我立刻进到主的同在里,就像被云遮盖。祂的同在成了我的享受,我终日经历祂的遮盖,享受祂的同在。

 我们都需要经历主的同在像覆罩、覆庇的云一样。我们不该满足于仅仅道理和教训。我们不需要来到圣经跟前寻求更多的知识,却需要寻求主自己。我们来到圣经跟前时该祷告:『主,我需要风和云。主,像暴风一样从北方吹在我身上,并且用覆庇的云遮盖我。求你像风一样临到我,并且像云一样与我同在。』

 以西结看见覆庇他的云一直被闪烁的火遮盖,这也是符合我们属灵经历的事。暴风从主刮来,主覆庇的同在停留,我们就觉得我们里面有个东西在照耀、搜寻并焚烧。在这样的照耀、光照、搜寻并焚烧之下,我们也许领悟自己在某些事上错了。例如,我们也许领悟自己对某位弟兄的态度错了。在主同在的照耀和搜寻之下,我们被暴露,就定罪自己,承认自己的缺点。然后搜寻的火就会烧去我们里面消极的事物。

 以西结所看见的火表征神焚烧、圣别的能力。凡与神圣别的性情、性质不合的,都必须烧去。只有合于祂的圣别的,才经得起祂圣别的火。这能由我们属灵的经历证实。圣灵来了,为罪,为义,为审判,使世人知罪自责。(约十六8。)每当圣灵来摸我们,并使我们认罪祷告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需要被圣别,将一切的败坏除去。我们会领悟,任何与神的圣别不合的事物,都必须烧去。人若宣称蒙神眷顾,却对自己的罪和不圣没有感觉,他就没有真正被神的灵摸着。神眷顾人的时候,祂圣别的火就来烧毁人里面消极的事物。这焚烧的火也使我们蒙光照。圣灵的火越在我们里面焚烧,我们就越被炼净、蒙光照。

 我们若这样经历主,就不需要别人告诉我们,说我们在某些事上错了,或者我们对某位弟兄的态度错了。人若想要改正我们,我们可能被得罪。但即使我们愿意接受改正,并且想要改良自己,就内里生命而论,这也算不得什么。我们需要在主同在的照耀和搜寻之下。我们越在这个照耀之下,就越愿意说,『主耶稣,焚烧我!我什么都不适合,只适合被焚烧。主阿,烧去我的性质。烧去我的存心、我自己的目的、我的动机、和我的目标。』这是对内里生命的真实经历,不是仅仅教训而已。

 我多年供应话语给主的子民,现在学知仅仅教训一无所成。我们都需要风的吹动,主同在的覆庇,以及这火的搜寻和焚烧。我们的神乃是烈火。(申四24,来十二29。)风、云和火都是主自己。祂来临的时候,乃是作为暴风来临;祂与我们同在的时候,是作为云停留;祂搜寻、焚烧我们的时候,是作为烈火搜寻、焚烧。没有人能经历主作吹动的风,作遮盖的云,并作焚烧的烈火,而没有经历真正的改变和变化。我们都需要藉着火变化。我们都需要被焚烧而变化。

 我们的神,主耶稣,不但是活水,也是烈火。许多基督徒宝贵以西结四十七章,因为那章说到涌流的河。我们需要领悟,涌流的河不是以西结书的第一样东西。反之,河是在火以后来临。火在一章,河在四十七章。火总是先来。火的源头是吹动的风同遮盖的云。由此我们看见,火不是直接临到我们。神作吹动的风临到我们,并作遮盖的云与我们同在。在祂的遮盖之下,我们被祂的照耀暴露。我们在祂的照耀之下时,该承认我们需要祂的焚烧,然后祷告,求祂烧去我们的己,我们老旧的性情,我们的个性,我们的世俗,以及我们的态度、目标、目的、动机和存心。我们都需要这样被主焚烧。一次这样的焚烧,胜过千篇的教训。

光耀的精金


 神的心意不仅是要焚烧我们,使我们变成灰。神是良善的神,祂有良善的目的。祂作为风吹在我们身上,作为云遮盖我们,并作为火烧毁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这问题的答案乃是,从火内发出光耀的精金。神圣之火的焚烧是为着精金的显耀。

 希伯来文的『精金』一辞很难翻译。达秘新译本在以西结一章四节的批注里说,这个希伯来字指一种『不知名的物质;有人认为是一种金与银的混合物』。有一种犹太译本用精金这辞。精金是金与银的合金。金象征神的性情,银象征救赎。钦定英文译本将原文译作『琥珀』,因为这种发光金属的颜色是琥珀的颜色,这多少有点像金的颜色。精金不仅仅是金,也不仅仅是银,乃是金与银的混合。

 在启示录里我们能看见同样的原则。二十二章一节说到神和羔羊的宝座。在宝座上的一位不只是神,也不只是羔羊,乃是羔羊神,救赎的神。在创世记一章神仅仅是神,但在启示录二十二章祂是我们救赎的神,我们的羔羊神。照着启示录四章三节,神,在宝座上的一位,『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和红宝石。』深绿色的碧玉,表征神是那在祂丰富生命中之荣耀的神;红色的红宝石,表征神是救赎的神。在宝座上的神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和红宝石,这事实指明神不再仅仅是神,祂也是我们的救赎主。启示录二十二章和四章的这些例证,帮助我们领会以西结书里精金的意思。我们的神不仅仅是金所表征的圣者;祂也是银所表征的救赎的神。祂不再只是金-祂乃是精金,金与银调和。

 我们经历吹动的风,就享受遮盖的云,然后我们经过焚烧的烈火;结果是光耀的精金,一种照耀、可爱、宝贵、可悦的东西。作为精金,主耶稣是那位救赎我们,并作我们一切的。祂是我们的神,我们的羔羊,我们的救赎主,我们的碧玉,和我们的红宝石。我们若思想我们属灵的经历,就会领悟,今天那住在我们里面的一位是羔羊神,是由精金所表征的一位。

 在神看来,我们在得救以前是卑贱邪恶的,没有尊贵或荣耀的东西。但是赞美主,祂拯救了我们,又重生了我们!祂的风、祂的云、和祂焚烧的火,使我们有可能得着祂这位救赎的神,在我们里面作光耀的精金。现今我们得着祂作瓦器里的宝贝,(林后四7,)因此我们成了尊贵荣耀的人。我们需要思想那在我们里面的基督是何等宝贵、尊贵。作为在我们里面的精金,祂是价值无比的宝贝。这宝贝就是风、云和火的结果。我们越经过风、云和火,精金就越构成在我们这人里面,使我们成为满了三一神并彰显祂荣耀的人。

 我们都需要更多经历属灵的风,覆庇的云,焚烧的火,和光耀的精金。因着经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就成为神荣耀的异象。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有风、云、火和精金。然后当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是精金之荣耀的异象,有照耀、光耀的贵重宝贝。

基本的经历


 我们在本篇信息中所看的,是申言者以西结所看见的第一个异象。这异象描绘在神圣生命一切属灵经历中最基本的经历。有各类属灵的经历,但这个经历是第一、基本的一类-风、云、火、和精金的经历。

 我们不是一次而永远的经历到风、云、火和精金。不是,这经历该是一再重复的循环。今天我们也许经历风、云、火和精金,然后一段时间以后,风又来了,跟着是云、火和精金。这个循环在整个基督徒的生活中该一再重复。由此我们看见,就一面说,我们基督徒在属灵的经历中是没有休息的。我作基督徒超过四十五年了,我从来没有从这个循环休息,反而对吹动的风,遮盖的云,焚烧的火,和光耀的精金有不断的经历。每次这个循环重复,就产生更多的精金。

 这个循环若停止了是很可怕的。在我们的经历中,风、云、火和精金的循环该永不停止。我们经历这个循环越多越好。我们若天天经历风、云、火和精金,就会很美妙。这是对内里生命的真正经历,这要带进生命真实的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