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引言(二)
总纲目




地点
在迦勒底
在河边
在被掳的人中
祭司
布西的儿子,却为神所加强
见异象的情景
天开了
得见神的异象
神的话特特临到
神的手降在他身上

 读经:以西结书一章一至三节,民数记四章二至三节,历代志上二十三章三节上,路加福音三章二十三节上,以西结书四十章十七节,四十一章六节上,四十六章二十二节,民数记八章二十四节,创世记十一章六节,三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以西结一章一至三节,就是作为本书引言的三节。我们看过异象的日期,现在要接着来看异象的地点,看见异象的人,以及看见异象的情景。

地点


 引言的第二点是以西结看见异象的地点。三节告诉我们,以西结“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鲁河边”,异象临到他。

在迦勒底


 地点-迦勒底人之地-不是好地点,因为迦勒底是巴别开始的地点。希伯来文里的巴别这辞,等于希腊文的巴比伦。因此,我们可以说,迦勒底实际上就是巴比伦,巴比伦就是巴别,是撒但集合堕落的人背叛神的地方。以西结看见异象的地方,是撒但在堕落的人中间煽动对神最大背叛的地方。那也是神呼召亚伯拉罕出来,使祂得着一班选民的地方。(创十一6,31。)可惜,在以西结的时候,大多数神的选民被带回那地方。他们的被掳就是他们的堕落。他们已堕落到他们的先祖亚伯拉罕被神召出来要离开的地方。

 我要请你们思想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情况。大多数的基督徒是在迦南地,还是在迦勒底人之地?大多数基督徒的确不是在美地,而是在堕落的地方。为这缘故,以西结书正符合今天基督徒的情况。

在河边


 以西结看见异象时是在河边。他在一节说,“我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迦巴鲁河表征仇敌毁坏神子民的力量。(参赛八7~8。)迦巴鲁的意思是“巨大”、“丰盛”、“有力”。这河,巴比伦河,指明巴比伦是巨大、有力的,因此它表征巴比伦反对神子民的能力。今天“迦巴鲁河”就是今世将人从神带到巴比伦那撒但的潮流。

 在以西结书里有两道河:一章里的迦巴鲁河,和四十七章里从殿流出来的河。迦巴鲁河将神的子民从神带开,但流自殿的河将人带到神的生命里。我们需要领悟,今天这两道河仍在地上。一道河是这世界的倾向、趋势、潮流;这是将人从神带开的巴比伦河,堕落世界里的河。我们赞美主,有另一道河,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

 今天有两道河在流。一道河是属这世界的;另一道河是出自圣地的。一道河将人从神带开;另一道河,在生命里带人归向神。一道河毁坏神的建造;另一道河建造神的居所。

 你是在那一道河边?是在迦巴鲁河边,还是在流自神居所的河边?你也许说,你在流自神居所之活水的河边,但你仍可能有今世潮流的东西,今天世界趋势的东西。你若仍在今天世界的趋势里,你就不在活水的河边,乃在迦巴鲁的河边;你不在圣地,乃在迦勒底人之地。

 天向以西结开启时,他是在迦巴鲁河边,但他不是在这河里。许多以色列人被巴比伦的军队屠杀;还有许多人因着饥荒、疾病和野兽而死。然而,情况不是全然无望,因为神仍然在那将祂子民带走的河边留下一些“旱地”。神藉着将这“旱地”赐给他们,使他们仍然活着,并且蒙保守。这指明神的恩典与以西结、与约雅斤王、并与其他许多被掳的人同在。他们若不是在迦巴鲁河岸边,而是在河里,他们就都会灭亡。因着神的恩典,他们仍能在被掳之地的河边生活。他们虽然不能在迦南生活,享受基督里丰盛的恩典,但还能在被掳之地享受一点怜悯。

 以西结书里所记的异象,是今天的基督徒和今天的召会所急切需要的。我越亲近主并与祂交通,我越观察今天的情况,就越领悟以西结的异象是神给现今世代的信息。神赐给以西结的异象是为着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今天大多数神的儿女也在被掳之地。他们没有留在基督这迦南美地,却堕落到巴比伦被掳之地;他们没有正确、继续的活在基督里,也没有享受基督的丰富。这是今天基督徒大体的光景。为这缘故,我信以西结书里的异象是为着应付今天神子民的需要。

 我们要说到的下一点是看见异象的人-以西结。

在被掳的人中


 以西结在一章一节告诉我们,他“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身为在被掳之地的俘虏,以西结受试验,必然觉得困扰、为难、受压。这也可能是我们今天的经历。有时候我们与弟兄姊妹聚在一起,就觉得我们是在被掳之地,我们也感觉为难、受压。

祭司


 三节清楚说到“祭司以西结”。身为祭司,以西结是活在神面前,事奉神,并与神调和的人。以西结是这样的人;他虽然在被掳之地,却仍活在神面前,并在神面前供职。他在迦巴鲁河边,不在圣殿里,但身为祭司,他仰望神、祷告神、亲近神、与神交通、并等候神。因为以西结是这样的人,并且这样亲近神,所以天向他开启,他就“得见神的异象”。(1。)

 我们鼓励所有在主里的弟兄姊妹都作祭司事奉神。我们都需要学习祷告神、亲近神、与神交通、并活在神面前。我们若这样操练作祭司,天就会向我们开启,我们就会看见神的异象。

布西的儿子,却为神所加强


 以西结是布西的儿子。布西的意思是“耻辱”或“被藐视的”。以西结是非常受人藐视,受到耻辱对待的申言者。他尽职时没有得着荣耀。你若是今天主恢复里的以西结,你就该期望作个被藐视的人。不要想你会得着什么荣耀;别人会藐视你,并以耻辱对待你。

 以西结的意思是“神必加强”,也是“大能者是你的力量”。以西结这名结束于字尾el,意思是“大能者”。一面,他是被别人藐视的布西的儿子。另一面,他是被大能者神加强的以西结。在三章八至九节上半,主对以西结说,“看哪,我使你的脸硬过他们的脸,使你的额硬过他们的额。我使你的额像金刚钻,比火石更硬。”他被藐视并受到耻辱的对待,但他被神加强。

 因为以西结是布西的儿子,意思就是:他是羞辱之子,卑屈之子。我们也许以为,身为申言者,他申言的职事一定是荣耀的。然而,我们读以西结书,就看见他作申言者尽职时,一直蒙羞受辱。神指派以西结作以色列人蒙羞的预兆。(十二6,11,二四24,27。)神要他作某些示范,在这些示范里,他成了蒙羞的申言者。譬如,神吩咐他向左侧卧三百九十日,向右侧卧四十日,(四4~6,)并且吃用牛粪预备的饼。(9~15。)神也吩咐他挖通城墙,从其中把物件带出去,以西结就照着所吩咐的去行。(十二1~7。)有一天连他的妻子也忽然死了。(二四16~18。)以西结的确是羞辱之子。

 今天供应主话的人也要作羞辱之子。在神的百姓被掳的时候,人起来作神的执事,作祭司事奉,看见祂的异象,就必须担当神百姓的耻辱。因为神被掳的百姓在羞辱中,神的执事供应神话语时,也要在羞辱中。

 虽然以西结是蒙羞受辱的羞辱之子,但全能的神是他的力量。因为以西结蒙神加力,他就能在羞辱当中刚强。他是蒙神加强、加力的人,能忍受一切的羞耻、羞辱,好作神的申言者,神的出口,尽他的职事。

见异象的情景


 最终,就着一章一至三节里的引言,我们需要来看关于见异象的情景。

天开了


 “天就开了,得见神的异象”。(1下。)天开了,是神特别的眷顾。每当地上的人与神是一的时候,天就会向他们开启。在被掳之地,有一个成熟的、与神是一的人以西结,天向他开了。今天原则是同样的。我们需要天向我们开启,但在我们的经历中要天开启,我们就需要作以西结。我们若是今日的以西结,就会有开启的天。

 圣经首次题起天开了,是在雅各逃离他哥哥以扫而飘流的时候。他作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天向他开了。(创二八11~17。)这表征神要得着雅各作祂在地上的滩头堡,使天能向地开启。主耶稣受浸时,天开了,宣告地上有一个与天上的神是一的人。(太三16~17。)司提反殉道时,天向他开了。(徒七56。)主耶稣回来时,天要再次开启。神的儿女得着天向他们开启,乃是很大的祝福。

 地受了撒但的霸占,地上的人也受了撒但的败坏以后,神就不能来到地上,神所在的天也不能向地上的人开启。这就是以西结时代的情况。以色列人受了撒但的败坏,并且被掳,结果,天不能向他们开启。然而,在被掳的人中,有一个寻求神、亲近神、并且通天的祭司;所以天能向他开启,甚至降到地上,使神天上的事能给地上的人看见,并且成全在地上的人中间。这实在是一件大事。

 神一直需要能叫祂的天开启的人。今天地仍受撒但的霸占,地上的人仍在撒但的手下,并且大多数神的百姓仍在被掳之中。因此,急切需要一些像以西结一样寻求神、亲近神,并且作神的祭司在神面前供职的人。今天神若得着这样的以西结,天就会开启,地上的人就能看见天上的异象,天上的事也要成全在地上。在这些日子里,但愿我们都寻求神,亲近神!但愿天向我们是开启的!

得见神的异象


 不但天向以西结开了,异象也来了,并且向他有所启示、揭示。神对以西结说,“凡我所指示你的,你都要用眼看,用耳听,并要放在心上。”(结四十4。)天开了,目的就是为着让以西结看见神的异象。神的异象就是神的启示,使我们看见神圣、属灵、属天的事。天没有对他们开启的人,看不见神属天的事。

 在一章神打开天上的幔子,让以西结看见幔子后面的事。以西结看见四活物,和神荣耀的宝座。因着他所看见的,他就有负担将这些异象传递给别人。他所说的不是教训或想像的事,乃是他在灵里所看见天上的异象。每一个神话语的执事,都该将属灵、属天的异象传递给别人。在这些信息中,我不是在供应理论、观念、道理、或任何系统神学的事;我在供应从开启的天而来的异象。

 所有的召会和所有的圣徒都需要看见属天的异象。所以,我们向神的儿女所陈明的,不该仅是教训或道理,或从阅读所得的知识,乃是我们藉着亲近神,在开启的天底下,在灵里所看见的异象。这会使神的百姓从被掳中得恢复,也会带进神召会的建造。我盼望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中间所传的一切信息,都充满神的异象。

神的话特特临到


 神不但将祂的异象给以西结-祂也将祂的话语给他。异象是神的启示,使我们有所看见;神的话语是祂的说明,使我们有所听见。因为神不但要以西结用眼看,也要他用耳听,(四十4,)所以神给以西结祂的异象,也给他话语。神用祂的话语说明祂的异象。

 临到以西结的话语不是普通或平常的,乃是特别的。赐给以西结的话是特别、新鲜、活泼的,与赐给摩西、以赛亚、耶利米的话不同。事实上,这些话与圣经任何一卷的话都不同。我们读以西结书,觉得这卷书的话是特别的。以西结书里的话是神特别的话,特特临到一个亲近神的人。

 一章三节上半说,“耶和华的话特特临到…祭司以西结。”这不是普通的话,乃是特别的话。今天,我们也不需要普通的话,乃需要特别的话。为着这样特别的话,不要去找圣经注解,甚至不要去找倪柝声或李常受的书。你需要有从主而来特别的话。对以西结而言,天开了,异象来了,话语也特特临到。

 作神话语执事的人不但需要神给他们异象,也需要特别的话语,新鲜的话语。我们需要看见神属天的异象,也需要听见神特别的话语。我们需要那使我们能明白异象的话语,也需要那使我们能宣扬并说明我们所看见之异象的话语。但愿神的话语随着神的异象特特临到我们!

神的手降在他身上


 三节下半接着说,“耶和华的手降在他身上。”(原文。)这里我们看见耶和华的手随着祂的话。顺序很重要:开启的天、异象、神的话、和神的手。神的手总是随着祂的说话。祂说什么,祂就作什么。我们所供应的若真是神的话,神的手就会随着。然而,你若供应许多,而没有什么事发生,这就是说你口中出来很多话,但神的手没有作工。你需要神全能的手作出你所说的。

 今天我们需要天开启;我们需要异象临到我们;我们需要耶和华的话特特临到我们;我们也需要耶和华的手降在我们身上。倘若我们说话,而神的手没有随着,那我们就是徒然说话,不该受人注意。然而,倘若我们所供应的是神特别的话,别人就该谨慎怎样对待这样的话。说神特别话语的人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人,但神的手不是微不足道的。神要进来作祂所说的,并且照着祂的说话而作工。

 神的手降在人身上,也是为着带领人,并使人采取行动。(参王上十八46。)异象是为着看见;话语是为着听见;手是为着行动。耶和华的手降在以西结身上,握着他、带着他、牵着他、提着他,使他能采取行动。耶和华的手降在以西结身上以后,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由于耶和华手的带领、管治。神的手带领、管治以西结这个为神说话的人。他每个行动都在神的手中。无论他到那里,无论他作什么,并他怎样行动举止,都是由于神带领、管治的手。无论被捆绑,或是得自由,无论喜怒哀乐,无论去彼或来此-一切都是受神手的带领和管治。

 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为神说话的人,不再有自己的自由,不再随自己的方便行事。神的手若带他到那里,他就必须到那里;神的手若要他作什么,他就必须作什么。他的行动是随着神手的带领,是受到神手严格管治的。他去那里,他作什么,不是随着他的挑选,乃是受到并随着神带领管治的手。这需要为神说话的人出相当的代价。

 每个神话语的执事都需要履行四个条件,好看见神的异象。每个正常说神话语的人,必须是天向他开启的人,看见了神异象的人,神的话特特临到他的人,并有神的手降在他身上的人。

 但愿我们都到了“三十年”,但愿我们都在迦巴鲁河边,不在巴比伦的潮流中。但愿我们都有开启的天,看见神的异象,得到神的话语,也有神带领管治的手在我们身上。今天神需要这样的人,召会也需要他们。但愿我们都成为这样的人,应付神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