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耶利米的失望和问题,以及神永远的所是和祂的宝座
总纲目




一个比较

 读经:耶利米哀歌五章十八至二十二节。

 在耶利米哀歌生命读经这篇结束的信息中,我要进一步说到五章十八至二十二节。

一个比较


 在耶利米哀歌的末了,第五章末了的经文里,我们能看见一个比较。哀歌五章十八至十九节说,『因为锡安山荒凉,狐狸行在其上。耶和华阿,你存到永远,你的宝座,存到万代。』首先,耶利米说到狐狸行在锡安山上,然后他宣告耶和华和祂的宝座存到永远。这里的比较在于耶利米对狐狸行在锡安这事实的失望,以及他领悟耶和华和祂的宝座存到永远。

 耶利米的失望-狐狸行在锡安山上

 耶利米写这些经文时,他很作难且失望。因着他的背景,他知道摩西的著作,也知道神与亚伯罕及其后裔所立的约。然而,在他的五首哀歌里,他很少照着神的话来说话。相反的,他完全照着他个人、属人的感觉来说话。在他第四首哀歌的开始,他说到以色列是失光的黄金。『黄金何竟失光!至纯的金何竟变色!』(四1。)然后在他末了一首哀歌将结束时,他说狐狸行在锡安山上。这表明耶利米的失望。锡安是圣地,对神而言是地上最神圣、圣别的地方。狐狸怎能进到这圣城,甚至行在建造圣殿的锡安山顶?这使耶利米哀哭。

 耶利米的领悟-耶和华和祂的宝座存到永远

 在五章十九节之前,耶利米是照着他个人、属人的感觉写作,但到了十九节,他从他属人的感觉跳出来,进到神里面。耶利米说到狐狸行在锡安山上以后,就忽然宣告说:『耶和华阿,你存到永远。』在宇宙中,狐狸不是惟一的东西。耶和华这位宇宙之主还在,祂仍然在施行祂的行政。耶路撒冷被倾覆了,圣殿被烧毁了,神的百姓被掳去了,但耶和华我们的神如何?耶和华还在,并且祂的宝座没有被倾覆,也绝不会被倾覆。

 耶和华这神圣的名称,意思是『我是』。祂是那昔是、今是、以后永是的一位。(启四8下。)耶路撒冷完了,圣殿完了,以色列地也完了,但耶和华绝不会完。

 当耶利米的地位和角度从自己转换为耶和华时,他就领悟,虽然一切都可能失去,耶和华却存到永远。今天狐狸也许行在锡安,明天它们也许就消逝,但耶和华绝不会消逝。凡物都不存留,一切都要了结,这事实显明耶和华存到永远的真理。一切都可能失去,但『耶和华阿,你存到永远,你的宝座,存到万代』,无始无终。天地会结束,但祂绝不会结束。祂是独一的源头,万代都出于祂。

 我珍赏这些经文里的对比,因它给我们看见什么存留,什么不存留。今天某些事物也许『行』在天主教、更正教、犹太教、和世界上。我们不该相信其中任何事物会存留。至终,每个『教』都要来到尽头,但耶和华却要存到永远。

 在对付许多消极的事与邪恶的人时,神常常不需要行动。祂不作什么,只作祂所教导我们的-祂等候。尤其祂等候邪恶的人死亡。所以,我们该领悟,死亡在神手中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历史上所有的恶人在那里?希特勒在那里?墨索里尼在那里?所有这样邪恶的人都一个一个的死了。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每个邪恶的人至终都被死亡所了结。那存到永远的神,只要等候死亡将他们全都除去。

 耶利米的问题和挑战与耶和华的静默

 虽然耶利米领悟神是永远的,并且祂的宝座也存到永远,但他里面仍有个东西,使他用问题,甚至用挑战来结束他的哀歌。在五章二十至二十二节,他对耶和华说,『你为何永远忘记我们?为何许久离弃我们?耶和华阿,求你转向我们,我们便得回转;求你复新我们的日子,像古时一样。或是你全然弃绝了我们,向我们大发烈怒?』这里耶利米向耶和华说挑战的话,甚至吩咐并责备的话。然而,耶和华没有答复他。耶和华没有答复耶利米,或告诉他要安静,反而静默不语。在耶利米哀歌的末了,神答复耶利米问题的时候还没有到。

 耶利米一切的挑战和问题,都在圣经以下各卷得着答复。这答复的完成将是新耶路撒冷。在那里他要清楚的看见一切。那时以前,耶利米必须等候耶和华,正如他在三章二十五节所说,『那等候耶和华...的,耶和华必恩待他。』耶利米必须等候,直到新约时代,直到千年国时代,并且直到新耶路撒冷。那时他就要完全得着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