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以色列干犯耶和华的罪,与耶和华对以色列的惩罚(八)耶和华对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并进一步论到犹大的罪(一)
总纲目




壹 耶和华对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
 一 耶利米的懊悔与耶和华的鼓励并加力
 二 耶利米恳求耶和华的眷顾,以及耶和华的答应,以对他进一步的任命
 三 耶和华对耶利米的限制,为着祂进一步的任命

 读经:耶利米书十五章十节至十七章二十七节。

 本篇信息要开始来看,耶和华对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并进一步论到犹大的罪。

壹 耶和华对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


 十五章十节至十六章九节说到耶和华对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

 一 耶利米的懊悔与耶和华的鼓励并加力

 在十五章十至十四节,我们看见耶利米的懊悔与耶和华的鼓励并加力。在这些经文里有三方:耶利米、他的母亲、和神。耶利米很失望,对他母亲说,『我的母亲哪,我有祸了,因你生我作为遍地相争相竞的人。我素来没有借贷取利,人也没有借贷与我,人人却都咒骂我。』(10。)当然,没有母亲会乐于听见儿子说这样的话。耶利米的母亲静默不语,神却进来对他说话。

 当耶利米对他母亲说话时,神就进来对他说话,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指明神总是与耶利米同在。无论耶利米去那里,神都与他同在。每当耶利米说话的时候,神都在场参与那谈话。甚至耶利米在失望中和他母亲谈话的时候,神也与他同在。耶利米的母亲也许很喜乐神这样对她儿子说话,鼓励并加强他。

 神对耶利米说话时,不是以神圣者或大能者的身分,而几乎像是一个人,满有人性且亲切的说话。照着本书的记载,神对付祂的百姓时,常常这样对他们说话。例如,当祂称以色列为祂背道的妻子,慈爱的恳求她归回时,也是以很有人性的方式说话。

 在耶利米告诉他的母亲,人人都咒骂他以后,耶和华插进来对他说,『我必叫你自由,使你得好处。灾祸苦难临到的时候,我必使仇敌央求你。人岂能将铜或铁,就是北方的铁,折断呢?我必因你在四境之内所犯的一切罪,把你的赀财宝物,白白的交给仇敌为掠物。我也必使仇敌带这掠物到你所不认识的地去;因我怒中有火着起,要将你们焚烧。』(11~14。)我们需要留意十三、十四节的代名词『你的』和『你』。在十三节,神说到『你的赀财宝物。』这些是谁的赀财宝物?这些必是以色列的赀财宝物。然而,神不是直接对以色列说这话,乃是对耶利米说。当然,这里『你的』一辞包括听话者。这就是说,神看申言者耶利米与以色列是一。以色列的赀财宝物,也是耶利米的的赀财宝物。这指明神看以色列全国是一个实体。因为耶利米是这实体的一部分,当以色列把赀财宝物交给他们的仇敌时,耶利米也就成为贫穷的。以色列的赀财宝物,也是耶利米的赀财宝物,要被带到他们所不认识的地去。神怒中有火着起,要将他们焚烧。在这件事上,耶利米也包括在内。

 这里不仅有三方-耶利米、他的母亲、和耶和华,也有第四方-以色列。神的话是对耶利米说的,但在对耶利米说话时,祂将以色列人与耶利米包括在一起。神对耶利米和以色列说话时,好像是一个人在与别人谈话。祂说话就像参与这谈话的四方中的一方。

 二 耶利米恳求耶和华的眷顾,以及耶和华的答应,以对他进一步的任命

 耶利米回应耶和华的说话,恳求祂的眷顾。『耶和华阿,你是知道的。求你记念我,眷顾我,向逼迫我的人为我报仇。求你恒忍,不将我取去;要知道我为你的缘故,受了凌辱。』(15。)耶利米在他的恳求中用『知道』一辞,似乎在题醒神关于他的处境。耶利米的恳求指明,无论他多么刚强、属灵,他仍然是人。他求神记念他,眷顾他时,似乎说,『耶和华阿,不要忘记我。不要丢弃我。我需要你记念我,眷顾我,并为你的缘故,向逼迫我的人报仇。』

 耶利米特别祷告,求耶和华恒忍,不将他取去。耶利米似乎说,『耶和华阿,你是能长久忍耐的神,我求你在恒忍中,不容逼迫我的人杀我。你是恩慈、怜恤的,你也许容忍逼迫我的人继续长久作恶,但我求你在容忍的期间,不容逼迫我的人将我的命取去。』

 下一节(16)很不寻常,摆在这里似乎并不合式。在这节耶利米说,『耶和华万军之神阿,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成了我心中的欢喜快乐;因我是称为你名下的人。』照着圣经的整个启示,神的话适合给我们吃,我们需要吃神的话。我们吃神的话,祂的话就成为我们心中的欢喜快乐。

 在这节耶利米不仅说,他得着并吃了神的言语,他也说他是称为耶和华名下的人。『我是称为你名下的人,』原文也可译为『你的名在我之上被称呼。』无论是那种译文,耶利米都在说他是属于耶和华,是在祂的名下。

 在十七节耶利米继续说,『我没有坐在嘲弄者的会中,也没有欢腾。我因你的手独自坐着;因你使我满了愤恨。』这里『嘲弄者』一辞不是指藐视者,乃是指藉轻浮的欢乐嘲弄别人的人。这样的嘲弄者,可能是在嘲弄不欢腾也不喜乐的耶利米。不仅如此,因为耶和华的手在耶利米身上,他就独自坐着。耶和华的手压制他,困迫他安静的坐着,且忍受嘲弄。耶利米虽然安静,但他满了愤恨。他不可能有喜乐或欢乐。

 十七节描述耶利米的痛苦。因着他的受苦和失望,他对他的母亲说,『我有祸了。』他母亲静默不语,耶和华却和耶利米谈话,鼓励并加强他。我无法分辨耶利米的回答是接受或拒绝神的鼓励。似乎神照着神的感觉来说话,耶利米却照着他的感觉以不同的方式响应。耶利米似乎对耶和华说,『我不喜乐,也不欢乐。我正在受苦,我充满愤恨,因为你的手在我身上。』

 十八节继续说,『我的痛苦为何长久不止?我的伤痕为何无法医治,不能痊愈?难道你待我像虚幻的河,像不可靠的水吗?』『不可靠的』原文意『不稳定的』。耶利米受了创伤,他向神抱怨,问神是否像虚幻的河,或像不可靠的水。

 十九至二十一节是耶和华对耶利米抱怨的回应。在祂的回应里,祂给耶利米进一步的任命。十九节说,『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若归回,我就使你复兴;你必站在我面前。你若将宝贵的从下贱的分别出来,你就可以作我的口;他们必归向你,你却不可归向他们。』这里的代名词『你』也许进一步指明,神看耶利米与以色列是一。当然,以色列需要归向神,并为神所复兴。我们也可说,相当失望的耶利米,也需要归向神,好为神所复兴。神告诉耶利米,他若归向祂,就要得复兴,并要站在祂面前。

 神继续告诉耶利米,他若将宝贵的从下贱的分别出来,也就是发表出来,他就要作祂的口。耶和华题到要将宝贵的发表出来,这也许指明,祂看耶利米前几节里的说话是下贱的。神也许说,『耶利米,你刚才所说的不是宝贵的,乃是下贱的。你若说下贱的事,就不能作我的口。你需要将宝贵的从下贱的分别出来。你若是这样,就可以作我的出口,我的申言者,为我说话,并将我的话说出来。』神继续告诉耶利米,他若作神的口,以色列人就会归向他。然而,他不可归向他们。

 在二十节耶和华告诉耶利米,耶和华必使他向以色列人成为坚固的铜墙;他们必攻击他,却不能胜他;因耶和华要与他同在,要拯救他,搭救他。祂也应许祂必搭救耶利米脱离恶人的手,救赎他脱离强暴人的掌心。(21。)

 三 耶和华对耶利米的限制,为着祂进一步的任命

 在十六章一至九节,我们看见耶和华对耶利米的限制,为着祂进一步的任命。耶和华对他说,『你在这地方不可娶妻,生儿养女。因为论到在这地方所生的儿女,又论到在这地生养他们的父母,耶和华如此说,他们必死得甚惨,无人为他们哀哭,也不得葬埋。他们必在地上像粪土,必被刀剑和饥荒灭绝;他们的尸首必给空中的飞鸟,和地上的野兽作食物。』(2~4。)因为这是那地的未来和命定,耶利米就不可娶妻或生儿养女。他若娶妻并生儿养女,他们必会受苦。

 耶和华对耶利米说到不要娶妻或生儿养女,这话对他的确是个限制。这指明我们若要作神的出口,并为祂说话,我们就必须受限制。别人也许有自由作某些事,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自由。

 五至九节告诉我们神将进一步的限制,置于耶利米身上。他要受限制,不可哀哭或宴乐。耶和华嘱咐他不要进入丧家,不要哀哭,或为以色列人悲伤,因祂已将祂的平安、慈爱、怜恤,从他们夺去了。(5。)连大带小,都必在这地死亡,不得葬埋;人必不为他们哀哭,(6。)他们有丧事,人必不为他们擘饼,因死人安慰他们。他们丧父、丧母,人也不给他们一杯酒安慰他们。(7。)关于宴乐,耶和华对耶利米说,『你不可进入宴乐的家,与他们同坐吃喝。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看哪,就在你们活着的日子,在你们的眼前,我必使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从这地方止息了。』(8~9。)这启示没有快乐,反有受苦。

 在这些经文里,耶和华向耶利米指明,他作神的出口,就要受苦。历代以来,神所使用为祂说话的人总是受苦的。倪弟兄的情形就是这样;我与他同在多年,我能见证他非常受苦。几乎没有一天平安,几乎每天都有误会、批评和反对。因为他是为神说话的人,所以他因许多人受了许多的苦。

 我们不为神说话,也许还不会遭遇难处。但为神说话就带来难处。我们越为神说话,难处就越多。然而,我们为神说话不该是出于我们的拣选。我们为神说话总该是出于神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