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荣冠和华冕,作为根基的一块石头、试验过的石头、和宝贵的房角石,一王像避风所、遮蔽处、河流、和大盘石的影子
总纲目




壹 荣冠和华冕
贰 作为根基的石头、试验过的石头、和宝贵的房角石
叁 一王好像避风所、遮蔽处、河流、以及大盘石的影子

 读经:以赛亚书二十八章五节,十六节,三十二章一至二节,三十三章二十二节,罗马书九章三十三节,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四十二节,使徒行传四章十一至十二节,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二至二十四节,二十六节,马太福音二十三章三十九节。

 这是论到以赛亚书包罗万有之基督第一段的最后一篇信息。以赛亚书可以分为两段。第一段包括头三十九章,第二段包括后二十七章,从四十章到六十六章。这和新旧约的分法相似。旧约有三十九卷,新约有二十七卷。在以赛亚书第一段的末了,从三十六章到三十九章,乃是关于希西家的记载。因此,最后这一篇有关以赛亚头一部分的信息,乃是说到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各方面,直到三十五章为止。下一篇信息我们要开始来看在四十章,就是以赛亚书第二段的头一章里,基督的各方面。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基督是冠冕、石头和王。祂是荣冠和华冕;祂是作为根基的石头、试验过的石头、和宝贵的房角石;祂也是一个王,像一个人作避风所、遮蔽处、河流、和大盘石的影子。基督的这些项目,至终都必在神完成祂对以色列之行政对付后的复兴时代里得着应验。

 今天以色列国局限于沿地中海一块狭长的土地。若没有神主宰的安排,有美国这样的国家保护以色列,以色列必定早已被消灭了。最近在中东的危机,乃是神运用祂的主宰,为要高举以色列,并贬抑敌对的亚拉伯国家。以色列虽然被高举了,却仍然在受苦。但有一日要来到,以色列要完全得复兴。那日子的界标乃是基督在祂荣耀里的第二次来临。

 申命记十一章二十四节说到以色列的疆界-『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都必归你们,从旷野和利巴嫩,并伯拉大河,直到西海;都要作你们的境界。』西海就是地中海。以色列的境界要从地中海一直延伸到伊拉克境内的幼发拉底河。今天许多国家在辩论那一块地该属于以色列,那一块地该属于巴勒斯坦人。但主在申命记里已经定了以色列的地界,并且应许祂必剪除、撵出占有这地的人。(出二三23,28,31。)世上各国对以色列的感觉并不要紧。主对以色列处境的感觉和决断才最重要。

壹 荣冠和华冕


 以赛亚二十八章五节:『到那日,万军之耶和华必作祂剩余之民的荣冠和华冕。』在这一节里,基督被启示为荣冠和华冕。我们需要来看冠(crown)和冕(diadem)的不同。我们可能以为这二者是相同的,但这二者在五节里不是同位词,在二者之间有连接词-荣冠『和』华冕。这是以赛亚奇妙的写作。冠像帽子,而冕乃是冠上最华美荣耀的部分,就是头带。一般的说,冠表征荣耀,但它的华美乃是在满了珠宝和宝石的冕上。冕是荣冠的华美。

 在神一切对付之后的复兴时代里,对于剩余的以色列人,就是神的选民而言,基督将是荣冠和华冕。祂要作祂选民的荣耀。荣耀和华美是两项不同的东西。有些东西可能非常荣耀,却不是那么华美。基督对祂的选民是荣耀的,也是华美的。

 我们必须记住,恩典时代是要来复兴时代的小影和预尝。今天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冠冕的预尝。很可惜,许多基督徒并不以告诉人是基督徒为荣耀。有些基督徒可能很荣耀的谈到别的人或事,但他们说到基督时,却可能觉得羞惭。这是不对的。当我们谈到基督,或告诉人我们是基督徒时,我们应当想到基督是我们的冠冕,是我们的荣耀和华美。

 五十年前,当日本侵略中国时,我被日军监禁过,我曾这样经历过基督。他们一面羞辱我,审判我,拷问我。另一面他们尊敬我,敬重我,因为我行事为人像一个基督徒。保罗在腓立比书里说,当他在罗马坐监时,他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没有什么会叫他羞愧,他只要显大基督。(一20。)保罗显大基督到一个地步,甚至在该撒家中的一些人也成了在基督里的信徒。(四22。)在保罗的经历中,他有基督作冠冕。我们应当以身为基督徒为荣。当我们失败时我们觉得羞惭,但是当我们悔改并重新接受分赐的基督时,我们就感觉荣耀。

贰 作为根基的石头、试验过的石头、和宝贵的房角石


 以赛亚二十八章十六节说,『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在锡安放一块石头,作为根基,是试验过的石头,是稳固的根基,宝贵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着急。』基督是我们的荣耀和华美,也是有许多面的石头。祂是神在锡安放的一块石头。

 这石头是为着神在以色列的建造所稳固建立的根基。我们今天能享受基督作这样稳固建立的根基。对不信基督的世人而言,一切都是渐渐灭没的。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基督作石头,作根基,可以站立其上。作为基督徒,我们有基督作我们头上的冠冕,作我们脚下的盘石。这盘石为着神的建造,已经在祂子民中间稳固的建立了。

 基督是试验过的石头,是受过试验且是可靠的。基督这石头,在祂三十三年半的人性生活中受了试验。从祂成为人的时候起,在祂地上生活的每一天,祂都受试验而没有失败。祂是完美、完全、稳固、刚强的。祂完全够资格作我们的根基,因为祂已经受过试验。

 按照以赛亚二十八章十六节,凡信靠这受过试炼且可靠之石头的人,『必不着急』。钦定英文译本把这句话译为『必不匆忙』。达秘(Darby)在他的一个脚注里说,这句话可译为『必不惧怕而匆促』。这个意思也可以是『必不惊惶而忙乱』。基督是可靠的石头,我们信靠祂。无论什么事临到我们,我们都不必着急惊惶。我们可以安心。属世的人,甚至包括不太信靠主的基督徒在内,一有什么事临到他们,就着急惊惶。他们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作什么。

 我愿意再交通一点,关于五十多年前当入侵的日军逮捕我时,我对主这试验过的石头的经历。在星期一早晨,我刚到会所不过几分钟,就有两个日本宪兵队的人来找我。他们晓得我经常从八点钟到中午,在会所作我的事。我把他们迎进会所楼上的书房里。我一点没有着急、慌乱、惊惧,反而是镇定的。他们告诉我,他们要我到他们的总部去。我同意和他们去,并送给他们一本袖珍本圣经全书。后来在他们询问我的时候,这本圣经成了我的帮助。当我和他们一同走的时候,我请一位在会所的弟兄告诉我妻子,我去了宪兵总部。我被他们监禁了三十天。他们每天审查我两次,每次大约三小时之久。我一直在他们的威吓之下。

 有一天他们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我们称我们的特会作『复兴特会』。我回答说,我们这样作,因为我们的召会凡事都要照着圣经。他问我这事,因为他们怀疑我为国民政府作工,要复兴中国人。在中国那时候,基督教里的人都用『奋兴』这个字眼,只有我们用『复兴』这辞。我告诉他,我们凡事都要照着圣经之后,他问我在圣经里是否有复兴这件事。当我说,『有』的时候,他就把我送给他们作礼物的圣经扔给我,说,『指给我看在那里。』在主的主宰之下,我正好打开圣经哈巴谷三章二节那一页,在那里哈巴谷祷告说,『耶和华阿,求你在这些年间复兴你的作为。』

 哈巴谷书是旧约十二本小申言者书之一。圣经里这些书的次序是很难记得住的。但那一天我打开圣经时,那一页正好是说到复兴的经节。对我来说,把圣经直接翻到这一节,并指给他看『复兴』这辞,乃是一个奇迹。这给他看见,我们的实行都是照着圣经的。如果我是着急的,我可能完全忘记那一节说到『复兴』,而到圣经别处去找。这就是『信靠的人必不着急』的见证。

 我们不该忘记我们是在基督里的信徒。基督是我们的根基,这根基已经受过试验。祂是可靠的,所以我们当信靠祂。我们不该着急慌乱。我研读这一段话时,有一本参考书引一句格言说,着急是出于魔鬼。当我们匆忙慌乱时,我们不该忘记,这是出于魔鬼的。我们毋须着急,因为我们有基督这试验过的石头作我们的根基。

 这石头也是宝贵的房角石,为着神建造的连接。基石托住整个建筑,而房角石连接建筑的两部分。新约根据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二至二十四节告诉我们,基督是房角的头块石头。(罗九33,太二一42,徒四11~12,弗二20。)按照新约,基督将两面墙连接起来,一面墙是犹太信徒,另一面墙是外邦信徒。因为基督带头把犹太人和外邦人联结一起,所以祂是房角的头块石头。甚至在今天我们不仅以祂作我们的基石托住我们,也以祂作我们的房角石将我们联结在一起。我联于你,你也联于我。我们都被基督联结在一起。没有祂,我们是分开的,不相连的。今天的基督教缺少基督作联结的房角石。我们需要经历基督作试验过的、可靠的石头,作稳固建立的根基托住我们,并作房角石把我们联结起来。这个结果就是神的建造,基督的身体。

 基督的这个项目在今天的恩典时代已经得应验,作为预尝。当保罗在罗马九章说到那本于信的义时,他引用以赛亚二十八章十六节,说,信靠基督这石头的,必不至于羞愧。(33。)今天我们能经历基督作石头;祂是我们的房角石、基石、试验过的石头,我们信靠祂。基督作石头,要在来世的复兴时代完全得应验。

 在马太二十一章四十二节,主耶稣对犹太首领说的话,指明他们原是匠人,但他们没有鉴别力,没有看见他们乃是弃绝神建筑物的房角石,就是基督。主耶稣引用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匠人所弃的石头,神已经作成了房角石。在行传四章十一至十二节,彼得引用主的话。在十一节他题到基督是房角石,在十二节他指明今天这房角石是我们的救主。很少基督徒知道,耶稣基督他们的救主乃是房角石。我们的救主耶稣,将我们救到神的建造里,并将我们联于神的建造。

 在复兴时代,基督的这一切项目要完全得着应验。在复兴的时代,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二至二十四节必然要得应验,因为这一篇二十六节,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被主引用,当时主告诉犹太人:『看哪,你们的家要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这是主第二次来时的复兴之日,那时所有以色列的遗民都要回转相信基督并得救。(罗十一23,26。)

叁 一王好像避风所、遮蔽处、河流、以及大盘石的影子


 基督不仅是冠冕和石头,祂也是王。(赛三二1~2,三三22。)以赛亚启示祂是王,为要供应我们,照顾我们,并遮盖我们。基督这王是耶和华神,也是人。我们的王是非常有人性的,甚至是低微的。美国总统可能尽力降卑自己到百姓中间,但没有一位能与主耶稣相比。祂是王,却又是非常有人性的,也是低微的。

 以赛亚三十二章一节说,『看哪,必有一王凭公义作王,必有首领按公平掌权。』祂不是凭自己直接的掌权,乃是藉着首领按公平间接的掌权。我们需要来看公义和公平的不同。公义就是对的,而公平乃是带着审判的公义。没有审判,就不可能有公平。公平来自人按公义的审判,并表明他的公义。当一个人按照他的所是所作受审判时,那个决断,那个审判,乃是公平的。这就是为什么公平是由审判的首领所施行的。基督要按公义治理,祂必藉着祂的助手(就是首领)掌权,按公理审判百姓。全地都缺少公义,几乎所有的政府都缺少公平。

 这位藉首领按公义和公平掌权并治理的,不仅是神,也是低微的人。在以赛亚三十二章一节,这王是一个人,而这位为人的王乃是我们的避风所。(2。)在我们人生的过程里,总是有『风』临到我们。作丈夫的必须承认,他们的妻子是大风的来源。作妻子的,大多数时间在『吹袭』她们的丈夫。要作一个适当的丈夫并不容易,因为常有风从妻子那里吹来。作丈夫的需要以耶稣作他们的避风所。每当风吹的时候,我们需要跑到这人这里,以祂作我们的避难所。这样,我们就得着保护。

 作为人祂也是避暴雨的遮蔽处。(2。)我们看过冠和冕的不同,以及公义和公平的不同。现在我们需要来看风和暴雨的不同。不论风如何猛烈,风本身不是暴雨。暴雨是一场风暴骚乱,比风更猛烈、更麻烦。暴雨比风更难应付。那人耶稣不仅是避风所,也是避暴雨的遮蔽处。因为祂是我们的遮蔽处,暴雨、风暴就不能困扰我们,或伤害我们。我们应当在这些方面经历主。特别在已过三年,暴雨临到我。我以主作为躲避这场暴雨的遮蔽处。

 这人也是在干旱之地的河流。(2。)这些河流是我们的供应、安慰、和满足。今天有谁的光景不是干旱之地?有谁的婚姻不是干旱之地?婚姻生活常常使人枯干。有些作丈夫的很有办法使他们的妻子枯干,有些作妻子的也是一样。我们的事业和工作也是非常干旱的地。在这些干旱之地,我们需要喝饮料。我们不必喝咖啡,我们应当『喝耶稣』。这样,我们就会在干旱之地得着滋润。祂不仅是少量的水,祂乃是河流。我们基督徒应当能作这样的见证。

 祂也是大盘石的影子在荒废之地。(2。)荒废之地是沙漠,但不是自然的沙漠。自然的沙漠不是人手所造成的,但荒废之地乃是被一些人破坏过,被一些人损毁过的。因为这个荒废之地非常炎热,所以需要荫影。这个荫影在炎热之地的功用就像今天的空气调节机。我们需要基督作这样的荫影,作我们的罩盖。我们的基督是奇妙的!作为那人耶稣,祂乃是我们的王,我们的避难所,我们的遮蔽处,我们的河流,也是我们的荫影,我们的遮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祂对我们是如此的实际。

 以赛亚三十三章二十二节说,祂是审判我们的,是给我们设律法的,也是拯救我们的王。在祂神圣的行政里,祂是这样一个有三面讲究的人位。美国政府也同样的分为三部分。这个政府有三个分支: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已过我以为是美国发明这个权力平衡的美好政府。至终我发现,按照以赛亚三十三章二十二节,神早已如此行了。基督作王,乃是神圣行政的行政部门。祂也是设律法的立法者,作为立法部门。最后,祂是审判我们的,作为司法部门。祂是在这三面运用祂的神圣行政,拯救祂的子民。在美国政府里,这三个分支一直是彼此平衡的,但许多时候它们彼此相争。然而,主耶稣在祂的神圣行政里,在每一面都是完全平衡的。神圣行政的三部分,乃是一个人位。我们的耶稣在祂神圣的行政里,乃是行政、立法、司法的部门。

 一切在圣经里的,远优于人的发明。共产主义是马克斯按照行传二章里信徒凡物共享的实行(44)而规画的。但历史给我们看见,共产主义是行不通的。在旧约里,神给以色列人一个平衡财富的路,并在新约里以属灵的方式如此行,(林后八14~15,)但堕落的人无法在肉体里实行这事。在人类文化里没有一事能超过圣经中所题的。没有一事能与圣经中的神圣启示相匹,因为圣经是我们的神所写的,祂知道一切的事。

 圣经给我们看见包罗万有之基督一切的丰富。以赛亚告诉我们,我们的救主基督是王,按公义治理,按公平掌权。祂也是人,作为避风所、遮蔽处、河流、以及大盘石的影子。不仅如此,祂也是神圣行政里司法、立法、和行政的部门。祂是一切。除了这些项目之外,祂又是石头。祂也是我们的荣冠和华冕。祂是我们奇妙、包罗万有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