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篇 由以利亚敬所预表,作神家中管家之基督的所是
总纲目




壹 是神家中的管家,有行政权柄交在祂手中
贰 是父,作神子民的源头和供应者
叁 是肩头上放着神家钥匙的那一位
 一 不是字句律法,
 二 任何一种仪式,
 三 不是任何哲学,
 四 不是任何宗教,
 五 我们从主所得
肆 是神将祂像钉子钉在坚固处(就是基督被高举进入的诸天)的那一位
伍 是祂父家荣耀(行政权柄的荣耀)的宝座
陆 是身上挂着祂父家一切荣耀的那一位

 读经:以赛亚书二十二章十五节,二十至二十四节,启示录三章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由以利亚敬所预表,作神家中管家之基督的所是。以利亚敬是基督最包罗的预表之一。这个预表只见于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至二十四节这五节经文里。虽然这一段话很短,但是非常难以明白和解释。

 这几节里的预表启示基督的六方面。第一,祂是神家中的管家。第二,祂是父,作神子民的源头和供应者。一家之父总是那个家庭的源头和供应者。第三,基督预表为握有钥匙者。在启示录三章七节,主耶稣说到祂自己是有大卫钥匙的那一位。祂是握着大卫家钥匙的那一位。家是一个人保藏他一切贵重之物的地方。保藏贵重之物的房子就是宝库。以赛亚三十九章二节记载希西家如何将他的宝库(直译,他贵重之物的房子)给巴比伦来访的人看。大卫的家乃是宝库。希西家把这宝库打开,给巴比伦来访的人看大卫家的丰富。基督是那拿着大卫家钥匙的。

 第四,我们看见基督像钉在坚固处的钉子。撒迦利亚十章四节和以斯拉九章八节也说到钉子。第五,基督是祂父家荣耀的宝座。第六,基督是身上挂着祂父家一切荣耀的那一位。神家中所有的人好比器皿,都挂在祂身上。

 我们可以说,新约有关基督的一切,都已经在旧约里题过。原则上这是对的,但我们也需要知道,旧约中有许多细节,是在新约中找不到的。新约没有告诉我们基督是钉子;也没有一节新约经文直接的告诉我们,基督是宝座。新约圣经告诉我们基督是奴仆,神的仆人,但没有直接告诉我们基督是管家。新约圣经说,我们信徒乃是管家,(彼前四10,)但没有用『管家』一辞说到基督。仆人不一定是管家,但管家必定是仆人。

 在古时,一个大家庭必定有管家,把家中的丰富分授给家中所有的人。创世记记载约瑟是法老王家中这样一位管家,分配王家的丰富。以赛亚二十二章说到舍伯那是管理王家(王室)的家宰。一切宝物都在王的屋中,而这屋的钥匙是在他的手中。最终他被以利亚敬所取代;以利亚敬预表基督是神家中的管家。新约没有说到这么多关于基督的细节。我们需要看见包罗万有的基督是何等的丰富:祂不仅是管家和父,是握有钥匙者和钉子,祂也是荣耀的宝座,并且是身上挂着祂父家中一切荣耀的那一位。

 我们在本篇信息的交通,指出以利亚敬所预表之基督的各面,这是给我们看见我们需要讲解、说明圣经。圣经若没有正确的讲解和说明,我们就无法明白圣经。达秘(Darby )、司可福(Scofield)、纽伯瑞(Newberry)都承认以利亚敬是基督真实的预表。今天我们是站在那些走在我们前面的圣经教师的肩头上,使我们能看见并进入包罗万有之基督更多的丰富。

壹 是神家中的管家,有行政权柄交在祂手中


 以利亚敬预表基督是神家中的管家,有行政权柄交在祂手中。(赛二二15,21上。)基督是神家-神圣家庭-的真实管家。神的家庭是宇宙中最大的家,包括历代所有的信徒。在这庞大的神圣家庭中,基督是惟一的管家。祂照料神的家,在凡事上服事我们。

 祂的服事是一种管理,或治理。在祂的服事里有权柄,就是行政的权柄。当我们接受基督的服事时,我们就在祂的行政之下。祂管理我们,治理我们,照料我们。祂越照料我们,我们就越在祂的权柄、祂的行政之下。当我初得救的时候,我没有想到基督在祂神圣的行政里治理我。但是当我越与主往前,并享受祂时,我就越被祂得着。我越享受祂,我就越受祂的管理。

 在六○年代末期和七○年代初期,在洛杉矶的艾尔登会所,有许多嬉皮得救进到召会生活中。当他们往前追求主并享受主时,他们就被带到主的行政之下。当这些年轻弟兄被带到神的权柄之下时,他们的头上就逐渐不再绑带子,他们剃了胡子,并且脚上穿上鞋袜。大多数年轻人都要自由。我年轻时也是一样,但后来我得救了。我越向主祷告,就越享受祂,而我越享受祂,祂就越限制我。我经历过,并且仍然在经历祂内在的管理。管家服事某个家庭的儿女时,他也管理他们。照样,当基督作管家,在神的家中服事我们时,祂也管理我们。基督是神的管家,照料神的儿女。

贰 是父,作神子民的源头和供应者


 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一节下半说,以利亚敬(预表基督)必成为耶路撒冷居民和犹大家的父。基督是我们的父。作为父,祂是我们的源头和供应者。我们作神的儿女越往前,就越看见我们的救主基督是我们的源头和供应者。一切都是从祂而来。祂在身体上、心理上、属灵上,每一面都供应我们,支持我们。我们若缺少聪明智慧,我们应当呼求祂、仰望祂、并且等候祂;然后祂会成为我们的聪明智慧。对于一些情形和一些人,我们不该信靠自己的聪明智慧。我们应当凡事仰望基督,使祂能成为我们的聪明和智慧。今天基督是父,作源头和供应者,在凡事上,在每一面都支持我们。

叁 是肩头上放着神家钥匙的那一位


 以利亚敬所预表包罗万有的基督,也是肩头上放着神家(由为着建造神国的大卫家所预表)之(宝库的)钥匙的那一位。(赛二二22,启三7。)大卫的家是为着建立大卫的国;神的家是为着建立神的国。撒下七章十六节指明,大卫的家是为着他的国。今天神的家乃是为着神的国。召会就是神的家,(提前三15,)召会也是神的国。(太十六18~19,罗十四17。)今天神的国不是那么显明,因为神的家还没有刚强且充分的建造起来。当召会作神的家充分的建造起来时,召会就显现为神的国。

 基督今天握有这个家,这个国的钥匙。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二节说,耶和华要把大卫家的钥匙放在以利亚敬的肩头上。这一节不是说以利亚敬握有钥匙,乃是说钥匙放在他的肩头上;这个说法指明这个钥匙是个大钥匙。小钥匙只能由人握着,而不是放在人的肩头上。神放在基督肩头上的钥匙是一把大钥匙。这样一把大钥匙指明,所打开的门是大而重的。这样的门可以作为保障,保藏神家的宝藏。

 这钥匙是为着保藏神家的宝藏。今天神家中的宝藏乃是基督一切的丰富。一九六二年我在美国开始尽职时,我大多是说到享受基督的丰富。后来我觉得我应当往前,把新约圣经向圣徒打开。所以,我们从一九七四年开始有新约的生命读经。主题似乎是从享受基督的丰富转为一卷一卷的查读新约圣经。但我们许多人可以作见证,这样的查读充满了包罗万有之基督的丰富。

 诗歌四百零二首说到经历基督与一切相对,其中说到顶替基督的东西,如字句的律法、哲学和宗教等。这一切实在都是顶替基督的『舍伯那』,按照以赛亚二十二章,舍伯那被『开除』,而由以利亚敬顶替作王家的管家。达秘说,舍伯那预表假基督。他应当被除去,而以基督顶替。基督不应当被我们顶替。我们反而应当被基督顶替,我们众人都是『舍伯那』,应当被真以利亚敬所顶替。在神的经纶里,基督,我们的以利亚敬,应当顶替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我们唱诗歌四百零二首应当有这样的认识。这首诗歌说:

 一 不是字句律法,

 乃是生命主,

 神愿赐给我们,

 救我脱重负;

 不是任何道理,

 乃是主基督,

 使我脱离自己,

 不再作罪奴。

 二 任何一种仪式,

 任何的教训,

 不能点活我灵,

 不能变化魂;

 乃是活的基督,

 赐给我生命,

 使我活出神命,

 照神所命定。

 三 不是任何哲学,

 任何的伦理,

 能照基督模出,

 祂的众肢体;

 乃是基督自己,

 在我人性里,

 藉祂复活大能,

 作成祂身体。

 四 不是任何宗教,

 也非基督教,

 能将神旨成就,

 够上神所要;

 乃是内住基督,

 作我的一切,

 成全神的心意,

 问题全解决。

 五 我们从主所得

 恩赐与功用,

 全都不能顶替

 基督的内容;

 必须基督自己

 作我的一切,

 惟有基督自己

 是我之所缺。

 我们不应当让任何事或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顶替基督。我们需要被基督顶替。祂在我们里面并向着我们,必须是一切。

 基督有一把大钥匙,可以打开祂一切丰富的宝库。祂开了宝库,就没有人能关。祂关了宝库,就没有人能开。基督是那能向我们打开具体化身在祂里面之神所有丰富的一位。祂也能把通往这些丰富的门关起来。有时候我们经历到神的宝藏向我们打开,涌进我们里面。但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作了什么事得罪主,我们就感觉门关上了,临到我们的丰富停止了。祂的开启和关闭都是为了一件事-享受祂的丰富作宝藏。

 我信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二节直接的应用乃是这样的:基督有支配神宝库之门的钥匙,在这宝库中有神在基督里的丰富,作我们的享受。我们经历到祂将这些丰富向我们打开,也经历到祂将这些丰富向我们关闭。当祂关闭这些丰富时,我们就感觉枯干,或感觉里面若有所失。我们的经历指明,基督是拿着打开祂一切丰富之钥匙的那一位。

肆 是神将祂像钉子钉在坚固处(就是基督被高举进入的诸天)的那一位


 基督是神将祂像钉子钉在坚固处的那一位。(赛二二23上。)在预表上,坚固处预表第三层天。(参林后十二2下。)基督从死人中复活,被高举到第三层天神所在之处。事实上,被高举到第三层天就是被高举到父神那里,因为父是在第三层天那里。在路加十五章十八节,主耶稣讲到浪子的故事,浪子说,『父亲,我犯罪得罪了天,并得罪了你。』得罪了天等于得罪了你(父神)。得罪了天就是得罪了神,因为父神是在天上。(太六9。)天是指诸天,是父所在的坚固处。

 没有以赛亚书,我们就不知道当神高举基督时,神乃是将祂像钉子钉在诸天,就是神所在之处。基督今天是在诸天上,像钉子钉在神里面。祂是钉子,我们都挂在其上。有时候当我搭飞机到别的地方时,魔鬼把一个思想注射到我里面说,我所搭的飞机要坠落。我对这个思想的答复是:『我事实上不是在这飞机上,我是在基督里。』换句话说,我不是挂在飞机上,我乃是挂在基督上。姊妹们可能以为她们是挂在她们的丈夫身上。她们需要看见,她们的丈夫不是好的、可靠的『挂钩』。最好的挂钩是基督,祂已经在诸天界里钉在神里面。

伍 是祂父家荣耀(行政权柄的荣耀)的宝座


 基督这钉子要变成祂父家荣耀的宝座。(赛二二23下。)这里的荣耀,原文意尊贵和荣耀。基督是尊贵的宝座,荣耀的宝座。按照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四节,荣耀就是神的儿女,是神的后裔和流出,而这些神的儿女乃是基督的器皿,挂在祂这钉子上。基督作祂父家荣耀的宝座,乃是祂子民作为器皿挂在祂这钉子上所产生的结果,这些器皿乃是为着盛装祂,并将祂供应给人。这些子民,神的儿女,乃是基督的荣耀。同着荣耀有一个宝座,这宝座实际上就是基督自己。宝座表征行政权柄和国度。基督在祂行政的权柄里,乃是在神家中管理一切的宝座。

陆 是身上挂着祂父家一切荣耀的那一位


 基督是身上挂着祂父家一切荣耀(父的儿女带子孙-后裔,好像一切最小的器皿,从杯子到缾罐)的那一位。(赛二二24。)荣耀是指神的后裔,神所有的子民。儿女是父母的荣耀。作为神的儿女,我们都是祂的儿女和子孙。儿女含示第二代,子孙含示以后几代。有些参考书指明,『儿女』(offspring)就是『苗』(shoot),而『子孙』(issue)就是『增长』(growth)。作为神的儿女,我们是神的苗裔,也是神的增长。神的儿女和子孙,乃是神家中的荣耀。在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四节里的『荣耀』与『儿女带子孙』是同位词。因此,它们都是指同一件事。

 不仅如此,『儿女带子孙』与『一切最小的器皿,从杯子到缾罐』是同位语。荣耀是指神的儿女,而神的儿女乃是器皿。今天我们在神的家中,一面说,我们是神的儿女;另一面说,我们是器皿。『杯子』的原文也可以翻作『碗』,『缾罐』的原文是指大肚瓶或水罐。有些神的儿女比较小,好像杯子;有些比较大,好像缾罐、大肚瓶或水罐。无论我们是小杯或大肚瓶,我们都是器皿。

 杯子或碗是装水的小器皿,而大肚瓶、水罐、或缾罐是装酒的大器皿。水预表基督的灵,酒预表神的生命。这表征在神的家中,祂所有的儿女都是器皿,装祂的灵(如同水)解人干渴,也装祂的生命(如同酒)使人欢喜快乐。当我们得救时,我们就得着基督作活水。然后那水成为我们的酒。我们每一人都应当充满神圣的水和神圣的酒。

 有时我们在聚会中太安静了,因为我们没有被神圣的生命充满。我们应当『饮』神圣的酒,就是神的生命。我们需要作大肚瓶,满了神的生命(如同新酒。)当我们这样『喝醉』时,我们就无法静默。不仅如此,我们有些人太受压了。当我们充满了新酒时,我们就会快乐兴奋。我们会巴望听见职事的话语,并从职事接受帮助。新酒,按着正确的意义说,会使我们『癫狂』。当我们都被新酒充满而癫狂时,我们也享受灵的浇灌。我们会满了喜乐欢腾。我们甚至会兴奋到一个地步,在神面前跳跃。

 但我们没有被神圣的酒充满到这个地步,我们只是很好、很有礼貌、很守规矩而已。这样很好、很有礼貌、很守规矩,乃是死。我们可能会『死得僵硬』,而不是基督身体活的肢体。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是死的,我们就需要喝活水,饮新酒。活水会解我们的渴,新酒会使我们欢喜快乐。

 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四节指明,盛装水和酒的器皿,都是挂在基督这钉子上。这含示在神家中,给神儿女享受的全备供应的丰富,都是挂在基督这钉子,这托住者的身上。这也含示,在神家中祂所有的儿女,就是挂在包罗万有之基督身上的,并盛装这基督里之神的丰富的,应当也是为着将基督供应给人的器皿。我们作为器皿,乃是为着盛装活水和新酒给我们自己享受,也是为着将基督的丰富供应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