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基督为耶和华的仆人(三)如古列所预表者,释放耶和华所爱、被掳的以色列脱离巴比伦
总纲目




壹 巴比伦的偶像是无能无用的
贰 惟有耶和华是神,能施拯救
叁 耶和华向心中顽梗之以色列的爱
肆 耶和华因以色列的缘故,惩罚巴比伦
伍 以色列的不忠信、不义、顽梗、和诡诈
陆 耶和华在对付以色列时智慧的考虑
柒 耶和华对古列的爱,以及用古列行祂所喜悦的
 一 耶和华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
 二 耶和华爱古列,他必向巴比伦行耶和华所喜悦的事
 三 主耶和华差遣申言者以赛亚和耶和华的灵来
捌 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从巴比伦出来

 读经:以赛亚书四十六至四十八章,约翰福音六章三十八节,马太福音三章十七节,以赛亚书四十五章三至四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以赛亚四十六至四十八章,说到基督为耶和华的仆人,如古列所预表者,释放耶和华所爱、被掳的以色列脱离巴比伦。

壹 巴比伦的偶像是无能无用的


 按照四十六章一至二节,五至七节,巴比伦的偶像是无能无用的,不能与耶和华相比。不仅如此,这些偶像要成为以色列将来被掳时所带的重驮。四十六章一至二节论到这点说,『彼勒屈身,尼波弯腰。他们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你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使牲畜疲乏。都一同弯腰屈身,不能逃避重驮,自己倒被掳去。』彼勒是巴比伦的众神之一,有些人认为这是巴力的巴比伦名。

 偶像无法帮助以色列人,反成为他们的负担,因为百姓必须驮带着它们。当以色列被巴比伦人掳去时,神的百姓仍然没有放弃他们的偶像,还要把它们从美地驮到巴比伦。在这节里,以赛亚多少是带着讽刺的说法;他似乎说,『你们这些以色列百姓为自己造偶像,但这些偶像不能为你们作什么。有一天你们要被掳,你们必要带着你们的偶像为重驮,带进被掳之中。』

 一切顶替神,或占有神地位的,都是偶像,都要成为敬拜者的重驮。今天人类的社会鼓励人拜偶像。人、教育、或公司里的高位,都能成为偶像。至终,所有的偶像都不会帮助我们,反而成为我们必须背负的重驮。

贰 惟有耶和华是神,能施拯救


 惟有耶和华是神,也惟有祂能施拯救。四十六章九节论到这点说,『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只有在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之后,他们才看见惟有耶和华是神。这被掳向他们证明,一切的偶像都无能无用,也无法作什么,惟有耶和华,就是他们先祖所敬拜的神,乃是真正的神;惟有祂能施拯救。

 十一节告诉我们,耶和华乃是那位『召鸷鸟从东方来,召那成就我筹算的从远方来。我已说出,也必成就;我已谋定,也必作成。』这从远方来作鸷鸟的人,乃是古列(预表基督)作那成就耶和华筹算的(完成耶和华所筹算的-约六38。)古列就是神所呼召来征服列国的『鸷鸟。』

叁 耶和华向心中顽梗之以色列的爱


 四十六章也启示耶和华向心中顽梗之以色列的爱。(赛四六3~4。)不管以色列人怎么坏,神仍然爱他们。十二至十三节说,『你们这些心中顽梗,远离公义的,当听我言。我使我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我的救恩必不迟延;我要在锡安施行救恩,将我的荣耀赐给以色列。』

肆 耶和华因以色列的缘故,惩罚巴比伦


 四十七章一至六节是耶和华为以色列的缘故,对巴比伦的审判。四节是申言者的宣告:『我们救赎主的名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按照八节,专好宴乐的巴比伦心中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遭丧子之事。』但九节说,丧子、寡居这两件事,在一日转眼之间必临到巴比伦。虽然她多行邪术,大力施咒,这两件事必全然临到她身上。十四至十五节接着说,『看哪,他们要像碎楷被火焚烧,不能救自己脱离火焰之力;他们没有可烤的炭火,也没有可坐在其前的火焰。你所劳碌的事,都要这样与你无益。从幼年与你贸易的,也都飘流各方,无人救你。』这一切是要使巴比伦归于无有,并使凡物与她无益。

伍 以色列的不忠信、不义、顽梗、和诡诈


 在四十八章,申言者以赛亚用了一些特别的话来描述以色列。以色列题说以色列的神,却不凭诚实,不凭公义。(赛四八1。)四节说以色列是顽梗的,八节指明耶和华晓得以色列行事极其诡诈。在五节,耶和华说,『所以我从古时就向你说明,在未成以先让你听见,免得你说,这些事是我的偶像所行的,是我雕刻的偶像,和我铸造的偶像所命定的。』

陆 耶和华在对付以色列时智慧的考虑


 四十八章也启示耶和华在对付以色列时智慧的考虑。当祂对付以色列时,祂运用祂的智慧。在九至十一节,耶和华说,『我为我名的缘故,暂且忍怒,为我的颂赞,向你容忍,不将你剪除。看哪,我熬炼你,却不像熬炼银子;你在苦难的炉中,我试炼你。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另一位。』

柒 耶和华对古列的爱,以及用古列行祂所喜悦的


 本章所启示的另一件事,就是耶和华对古列的爱,以及祂用古列行祂所喜悦的,就是征服巴比伦,释放以色列被掳的人。

 一 耶和华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

 在十二至十三节,耶和华论到祂自己宣告说,『我是耶和华,我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我手立了地的根基,我右手铺张诸天,我一招呼便都立住。』

 二 耶和华爱古列,他必向巴比伦行耶和华所喜悦的事

 十四至十五节继续说,『你们都当聚集而听!它们内中谁说过这些事?耶和华爱他;他必向巴比伦行耶和华所喜悦的事,耶和华的膀臂也要加在迦勒底人身上。惟有我曾说过,我选召了他;我领他来,他的道路必定亨通。』这些经节里的『他,』是指四十四章二十八节和四十五章一节的古列,预表基督作耶和华的仆人。(太三17。)古列要在巴比伦(象征罗马天主教)身上行耶和华所喜悦的。神用一个外邦王来征服巴比伦,释放以色列被掳的人,这乃是出于祂的爱。

 三 主耶和华差遣申言者以赛亚和耶和华的灵来

 以赛亚四十八章十六节下半说,『现在主耶和华差遣我和祂的灵来。』这里的『我』是指预表基督的申言者以赛亚。

捌 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从巴比伦出来


 四十八章也论到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从巴比伦出来。我们已经指出,巴比伦象征罗马天主教。二十至二十一节说,『你们要从巴比伦出来,从迦勒底人中逃脱,以欢呼的声音传扬,叫他们听见这话,将这话传到地极,说,耶和华救赎了祂的仆人雅各。耶和华引导他们经过沙漠,他们并不干渴;祂为他们使水从盘石而流,分裂盘石水就涌出。』二十二节为四十八章下结语说,恶人必不得平安。这里的恶人,可能是指巴比伦人。

 在圣经里,巴比伦不仅指国家,也指宗教。因此,启示录十七、十八章记载了巴比伦的两面:宗教的一面,表征罗马天主教;物质的一面,表征罗马城,就是将来敌基督之国的首都。

 按照历史,约在主前四十年,罗马就在政治和军事上统治了以色列。在神眼中,罗马乃是真正的巴比伦,阻挠神完成神的经纶。乃是罗马将基督钉十字架。然而基督在祂的复活里,胜过了这阻挠,产生了召会。到了第三世纪,召会在复活的大能里非常得胜。然后在第四世纪,康士坦丁大帝趁着当时召会领头人中间所存在的不合,就于主后三二五年召开了奈西亚大会。那次大会制定了奈西亚信经,为以后天主教和许多领头的公会所采用。康士坦丁大帝所作的,为罗马天主教的形成铺了路;罗马天主教乃是政治和宗教的调和。所以,罗马天主教乃是政治侵入宗教,并政治与宗教邪恶的联婚所产生的。至终,罗马天主教成了妓女。(启十七5。)到了主后五九○年左右,教皇制度完全成立,巴比伦完全形成,并终极完成于政治和宗教这两面。

 在以斯拉的时候,以色列从巴比伦出来,但他们只是从政治的巴比伦出来,而不是从宗教的巴比伦出来,因为那时还没有宗教的巴比伦。以色列被掳到巴比伦,表征今天的基督徒被掳到巴比伦的宗教里。就着宗教说,大多的基督徒都被掳到巴比伦。在巴比伦的宗教里,最显著的事就是拜偶像。在天主教里特别是这样。今天我们这些神的子民,要从这两面的巴比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