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虚空的虚空(一)
总纲目




壹 介言
 一 书名
 二 著者
 三 著时
 四 著地
 五 内容
 六 中心思想
贰 这卷书的本身
 一 开头的话
  1 著者
  2 主题
   a 在日光之下人一切的劳碌,都是循环
   b 都是照旧
   c 万事都令人厌烦
 二 著者的实验
  1 在智慧和知识的事上 
  2 在欢宴的事上
  3 在作智慧人或愚昧人的事上
   a 作智慧人比作愚昧人好
   b 所罗门这个劳碌的人,所得的结果,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
   c 所罗门承认这是出于神的手
  4 在神主宰下之命定的事上
   a 凡事都有定期
   b 神使凡事都有定期的原因
    (一) 神将劳苦的事给世人
    (二) 神将永远安置在人心里
    (三) 人莫强如终生喜乐行善
    (四) 神排定一切现今和将来的事
  5 在人类社会中地位和阶级的事上
   a 神的审判使义人降低
   b 这是使神验证人不过像兽类一样
   c 受欺压的流泪,欺压人的有势力
   d 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技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
   e 有人孤单无二
   f 贫穷而有智慧的少年人,胜过年老的愚昧王

 读经:传道书一章一至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传道书生命读经的介言,然后来看这卷书本身。

壹 介言


 一 书名

 传道书的希伯来文原名为 Qohelet,柯亥力,意思是『传扬者(或,教师)』,是将以色列人聚集起来,对他们讲论的人。

 二 著者

 传道书的著者是智慧的王所罗门。(一1,12,十二9,参王上四32。)

 三 著时

 这卷书大约是在主前九七七年,所罗门堕落之后写的。

 四 著地

 着地是在耶路撒冷。(传一1,12。)

 五 内容

 传道书的内容是所罗门在堕落离开神,又回转归向神之后,对堕落人类在日光之下,在败坏世界中人生的描绘。他专心寻求查究天下所发生的一切事,他观察到照着自然的现象,万事都是一再循环发生,一代又一代都是一样,令人厌烦,并无新事。他下结论说,对堕落人类的人生而言,这一切都是虚空的虚空,都是捕风。智慧的王,凭他的智慧所得着的这样一个结论,可以看作是堕落之人虚空人生的历史。他在这卷书中的结论,就像结局悲惨之人的挽歌。

 照传道书看,人的历史从起初到现今,都是虚空。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和败坏的奴役之下,在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保罗在罗马八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到这点,与传道书所说的相符。今天每个人实际上不是在活,乃是在死。我们生而死,就是说,我们从出生之日,就一直在死。由此我们看见,在日光之下,人生是虚空的虚空。

 六 中心思想

 所罗门有无比的智慧,至高的地位,凌驾众人的财富,又有成百的妃嫔,在放纵情欲上堕落到无以伦比的地步。藉着经过日光之下一切积极和消极的人生经历,他的思想中深深刻着且充满了这卷书的中心思想,就是在日光之下,堕落离开神的人生是虚空的虚空。人是神以最高、最尊贵的定旨造的,就是要在生命、性情、和彰显上与神相像,而彰显神。但是神的仇敌魔鬼撒但,进来将他自己作为罪注射到神为祂定旨所造的人里面。因着人这样的堕落,人以及神所交托给人管理的一切受造之物,也都被带进败坏的奴役之中,服在虚空之下。(罗八20~21。)因此,在败坏世界里的人生,也成了虚空,也成了捕风。著者所罗门完全领悟这事,就在他的描述里强调这事到了极点。但他在这事上不是完全的失望,反而指教我们,有一条脱离这虚空的路,就是回到神那里,以神作人的一切、救赎、生命、财富、享受、快乐和满足,使人仍然可以为神所用,以成就神在人身上原初的定旨,而完成神永远的经纶。(传十二13~14。)

贰 这卷书的本身


 一 开头的话

 传道书一章一至十一节是开头的话。

  1 著者

 一节指明著者是在耶路撒冷的王,大卫的儿子所罗门-传道者。

  2 主题

 在二至十一节我们看见,这卷书的主题是虚空的虚空。

   a 在日光之下人一切的劳碌,都是循环

 在日光之下人一切的劳碌,都是循环。(3~4。)每天日头出来、落下。每年一季接着另一季。父母生出儿女,至终死去。儿女长大,生出他们的儿女,然后又死去。循环一直继续,没有新事。  

   b 都是照旧

 万事都是照旧,一代又一代,就像自然界的现象一样。(4~7。)

   c 万事都令人厌烦

 万事都令人厌烦,无事令人满足,并无新事,也无人记念。(8~11。)

 二 著者的实验

 传道书一章十二节至六章十二节是很长的一段,说到著者的实验。

  1 在智慧和知识的事上 

 第一个实验是在智慧和知识的事上。(一12~18。)著者说,神叫世人所劳烦的,是极重的劳苦。(13。)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15。)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18。)明白智慧,且明白狂妄和愚昧,也是捕风。(17。)

  2 在欢宴的事上

 二章一至十一节是在欢宴之事上的实验,尤其是关于享乐、(1~2、)畅饮、(3、)建造和栽种、(4~6、)财物、(7、)金银、(8上、)音乐、(8中、)以及喜爱许多的妃嫔。(8下。)所罗门发现,他凭自己的智慧,在这些欢宴上无可匹比的经历,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9~11。)

  3 在作智慧人或愚昧人的事上

 十二至二十六节描述在作智慧人或愚昧人之事上的实验。

   a 作智慧人比作愚昧人好

 作智慧人比作愚昧人好,但他们死后,都成了虚空,成了捕风。所以所罗门恨恶在日光之下的生活,对他来说,这一切都使他烦恼。(12~17。)

   b 所罗门这个劳碌的人,所得的结果,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

 所罗门这个人,用智慧、知识、技巧、操心而劳碌,所得的结果,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他恨恶他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对其心怀绝望,因为他得来的,必留给他以后的人;他认为这是大患、忧伤、愁烦,使他在夜间心也不安。因此,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18~23。)      

   c 所罗门承认这是出于神的手

 所罗门认为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让自己得尝享乐;他也承认这是出于神的手,祂眼中看谁为好,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三13,五18~20;)惟有罪人,神使他劳苦的收聚、堆积,所得的却归给神眼中看为好的人。在所罗门看来,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二24~26。)

  4 在神主宰下之命定的事上

 三章一至十五节说到在神主宰下之命定这事上的实验。

   a 凡事都有定期

 凡事都有定期,由神所定。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1~9。)

   b 神使凡事都有定期的原因

 所罗门继续列举神使凡事都有定期的原因。

    (一) 神将劳苦的事给世人

 神将劳苦的事给世人,叫他们在其中劳苦。(10。)

    (二) 神将永远安置在人心里

 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远(就是对在永远里之事的渴望)安置在世人心里;虽是这样,人仍然不能参透神从始至终的作为。(11。)神造人时,将所罗门所称为『永远』的东西放在人里面。这就是说,在人里面有一种对神的渴望,对永远之事的渴望。物质的事也许是可享受的,却是暂时的。

 许多成功的人能见证,他们竭力在事业上晋升时,里面就觉得虚空。他们开始领悟,他们在寻求永远的事。他们得着所要得的东西以后,就觉得那算不得什么。这种感觉来自人心里对永远之事的渴慕。

 照着我们自己的经历,我们知道,每当我们在人生中有所成功的时候,就也有虚空的感觉。这指明在人里面有对永远之事的渴望。神已将这样的渴望,这样的寻求,放在人的心里,使人寻求神。每个人,尤其每个有思想的人,里面都有这种对永远的渴望和寻求。

    (三) 人莫强如终生喜乐行善

 十二至十三节说,人莫强如终生喜乐行善,并且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得尝享乐;这也是神的恩赐。

 神为自己创造人,但人被撒但引诱放弃神,因此人成为堕落的。然而,神仍祝福人,使他有美好的生活,并享受各种物质的事物。藉着以物质的事物祝福人,神世世代代维持人类的生存。神这样保守人,是为着要救赎祂所拣选的人。

 离了神的祝福,没有一个人能忍受在地上的生活。一面,在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的虚空,并且服在败坏的奴役之下﹔另一面,人生的某些事物,如教育、工作和婚姻,仍非常引起人的兴趣。我们若不奋斗以得着教育,或在工作上成功,或得着美满的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我们也许会受试诱要自杀。神用人对这些事物的奋斗,以保守人在地上。人类若不再生存,神就无法从堕落的人类中得着祂所拣选的人。人类若被了结,基督就无法来临,因为不会有为着祂成为肉体的谱系。

 虽然人是堕落的,但神继续祝福人,使日头照耀,使雨降下,并且维持宇宙中正确的次序。结果,人就渴望继续活着。这样人类就为着神蒙保守,以完成祂在创立这地以前拣选我们的定旨。

 我们生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方。所以,今天我们为着神的定旨都在这里。若神没有主宰的保守人物质的生命,我们就没有一个人能为着祂的定旨生存。我信这是正确领会所罗门写这句话时的思想,他写着:『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得尝享乐;这也是神的恩赐。』(13。)

    (四) 神排定一切现今和将来的事

 神在祂管理一切的主宰里,排定一切现今和将来的事,并且再寻回已过的事。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可增添,无可减少,为要人敬畏祂,好叫他们有祂的智慧,认识人生真实的意义。(14~15。)

  5 在人类社会中地位和阶级的事上

 传道书三章十六节至四章十六节说到,所罗门在人类社会中地位和阶级之事上的实验。

   a 神的审判使义人降低

 神按着定时的审判,使义人降低到与恶人一样的水平上。(三16~17。)

   b 这是使神验证人不过像兽类一样

 这是使神验证人不过像兽类一样,将人降低到与兽类一样的水平上。因此,人莫强如在他作的事上喜乐,因为这是他的分。他身后的事,谁能使他回来看见呢?(三18~22。)

   c 受欺压的流泪,欺压人的有势力

 受欺压的流泪,欺压人的有势力,但二者都无人安慰。所罗门赞叹死人,胜过那还活着的活人;他更赞叹那未曾生的,就是未见过日光下所行之恶事的。(四1~3。)

   d 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技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

 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技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愚昧人抱着手,吃自己的肉。一手捧着安宁,强如两手满了劳碌捕风。这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4~6。)

   e 有人孤单无二

 有人孤单无二,无子无兄,竟劳碌不息,眼目也不以财富为足,劳劳碌碌,刻苦自己,不为任何一人。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三个人比两个人更好。(7~12。)

   f 贫穷而有智慧的少年人,胜过年老的愚昧王

 贫穷而有智慧的少年人,胜过年老不肯纳谏的愚昧王。(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