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 在圣民的经历和赞美里,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宝贵(一)
总纲目




壹 圣民上锡安时,为着耶和华拯救他脱离困苦而有的赞美
 一 十五篇上行诗是希西家最喜爱唱的
 二 米设是在亚述极北之地,基达是在亚拉伯以南之地
 三 诗人在被掳时受困苦
贰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保护他免受一切灾祸而有的赞美
 一 耶和华是保护希西家的
 二 『向山』指造天地的耶和华
 三 太阳和月亮成为神保护的凭借
叁 圣民上锡安时,因他喜爱之耶路撒冷神的殿而有的赞美
 一 诗人的欢喜
 二 他对耶路撒冷的赞美
 三 大卫家的宝座为着审判设立在那里
 四 他为耶路撒冷的平安和兴旺祷告
肆 圣民上锡安时,因神怜恤被掳归回的人而有的赞美
 一 向耶和华举目
 二 因着掳掠他们者的藐视和讥诮
伍 以色列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在他们仇敌入侵时帮助他们而有的赞美
 一 耶和华没有把他们当抓食交给人
 二 他们得帮助是在乎耶和华的名
陆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围绕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
 一 信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
 二 耶和华围绕祂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
 三 耶和华以公义审判
 四 以平安祝福以色列
柒 被掳归回的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而有的赞美
 一 他们好像作梦的人,满口喜笑,满舌欢呼
 二 求耶和华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
捌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顾念并赐福给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
 一 耶和华顾念祂的百姓
  1 耶和华建造房屋,保护城池
  2 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
 二 耶和华赐福给祂的百姓
  1 儿女是耶和华的产业
  2 箭袋充满儿女像箭的人,便为有福

 读经:诗篇一百二十至一百二十七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一组特别的诗篇-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就是人所熟悉的上行诗。

 一百一十九篇说到律法,但这十五篇里没有题起律法。这些诗不但没有说到律法,反而说到被掳的事。以色列人喜爱律法,但他们没有照律法而活。他们领受律法以后,他们的罪、过犯、罪愆反而增加,甚至到偏离神、拜偶像的地步。例如,士师记十七章告诉我们,有一个人在他家里设立偶像;他分派他的一个儿子作祭司,后来又雇了一个利未人在家里作祭司。因着以色列人拜偶像,神就使他们被掳到偶像之地。百姓在被掳中受苦时,他们忘记许多事物,却无法忘记锡安和耶路撒冷。

 那时,锡安山和建造在锡安之上的耶路撒冷,是神留在地上惟一的标记。锡安是亚伯拉罕献上他儿子以撒的地方,也是大卫所拣选的地方。神是看不见、奥秘且非常深奥的,没有人见过祂。然而,锡安和耶路撒冷是神存在的地上标记。如诗篇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所指明的,作中心的锡安和作圆周的耶路撒冷,深深留在以色列人的思想中。为这缘故,我将这些诗篇的两篇信息题目定为:『在圣民的经历和赞美里,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宝贵』。因着圣民的经历,他们无法忘记锡安和耶路撒冷,在他们的赞美里也没有忽略。圣民不再关切敬虔或安慰,乃关切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命运。

 以色列首先被亚述人侵略,然后被巴比伦人侵略。亚述人不像巴比伦人,他们没有毁灭耶路撒冷城或破坏殿。写上行诗的时候,城和殿都还在,被掳的圣民记念城和殿是他们所敬拜之神的标记、象征。

 为什么这十五篇诗称为上行歌?要答复这问题,我们需要看见以色列人在被掳时,乃是在走下坡的光景里;回到耶路撒冷和锡安,是在走上坡的光景里。不仅如此,他们必须登锡安山,他们在登山的时候,就唱着上行歌,登阶歌。

 我们得救的时候,是在走上坡的光景,因此不必唱上行歌。然而,我们后来也许『下沉』或『低落』了一段时期。这时我们就是在一种被掳中。但主再得着我们,并且复苏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要唱上行歌。我们这些上上下下经历的结果,是我们不再以天然的方式高举律法,珍赏律法。我们会领悟,律法没有帮助我们;真正帮助我们的,乃是锡安和耶路撒冷。

 现在我们逐篇来看这十五篇诗。

壹 圣民上锡安时,为着耶和华拯救他脱离困苦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篇是圣民上锡安时,为着耶和华拯救他脱离困苦而有的赞美。

 一 十五篇上行诗是希西家最喜爱唱的

 照着历史,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这十五篇上行诗,是希西家最喜爱唱的。(参赛三八20。)他惯常在耶路撒冷的殿内,用丝弦的乐器唱这些诗篇。

 二 米设是在亚述极北之地,基达是在亚拉伯以南之地

 诗篇一百二十篇五节说,『我有祸了,因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中。』这里有两个专有名词-米设和基达-指两个地方。米设是在亚述极北之地,基达是在亚拉伯以南之地。(赛二一13,16,结二七21。)二者也许都指诗人在亚述人入侵时被掳去的地方。(王下十八11,代下三二1。)这指明诗篇一百二十篇与亚述人入侵有关。亚述人入侵以色列,夺了以色列的京城撒玛利亚。这篇诗的作者就是在被掳到米设和基达的人当中。

 三 诗人在被掳时受困苦

 一个敬虔的以色列人怎能在极北之地米设,和南方之地基达?答案必是因诗人在那些被亚述人掳去的敬虔犹太人当中。一节的『困苦』,也许是指诗人在被掳时受的困苦。这里诗人说,『我在困苦中呼求耶和华,祂就应允我。』六节也许指明他的被掳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与那恨恶和平的人,许久同住。』那些恨恶和平的人,首先是亚述人,后来是巴比伦人和波斯人,他们都入侵以色列。入侵的亚述人不是为着和平,乃是为着争战。因此,在七节诗人继续说,『我愿和平;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因为这些入侵者也是说谎者,诗人就祷告:『耶和华阿,求你救我脱离说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2。)所以上行诗的第一篇,描述诗人在被掳时如何受苦。

贰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保护他免受一切灾祸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一篇是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保护他免受一切灾祸、灾难而有的赞美。

 一 耶和华是保护希西家的

 五节说,『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照着历史,这里『保护你的』指耶和华是保护希西家的。(王下十九14~19。)没有耶和华的保护,希西家必为亚述人所杀。

 二 『向山』指造天地的耶和华

 一百二十一篇一至二节说,『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一节的『向山』指向造天地(包括山)的耶和华。(王下十九15。)

 三 太阳和月亮成为神保护的凭借

 在诗篇一百二十一篇六节诗人说,『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这里『太阳』和『月亮』指神的创造,二者都成为神保护的凭借。

 一九三七年日本入侵中国期间,我特别经历了这节的应验。同工们请我从华中的汉口回到山东半岛尖端,我的家乡烟台。这是一段搭乘火车漫长、复杂的旅程。国家在混乱状态,因着日本飞机攻击的威胁,乘火车旅行是件可怕的事。天空晴朗时,飞机日夜都可能攻击。每当警报响起时,我们就必须离开火车,藏在田野里。白日若天空阴霾,乘客就安心。然而,夜里天空晴朗,月亮皎洁时,人就惧怕。那时,我刚好读到一百二十一篇,我为着主在六节的话赞美祂。然后我向别的乘客见证说,『我是基督徒,我刚读到圣经,就是神的话,说,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我相信神必保守我安全。凡与我一同旅行的人也必安全。请放心。』他们有些人嘲笑我。但我们在长途旅行中没有任何警报,在安全抵达山东省省会以后,我问他们我所说过的,他们承认我是对的。在那光景里,我和希西家一样,经历神是我的保护者。

叁 圣民上锡安时,因他喜爱之耶路撒冷神的殿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二篇是圣民上锡安时,因他喜爱之耶路撒冷神的殿而有的赞美。这是关于诗人喜爱神殿的甜美诗篇。诗人不关切律法,乃关切锡安和耶路撒冷。

 一 诗人的欢喜

 人对诗人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他就欢喜。(1。)今天有人说,『我们去聚会,』我们这些爱召会的人也该欢喜。

 二 他对耶路撒冷的赞美

 二至四节是诗人对耶路撒冷的赞美;耶和华的众支派上那里去。 

 三 大卫家的宝座为着审判设立在那里

 『因为在那里设立审判的宝座,就是大卫家的宝座。』(5。)这里大卫预表基督。

 四 他为耶路撒冷的平安和兴旺祷告

 六至九节是诗人为耶路撒冷的平安和兴旺祷告并祝福。在六节他说,『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爱耶路撒冷的人必然兴旺。』这节表达诗人对耶路撒冷亲密的感觉。七节指明诗人不关切自己得安慰,只关切耶路撒冷的平安和兴旺。因此,在八至九节他继续说,『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缘故,我要说,愿平安在你中间。因耶和华我们神殿的缘故,我要为你求福。』

肆 圣民上锡安时,因神怜恤被掳归回的人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三篇是圣民上锡安时,因神怜恤被掳归回的人而有的赞美。这篇诗虽短,却非常有意义。

 一 向耶和华举目

 诗人说,他向坐在天上的耶和华举目。(1。)然后他说,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圣民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他们的神,直到祂怜恤他们。(2。)

 三节上半说,『耶和华阿,求你怜恤我们,怜恤我们。』在这篇诗里,最显著的辞是『怜恤』。不是我们爱神的律法,乃是祂怜恤我们。怜恤比怜悯更深,因怜悯是外在的,而怜恤是内在的。

 二 因着掳掠他们者的藐视和讥诮

 耶和华因着掳掠他们者的藐视和讥诮,怜恤被掳归回的人。关于这点,三节下半和四节说,『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我们的心饱受那些安逸人的讥诮,和骄傲人的藐视。』这指明他们仍记得在被掳时的遭遇。他们记得他们天天被讥诮,受轻视,受到藐视的对待。他们在这样的经历中,无法忘记锡安和耶路撒冷;因此他们归回时,就登锡安山。

伍 以色列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在他们仇敌入侵时帮助他们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四篇是以色列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在他们仇敌入侵时帮助他们而有的赞美。

 一 耶和华没有把他们当抓食交给人

 他们的仇敌起来,向他们发烈怒,好像狂傲的水将他们淹没,把他们吞灭时,耶和华没有把他们当抓食交给仇敌的牙齿。(1~6。)诗人说,若不是耶和华在他们一边,狂傲的水必将他们淹没。然后诗人为着耶和华的帮助赞美祂。『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祂没有把我们当抓食交给他们的牙齿。』(6。)

 二 他们得帮助是在乎耶和华的名

 诗人继续富有诗意的说,『我们好像雀鸟从捕鸟人的网罗里逃脱;网罗破裂,我们逃脱了。』(7。)他们好像受捕鸟人威胁的雀鸟,但由于耶和华的帮助,他们逃脱了网罗。因此,诗人在结束时宣告:『我们得帮助,是在乎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8。)

陆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围绕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五篇是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围绕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

 一 信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

 在一节诗人说,信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他们爱锡安山,并且将自己比喻为锡安山。

 二 耶和华围绕祂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

 二节告诉我们,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耶和华也照样围绕祂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

 三 耶和华以公义审判

 诗人继续说,耶和华以公义审判那些心里正直的人,和那偏行弯曲道路的人。(3~5上。)在四节诗人祷告:『耶和华阿,求你善待那些为善…的人。』『为善的人』指明诗人的观念仍照着善恶的原则。除了神以外,没有人是良善的。(可十18。)那么,诗人怎能求神善待那些为善的人?这祷告表明老旧的传统对诗人的影响。

 四 以平安祝福以色列

 这篇诗结束于诗人祝福以色列,说,愿平安归与以色列。』(5下。)

柒 被掳归回的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六篇是被掳归回的人上锡安时,因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而有的赞美。

 一 他们好像作梦的人,满口喜笑,满舌欢呼

 诗人说,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他们好像作梦的人。那时他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1~2上。)『那时外邦中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2下~3。)

 二 求耶和华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

 『耶和华阿,求你使我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4。)虽然有些人回来了,但仍有许多人被掳,因此诗人在这里为他们祷告。诗人在祷告中求耶和华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不同于北地冻结的河水,南地的河水是流动的。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流泪出去,带着种子撒播的,必要欢欢乐乐的带禾捆回来。』(5~6。)我信这是指被掳的人。按人说,他们被掳到异国是苦难。然而,按神说,藉着他们向外邦人传扬神,那是撒种。表面看来,神的子民是被掳的;事实上,他们是传扬者。许多被掳的人是绝佳的传扬者,如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他们的传扬就是撒种。结果,好些外邦人藉着这些被掳的人被带给神。例如,尼布甲尼撒必须向但以理和他的同伴承认,他们的神是真神。(但二47,三28~29,四34~35。)这指明被掳的将认识神的种子撒在异教徒中间。

 诗篇一百二十六篇五节说到欢呼收割,六节说到欢欢乐乐的回来。(欢呼是欢乐的呼喊,喜乐的喧嚷。)被掳的流泪撒种,却要欢欢乐乐的带『禾捆』回来。 

捌 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顾念并赐福给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


 一百二十七篇是圣民上锡安时,因耶和华顾念并赐福给祂的百姓而有的赞美。这首上行歌是所罗门写的。

 一 耶和华顾念祂的百姓

 在一、二节我们看见,耶和华顾念祂的百姓。

  1 耶和华建造房屋,保护城池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保护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1。)这是安慰的话,尤其是对长老和那些认为自己是保护召会的看守者。若不是主建造召会,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主保护城池,就是保护作国度的召会,看守召会的人就枉然儆醒。

  2 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

 『你们清晨早起,深夜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这一切惟有耶和华在祂所亲爱的睡觉时,赐给了他们。』(2。)这指明主若不为我们作什么,凡我们所作的,全是枉然。我们不该在自己里面劳碌奋斗,乃该信靠祂,因为祂甚至在祂所亲爱的睡觉时,就将这一切赐给了他们。你相信你所作的算得什么吗?我们需要领悟,我们所作的,若不是信靠主而作的,就都算不得什么。我们若领悟这点,就会安息在主里面。

 二 耶和华赐福给祂的百姓

 三至五节是耶和华赐福给祂的百姓。

  1 儿女是耶和华的产业

 在三节诗人说,儿女是耶和华的产业,腹中的果子乃是赏赐。

  2 箭袋充满儿女像箭的人,便为有福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侯,必不至于羞愧。』(4~5。)这指明我们不该没有信靠主而奋斗,只该作生育儿女的好父亲。我们凭着劳苦得不着什么,但我们能生育儿女。有些人很聪明,也非常殷勤劳苦,却没有儿女。他们的『箭袋』里没有『箭』,这是羞耻。我们需要思想我们要拣选什么-劳苦,还是安息并生育儿女。

 一百二十七篇是释放的诗篇,释放我们脱离劳苦。这篇诗教导我们,神眷顾我们,并赐福给我们。我们劳苦与否,情形都是一样的。『这一切』是祂在我们睡觉时,就赐给了我们。除了顾念我们以外,祂还以扩增、以儿女赐福给我们。我们都需要相信这点。即使我是劳苦的人,我也相信结果不在于我的劳苦,乃在于神的顾念和赐福。

 所罗门在本诗里的话,是针对那些劳苦、竭力作事,却不信靠神的人。你不该在自己里面劳苦,乃该信靠神。祂要眷顾你,也要赐福给你。

 这首上行歌所描述的,需要成为我们的经历。今天我们在谈论扩增﹔然而,我们越谈论,就越失望。我们越期望得着扩增,扩增就越少。结果,我们没有平安和安息,我们也没有上行歌。所以,我们的观念需要改变:扩增不在于我们所作的,乃在于神赐给多少。顾念和祝福都从祂而来。让我们学习作今日的所罗门,知道我们无论作什么,不信靠主就是枉然的;但只要我们信靠祂,就会有美好的结果。我们若学会作这样的所罗门,那么我们就会祷告说,『主,我不信靠自己。我信靠你的怜悯、你的赐福、你的同在、和你的灵。』这就是对一百二十七篇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