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藉着锡安,地转向主
总纲目




壹 一百零二篇是困苦人的祷告
贰 基督是将地转向主的关键
 一 基于祂的受苦
 二 藉着锡安
  1 锡安是耶路撒冷城的中心
  2 锡安的石头是主的仆人所喜悦的,她的尘土是他们所怜惜的
  3 使地上万民和列国赞美敬拜耶和华
 三 因着祂永远、不变的存在
叁 赞美那藉着基督作王,恢复对全地之主权与权利的耶和华
 一 对神历史的叙述
  1 祂的慈爱和怜恤,祂赦免祂子民的罪,医治、救赎并顾念他们
  2 在祂创造宇宙及其丰满上的伟大
  3 照着祂的约,对待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
  4 在旷野和应许之地,照着祂的约,以恩惠对待以色列
 二 结果乃是阿利路亚

 读经:诗篇一百零二至一百零六篇。

 我们在开始研读诗篇的时候就曾指出,诗篇是敬虔的圣民写的。这些圣民与神非常亲近,他们也常常思想并顾到神和神的权益。许多篇诗是在受苦的时候写的;诗人在受苦时,抒发了一些情感和混杂的情绪,其中也有些高超的思想,主要是关于基督、神的殿、神的城、以及神恢复祂对地的主权。在旧约里,这恢复称为复兴,指千年国。神的殿表明神的家,也表明祂的家庭,祂的家人;神的城指祂的国;要来的复兴指千年国。基督、神的殿、神的城、要来的复兴这四件事,乃是圣经的基本元素,内里素质。

 我们可以说,诗篇是全本圣经的精粹。圣经开始于神的存在,然后说到神的创造,其中有些指明基督的事。从基督产生召会,就是神的殿。作神殿的召会得加强并扩大,就成为城,也就是神的国。至终,神的国要在千年国期间带进地的复兴,并要完成于新天新地,以新耶路撒冷-神殿与神国的完成-为中心。在诗篇里这圣经的精粹,乃是开启全本圣经的钥匙。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诗篇的另一组,包含一百零二至一百零六篇,这组诗篇有点难以领会。在这组里,我们首先看见基督。一百零二篇是关于基督的诗篇,有力的证据就是希伯来一章十至十二节引用了二十五至二十七节。

 诗篇一百零二篇的诗题告诉我们,这是困苦之人,就是受苦之人的祷告。诗人,敬虔的人,因着锡安连同圣殿与圣城的毁灭和破坏而受苦。他受苦到发昏的地步。在这事上他有点像耶利米;耶利米在耶路撒冷和圣殿毁灭以后,坐在城外的山上,看着殿与城的破坏,写了耶利米哀歌,他写的时候也可能是发昏的。写一百零二篇的敬虔人,也因着殿与城的毁灭受困苦。他因着受苦而发昏,就向神祷告,并吐露苦情。在这篇诗的诗题中,『苦情』一辞的意思不是诗人向神抱怨;乃是指一种困苦的景况,就是因圣殿和耶路撒冷的毁灭所引起的受苦。

 一百零二篇有三段。一至十一节是第一段,与受苦和困苦有关;十二至二十二节是第二段,与锡安的重建,被毁灭的圣殿与圣城的复兴有关;二十三至二十八节是第三段,揭示主在祂的复活里是永远的一位。在启示录一章十八节,基督那永活者说,『我曾死过,看哪,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复活是主的日子的延长;祂在祂的复活里要存到永永远远。

 照着诗篇一百零二篇,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复兴将列国转向神。为这缘故,我给本篇信息的标题是『藉着锡安,地转向主』。这里的锡安是在破坏以后得重建的锡安。因此,本诗的第二段向我们陈明一幅图画,就是被毁灭并破坏之圣殿和耶路撒冷城的复兴。这个重建将全地及万国的万民都转向主。

 在预表里,一百零二篇首先指基督的受苦,尤其指祂的死。基督的受苦完成于祂的死;藉着祂的死,召会-神的家,得以产生出来。至终,召会作神的家,成为神的城,神的国。所以,以弗所二章十九节说到神家里的亲人和神的国。

 以色列的历史是召会历史的图画。以色列经历毁灭和破坏,以色列人被掳掠,且被掳到巴比伦。同样,在启示录里我们看见大巴比伦与召会相对。至终,大巴比伦要倾倒,召会要完全被建立。召会的重建要将万国转向主,世上的国要成为神和基督的国。(启十一15。)

 诗篇一百零二篇揭示基督的死以及在祂复活里的存在。基督的死与复活的产品,乃是锡安同神的殿与神的城。所以,一百零二篇有基督的死、基督的复活和锡安。

 锡安是召会的总称。加拉太四章二十六节说,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我们的母,并且希伯来十二章二十二节告诉我们:我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来到活神的城,属天的耶路撒冷。』不仅如此,我们研读诗篇八十四篇时,看见那篇诗里所题的『锡安大道』,(5,)就是召会生活的大道。启示录十四章给我们看见,十四万四千人要被提到锡安山。今天我们正迈向锡安,就是神的山的最高峰。这锡安就是召会。

 一百零二篇非常深,包含一些隐藏的秘密。我们若透视这篇诗,就会看见基督的受苦和受死不仅是为着救赎,也是为着复兴。一至十一节说到受苦;十二至二十二节说到复兴;二十三至二十八节说到基督在祂复活里继续的存在。基督的受苦是为着救赎,祂的救赎是要产生召会作神的殿与神的城,这要完成于复兴。在基督的复活里,凭着基督的复活,并藉着基督的复活,召会要完成于复兴。基督的死产生召会,祂的复活延长召会的存在。召会既藉着基督的死得以产生,就在基督的复活里继续存在。这是一百零二篇里的启示。

 我们不该肤浅、天然的研读一百零二至一百零六篇,或只留意白纸黑字;我们需要用许多的祷告,并对圣言许多的思考,来研读这些诗篇和所有的诗篇。这样,我们就会领悟,一百零二至一百零六篇是一组。一百零二篇中困苦圣徒的祷告,是这组的根基。我们强调过一个事实:这篇诗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苦难,藉着祂的苦难所产生的召会,以及召会由于基督在祂复活里不变的存在,在基督的复活里继续的存在。我们将会看见,这组其它四篇的诗,是神历史的叙述;这四篇中的三篇-一百零四、一百零五、一百零六篇-是『阿利路亚诗篇』。诗篇中的『阿利路亚』由这三篇诗开始。

 现在我们更详细的来看一百零二篇,然后继续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六篇对神历史的叙述。

壹 一百零二篇是困苦人的祷告


 一百零二篇的诗题是『困苦人发昏的时候,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所以这篇诗是诗人情绪的发表,他的困苦(1~5,9~11)指基督的困苦。(6~8。)

贰 基督是将地转向主的关键


 六至八节和十二至二十七节启示基督是关键,祂将地转向主,并恢复神对全地的主权与权利。没有基督,这事就无法成就。

 一 基于祂的受苦

 基督是将地转向主的关键,这是基于祂的受苦。(6~8。)七节说,『我儆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这里的『房顶』指犹太房屋的平顶,当时人常上房顶去祷告。彼得在行传十章九节就这样作。既然诗篇一百零二篇七节指基督,这节就指明主耶稣在地上时,可能有时候也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在夜间儆醒祷告,顾到神的权益。这也是这篇诗作者的景况。因着锡安的破坏,他无法睡觉,也无法躺在床上。他上房顶去,在那里向神吐露苦情,求祂垂顾锡安、城与殿。

 一百零二篇七节是关于基督的受苦和祂的困苦特别的经文。祂的困苦与祂为神殿的焦急有关。(约二17,诗六九9。)基督在祂的受苦里是儆醒者,不顾自己的权益,只顾神殿的权益。因此,祂将自己比喻为房顶上孤单的麻雀。祂为着神的权益儆醒时,好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这是基督受苦的一方面。

 我们已指出,基督的受苦是为着产生召会。今天的基督徒领悟,基督那完成于祂受死的苦难,是为着救赎;但很少人领悟,祂的受苦也是为着产生召会。我们需要看见,基督的死是为着救赎,以产生召会。

 二 藉着锡安

 我们看过,地转向主是基于基督产生召会的受苦。现在我们需要看见,地这样转向主是藉着锡安,也就是藉着召会。今天召会就是锡安。我们不该以为,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所作的是小事。在神看来,祂恢复里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召会是藉着基督的死产生的,但召会存在地上一段时间之后。就受了破坏、毁灭。今天我必须是因着召会堕落而受困苦的人。我们该受困苦到发昏的地步。我们这些受困苦的人,该向神吐露苦情,说,『主,你的锡安在那里?你的圣城在那里?我们到处都看见大巴比伦,但召会在那里?』

 以色列是召会的预表。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这几卷书是神选民历史的记载。从我们的观点看,那些记载是令人不快的,甚至是悲剧。然而,从神的观点看,这些记载却是令人愉快的,因为甚至在受破坏的神选民当中,地上仍有为着神的事;神只要在地上有为着祂的事,祂就满足了。今天召会的原则也是一样。正当的召会生活已完全受到破坏,我们到处都看见大巴比伦。但神在地上仍有为着祂自己的事。这就是主的恢复。

 即使在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里,以色列历史的记载虽是令人失望的,却仍有一条为着神的线。神仍有一条线。在士师的时候,这条线一时只有两个人-犹太人波阿斯,和摩押女子路得。他们结婚以后,成了带进基督惟一的线。照着马太一章的家谱,波阿斯从路得生了大卫的祖父。因此,虽然神的选民以色列已被击败,但仍有一条能生出基督的线。今天,尽管召会堕落,受了破坏,神仍有一条为着基督的线,为此我们该敬拜祂。

  1 锡安是耶路撒冷城的中心

 锡安是耶路撒冷城的中心,(诗一百零二16,21,)预表召会是神国的中心。(太十六18~19。)在马太十六章十八、十九节,『召会』与『国』二辞交互使用。这指明召会就是国,国就是召会。

  2 锡安的石头是主的仆人所喜悦的,她的尘土是他们所怜惜的

 诗篇一百零二篇十四节说,『你的仆人喜悦她的石头,怜惜她的尘土。』在这节里,石头预表作召会建造材料的信徒,(彼前二5,)尘土预表召会的立场。你喜悦召会所有的肢体吗?你怜惜召会的立场吗?我们该喜悦召会所有的肢体,也该顾到召会的立场。

  3 使地上万民和列国赞美敬拜耶和华

 诗篇一百零二篇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使人在锡安传扬耶和华的名,在耶路撒冷传扬赞美祂的话;就是在万民和列国聚会事奉耶和华的时候。』这些经文指明,藉着被建立、得复兴的锡安-召会,万民和列国都要赞美敬拜耶和华。这就是说,召会使世界转向主。

 三 因着祂永远、不变的存在

 基督因着祂永远、不变的存在,(诗一百零二24~27,来一10~12,)是使地转向主的关键。基督死而复活,如今祂在复活里活到永远。因着基督的复活,祂的存在是历世历代永远不变的。

 基督的死产生召会。召会受了破坏,但要得着复兴。基督的复活使召会得以继续存在。

叁 赞美那藉着基督作王,恢复对全地之主权与权利的耶和华


 诗篇一百零二篇是关于基督、召会和复兴的诗篇。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六篇是赞美那藉着基督作王,恢复对全地之主权与权利的耶和华。

 一 对神历史的叙述

 我们若将这四篇诗放在一起,就会看见这些是对神历史的叙述。

  1 祂的慈爱和怜恤,祂赦免祂子民的罪,医治、救赎并顾念他们

 一百零三篇说到神的历史,祂的慈爱和怜恤,祂赦免祂子民的罪,医治、救赎并顾念他们。这是神历史的第一部分。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祂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祂的一切好处。』(1~2。)这些好处包括赦免、医治、救赎、以及慈爱和怜恤的冠冕。(3~4。)

 在五节诗人继续说,『祂用美物使你壮年得以满足,以致你如鹰恢复年轻。』『你壮年』原文的意义不明确;有人译为『你的年日』。七十士译本用『心愿』。我们的壮年就是我们生命最刚强的部分,也就是我们年轻的日子。因为神用美物使我们生命最刚强的部分得以满足,我们就恢复年轻。身为年长的人,我能见证,我感觉我天天得更新。这更新使我能站起来为主说话。

 在七节诗人说,『祂使摩西知道祂的法则,叫以色列人晓得祂的作为。』这是奇妙的。神使有经历的人知道祂的法则,而叫年幼的,作儿女的,晓得祂的作为。今天我们中间有些人知道神的法则,但有些人只晓得祂的作为。祂的法则和祂的作为对我们都是益处。

 十二至十四节宣告:『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祂的人。因为祂知道我们的本体,记得我们不过是尘土。』东和西没有止境。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这是何等美好!不仅如此,如十四节所指明的,祂知道我们的本体,我们的身体,远过于任何外科医生所能知道的。

  2 在祂创造宇宙及其丰满上的伟大

 一百零四篇讲到在祂创造宇宙及其丰满上的伟大。这里所使用的丰满,包括宇宙中的万有。关于神创造的伟大,二十四节说,『耶和华阿,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造物。』

  3 照着祂的约,对待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

 一百零五篇叙述神历史的另一部分。这篇诗说到神照着祂的约,对待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

  4 在旷野和应许之地,照着祂的约,以恩惠对待以色列

 一百零六篇,就是这组的最后一篇,讲到神在旷野和应许之地,照着祂的约,以恩惠对待以色列。

 二 结果乃是阿利路亚

 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六篇对耶和华的赞美,结果乃是阿利路亚。这些阿利路亚开始于一百零四篇三十五节,继续到一百零五篇四十五节,和一百零六篇一节、四十八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