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 诗人对神殿与基督的爱
总纲目




壹 在神的对付和剥夺之后
贰 住在神殿中的,便为有福
 一 诗人羡慕渴想神的居所
 二 在两座坛,麻雀找到了家;燕子为自己找到了菢雏之窝
  1 在外院子里的铜祭坛,一切消极的事物已为祭物所对付
  2 在至圣所前的金香坛,神的子民在平安中蒙神悦纳
  3 藉此二坛,蒙神救赎的人找到他们与神安息的家
 三 住在神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要赞美祂
 四 住在神的院宇一日,胜似在别处千日
叁 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
 一 在神里面有力量
 二 经过流泪谷
 三 叫流泪谷变为泉源之地
 四 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
 五 行走力上加力
 六 到锡安朝见神
肆 诗人的祷告
 一 祷告神垂顾他们的盾牌,看祂受膏者的面
 二 在基督里享受耶和华我们的神作日头、盾牌、恩惠和荣耀,一无所缺

 读经:诗篇八十四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诗篇八十四篇;本诗是关于诗人对神殿与基督的爱。

壹 在神的对付和剥夺之后


 八十四篇是在好些关于神的对付和剥夺的诗篇之后。诗篇卷三说到神的许多对付和剥夺。例如,在七十三篇,诗人因着神的对付和剥夺感到困惑,直到他进入神的圣所才明白过来。在这样的诗篇里,诗人的情形与约伯几乎一样。主要的不同是诗人经历神的对付和剥夺,而约伯更经历了神的销毁。

 八十四篇用一个特别的辞-『流泪(巴迦)谷』。『巴迦』原文意『流泪』,所以巴迦谷就是流泪谷。这个特别的辞指明诗人受了神的对付和剥夺。

贰 住在神殿中的,便为有福


 四节说,住在神殿中的,便为有福。这里的『殿』表征召会整体。 

 一 诗人羡慕渴想神的居所

 一至二节说,『万军之耶和华阿,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的魂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活神呼吁。』神的帐幕,神的居所,表征众地方召会。诗人当时还未在神的居所里,但他羡慕在那里。他的羡慕强烈到一个地步,甚至是渴想。这指明诗人爱神的居所到何等的程度。

 二 在两座坛,麻雀找到了家;燕子为自己找到了菢雏之窝

 诗人继续将自己比喻为麻雀和燕子:『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神阿,在你的两座坛,麻雀找到了家;燕子为自己找到了菢雏之窝。』(3。)这两座坛是金香坛和铜燔祭坛。(出四十5~6。)各种祭物献于其上的铜祭坛,是在帐幕门口的外院子里﹔洗濯盆也在外院子里。圣所里有陈设饼桌子、灯台和金香坛。

  1 在外院子里的铜祭坛,一切消极的事物已为祭物所对付

 铜祭坛预表基督的十字架。在这祭坛,一切消极的事物已为预表基督的祭物所对付。在十字架那里,基督除去我们的罪,钉死旧人,废除撒但,审判属撒但的世界,并了结旧造和一切消极的事物。所以,在十字架那里,我们一切的问题都得了解决;在十字架那里,我们开始相信主耶稣。在十字架那里,我们承认自己的罪;在十字架那里,我们也蒙了赦免。这使我们有资格进入圣所,来到陈设饼桌子那里接受粮食,来到灯台那里接受光照,并来到金香坛那里,经历基督作我们蒙神悦纳的香。

  2 在至圣所前的金香坛,神的子民在平安中蒙神悦纳

 至圣所前的金香坛,是神的子民在平安中蒙神悦纳的地方。这香预表在升天里复活的基督作神的悦纳。(启八3。)基督作我们的香乃是馨香、可爱、可蒙悦纳的。在基督以外,我们无法蒙神悦纳;基督是我们的悦纳。在消极一面,在铜祭坛那里,我们的问题因着钉十字架的基督得以解决;在积极一面,在金香坛那里,我们在升天、复活的基督里蒙神悦纳。

 在基督受死以前,有一层幔子分隔了约柜所在的至圣所和金香坛所在的圣所。因此,在约柜与金香坛之间有幔子。有些经文明说金香坛在幔子外,有些经文指明金香坛属于至圣所。(来九4,王上六22。)基督死的时候,祂裂开了那分隔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太二七51,来十20,)所以如今在约柜与金香坛之间不再有幔子的间隔。

 出埃及四十章五至六节将金香坛与铜祭坛相题并论,这事实指明这两座坛有密切的关系。这两座坛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有密切的关系。首先,我们来到铜祭坛-十字架,在那里一切消极的事物受了对付。我们经历这祭坛的结果,使我们得着洁净,有资格进入帐幕,在香坛那里接触神。

  3 藉此二坛,蒙神救赎的人找到他们与神安息的家

 藉此二坛,蒙神救赎的人能找到他们与神安息的家。诗篇八十四篇三节说到家和窝。家和窝之间的不同是什么?家是安息的地方,而窝是避难的地方。今天对我们而言,铜祭坛乃是避难所。我们将自己藏在十字架之下,逃避我们的难处,因此我们就得着遮盖且有避难所。然后在金香坛那里,我们接触我们在诸天之上的基督。这接触不是为着避难,乃是为着安息。

 燕子是微小、软弱的,且被暴风和许多其它的事物所搅扰。但燕子有窝,就是避难所。如同燕子来到能菢雏之窝,我们也来到作我们避难所之基督的十字架这里。在这里我们可带来我们的『雏』,就是我们传扬福音时所接触的人。按属灵说,在十字架的『窝』这里,我们该『菢』雏,就是产生属灵的儿女。菢雏就是藉着传扬福音而产生他们。要这样作,我们需要将罪人带到基督的十字架。在十字架这里,我们有我们的窝,我们的避难所可以『菢雏』,就是产生属灵的儿女。在接触十字架以前,他们是罪人,但藉着接触十字架,他们成为信徒,就是在主里年幼的儿女。我们教导年幼的人呼求主时,他们就学习在香坛那里向神献上祷告。因此在他们的经历中,这两座坛有密切的关系。

 我们已指出,这篇关于诗人对神殿与基督之爱的诗篇,说到神的居所与神的殿。在预表里,帐幕-居所-是众地方召会,殿是召会整体。我们来到召会-神的殿时,就被两座坛所吸引,这二者是非常显著的。在第一座坛-铜祭坛那里,我们承认我们的罪、失败和缺点。在十字架这里,我们的问题得以解决,并且我们够资格进入神里面。然后我们可以来到金香坛接触神。

 在铜祭坛我们遇见钉十字架的基督,但在金香坛,钉十字架的基督成了升天的基督;基督在祂的升天里成为我们的悦纳。无论我们在自己里面是多么善良或纯洁,我们一在基督以外,就无法蒙神悦纳。我们惟有在基督里,才能蒙神悦纳。这是基督成为我们的香的意义。

 启示录八章三节指明,我们的祷告要蒙神悦纳,就必须有基督作香加在其中。这就是我们需要在主的名里祷告的原因。有的时候,我们会以『在主耶稣的名里』这句话来结束我们的祷告。我们若在自己的名里祷告,就不会蒙神悦纳;惟有在主的名里祷告,我们才会蒙神悦纳,因那时基督是香,是可悦的馨香之气,成为我们的悦纳。在基督里面,我们对神不仅是可蒙悦纳的,对祂也是馨香、可悦的。

 我们在召会里首先找到避难所,然后找到家。在我们得救并进入召会以前,我们不仅在流浪,无家可归,我们也没有任何防卫、保护或藏身之处。当我们来到召会中,就立刻来到铜祭坛,基督的十字架那里,解决了我们的问题,找到了藏身之处,就是避难所。我们将自己藏在十字架里。然后当我们继续接触神,在香坛那里祷告神时,我们就觉得我们是安息在家里。我们许多人能见证,这是我们来到召会时的感觉。

 我们在召会中经历这两座坛时,就能与保罗同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这位钉十字架的。』(林前二2。)我们只知道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十字架是我们的避难所,我们的藏身之处,基督自己是我们的悦纳。日复一日,我们来到这两座坛这里﹔日复一日,我们在此隐藏并安息。我们来到十字架跟前,在这里我们有避难所;我们也来到基督跟前,在这里我们有安息并且在家里。

 三 住在神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要赞美祂

 诗篇八十四篇四节说,『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住在神的殿中乃是要赞美祂。然而,我们常常缺少赞美。我们的活力排该满了赞美。不赞美主就沉睡,赞美祂就有活力。赞美主该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召会生活该是赞美的生活。

 四 住在神的院宇一日,胜似在别处千日

 『在你的院宇一日,胜似在别处千日;我宁愿在我神殿的门坎,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八四10,参结四七3~5,启二十4~6。)这里诗人说到站在门坎那里的人;门坎是里面和外面的分界线。我的确愿意作站在神殿门坎那里的人。

叁 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


 诗篇八十四篇五至七节启示,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人便为有福。想往锡安大道,意思是我们想要进入召会中。事实上,我们想要在召会生活里的心意,就是我们进入召会的大道。

 一 在神里面有力量

 『在你里面有力量…,这人便为有福。』(5。)这指明在锡安大道,在神里面,使我们有力量。我们许多人能见证,在我们进入召会生活以前,我们软弱、犹豫,但我们一旦定意来到召会中,就在神里面得了加强。

 二 经过流泪谷

 六节上半说到经过流泪谷。我们已经指出,『巴迦』原文意『流泪』。一面,当我们有意进入召会生活时,就在神里面得了加强;另一面,我们也受到撒但的反对;他使许多圣徒遭受逼迫。撒但所引起的难处和逼迫,使我们的大道成为流泪谷。

 三 叫流泪谷变为泉源之地

 我们经过流泪谷时,神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6中。)我们若走大道往神的殿去,难处和逼迫会临到我们,这样的事使我们流泪。但神要将我们的眼泪变为泉源。惟有流泪的人会有泉源。我们流泪越多,泉源就越大。

 四 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

 六节下半说,『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按我们的经历,这意思是我们的眼泪成为泉源,这泉源成为盖满全谷的秋雨之福。秋雨就是那灵,那灵是我们的福。

 烟台有一位弟兄的情形正是如此。他在相信主耶稣以前是回教徒。他得救并进入召会生活以后,遭受许多逼迫。这些逼迫几乎叫他丧命,他也流了许多眼泪。但那些眼泪成了泉源,泉源成了如秋雨的那灵;结果这位弟兄变得非常的活。

 因着经过流泪谷而进入召会生活的人,会发觉这样流泪至终对他们成为大福。就是那灵。他们所流的眼泪是自己的,但这些眼泪成为泉源;这泉源成为秋雨,就是那灵的福。

 五 行走力上加力

 『他们行走,力上加力。』(7上。)这指明力量加上力量。走锡安大道的人,已经在神里面有力量,如今他们进一步得着加力,因此行走力上加力。

 六 到锡安朝见神

 『各人到锡安朝见神。』(7下。)往前的结果就是我们到锡安朝见神。我们宝贵神的居所,因为锡安在这里。我们宝贵召会生活,因为我们在锡安这里。虽然我们是在地上,但我们也是在属天的锡安。(来十二22。)

肆 诗人的祷告


 诗篇八十四篇八、九、十一和十二节是诗人的祷告。

 一 祷告神垂顾他们的盾牌,看祂受膏者的面

 『神阿,垂顾我们的盾牌,看你受膏者的面。』(9。)这节的『盾牌』指预表基督的大卫王,『受膏者』也指大卫王。这里诗人的祷告说到大卫,说他是保护他们的盾牌,并且是神的受膏者。然而在预表里,这受膏者乃是基督。我们在祷告中可以说,『神阿,看你受膏者基督的面;祂是我们的救主。』

 二 在基督里享受耶和华我们的神作日头、盾牌、恩惠和荣耀,一无所缺

 十一节上半说,『耶和华神是日头、是盾牌。』日头是光的源头,光赐下生命。植物、动物、和人类都需要日光,好存活并长大。在我们属灵的生命中,我们也需要日光,为此有基督作我们光和生命的源头。

 在十一节中至下半诗人继续说,耶和华赐下恩惠和荣耀,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恩惠和荣耀都是神自己。恩惠是神作我们的享受,荣耀是神作我们的荣美。所以,在这些经文里,在基督里的耶和华神之于我们是四样东西:盾牌、日头、恩惠和荣耀。

 八十四篇是照着诗人的背景写的,与约伯的背景非常类似。在十一节下半诗人说,神『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在十二节他继续宣告:『万军之耶和华阿,信靠你的人,便为有福。』十一节下半里『那些行动正直的人』,在诗人纷杂的情绪中,可能指那些遵守律法的人。十二节『信靠你的人』,在诗人纷杂的情绪中,也可能指住在神殿里的人。

 这里所有的乃是诗人纷杂情绪的混杂发表,这样的情绪不是照着神的启示。约伯行动正直,但神不仅留下东西不给他,并且剥夺他,销毁他。不仅如此,约伯信靠神,但未必有神的祝福。你信因为我们行动正直,所以我们今天享受基督作我们的日头、盾牌、恩惠和荣耀吗?你信因为我们信靠神,祂就祝福我们吗?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行动正直,或坚定的信靠神,但我们因此会失去基督作我们的日头、盾牌、恩惠和荣耀吗?不,这不是我们的情形。

 在预表里,八十四篇给我们看见召会生活何等佳美,以及我们该如何宝贵召会生活。在此我们享受基督的十字架,也享受基督自己。我们都该走大道来到召会,然后住在这里。在此我们享受我们的大卫,我们的受膏者,我们的基督;祂是我们的日头、我们的盾牌、我们的恩惠、和我们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