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在神殿中享受神时,诗人从他们混杂情绪发出的虔诚发表─诗篇五十二至六十七篇(一)
总纲目




壹 诗人对恶人的定罪,和他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一 诗人对恶人的定罪
 二 诗人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贰 世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但诗人要从神殿中的救恩里享受神
 一 世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
 二 诗人要从神殿中的救恩里享受神
叁 诗人在寻求有分于神的救助、维持和拯救时,求神灭绝他的仇敌
肆 诗人在仇敌欺压之下,求神对付他仇敌时,寻求经历神的救恩
 一 诗人寻求经历神的救恩
 二 诗人在仇敌欺压之下,基于善恶的原则,求神对付他的仇敌
 三 预言犹大出卖基督
 四 诗人在仇敌逼迫之下,回想他同别人在神殿中的享受
伍 诗人在信靠神并享受神拯救他脱离死亡和绊跌时,求神使他的仇敌堕落
 一 诗人求神使他的仇敌堕落
 二 诗人信靠神并享受神拯救他脱离死亡和绊跌
陆 诗人在信靠神并享受神的救恩、慈爱和信实时,因他仇敌的不幸而喜乐

 读经:诗篇五十二至五十七篇。

 诗篇里的神圣启示,关于基督的启示有一些站口。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过最后的站口是四十五篇,在这之后就是六十八篇。在四十五篇和六十八篇之间,有二十二篇诗。如我们所看过的,四十六至四十八篇与城有关,四十九至五十一篇论到在基督里享受神的三类人。在我们来看诗篇六十八篇以前,我们需要经过十六篇诗,我们将有三篇信息专讲这些诗。诗篇五十二至六十七篇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沼泽』,就是我们很难经过的『泥泞』光景。然而,我们需要通过这十六篇诗。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五十二至五十七篇。

 这六篇诗为古代神的子民所宝贵,每篇诗都像『宝石』一样被看重;不然,这六篇诗不会包括在诗篇里。虽然有些人非常珍赏这些诗,但我发觉很难对其有深刻的印象。不仅如此,因为这些诗非常相像,我也发觉很难看出每篇之间如何不同。再者,很难点出其中谈论的是什么。这里的情绪的确是强烈、纷杂、复杂的。所以,这些诗可视为诗人在神殿中享受神时,从他们混杂情绪中所发出的虔诚发表。现在我们逐一来看这些诗。

壹 诗人对恶人的定罪,和他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五十二篇的标题是这样:『以东人多益来告诉扫罗说,大卫到了亚希米勒家。那时,大卫作这训诲诗,交与歌咏指挥。』训诲诗一辞也许指明,这是一篇教导的诗。

 在这篇诗前七节,诗人定罪恶人;在末二节,诗人说到他在神殿中享受神。

 一 诗人对恶人的定罪

 『勇士阿,你为何以作恶自夸?神的慈爱是常存的。』(1。)这勇士是谁?为什么说到勇士之后,诗人立刻继续说到神的慈爱?这里似乎没有关联。

 在二至七节,诗人大卫似乎对这勇士满了仇恨。虽然大卫没有说,神要咒诅这人,他却说,『神也要拆毁你,直到永远;祂要把你拿去,从你的帐棚中将你抽出,从活人之地将你拔出。』(5。)这里大卫的话非常强烈。一个敬虔的人怎会就着一个逼迫他的人这样祷告?

 二 诗人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在八至九节大卫继续说,『至于我,就像神殿中青翠的橄榄树,永永远远信靠神的慈爱。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因为你行了这事;我也要在你敬虔之人面前仰望你的名;这名本为美好。』大卫在神殿中既是青翠的,他既信靠神的慈爱,为什么他仍需要这样强烈的就着这勇士祷告?

 我们该怎样思想大卫?我们读这样一篇诗之后,会继续认为他是完全属灵的吗?我年轻时,对大卫评价很高,但研读圣经这么多年以后,我对他的珍赏减少了。一面,大卫在神殿中享受神,甚至是在神殿中青翠的橄榄树;另一面,他却在祷告中定罪恶人,说神要从活人之地将他拔出。大卫怎能享受神,同时又恨恶他的一个仇敌到极点?这种对仇敌的恨恶,搀杂着在神殿中享受神而对神的赞美,当然不是正确的。敬虔的人怎能在同一篇诗里,将对仇敌的恼恨与对神的赞美搀杂在一起?但这正是大卫在五十二篇所作的。

贰 世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但诗人要从神殿中的救恩里享受神


 五十三篇的标题说,『大卫的训诲诗,交与歌咏指挥,调用玛哈拉。』关于『玛哈拉』,原文意不详,或许指一种悲伤的调子。这篇教导的诗乃是写于大卫被外邦人攻击的时候。

 一 世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

 一至五节告诉我们,世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大卫在这里说,外邦人中没有一个人行善。这篇诗将所有的外邦人都推进『沟』里,却将犹太人高举到天上。

 一节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他们都是败坏,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这节不是指犹太人,乃是指外邦人,这里的愚顽人是外邦人。保罗在罗马三章十至十二节引用这节,以及二至三节,乃是指所有的人。

 在四节大卫继续说,『作孽的没有知识吗?他们吞吃我的百姓如同吃饭一样,他们并不求告神。』这里大卫似乎在说,这是神对外邦人说的话。

 二 诗人要从神殿中的救恩里享受神

 在六节我们看见,诗人要在神救回祂被掳的子民时,从神殿中的救恩里享受神。这节说,『但愿以色列的救恩从锡安而出!神救回祂被掳的子民时,雅各要欢腾,以色列要喜乐。』这里的救恩只是为着犹太人。

叁 诗人在寻求有分于神的救助、维持和拯救时,求神灭绝他的仇敌


 诗篇五十四篇与诗篇五十二、五十三篇同类。这里诗人自己在寻求有分于享受神的救助、维持和拯救时,求神灭绝他的仇敌。我们很难相信一个神人竟能为这样的事祷告。

 在五十四篇一节诗人说,『神阿,求你以你的名救我,凭你的大能为我伸冤。』要向谁伸冤?照着诗人说,是向他的仇敌,就是向外邦人伸冤。

 二至三节继续说,『神阿,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口中的言语。因为外人起来攻击我,强暴人寻索我的性命;他们眼中没有神。』这里的外人是外邦人。外邦人眼中没有神,意思是他们不敬畏神。对他们而言,没有神。

 在四节诗人继续说,『看哪,神是帮助我的,主是在那些扶持我性命者之中的。』那些扶持诗人性命,帮助神拯救大卫者,必是犹太人。

 在五节,诗人为着灭绝他的仇敌祷告说,『祂将灾祸归于窥探我的人。求你凭你的信实灭绝他们。』诗人不是求主凭祂的信实怜悯他们,反而祷告求神灭绝他们。这不符合诗人大卫的属灵。在预表基督是争战的得胜者上,大卫求神灭绝他的仇敌是正确的。但在他属灵的生活上,在他的属灵上,他恨恶他的仇敌,求神毁灭、灭绝他的仇敌,是全然不正确的。这违反神选民属灵生命的性质,甚至违反神在旧约箴言二十五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的圣言,就是使徒保罗在罗马十二章二十节所引用的。因此,我们无法承认大卫的属灵是完全的。

 然后诗人说,『我要把甘心祭献给你;耶和华阿,我要赞美你的名;这名本为美好。祂从一切的急难中,把我救出来。我的眼睛也看见了我仇敌遭报。』(诗五四6~7。)这是属灵人的祷告,或是人在天然观念里的发表?读这样的诗篇以后,我们还能尊敬大卫吗?

 我已学知,要领会圣经实在不容易,尤其要对五十四篇这样的诗篇有正确的领会,更是不容易。我研读这事,受到达秘论诗篇时使用『情绪』一辞的帮助。达秘说,诗篇是圣徒『情绪』的发表。关于五十二至五十七篇,我要说,这里不仅仅有诗人的情绪,也有他们混杂的情绪,他们的情绪是纷杂的。信靠神的确是对的,五十四篇有一部分是大卫信靠神的发表。但我们怎能称义大卫在同一篇诗里,祷告神灭绝他的仇敌?他恨恶他们到一个地步,求神灭绝他们。我们必须承认,在这篇诗里有混杂,并且诗人的情绪是复杂的。

肆 诗人在仇敌欺压之下,求神对付他仇敌时,寻求经历神的救恩


 在五十五篇,诗人寻求经历神的救恩。同时,在仇敌欺压之下,他求神对付他的仇敌。

 一 诗人寻求经历神的救恩

 一至二节、四至八节、十六至十八节上半、二十二节、和二十三节下半给我们看见,诗人在寻求经历神的救恩。二十二节这节『金句』说,『你要把你的重担卸给耶和华,祂必扶持你;祂永不叫义人动摇。』这节向我们保证,我们有神就是安全的,因为祂这扶持者不会允许任何事物动摇我们。你有任何重担吗?你仍凭自己承担吗?你需要把你的重担卸给耶和华,祂必扶持你。

 二 诗人在仇敌欺压之下,基于善恶的原则,求神对付他的仇敌

 诗人在仇敌欺压之下,求神对付他的仇敌。(3,9~15,18下~21,23上。)他的恳求不是基于怜悯和恩典的原则,乃是基于善恶的原则。他为着他仇敌的祷告,是基于善恶知识树的原则。

 三 预言犹大出卖基督

 十三节预言犹大出卖基督。(参诗四一9,约十三18。)这指明在诗人虔诚的发表里,有关于基督消极方面的预言,说到基督的仇敌,出卖基督的犹大。大卫预表受苦的基督。在他关于遭受仇敌之苦,混杂情绪的虔诚发表里,他说出了这预言,指明犹大出卖基督,乃是基督苦难的一部分。

 四 诗人在仇敌逼迫之下,回想他同别人在神殿中的享受

 诗人在仇敌的欺压和逼迫之下,回想他同群众在神殿中的享受。(诗五五14。)这也许指以色列人从前每年三次节期的享受。(出二三14~17。)

伍 诗人在信靠神并享受神拯救他脱离死亡和绊跌时,求神使他的仇敌堕落


 一 诗人求神使他的仇敌堕落

 『他们终日颠倒我的话;他们一切的心思,都是要害我。他们聚集,埋伏窥探我的脚踪,等候要害我的命。他们岂能因罪孽逃脱吗?神阿,求你在怒中使众民堕落。』(诗五六5~7。)一面,诗人信靠神;另一面,他信靠神时,求神使他的仇敌堕落。我们许多人也作过同样的事。当我们祷告求主托住我们,扶持我们时,可能同时求祂对付困扰我们的人,也许那是我们的丈夫或妻子,或我们的室友。你没有这样祷告过吗?有时我们里面确有这样的情绪,不过没有在祷告中实际向主说出来罢了。

 二 诗人信靠神并享受神拯救他脱离死亡和绊跌

 诗人信靠神并享受神拯救他脱离死亡和绊跌。(1~4,8~13。)在八节诗人说,『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在你册子上吗?』大卫说到他的眼泪和神的皮袋,这话也许是诗中的比喻,作为大卫在神那种眷顾之下的安慰。有些读者曾将大卫这里的话应用到自己身上,藉此得了安慰。

陆 诗人在信靠神并享受神的救恩、慈爱和信实时,因他仇敌的不幸而喜乐


 在五十七篇六节,诗人因他仇敌的不幸而喜乐甚至在祂信靠神并享受神的救恩、慈爱和信实时这样作。(1~5,7~11。)一面,他信靠神并享受祂;另一面,他乐于看见他的仇敌在受苦。

 读过这些诗篇以后我很困扰,因为这里没有暗示说,大卫从他在仇敌攻击之下所受的苦中学习了任何功课。这里没有指出大卫曾这样说:『神,为什么扫罗在逼迫我?为什么有些人在攻击我?主,我要知道原因,并且学功课。』

 我的点乃是:大卫在这些诗篇里的祷告,全然与新约里所教导的不同。例如,保罗因『肉体上的一根刺』(林后十二7)而受苦,他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他。(8。)至终,主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9上。)主似乎对保罗说,『我不会把刺除去,我也不会作什么来减少你的苦难。没有这根刺,你也许因着从我所得的启示,就骄傲自高。我要允许刺留着,使你有机会学习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大卫若学了这种功课,他就不会祷告主灭绝他的仇敌。

 今天许多基督徒读诗篇时,丝毫不领悟学功课这件事。他们在这些诗篇里主要看见两件事:第一,大卫是良善的,他是忠信的,并且信靠主;第二,神是良善、信实的,垂听大卫并应允他。他们没有看见本篇信息所说各篇诗里所展现大卫的缺点和短处。大卫没有学习任何功课,或藉着神的怜悯和恩典对付他的缺点。他乃是祷告,他的仇敌要被抽出,从活人之地被拔出。

 我们读这些诗,需要就着自己的情况得着光照。毫无疑问,我们该信靠神。当然,祂要照着祂的慈爱和信实眷顾我们。但我们也需耍学习神管教的功课。我们需要找出我们在环境中受反对的原因,因这些反对乃是神的管教,以改正我们,破碎我们,并使我们降卑。我们不该祷告神压制别人;我们才是需要被神降卑并破碎的人。我们不该有几乎所有诗篇里所呈现的短处,就是没有学习神管教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