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诗人在神殿和神城中,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对神加强的享受(一)诗人切慕神
总纲目




壹 诗篇卷二揭示诗人在神殿中,更是在神城中,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对神加强的享受
贰 四十二至四十九、八十四、八十五、八十七、和八十八篇,是可拉后裔的圣别著作
叁 切慕神
 一 在被神剥夺以后
 二 如鹿切慕溪水
 三 在敌人的辱骂和欺压之下
 四 追想荣耀欢乐的往事,曾领着守节的众人在神的殿里,与神的子民一同享受神
 五 因仰望神,因神脸面的救恩,而得鼓励
 六 从远处记念神
 七 承认神在他们环境中的主宰
 八 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九 求神赐给他们亮光和真实,好引导他们,带他们到神的圣山
 十 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1 宝贵已往
  2 叹息今日

 读经:诗篇四十二至四十四篇。

 诗篇由五卷所组成。我们已经交通过由前四十一篇诗所组成的诗篇卷一,现在开始交通诗篇卷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诗人在神殿和神城中,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对神加强的享受。

 卷一里的诗,主要是大卫写的;但卷二包含由可拉后裔所写的八篇诗,就是四十二至四十九篇。大卫在以色列国中间是荣耀的名字,但可拉是羞耻的名字,因为可拉背叛了摩西和神。(民十六1~3。)尽管如此,有些可拉的后裔却成了诗篇的作者。这指明在诗篇的五卷中,启示是渐进的。诗篇的五卷不是在同样的水平上。诗篇就像有五个阶级的阶梯,以渐进的方式把我们带到更高的启示中。

 四十二篇一节以非常美好的方式来开始诗篇卷二。诗人说,『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在诗人的愿望和渴慕中,我们能感觉主的新鲜。这与诗人在第一篇所表达的非常不同。第一篇的属人观念是,喜爱耶和华律法的人,在凡事上尽都亨通。喜爱并思想律法的人,要像一棵树移植在溪水旁。(2~3。)

 然而,在四十二篇诗人说,他的心切慕神,如鹿切慕溪水。然后他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活神。我几时才得朝见神?』(2。)第一篇是卷一开头的话,开始于律法。但卷二开始于神。我们比较喜欢什么-律法或神?我们要喜爱律法而像移植在溪水旁的树呢,还是像切慕神的鹿?当然,神与律法是无法比较的。这给我们看见,诗篇卷二比卷一高。

 因此,我们必须领悟,诗篇从卷一至卷五的启示,是逐渐提高的。卷五是诗篇的高峰。这卷的高峰表达在阿利路亚一辞。阿利路亚的意思是赞美耶和华,赞美神。因此,卷二开始于神,卷五结束于『赞美神』。

 我们进入新耶路撒冷时,都要说,『阿利路亚!阿利路亚!』有人曾问我,在新耶路撒冷我们要用什么语言。我不知道我们要说什么语言,但我们可能会一直说-『阿利路亚!阿利路亚!』那时我们还需要谈论什么别的事?我们研读诗篇,应当会达到一些点,叫我们自然的唱『阿利路亚』。甚至我们读第一篇也能说,『阿利路亚!阿利路亚!我再也不需要喜爱律法了。』

 卷二开始于切慕神,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切慕神与以正式、宗教的方式敬拜神不同。神是我们的活水,给我们喝。我们需要低头敬拜水吗?我们需要切慕这水,然后喝这水。一节使用『切慕』一辞,二节使用『渴想』。我的心切慕神,渴想神。我喜爱这些句子。我们需要花时间与主同在,在其中切慕祂并渴想祂。

壹 诗篇卷二揭示诗人在神殿中,更是在神城中,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对神加强的享受


 诗篇卷一将诗人从律法转向基督,基督又将他们带到神城和神殿中享受神。我们该藉着基督来到神前;基督是通往神的真正楼梯。基督告诉我们,祂是道路。多马说,『主阿,我们不知道你往那里去,怎能知道那条路?』(约十四5。)耶稣就说,『我就是道路。』(6。)祂是通往神的真正楼梯。

 因此,诗篇卷一将诗人转到正确的方向,转到基督。然后基督将他们带到神城和神殿中享受神。我说这话,乃是因着卷二头两节,那里说,『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活神。我几时才得朝见神?』(四二1~2。)这就是享受神。卷二开始于直接享受神。

 卷二揭示诗人在神殿中,更是在神城中,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对神加强的享受。卷一不像卷二那样有力的说到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我们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神在卷一的开头是无家可归的;律法不是神的家。谁是神的家?我们看过,神的家首先是基督作帐幕和殿。(约一14,二21。)新约的第一部分,福音书,清楚告诉我们,神的家就是基督,祂是神的帐幕。事实上,这帐幕是可移动的家。基督是神的帐幕,神的帐棚,也是神的殿。

 然后,基督与祂的信徒调和,祂的信徒就成为祂的延伸,祂的扩大。因此,召会是神第二阶段的家。(弗二22。)在诗篇卷一很难找到一节说到神的城;神的城表征神的国。基督作神的帐幕,至终成了国。基督不能作没有国的王。当帐幕扩大了,就成为殿,而殿就是召会。(林前三16。)召会也是国,(太十六18~19,罗十四17,)国在诗篇里由城所表征。

 锡安是耶路撒冷城建造在其上的一座山峰。耶路撒冷建造在山上,那座山有一个峰,在那峰上有殿。那峰称为锡安。殿建造在锡安上,这殿就是神的家,殿的周围是耶路撒冷城。耶路撒冷这城表征神的国。在诗篇卷二诗人开始说到城;因此,我们是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

 宇宙的神安居在祂的家,祂的居所里。神的家是基督作为神的帐幕和殿,也是召会作为基督的扩大,作为扩大的殿。一面,神在基督里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居所;(九十1;)另一面,我们召会是祂的家,祂的居所。所有不信的罪人都需要领悟,由于他们无家可归,神也无家可归。我们相信主耶稣时,就回家了。我们进入这家,进入基督,神也在我们里面安家。我年轻的时候,传福音告诉不信的人,他们无家可归,没有安息。由于他们没有安息,无家可归,神也无家可归。但我们相信主耶稣时,就回家了。于是我们在家里,神也在家里。我们不再没有安息,神也不再没有安息。

 许多人藉着这种传讲相信主。我们不该只告诉人,他们是罪人,耶稣为他们死;许多人听见这样的话,并不敞开接受。然而,当他们领悟到他们身为人,在神以外是无家可归的,他们就会敞开。在诗篇卷二,神在家里。我们在祂的家里享受神。这就是说,我们在基督并在召会里享受神。以弗所三章二十一节说,神在基督里并在召会中得着荣耀。神在祂的殿和祂的城中,在基督和召会里得着荣耀。

 诗人藉着受苦、被高举、并作王的基督享受神。这样一位基督是我们罪人进入神里面的路。如今我们享受神,祂乃是在基督这家中,并在召会这城中我们的神。我们享受神是藉着一个阶梯,这阶梯就是基督-受苦者、被高举者和作王者。诗篇卷二强调基督的受苦、基督的被高举、和基督的作王。

贰 四十二至四十九、八十四、八十五、八十七、和八十八篇,是可拉后裔的圣别著作


 四十二至四十九、八十四、八十五、八十七和八十八篇,是可拉后裔的圣别著作。可拉是带头背叛摩西和神的人。(民十六1~3。)大约四百七十年以后,在大卫的时候,从背叛者可拉的后裔中,出了申言者撒母耳、歌唱者希幔、和其它一些诗人。(代上六31~39。)甚至领头背叛者的后裔,也成了敬虔的诗篇作者,在他们圣别的著作中赞美神,作为存到世世代代的记载。这是何等的恩典!

 很奇妙,可拉的后裔写了一些东西,成为圣经的一部分。他们的圣别著作成了存到世世代代的记载。他们也忠信的告诉人,他们是背叛神者可拉的后裔。这给我们看见,所有的诗篇都是基于神无限的恩典写成的。可拉的后裔是那大罪人和背叛者可拉的后裔,子孙,但他们成了写诗篇赞美神的圣民。今天我们和可拉的后裔一样,就一面说,我们仍是可怜的罪人和背叛者,但我们这些可怜的罪人竟能成为讲说圣言的人!

叁 切慕神


 四十二至四十四篇的要点是诗人切慕神。

 一 在被神剥夺以后

 诗人和他的子民在被邻国剥夺并打败时,诗人切慕神。

 二 如鹿切慕溪水

 他切慕神,如鹿切慕溪水。(四二1~2。)

 三 在敌人的辱骂和欺压之下

 诗人也在敌人的辱骂和欺压之下。(3,9下~10。)三节说,『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人终日对我说,你的神在那里?』

 四 追想荣耀欢乐的往事,曾领着守节的众人在神的殿里,与神的子民一同享受神

 一面,诗人在切慕神。另一面,他在追想荣耀欢乐的往事,他曾领着守节的众人在神的殿里,与神的子民一同享受神。四节说,『我从前与众人同往,用欢呼赞美的声音,领他们到神的殿里,大家守节;我追想这些事,便倾倒我的心意。』

 这是对往事非常欢乐的述说。但我愿意我们想想看这是否作得对。在诗人被掳时,他切慕神。但至少在他的思想中,在他的思虑中,他离开对神的切慕,去作别的事-述说往事。那是何等美好,何等荣耀,何等欢乐!他追想那是何等美妙-他领着众人登上锡安山顶,与神一同坐席,藉此与神的子民一同享受神。

 这是一幅往事欢乐的图画,但当他切慕神的时候,该这样述说往事吗?事实上,这是离开对神的切慕。他该留在切慕神的境地。我们也许有与主同在的时候,那时我们切慕神,但我们里面有某些思想,引我们离开对神的切慕。我们也许追想许多年前,召会生活是何等美妙、欢乐;这种对往事的思想和追想,会打岔我们享受主。

 四十二篇四节是一段美好的经文,但也表明了这篇诗的作者里面情绪的搀杂。搀杂是不该有的;反之,只该有切慕神,并歌唱『阿利路亚!赞美主!』我们的思虑和思想不该使我们离开对神的切慕。我们不该从神岔到宝贵已往。因为诗人离开对神的切慕,那些构成他情绪的思想就彰显出来。

 五 因仰望神,因神脸面的救恩,而得鼓励

 五节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悲叹?应当仰望神,因祂脸面的救恩,我还要赞美祂。』诗人因仰望神,因神脸面的救恩,而得鼓励。诗人鼓励他的心,就是他自己。他告诉他的心不要颓丧,乃要仰望神。他说,他因神脸面的救恩,还要赞美祂。

 那时诗人几乎被剥夺了一切。他失去了他的家,并且被掳。他还能享受什么?他能享受神的脸面。他失去他的家、他的国,他属地的享受被剥夺了。如今他被掳,但他能享受神的同在、神的脸面。神的脸面成了他在被掳时的享受。然而,正当他藉着切慕神而享受神的同在时,他却被不同的思想所打岔。我们也是这样;我们与主同在的时候,也许切慕祂,然后我们却因着打岔的思想而离开神。

 六 从远处记念神

 诗人从远处-从约但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远离神殿和神城所在的锡安和耶路撒冷)记念神。六节说,『我的神阿,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以我从约但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记念你。』这指明诗人远离他的家、他的故土、故国。他不是从殿门或从耶路撒冷的城门记念主,乃是从远处记念主;这是因为他被掳了。这发生在以色列人,包括那些在殿里事奉的人,被入侵的仇敌打败并掳掠的期间;诗人就是这样一个事奉的人。可拉的后裔是利未人,可拉是事奉殿之利未人的首领。(民十六8~10。)侵略者打败以色列,并掳掠百姓。因此,这里诗人是在遥远的异邦。

 七 承认神在他们环境中的主宰

 诗篇四十二篇七节至九节上半表明,诗人承认神在他们环境中的主宰。七节说,『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你的波浪洪涛,都漫过我身。』这诗意的发表描述诗人所经过的苦难。

 八节说,『白昼耶和华必施慈爱,黑夜我要歌颂祷告那是我生命的神。』当然,诗人经过如此深的苦难时,他所能作的就是祷告。白昼他享受神的慈爱;黑夜他歌颂祷告那是他生命的神。

 九至十节说,『我要对神我的盘石说,你为何忘记我?我为何因仇敌的欺压时常哀痛?我的敌人辱骂我,好像打碎我的骨头;他们终日对我说,你的神在那里?』他的敌人问他,他的神在那里,因为他被掳了。

 这一切思想进来打岔诗人对神的切慕。这里我们看见作者情绪混杂的发表。他在写这样一篇诗时,各种打岔的思想来到他心思里,打岔他切慕神和神脸面的救恩。他在十一节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悲叹?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赞美祂,祂是我脸面的救恩,是我的神。』

 八 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诗人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许多事进入他的思想打岔他。那构成了一种情绪,在他的发表中倾倒出来。四十三篇一至二节给我们看见,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切慕神,渴想神,是奇妙、美妙、美好的。我们该停留在此,但我们缺少节制。思想如同箭进来打岔我们。这些思想构成我们的情绪,使我们在发表中说出来。许多诗篇的内容,都是这些混杂的发表。

 九 求神赐给他们亮光和真实,好引导他们,带他们到神的圣山

 诗人求神赐给他亮光和真实,好引导他,带他到神的圣山,到神的帐幕,使他可以走到神的祭坛,到他最喜乐的神那里。(四三3~4。)这就是说,他远离了圣山和殿;他求神发出亮光和真实。当我们有亮光和真实,我们就有路,但那时以色列人没有路脱离被掳的光景。他们没有路引导他们回到锡安山,就是圣山,使他们回到神的殿。

 写四十二至四十四篇的诗人,实在是爱神的人。他们切慕神,渴想神,并渴望回到耶路撒冷,上锡安山,达到祭坛。他们渴慕能进到殿里,朝见他们最喜乐的神。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祷告神赐给他们亮光和真实,使他们知道如何脱离被掳的光景,并回到神的居所。

 十 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四十四篇给我们看见,在神殿和神城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

  1 宝贵已往

 在一至八节,诗人宝贵他们列祖已往的历史。一节说,『神阿,在古时我们列祖的日子,你所行的事,我们亲耳听见了,我们的列祖,也给我们述说过。』他们宝贵已往,乃是一种打岔,是他们混杂情绪的一部分。

  2 叹息今日

 除了宝贵已往,诗人也叹息今日。(9~26。)九节说,『然而你却丢弃了我们,使我们受辱,不和我们的军兵同去。』这节开始于『然而』一辞。诗人说,虽然神对他们的列祖这样善良、恩慈,如今祂却丢弃了他们。因此,他们责怪神。

 十七节说,『这都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却没有忘记你,也没有违背你的约。』诗人坚持,即使像失败和被掳这一切不好的事都临到他们,他们却没有忘记神,也没有违背祂的约。这是真的吗?在旧约里,尤其在众申言者书里,神经常告诉祂的子民,他们离弃了祂,(耶二13,)并且违背了祂的约。(耶十一10,何六7。)所以诗人说,他们没有忘记神或违背祂的约,乃是虚假的。

 诗篇四十四篇十八节说,『我们的心没有退后,我们的脚步也没有偏离你的道路。』神在申言者书里说,以色列人的心偏离祂。谁的话正确-神的话还是诗人的话?在申言者书里神也清楚的说,以色列人离开了祂的道路。尽管如此,寻求的诗人仍这样与神争辩。这给我们看见,我们不该以为每篇诗都很美妙。我们需要再次领悟,诗篇里有属人的观念和神圣的观念。

 我们可以再次看见,因着这一切不同的思想,诗人对神的切慕受到打岔,他们对神的渴想也被除去。诗人说到神如何恩待他们的列祖,却恶待他们。他们告诉神,即使神弃绝了他们,他们却没有弃绝神。他们在表白自己,但他们对神的切慕和对神的渴想在那里?都消失了。我们都有类似的经历。常常我们在切慕神,而后却被许多思想打岔了。我们常常受打岔,不能切慕神,不能享受神。

 我盼望我们得帮助,领会如何研读诗篇。四十二篇一至二节、五节非常美好,因为它们是照着神圣的观念。一至二节说到切慕神,渴想神,五节说到神脸面的救恩。我们和诗人一样,也许失去了一切,被剥夺了一切,但我们没有失去神。即使我们可能弃绝了祂,我们却没有失去祂。祂的同在随着我们,那同在就是祂的脸面,而祂的脸面乃是我们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