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五)
总纲目




拾叁 在他基于遵守律法的原则,关于神对付义人与恶人的逻辑上
 一 不要因作恶的,心怀不平,因为他们如草快要枯萎,又如青菜快要凋残
 二 信靠耶和华而行善,以祂的信实为粮,以耶和华为乐,并将你的道路交托耶和华
 三 作恶的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承受地土 
拾肆 在他受神的对付上
 一 大卫在这篇诗里的观念,与他在三十七篇里的逻辑抵触
 二 神的惩治迫使他承认他的罪恶和罪孽
 三 他的环境逼他在神面前叹息,并述说他的罪孽和罪恶
 四 乞求神不要撇弃他,却要快快帮助并拯救他
拾伍 在他领悟他生命的虚空上
 一 谨慎他的言行,笼住他的口
 二 领悟他生命的无有和虚空

 读经:诗篇三十七至三十九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诗篇三十七至三十九篇里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三十七篇启示诗人基于遵守律法的原则,在他关于神对付义人与恶人的逻辑上所发表的情绪。大卫无法离开遵守律法的原则。三十七篇基本上是第一篇的延长和重复。可以说,这是得着扩大、延长、并解释的第一篇。三十八篇启示诗人受神对付时的情绪,三十九篇给我们看见,诗人领悟他生命的虚空。

拾叁 在他基于遵守律法的原则,关于神对付义人与恶人的逻辑上


 一 不要因作恶的,心怀不平,因为他们如草快要枯萎,又如青菜快要凋残

 在三十七篇一至二节大卫说,『不要因作恶的,心怀不平,... 因为他们如草快要枯萎,又如青菜快要凋残。』七至八节说,『你当在耶和华前静默,并且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亨通的,和那施行恶谋的,心怀不平。当止住怒气,离弃忿怒;不要心怀不平,以致作恶。』

 二 信靠耶和华而行善,以祂的信实为粮,以耶和华为乐,并将你的道路交托耶和华

 大卫也说,你当信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实为粮,你要以耶和华为乐,并将你的道路交托耶和华。祂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并使你的公义如光发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3~6。)

 三 作恶的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承受地土 

 九至四十节指出,照着大卫的观念,作恶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大卫说,『因为作恶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还有片时,恶人要归于无有;你就是细察他的地方,也是无有。』(9~10。)照着大卫的逻辑,还有片时,恶人要归于无有。若没有恶人,我们就不需要警察、法院、或政府。但今天在这地上没有这样的事。

 在三十七篇里,大卫一再说,义人必承受地土,恶人必被剪除。这是大卫照着遵守律法的原则而有的逻辑,所立定的原则。然而,这逻辑全然错误。这样好的逻辑是属于善恶知识树。

 在以下的信息中,我们要说到四十、四十一篇。四十篇说,基督要来行神的旨意;(6~8;)神的旨意就是基督必须顶替一切的人事物。在全宇宙中,神除了基督别无所要。神只要一个人-基督。祂要基督顶替一切的供物,顶替一切的对象,顶替一切的事,并顶替一切的人。

 保罗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上半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保罗说,他已被了结,且有另一位顶替了他,就是基督。他已经钉了十字架,而为基督所顶替;基督活在他里面。保罗写加拉太二章二十节,其上下文乃是说到基督顶替律法。(11~21。)他告诉加拉太人,他们想要遵守律法是无知的。(三1~3。)大卫鼓励人遵守律法,但基督钉死、了结每个遵守律法的人。基督不要看见任何人竭力遵守律法,祂要看见每个遵守律法的人被十字架了结。

拾肆 在他受神的对付上


 一 大卫在这篇诗里的观念,与他在三十七篇里的逻辑抵触

 诗篇三十七篇里的观念在一个极端,三十八篇里的观念在另一个极端。大卫在三十八篇里的观念,与他在三十七篇里的逻辑抵触。

 二 神的惩治迫使他承认他的罪恶和罪孽

 在三十八篇一至八节我们看见,神的惩治迫使大卫承认他的罪恶和罪孽。大卫说,因神的恼怒,他的肉无一健全;因他的罪恶,他的骨头也无一完好。(3。)在神一面有恼怒,在大卫一面有罪恶。

 四节说,『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我们若不喜欢这节,我们就错了。我们必须喜爱这节到极点。

 五至八节说,『因我的愚昧,我的伤发臭流脓。我弯腰屈身,终日蹒跚哀痛。我满腰火烧;我的肉无一健全。我心麻木,全然被压伤;因心里叹息,我就呼喊。』叹息指明你有负担祷告,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在三十七篇,大卫似乎对一切都很清楚,也有发表的话,为一切祷告。但在三十八篇,他所能作的,就是因心里叹息而呼喊。有时候我们有某种负担和感觉,但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发表。我们不知道如何发表我们的祷告,因此,我们所能作的就是叹息,并且说,『哦,主耶稣。哦,主耶稣。』

 在罗马八章二十六节保罗说,『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这里的软弱,指我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我们并不知道神所渴望的祷告是什么,也不清楚如何照着所感觉的负担,为着模成神儿子的形像祈求,所以我们就叹息。(23。)在我们的叹息里,那灵也叹息,为我们代求。祂的代求,主要的是要我们在生命里变化,好长大达到儿子名分的成熟,完全模成神儿子的形像。(29。)

 三 他的环境逼他在神面前叹息,并述说他的罪孽和罪恶

 诗篇三十八篇九至二十节表明,大卫的环境逼他在神面前叹息,并述说他的罪孽和罪恶。在十八节大卫说,『我述说我的罪孽;我因我的罪恶忧愁。』这是很好的经文,我们都该喜爱。我们必须常常说,『我述说我的罪孽;我因我的罪恶忧愁。』这思想全然与大卫在三十七篇里的逻辑相对。三十七篇说,只要你是义的,不是恶的,就好了。但在三十八篇大卫说,他在受苦,并且他述说他的罪孽。三十八篇比三十七篇高得多。我们最好用祷告的方式一再读三十八篇,甚至跪下来读。

 四 乞求神不要撇弃他,却要快快帮助并拯救他

 在三十八篇二十一至二十二节大卫说,『耶和华阿,求你不要撇弃我;我的神阿,求你不要远离我。拯救我的主阿,求你快快帮助我。』在三十七篇,大卫似乎不需要神来拯救他。他以为他是义的,因此他没有事。但在三十八篇,他所能作的,只是因心里叹息而呼喊。最终,他呼求主的帮助作他的救恩。他乞求神不要撇弃他,却要快快帮助并拯救他。

 我要问,神怎么会答应大卫求神帮助的呼喊。使徒保罗求主从他的肉体除去刺,主的回应是:『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林后十二9。)主也许告诉大卫:『我不会答应你以你的方式求帮助的祷告。反之,我会让你受苦,因为你越受苦,就越认识你的罪恶。你越在受苦之下,就越述说你的罪孽,而不是述说你的义,如你在诗篇三十七篇所作的。』

 你要以那一篇诗作你的祷告-三十七篇或三十八篇?我们都必须学习不以我们天然的方式祷告。大卫在三十七篇里的逻辑是非常天然的。我们应该放弃天然的逻辑,而学习在神的启示里祷告。当我们在神的对付之下,在神的强逼之下,在一种发臭的情况里,就必须学习祷告。(三八5。)这样我们就会蒙福,也会成为祝福。

拾伍 在他领悟他生命的虚空上


 我们可以说,三十八的篇题可作『罪恶和罪孽』,三十九篇的篇题可作『无有和虚空』。三十九篇启示诗人在领悟他生命虚空上的情绪。这篇诗给我们看见,我们是无有和虚空。

 一 谨慎他的言行,笼住他的口

 在一至三节大卫说,他谨慎他的言行,笼住他的口。

 二 领悟他生命的无有和虚空

 大卫领悟他生命的无有和虚空,并求神从他挪去(因他过犯而有的)神的惩治,转眼不看他这客旅和寄居的。(4~13。)我们总以为自己是什么,以为自己是重要人物,但大卫被主带到一个地步,领悟他实际上是无有和虚空。大卫说,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5。)他说,他的年日窄如手掌。手掌非常窄,大约只有四吋。大卫说,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他们积蓄财宝,却不知有谁收取。(6。)

 在三十九篇末了,大卫求耶和华听他的呼求。(12。)但我不信神会立刻答应他。神要使大卫留在他的情形里一阵子,使大卫被逼领悟他真实的情形和真实的光景。我们需要领悟我们的光景是罪恶的,我们的情形是虚空的。

 在三十七篇,大卫有许多可说的。在这篇诗里,他似乎知道一切,并且能说一切。但在三十八篇,他领悟他的光景是罪恶的;在三十九篇,他领悟他的情形满了虚空。我们许多人仍留在三十七篇。在某次聚会中,一位弟兄祷告得很长。似乎在他的祷告中,他知道一切,领会一切,能说一切。然而,这样长的祷告,杀死每个人。反之,我们该祷告:『主阿,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要作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什么。我的一生在你面前如同无有。主,怜悯我。』

 大卫至终说,他在神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他列祖一般。(三九12。)客旅是对他所在之地一无所知的人。在新约里,所有的信徒都该是属天的客旅和寄居的,(彼前一1,二11,)在这地上寄居如外人。这就是说,我们都已经被基督顶替。我们都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然后就有一个事实;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我们需要看见诗篇里属人的观念,使我们能从这观念跳进保罗书信里神圣的观念。

 圣经告诉我们,主的话就是真理,实际,(约十七17,)也是亮光。(诗一一九105。)藉着这些信息中所释放的真理和亮光,我盼望我们能看见神要我们成为什么。神要我们成为无有。神要我们被基督顶替。所以,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上。)这表达出神所要的。基督已将我钉十字架,基督已进入我里面顶替我。如今,我与祂有生机的联结。祂生活、工作,我也与祂一同生活、工作。基督顶替我,藉着我活祂自己。这是神的神圣观念,是照着新约神圣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