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时,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四)
总纲目




拾 在称颂并赞美神上
 一 写于大卫在亚比米勒面前装疯之后
 二 因着神的应允和拯救
 三 劝告并教导别人敬畏神,并避难在祂里面
  1 敬畏神与避难在祂里面的好处
  2 敬畏神的路
拾壹 在求神对付他的仇敌上
 一 乞求神用兵器与他的仇敌相战
 二 夸耀他信靠神,并善待那些恶待他的人
 三 照着他天然的善恶知识指导神,催促神拯救他
拾贰 在求神对付恶人上
 一 他对恶人的控告
 二 他对神慈爱、信实、和公义的赞美,夹杂着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三 恳求神照着他的方式对付恶人 
我们需要得释放脱离属人的观念,并被带进神经纶的中心线 

 读经:诗篇三十四至三十六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交通到诗人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时,他们情绪混杂的发表。我们若没有深切饥渴的寻求主同祂的话,这些信息将会使我们失望,因为我们照着天然观念所喜欢的将要被暴露出来。我们在圣经里看见什么,以及圣经对我们是什么,在于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对圣经的领会,总是照着我们的所是。所以,我们需要被调整,并被带进神圣的观念里。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三十四至三十六篇里诗人情绪混杂的发表。三十四篇的标题说,这是大卫『在亚比米勒面前装疯,被他赶出去,离开时作的』诗。由此可见,写三十四篇的情况不是尊贵的。大卫不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假装疯癫,因为他在有能力杀他的王面前。假装的结果,大卫得拯救脱离亚比米勒。(撒上二一10~二二1上。)后来,他写了诗篇三十四篇。在这篇诗里,他将一切的功劳归给神,但事实上,他藉着装疯拯救自己。假装乃是一种虚伪。

 在三十五篇,大卫求神用兵器与他的仇敌相战。(1~8。)然后在三十六篇,他求神对付恶人,(1~4,)甚至指示神如何对付他们。(11~12。)

 我们要记得,诗篇需要照着全本圣经里神圣启示的神圣观念来解释。诗篇是圣经中最长的一卷,但不是惟一的一卷。它必须在神神圣观念的光中来解释,这光就是关于神在基督里,以基督为中心与普及之永远经纶的启示。

 我们需要从属人的观念调整到神圣的观念。在我基督徒生活的初期,我带着许多自己的思想来读圣经。历年来,我一直被调整;这些在研读圣经上所接受的调整,除去了我层层属人的观念。

 我们对圣经的领会,在于我们属灵生命长大的度量。甚至今天在我们属人的生命里,我们的认识也在于我们属人生命长大的度量。我们不能期望一个孩子领会太多;当孩子长大时,所能领会的自然越来越多。至终,他成了长成的人,就能正确的领会事情。我们很难照着神圣的观念,正确的领会诗篇。我们看过,有时候大卫在诗篇里讲说非常美妙的事,然后接着又讲说一些全然照着属人、天然观念的事。

 要领会圣经,我们必须运用一个原则,就是神在祂的经纶里计划使自己与人成为一。基督出生的基本原则,主要原则,就是神来使自己与人联合,成为人,而与人是一。这是圣经的基本原则。

 我们读圣经时,需要遵守神与人是一的原则。我们该遵守一个原则:神的话是神圣的启示,给我们看见,神主要的目的是使自己与人成为一,并使人与祂成为一。在约翰十五章主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5,4。)这给我们看见,神与在基督里的信徒是一。从前我们与神是分开的,但有一天,我们这些野枝子在基督里得接枝到祂里面。(罗十一24。)我们已接枝到基督这树上,这接枝已使我们与祂成为一。如今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住在祂里面,使祂住在我们里面。这样,祂与我们就是一,同有一个生命,一个性情,和一个生活。

 我们若看见这点,就会完全调整对圣经的领会。我们需要持守约翰十五章里神圣的观念;那里主说,祂是葡萄树,我们是祂的枝子,并且我们该住在祂里面,使祂住在我们里面。在诗篇三十四至三十六篇,我们能看见,大卫的行动不像与神是一的枝子。

 在领会圣经的事上,我们必须采取正确的原则。主要的原则就是神渴望与祂所拣选的人是一;至终,神与人之间的一要得着完全,得着完成。凡神所拣选的人都要得着完成,与神完全是一,成为圣城新耶路撒冷的构成成分。每当我们读诗篇的时候,我们需要持守这个观念;否则,我们就会受误导。

拾 在称颂并赞美神上


 诗篇三十四篇给我们看见,诗人在神殿中享受神时,在称颂并赞美神上情绪混杂的发表。称颂神就是说神的好话,美善的说到神。赞美神就是将尊贵和荣耀归与神。

 一 写于大卫在亚比米勒面前装疯之后

 称颂并赞美神虽然很好,但我们不该忘记,这样美妙的诗是写于大卫戴上『面具』之后。他在亚比米勒面前装疯之后,写了这篇诗。这个故事记载在撒上二十一章十至十五节。那里大卫在这非利士王面前装疯,以逃避被杀害。

 二 因着神的应允和拯救

 大卫因着神的应允和拯救,称颂并赞美神。(诗三四1~6。)他在一节说,『我要时时称颂耶和华;赞美祂的话必常在我口中。』这很好,但我们必须记得大卫当时说这话的情况。当他在亚比米勒面前装疯的时候,他必定不是在称颂神。撒上二十一章十三节说,大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使亚比米勒以为他疯了。

 诗篇三十四篇二至六节说,『我的心必因耶和华夸耀,谦卑人听见,就要喜乐。你们和我应当显大耶和华,一同高举祂的名。我寻求耶和华,祂就应允我;祂拯救我脱离一切使我恐惧的。凡仰望祂的,便有光彩;他们的脸,永不蒙羞。这穷苦人呼吁,耶和华便垂听,救他脱离一切苦恼。』

 大卫说,耶和华拯救他。但我要问,他是蒙耶和华拯救脱离亚比米勒的手呢,还是他自己拯救自己?人会为好些事情祷告,等事情成就时,便将一切的功劳归与神。事实上,神什么也没有作。他们是照自己的愿望祷告,并且是凭自己而作。有时候他们甚至作一些事来欺骗人。神当然不会为他们欺骗人。我们会为某事祷告,得着我们所祷告的,然后归功与神;这对神乃是侮辱。在这事例中,功劳不该归神,乃该归我们。

 三 劝告并教导别人敬畏神,并避难在祂里面

 七至二十二节给我们看见,大卫劝告并教导别人敬畏神,并避难在祂里面。在八节大卫说,『避难在祂里面的人有福了。』然而,大卫在那王面前装疯时,并没有避难在耶和华里面,而是避难在他的『面具』里,在他的假装里。在十一节大卫说,『孩子们哪,当来听我的话。我要将敬畏耶和华的道教训你们。』我们难道要大卫教导我们装假,戴上面具吗?这表明我们也许一面信靠主,另一面却戴上面具拯救自己。至终,是谁拯救了我们-主或我们的面具?

  1 敬畏神与避难在祂里面的好处

 在三十四篇,大卫说到敬畏神与避难在祂里面的好处。(7~10,17~22。)十节说,『少壮狮子还饥饿缺食;但那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也许有人为着个人的益处引用这些经文,但结果他们仍然缺乏所渴望的物质事物。哥林多后书告诉我们,保罗遭受许多苦难和剥夺,甚至到衣食缺乏的地步。(十一27。)

  2 敬畏神的路

 在诗篇三十四篇,大卫说到敬畏神的路。(诗三四11~16,彼前三10~12。)诗篇三十四篇十二至十六节说,『有何人渴望生命,爱慕长寿,而享美福?就要守住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要离恶行善,寻求和睦,一心追赶。耶和华的眼目,向着义人,祂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耶和华向行恶的人变脸,要从世上剪除对他们的记念。』彼得在彼前三章十至十二节引用这些经文,但保罗没有引用这样的话。保罗对新约经纶的异象比所有其它的使徒更清楚。

 当大卫问『有何人渴望生命,爱慕长寿,而享美福』时,他所谈论的,不是永远的生命,而是物质的生命。大卫是旧约里伟大的圣徒,彼得是新约里伟大的使徒,但我不信大卫在这里所说的是属灵的。我们中间,谁敢求主赐他长寿,使他得享许多美物?

 大卫说,我们若爱慕长寿,而享美福,就要守住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但有谁成功的守住舌头不出恶言?大卫在这里所说的,乃是照着善恶知识树。

 诗篇三十四篇十五节说,『耶和华的眼目,向着义人,祂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但谁是这地上的义人?保罗说,没有义人;(罗三10;)以赛亚说,我们的义像污秽的衣服。(赛六四6。)我们若倚靠我们的义,想要使神的眼目和耳朵向着我们,我们将会毫无得着,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义。

 关于义人,大卫说,『又保全他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诗三四20。)这是关于基督的经文,因为大卫是受苦之基督的预表。基督在十字架上时,兵丁见祂已经死了,就不打断祂的腿。(约十九33。)约翰说,『这些事发生,为要应验经书:「祂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36。)有时候在描述大卫的苦难上,大卫乃是预表基督。

 我们看诗篇三十四篇时,能看见大卫情绪混杂的发表。二十节指基督,但这篇诗大部分不是照着生命树。我们的观念需要照着生命树改为神圣的观念。当我们在基督里长大时,我们的观念就会改变。 

拾壹 在求神对付他的仇敌上


 在三十五篇,大卫求神对付他的仇敌。

 一 乞求神用兵器与他的仇敌相战

 首先,他乞求神用兵器与他的仇敌相战。(1~8。)一节说,『耶和华阿,与我相争的,求你与他们相争;与我相战的,求你与他们相战。』你信神喜欢这样的祷告吗?这不是照着主在新约里的教训;主告诉我们,要爱我们的仇敌,为那逼迫我们的祷告。(太五44。)

 诗篇三十五篇二至三节说,『求你拿着大小的盾牌,起来作我的帮助。也求你抽出枪来,挡住那追赶我的;求你对我的魂说,我是你的救恩。』大卫在这里不是向神求什么,乃是教导神,如何用兵器与他的仇敌相战,藉此拯救他。

 四至八节说,『愿那寻索我命的,蒙羞受辱;愿那谋害我的,退后羞愧。愿他们像风前的糠秕,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愿他们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华的使者追赶他们。因他们无故的在坑中为我暗设网罗;无故的挖坑害我。愿毁灭不知不觉间临到他们身上,愿他所藏的网缠住自己;愿他落在其中,遭遇毁灭。』这是属灵的祷告吗?这祷告必然是出于一个完全在自己里面的人。在新约的经纶里,属灵的人绝不会求神带着大小的盾牌,也带着枪,来与他的仇敌相战。

 二 夸耀他信靠神,并善待那些恶待他的人

 在九至十六节,大卫夸耀他信靠神,并善待那些恶待他的人。这段经文说,『那时我的魂必因耶和华欢腾,因祂的救恩喜乐。我的骨头都要说,耶和华阿,谁能像你搭救困苦人,脱离那比他强的,搭救困苦穷乏人,脱离那抢夺他的?凶恶的见证人起来,盘问我所不知道的事。他们向我以恶报善;我的魂孤苦。然而我,当他们有病的时候,我便穿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的祷告,都归到我自己怀中。我这样行,好像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兄;我屈身悲哀,如同人为母亲哀痛。但我跌了跤,他们却欢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认识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击我;他们不住的把我撕裂。他们如同席上俗污的嘲笑者,向我咬牙。』

 以上的经文表明,大卫认为他的仇敌非常坏,而他非常好。他在这些经文里的发表,展现太多的自义。

 三 照着他天然的善恶知识指导神,催促神拯救他

 在十七至二十八节,大卫照着他天然的善恶知识指导神,催促神拯救他。

拾贰 在求神对付恶人上


 在三十五篇,大卫求神对付他的仇敌;在三十六篇,他求神对付恶人。

 一 他对恶人的控告

 三十六篇一至四节是他对恶人的控告:『恶人的罪过在他心里对他说话;他眼中不怕神。他在自己眼中自夸自媚,直到他的罪孽被查出,被恨恶。他口中的言语,尽是奸恶诡诈;他与智慧善行,已经断绝。他在床上图谋罪孽,定意行不善的路,并不弃绝恶事。』在这里大卫无心也无意求神怜悯恶人。反之,他控告他们。

 二 他对神慈爱、信实、和公义的赞美,夹杂着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

 五至十节是他对神慈爱、信实、和公义的赞美,夹杂着在神殿中对神的享受。七至九节是诗篇关于在神殿中享受神拔尖的一段,但这样的一段却是在大卫求神对付恶人的诗篇里。这又给我们看见大卫情绪混杂的发表。

 三 恳求神照着他的方式对付恶人 

 十一至十二节说,『不容狂傲人的脚践踏我,不容恶人的手赶逐我。在那里作孽的人,已经仆倒;他们被推倒,不能再起来。』在这些经文里,大卫恳求神对付恶人,但不是照着神的方式,乃是照着他的方式。

我们需要得释放脱离属人的观念,并被带进神经纶的中心线 


 我们读诗篇时,应该看见属人观念和神圣观念的对比。大多数圣徒没有看见这样的对比,反而高估诗篇里的一切。就某种意义说,他们似乎从诗篇得着帮助,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得着真实的帮助,反而受到误导。

 我有负担叫大家看见,诗篇里属人观念与新约里神圣观念的对比。照着我们的观念,我们也许觉得,圣经在旧约和新约里,主要都是告诉我们,必须敬畏神,避难在祂里面,信靠祂,等候祂,仰望祂,赞美祂,称谢祂,并敬拜祂。然而,这不是新约里神圣的观念。新约所给我们看见的,乃是神的经纶。

 在神的经纶里,神只有一个心意-为祂自己得着一个生机体。在已过的永远里,神在祂的经纶里定意作一件事-为祂自己创造一个生机体,就是基督的身体。为着这目的,祂创造宇宙和人。然后人堕落了,但神应许人,祂要藉着女人来成为人,使自己与人联合,而与人成为一。(创三15。)至终,祂成了人,并在这地上过生活,给人看见神人的生活。然后,祂到十字架上受死,不仅为我们的罪,也为对付宇宙中每一个难处。然后祂复活了。在祂成为肉体时,祂将神带进人里面;在祂的复活里,祂将人带进神里面,使神与人能成为一。

 虽然这是新约的启示,但很少人看见这启示。反而大多数的基督徒仍持守想要行善的天然、宗教观念。大多数的基督徒会说,他们需要改良行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软弱而试诱强烈,他们就求神帮助他们,并想要信靠神。但他们没有看见神经纶的中心线,乃是使神与人,人与神,成为一个实体,二者因着同有一个生命,同有一个性情,而有同一个生活。这样的启示,在今天的基督徒中间已经失去了。

 许多人没有耳朵来听神的经纶这中心的教导。保罗在神并基督面前,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郑重的嘱咐提摩太,务要传道。(提后四1~2。)保罗将要被浇奠为奠祭,(6,)所以他嘱咐提摩太要忠信,传健康的话。然后他说,『因为时候要到,那时人必容不下健康的教训,反而耳朵发痒,随着自己的情欲,给自己堆积起教师来。』(3。)耳朵发痒的人,为了自己的乐趣,寻求悦耳的话。照着保罗对提摩太说的话,发痒且转离的耳朵,是召会更为败落的主因。我们必须忠信,说神经纶健康的话,不说满足人发痒耳朵的话。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已蒙光照,看见神所要的。神要我们与祂是一。神活在我们里面,祂要我们活祂。使徒保罗的著作在这点上明亮如水晶,不模棱两可。保罗十四封书信的主要项目,记述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里所活的生命,是我在神儿子的信里,与祂联结所活的,祂是爱我,为我舍了自己。』这些话是神圣的,与任何天然、宗教、或迷信的事无关。

 约在六千年前神造了亚当。从亚当到亚伯拉罕是二千年,从亚伯拉罕到基督是二千年,从基督的时候直到如今大约也是二千年。在第一个二千年,神眷临人,帮助人领悟,人需要祂。在第二个二千年,神告诉亚伯拉罕,万国都必因他的后裔得福。(创二二18,二六4。)他们必因着神与他们是一,并因着他们与神是一而得福。这全然是奥秘且神圣的。

 基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来实现神的应许。基督来时,犹太人照着他们的思想,有他们敬拜神的宗教方式。后来,使徒遭遇到两个难处-犹太宗教和希腊哲学。今天这地上满了由不同的文化和宗教所产生的哲学。除此以外,还有今天基督教里的哲学和逻辑。今天许多基督徒领会圣经,是照着他们天然的观念,而不是照着神圣的观念。

 在主的职事里,我们曾说到神的经纶,神的分赐,和赐生命的灵,就是经过过程、终极完成的灵。我们看过这灵是复合的灵,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完成。这些事在今天的基督教神学里是无法听见的。

 因着反对,一九七七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何等的异端-两位圣父,两位赐生命的灵,三位神』。许多反对我们的人教导有三位神;这是三神论的教训。他们也教导有两位圣父:一位是在神格里的父,另一位是在以赛亚九章六节的父,就是他们所说永远的父。他们也错误的说,有两位赐生命的灵:一位是神圣三一里的圣灵,另一位是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下半所说的赐生命之灵。当然,这一切教训都是异端。

 我在美国讲道三十年,负担是要照着神的经纶释放神圣启示的中心线。但照着我的领悟,很少人珍赏这中心线。在我到美国以前,我还没有看见那灵是三一神的终极完成。主要是一九五四年夏季在香港,我开始说,基督的死与复活是在那灵里。从那一年起,关于包罗万有之灵的亮光进来了,并且照耀得越过越明亮。

 至终,我们看见在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三至二十五节里复合之膏的预表。复合的膏是以橄榄油为基础,而与四种香料复合-没药、肉桂、菖蒲和桂皮。这五种元素复合在一起,成为一种膏。一欣橄榄油指神是那灵,这神圣的灵与基督的死、基督死的功效、基督的复活、并基督复活的大能复合。这复合的灵是三一神的终极完成。父具体化身在子里,子实化为那灵。换句话说,那灵是子的实化,子是父的具体化身。因此,神格的三者不是三位神,三者只是一位神圣者。

 圣经启示这一切事,让我们知道神如何能与人成为一,人又如何能与神成为一。至终,我们基督徒该过一种神与人的生活,就是神人的生活。今天我们生活为人,但我们也在神的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祂的神格上)生活为神。祂的神格是独一的。我们有祂的生命和祂的性情,就如儿女有父亲的生命和性情一样;但没有一个儿女有父亲的身分。惟有家中的父亲,有父亲的身分。同样,神是独一的,祂的神格也是独一的。我们无法有分于祂的神格,但我们的确有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性情。我们有分于这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性情,使我们能活神,活基督。我们若看见这点,我们关于诗篇的看法就会改变。

 我的负担是要尽所能帮助在主恢复里的圣徒,从关于诗篇受误导的观念出来。我们需要得释放,不受误导,并被带进神经纶的中心线,就是藉着那灵的实化,活基督这位神的具体化身。今天我们在这里是人,但我们是在人的身分里活三一神。然而,今天许多人反对我们说我们活神。但保罗说,『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上。)保罗是人,但他告诉我们,他活基督,而基督就是神。活基督就是活神。我们都必须看见这点。基督徒的生命不是一种属人生命的改良;基督徒的生命乃是变化的生命,将我们变化为神人的生命。我盼望这个交通帮助我们照着圣言里正确的启示寻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