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论到以利户说话三十二至三十七章(二)以利户对约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改正和反驳
总纲目




壹 以利户对约伯第二次的改正和反驳
 一 要有智慧的人和有知识的人,听他的话
 二 改正约伯所说这样的话:『我是公义的,神夺去我的公义。』
 三 定罪约伯
  1 说约伯与作孽的结伴
  2 说约伯说话没有知识
 四 反驳约伯
  1 说神断不至行恶
  2 说神管理并审判列国和人,并不随约伯的意
贰 以利户对约伯第三次的改正和反驳
 一 更进一步改正约伯,查问约伯的回答
 二 以利户在约伯的朋友面前反驳约伯
  1 嘱咐约伯要向天观看
  2 教训约伯,人因受欺压就向神哀叫;因受能者的辖制便求救

 读经:约伯记二十四至三十五章。

 三十四至三十五章记载,以利户对约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改正和反驳。

壹 以利户对约伯第二次的改正和反驳


 以利户对约伯第二次的改正和反驳,记载在三十四章。

 一 要有智慧的人和有知识的人,听他的话

 以利户要有智慧的人和有知识的人,听他的话。(1~4。)照他所说,耳朵试验话语,好像上膛尝食物。在四节他说,『愿我们选择何为正,愿我们彼此知道何为善。』

 二 改正约伯所说这样的话:『我是公义的,神夺去我的公义。』

 以利户接着改正约伯所说这样的话:『我是公义的,神夺去我的公义;』以及:『人以神为乐,总是无益。』(5,9。)

 三 定罪约伯

 以利户也定罪约伯。

  1 说约伯与作孽的结伴

 首先,以利户定罪约伯,说他与作孽的结伴,和恶人同行。(7~8。)

  2 说约伯说话没有知识

 以利户也说约伯说话没有知识,言语毫无见识。(35。)以利户甚至宣告,他愿『约伯被试验到底,因他回答像恶人一样。』(36。)不仅如此,以利户还定罪约伯,说他在罪上又加上悖逆;在他们中间拍手,用许多言语轻慢神。(37。)

 四 反驳约伯

  1 说神断不至行恶

 以利户接着反驳约伯,说神断不至行恶,全能者断不至作孽;(10;)却必按人所作的报应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报。(11。)在十二至二十节,以利户进一步说到神不作恶,也不偏离公平。在十二至十五节他宣告说,『神定然不作恶,全能者也不偏离公平。谁派祂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祂若专顾自己,将灵和气收归自己,凡属肉体的就必一同灭亡,世人必都归尘土。』

  2 说神管理并审判列国和人,并不随约伯的意

 在二十一至三十三节以利户接着反驳约伯说,神管理并审判列国和人,并不因约伯推辞不受就随约伯的意。以利户说,神注目观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脚步;祂不必问人,就打破有权势的,设立别人代替他们,因神原知道他们的行为;祂击打他们,如同击打恶人一样,因为他们偏离不跟从祂,也不留心祂的道路。在他讲论的末了,以利户问约伯:『祂施行报应,岂因你推辞不受就随你的意吗?』(33上。)

 我们读三十四章,就看见以利户是一个满了善恶知识的人。这个青年人应当想到他所说的,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都已经知道了。但他满了知识,所以他说他若不说话,就要胀裂了。

 我常觉得希奇,为什么这卷书没有说到约伯与他的三个朋友和以利户来在一起祷告,运用他们的灵来摸神。我实在不明白,这一班敬虔人怎能来在一起而不祷告。他们只是运用心思;他们所说的话都是用诗的体裁,甚至以利户的话也是如此。这需要大量运用头脑。他们为什么不一同祷告,来寻求主的心意,寻求主的目的?他们没有这样作,真是可惜!

贰 以利户对约伯第三次的改正和反驳


 在三十五章我们看见以利户对约伯第三次的改正和反驳。

 一 更进一步改正约伯,查问约伯的回答

 以利户更进一步改正约伯,查问约伯的回答。(1~3。)以利户问约伯是否觉得自己的回答有理,然后又问约伯:『你…自言你的公义胜于神的公义,才说,这与我有什么益处,比我犯罪更有什么好处呢?』(2~3。)

 二 以利户在约伯的朋友面前反驳约伯

 在四节以利户说,『我要回答你,和在你这里的朋友。』这指明以利户是在约伯的朋友面前反驳约伯。

  1 嘱咐约伯要向天观看

 以利户嘱咐约伯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他的穹苍。『你若犯罪,能使神受何害呢?你的过犯若加增,对神能怎样呢?你若是公义的,还能给祂什么呢?祂从你手里还接受什么呢?』(6~7。)以利户在这里是告诉约伯,不论他犯罪或是公义的,都不会影响神。

 以利户的说话是虚空的,他不需要这样嘱咐约伯。

  2 教训约伯,人因受欺压就向神哀叫;因受能者的辖制便求救

 以利户接着教训约伯,说人因受欺压就同神哀叫;因受能者的辖制便求救。(9。)但以利户认为无人说,『造我的神在那里?祂使人夜间歌唱,教训我们胜于地上的走兽,使我们聪明胜于空中的飞鸟。』(10~11。)然后以利户说,他们因恶人的骄傲呼求,神却不回应。他还说,虚妄的呼求,神必不垂听,也不眷顾。(12~13。)以利户为什么不嘱咐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祷告?他为什么不嘱咐他们赞美造他们的神?

 以利户接着说,约伯说他不瞻望神,他的案件在神面前,他必须等候神。以利户认为,因神未曾发怒惩罚,也不理会狂傲,所以约伯开口说虚妄的话,多发无知识的言语。(14~16。)以利户控告约伯的话是虚空的,但他自己的话又如何?我们读这一章,就看见以利户的话里没有实际。

 以利户在他更进一步与约伯的谈话中,仍然不能回答约伯关于神对付他的目的,如使徒保罗向新约信徒所宣告的:信徒所受的苦楚,乃是要为他们成就永远重大的荣耀,就是荣耀的神作他们荣耀的分,给他们得着并享受,直到永远。(林后四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