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三回─二十一至三十一章(五)约伯对三友末了的讲论(三)
总纲目




捌 夸口他的正直、公义、纯正与完全
 一 因敬畏神而禁戒肉体的情欲
 二 不与虚谎同行,不追随诡诈
 三 厌恶奸淫,视为极恶的罪行
 四 因敬畏神,不敢藐视仆婢的情节
 五 顾到贫寒人、寡妇、孤儿、穷乏人
 六 不倚靠黄金,不因丰裕而欢喜
 七 不因见恨他的遭殃而欢喜
 八 叫每一个人吃饱,留宿所有的客旅
 九 不因惧怕大众,而遮掩他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
 十 不吃田地所效力的而不给价值,或叫原主丧命
玖 约伯的三友不再回答他
拾 约伯借着对他三友八次的讲话,暴露自己
 一 自义的
 二 充满理由的
 三 指责他的朋友不了解他
 四 埋怨神不公平,以无法解释、严厉的方法对待他
 五 盼望并等待向神解释他的案件
 六 在传统的虚空知识里认识神
 七 没有得着关于神终极目标的神圣启示,就是他要被他所拣选的人得着、有分、拥有并享受
 八 为他天然人的成功和成就所蒙蔽
 九 因他天然领会的观念而盲瞎
 十 就着神所要他与神的关系而言,他是在黑暗与盲瞎中摸索
 十一 满意于他所成就的
 十二 不知道他在神面前可怜的光景

 读经:约伯记三十一章一节至三十二章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三十一章一节至三十二章一节,约伯对三友末了讲论的结语。

捌 夸口他的正直、公义、纯正与完全



 在三十一章约伯夸口他的正直、公义、纯正与完全。

 一 因敬畏神而禁戒肉体的情欲

 约伯为着要实行他的正直、公义、纯正与完全,就因敬畏神而禁戒肉体的情欲。(1~4。)约伯在四节的话指明他敬畏神:『神岂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吗?』

 二 不与虚谎同行,不追随诡诈

 约伯夸口,他不与虚谎同行,不追随诡诈。(5~8。)他说,『我若与虚谎同行,若追随诡诈—愿神以公道的天平称我,愿他知道我的纯全。』(5~6。)就属人一面说,约伯不行虚谎诡诈,乃是非常好的。

 三 厌恶奸淫,视为极恶的罪行

 约伯继续说,他厌恶奸淫,视为极恶的罪行。(9~12。)奸淫是邪恶的,我们都必须痛恨。

 四 因敬畏神,不敢藐视仆婢的情节

 约伯的仆婢与他争辩的时候,约伯不敢藐视仆婢的情节。(13。)这指明他顾到他们的需要。十四至十五节指明在这事上,约伯也敬畏神:『神兴起,我怎么办呢?他临到,我怎么回答呢?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吗?将我们抟在腹中的,岂不是一位吗?』

 五 顾到贫寒人、寡妇、孤儿、穷乏人

 在十六至二十三节约伯夸口说,他因神降的灾祸和他的威严,顾到贫寒人、寡妇、孤儿、穷乏人。约伯不吝惜给贫寒人衣食,不举手攻击孤儿。就着这点,约伯也敬畏神,他说,『因神降的灾祸,使我恐惧,因他的威严,我不能妄为。』(23。)他因神的威严恐惧,害怕他若不行善,灾祸就会临到他。

 六 不倚靠黄金,不因丰裕而欢喜

 约伯接着说,他不倚靠黄金,不因丰裕而欢喜,不被引诱去敬拜照耀的太阳和皎明的月亮,以免背弃在天上的神。(24~28。)他不以黄金为指望,不称精金为他的倚靠,也不因财物丰裕而欢喜。这指明约伯所宝贝的不是黄金,乃是神。在这事上,约伯与大部分的人不同,因为大部分的人宝贝黄金,背弃神。

 七 不因见恨他的遭殃而欢喜

 约伯说,他不因见恨他的遭殃而欢喜,或因见其遭灾而高兴,也不咒诅他的生命。(29~30。)

 八 叫每一个人吃饱,留宿所有的客旅

 约伯也夸口说,他叫每一个人吃饱,留宿所有的客旅。(31~32。)

 九 不因惧怕大众,而遮掩他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

 约伯继续说,他不因惧怕大众,不因宗族的藐视使他惊恐,而遮掩他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像亚当那样。(33~37。)他领悟他若因惧怕别人而遮掩他的过犯,就是有罪的。然后他说,『惟愿有一位肯听我!这里有我所画的押!愿全能者回答我。愿那控告我的写上状辞。我就必定带在肩上,又绑在头上如同冠冕;我必向神述说我脚步的数目,必如君王进到他面前!』(35~37。)

 十 不吃田地所效力的而不给价值,或叫原主丧命

 最后,约伯夸口说,他不抢夺别人的土地。他不吃田地所效力的而不给价值,或叫原主丧命。(38~40。)

 约伯在这里的夸口指明他在属人道德的范围里,而不在神圣经纶的范围里。就属人的道德而言,约伯是相当好的;但就神圣的经纶而言,他却偏离了目标。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需要顾到神新约的经纶。

玖 约伯的三友不再回答他



 约伯记三十二章一节说,『于是这三个人,因约伯看自己为义,就不再回答他。』他们不能左右约伯,也不知道该对他怎么办,所以就停止说话。没有人阻止他们回答约伯;他们因着厌倦和约伯说话,就决定不再对他说话。

拾 约伯借着对他三友八次的讲话,暴露自己

 约伯借着对他三友八次的讲话,就暴露了自己许多消极的点。

 一 自义的

 约伯暴露自己是自义的。(六30,九20,二七5~6,三二1。)他在自己眼中是公义的,并且持守他的义。

 二 充满理由的

 约伯也暴露自己是一个充满理由的人。一个自义的人总是准备好,就着他的处境讲许多理由。

 三 指责他的朋友不了解他

 约伯指责他的朋友不了解他,不在爱里同情他。他的朋友不同情他,但他也不同情他的朋友。

 四 埋怨神不公平,以无法解释、严厉的方法对待他

 约伯对他的朋友说话时,埋怨神不公平,以无法解释、严厉的方法对待他。

 五 盼望并等待向神解释他的案件

 约伯觉得他与神之间有个案件。他盼望并等待向神解释他的案件,意即甚至『把神带到法庭上』。

 六 在传统的虚空知识里认识神

 约伯的说话暴露他只是一个在传统的虚空知识里认识神的人。这样的知识完全是客观的。

 七 没有得着关于神终极目标的神圣启示,就是他要被他所拣选的人得着、有分、拥有并享受

 约伯的说话指明他没有得着那揭示在新约里,关于神永远经纶的神圣启示,就是神终极的目标,他愿望所喜悦的,乃是他要被他所拣选的人得着、有分、拥有并享受,好使他们因受神的对付而销毁,在神圣的性情上得更新,(林后四16,)在神圣的生命上,被那灵变化,成为那作神具体化身之基督的荣耀形像,使神得着彰显。(三18。)约伯所生活的那个时代,远在这启示被赐下之前。

 八 为他天然人的成功和成就所蒙蔽

 就着伦理和道德的事而言,约伯得着了极大的成功和极高的成就。然而,他却为他天然人的成功和成就所蒙蔽,如他的言语所暴露的。

 九 因他天然领会的观念而盲瞎

 约伯也因他天然领会的观念而盲瞎。

 十 就着神所要他与神的关系而言,他是在黑暗与盲瞎中摸索

 就着神所要他与神的关系而言,约伯是一个在黑暗与盲瞎中摸索的人。约伯没有看见神的心意,是要剥夺他一切天然的成就,剥夺他的完全和纯正,使他能得着神。

 十一 满意于他所成就的

 约伯的言语指明,他是一个满意于他所成就的人。他以他公义的袍子和他纯正的华冠为傲。

 十二 不知道他在神面前可怜的光景

 约伯不知道他在神面前可怜的光景。他只在名义上,而没有在实际上承认神;他没有被神浸透,也没有被神充满;他没有与神调和,也没有与神成为一。此外,约伯没有得着任何指明那作神的生机体、以活神并彰显神直到永远之新耶路撒冷某些方面和某些特征的元素。约伯不认识他的光景,也不认识新耶路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