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三回─二十一至三十一章(二)约伯渴望向神解释他的案件,及他对于神对付各种人的知识,以及比勒达的结语
总纲目




壹 约伯渴望向神解释他的案件
贰 约伯对于神对付各种人的知识
 一 神对付那些抢夺别人财物的
 二 神对付那些背叛光的
 三 神对付那些犯罪之辈
叁 比勒达的结语
 一 说神有治理之权
 二 说在神面前,无人得以称义

 读经:约伯记二十三至二十五章。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约伯在二十三至二十四章的话,然后我们要评论以利法在二十五章的结语。

壹 约伯渴望向神解释他的案件


 约伯表露他要向神解释他案件的渴望,(二三,)他说,他的哀告极其痛苦;他唉哼,他受的责打是沉重的。(2。)约伯渴望知道在那里可以寻见神,能到神的台前,在祂面前将自己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3~4。)约伯自信他知道神回答他的言语,明白神对他所说的是什么,就说神不会用大能与他争辩,必定理会他。因此照着约伯的想法,正直人可以与神辩论,他必永远脱离那审判他的。(5~7。)这里约伯似乎变得极度敏感,好像说梦话一样。约伯说话时,神不作声,表面看来似乎不听约伯这些话。

 在八至十节约伯说,『看哪,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祂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祂在右边隐藏,使我不能见祂。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若试炼我,我必显出如精金。』约伯想象神在那里,却不能找到祂。约伯的话再一次指明他是在某种梦境中。当他说神若试炼他,他必显出如精金时,他必定是在作梦。

 约伯接着宣告,他的追随神的步履,他谨守神的道;神嘴唇的命令他未曾背弃;他看重神口中的言语,过于他需用的饮食。然而约伯说,神定下了心志,行出心里所愿的;所派定约伯的,就必作成。因此,约伯在祂面前惊惶,惧怕祂,觉得神使他心慌,全能者使他惊惶。(11~16。)

贰 约伯对于神对付各种人的知识


 在二十四章我们看见,约伯对于神对付各种人的知识。

 一 神对付那些抢夺别人财物的

 约伯首先说到神对付那些抢夺别人财物的,特别说到挪移界碑的,抢夺群畜而牧养的,赶走孤儿的驴的,强取寡妇的牛为当头的,以及使穷乏人离开正道的。(1~8。)接着约伯说到有人从母怀中抢夺孤儿,强取穷人的衣服为当头。(9~12。)

 二 神对付那些背叛光的

 约伯继续说到神对付那些背叛光,不认识光的道路,不住在光的路上的人,(13,)包括杀人的和奸夫,他们不认识光。(14~16。)『他们看早晨如同死荫,因为他们晓得死荫的惊骇。』(17。)

 三 神对付那些犯罪之辈

 最后,在十八至二十五节,约伯说到神对付那些犯罪之辈。约伯说,神不过片时保全有势力的人,然后使他们如谷穗被割。约伯的结论乃是:『若不是这样,谁能证实我是说谎的,使我的言语落空呢?』(25。)约伯在这里虽然痛苦,却似乎在向他的朋友炫耀。

叁 比勒达的结语


 二十五章记载比勒达的结语。他最后的话很简短。比勒达从他先前的说话可能学得一个功课,就是辩论失败,显为愚妄的路,乃是说太多话。这可能是他的结语这么简短的原因。

 一 说神有治理之权

 首先,比勒达说神有治理之权,有威严可畏;祂在高处施行和平。(2。)然后,比勒达问:神的诸军,岂能数算?祂的光一发,谁不蒙照?(3。)比勒达在这里的话,不是照着善恶知识树的原则,而是像约伯一样,在炫耀自己。

 二 说在神面前,无人得以称义

 在四至六节,比勒达回到善恶知识树上。他问:在神面前,人怎能称义?妇人所生的,怎能纯净?他的结论乃是这些都不可能;他说,『看哪,在神眼前,月亮也无光亮,星宿也不皎洁。何况如虫的人,如蛆的世人!』这是比勒达在约伯记中最后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