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二回      十二至二十章(二) 约伯的优越感、指责、和辩论以及以利法的责备和警告(二)
总纲目




  2 约伯埋怨神严厉的对待他
贰 以利法的责备和警告
 一 责备约伯的骄傲和自义
  1 说约伯的知识是虚空如风,没有对神的敬畏
  2 说约伯以自己的优越为傲
  3 说约伯是自义的
 二 以恶人悲惨的结局警告约伯

 读经:约伯记十四至十五章。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约伯与神的辩论,(十三3,20~十四22,)然后来看以利法的责备和警告。(十五。)

  2 约伯埋怨神严厉的对待他

 在十三章三节及二十至二十八节,约伯与神辩论他的案件。在十四章一至二十二节,约伯埋怨神严厉的对待他,并求神转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

 约伯与神辩论,说,“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他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并不存留。这样的人你岂睁眼看他,又叫我同你受审判吗?”(1~3。)约伯说他同神受审判,这暗示有一场诉讼,包含约伯和神两方,约伯作原告,神作被告。约伯想知道神是否要带他到法庭上,使他可以在那里受审判。约伯是作这样的盼望。

 约伯说,没有一人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又说,“他的日子既然定准,他的月数也在你那里;你又派定他的疆界,使他不能越过。”(5。)这里约伯是说,神派定了约伯的疆界,使约伯不能越过;他完全是在神的控制之下。他要神转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雇工人”,是神所雇用的工人,受限于神所派定的疆界。

 树若被砍下,还可指望发芽,但人死亡埋葬了,就无指望。“人…下不再起来;等到天没有了,仍不复醒,也不从睡中唤醒。”(12。)约伯说人一旦死去,他就完了。然后他对神说,“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将我隐密,直等你的忿怒过去;愿你为我定准日期,并记念我!”(13。)

 约伯接着问:“人死了,岂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劳役的日子,等我改变的时候来到。”(14。)这里的劳役一辞,原文也有争战或艰困之意。在约伯的感觉里,他的生命是一场争战,他的日子是打仗的日子。

 在十五至十七节约伯继续说,“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但如今你数点我的步,岂不窥察我的罪吗?我的过犯被封在囊中,你也缝严了我的罪孽。”约伯认为神是这样对待他。约伯似乎太敏感;因着在善恶的范围里,约伯的心思深受搅扰。

 最后,约伯宣称神灭绝人的指望,攻击人永远得胜,改变他的容貌,并将他送走。“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22。)所有这些都是约伯与神的辩论。

贰 以利法的责备和警告


 在十五章我们看见以利法的责备和警告。

 一 责备约伯的骄傲和自义

 在一至十六节,以利法责备约伯的骄傲和自义。

  1 说约伯的知识是虚空如风,没有对神的敬畏

 以利法说,约伯的知识是虚空如风,没有对神的敬畏,阻止在神前的默想。以利法认为,约伯的罪孽指教他的口,并且约伯选用诡诈人的舌头;因此约伯的口定他有罪,他的嘴见证他的不是。(1~6。)

  2 说约伯以自己的优越为傲

 以利法接着责备约伯以自己的优越为傲。(7~13。)以利法问他:“你岂是头一个被生的人吗?你出生在诸山之先吗?你曾听见神的密旨吗?你将智慧独自得尽吗?你所知道的,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呢?你所明白的,有什么是我们不明白的呢?”(7~9。)然后以利法继续说,约伯以神温和安慰的话为太小,又让他的心将他拿去,使他的灵反对神。

  3 说约伯是自义的

 最后,以利法责备约伯是自义的。以利法说,妇人所生的,不得洁净,也不得称为义;神不信靠祂的众圣者;在祂眼中诸天也不洁净,何况那可憎朽坏,喝错谬如水的人。(14~16。)

 二 以恶人悲惨的结局警告约伯

 以利法责备约伯后,就以恶人悲惨的结局警告约伯。(17~35。)这警告乃是根据善恶的原则。以利法持守这个原则,说恶人心中所预备的是诡诈,急难窘迫叫他害怕;他不得富足,财物不得常存;他不得出离黑暗,虚假必成为他的报应。以利法的观念完全是根据善恶。照着他的观点,好人会亨通,恶人会受苦。

 我们读了十二至十五章后,就能看见约伯和以利法的光景。约伯是个性很强,有优越感的人;而以利法是典型的愚妄人,想要照着善恶的原则,用责备和警告来教训约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