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一回─四至十一章(四)约伯的不屈服与琐法盲瞎的辩论
总纲目




壹 约伯的不屈服
 一 夸口知道他的朋友所知道的
 二 承认自己不能与神争竞,或抵挡祂
 三 认为即便自己是公义并完全的,也不能胜诉
 四 认为他是人,活在那急速过去的日子里
 五 埋怨神无理的恶待他,且照着藏在神心里的,一再的攻击他
 六 希望出生时就死
贰 琐法盲瞎的辩论
 一 琐法是在第一回辩论里第三个回答约伯的人
 二 觉得约伯太有复仇心
 三 教训约伯说,全能的神是无限的
 四 教训约伯说,要将心安正,又向神举手

 读经:约伯记九至十一章。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约伯的不屈服与琐法盲瞎的辩论。约伯的个性很强,不易被征服;琐法则是愚妄,对于神要将祂自己分赐到祂子民里之经纶的神圣启示并不清楚。

壹 约伯的不屈服


 约伯的不屈服完全显示在九至十章。

 一 夸口知道他的朋友所知道的

 约伯夸口知道他的朋友所知道的,说,『我真知道是这样。』(九2上。)约伯是说,他早已知道他的朋友所谈论的,所以他们不需要再说什么。

 二 承认自己不能与神争竞,或抵挡祂

 约伯承认自己不能与神争竞,或抵挡祂,因为祂是智慧且有能的。(3~12。)在五至九节约伯题到神对亚当以前的宇宙的审判。约伯问人在神面前怎能成为义之后,就说,『人若愿意与祂争辩,千中之一的事也不能回答。祂心里有智慧,且能力强大,谁向神刚硬而完好无损呢?』(3~4。)没有人能阻挡神,或敢问祂:『你作什么?』(12。)

 三 认为即便自己是公义并完全的,也不能胜诉

 约伯认为即便自己是公义并完全的,也不能胜诉,(15,20~21,)因为神是有能力的,在祂的审判上,必不转回祂的怒气。(13~24。)这指明约伯盼望和神一同上法院受审判,约伯作原告,神作被告。这里作原告的约伯有一个错误观念,认为作被告的神是在怒气中对付他。然而,神对付约伯不是由于祂的怒气,而是由于祂的喜悦。神也不是在施行审判,乃是在剥夺他、销毁他、拆毁他,为要用神自己把约伯重新建立起来。

 四 认为他是人,活在那急速过去的日子里

 约伯认为他是人,活在那急速过去的日子里;他不能与神同听审判,而被神以为无辜。(25~35。)

 五 埋怨神无理的恶待他,且照着藏在神心里的,一再的攻击他

 约伯埋怨神,说神知道他不是恶的,却不以他的罪孽为无罪,反无理的恶待他,并且照着藏在神心里的,一再的攻击他。(十1~17。)约伯对神说,『要指示我,你为何与我争辩。』(2下。)在十三节他继续说,『然而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里;我知道你久有此意。』这指明约伯找不出神这样对待他的原因,但他相信,神心里隐藏着一些原因。约伯是对的;有件事隐藏在神心里。以弗所三章九节告诉我们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这是一个历世历代的奥秘。

 照着约伯记三十八章七节,当神立大地根基的时候,神的天使(神的众子)一同欢呼。这些天使可能不明白神造大地和造人的目的是什么。亚当自己也不知道,神为什么照着自己的形像,按着自己的样式造他。(创一26。)神在历世历代将祂的目的隐藏起来,没有告诉以诺、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所罗门、以赛亚、或任何一位申言者。创造主在祂的创造中作了许多,但在新约时代之前,没有向任何人揭示祂的目的。

 这隐藏的奥秘乃是神渴慕在祂神圣的三一里,将祂自己分赐并作到祂所创造的人里面,使人成为祂的复制,成为祂的彰显。约伯不知道这点,所以误会了神,以为神对他发怒,正在审判并惩罚他。神的目的不是要审判或惩罚约伯,乃是要把他拆毁,然后以神自己重新把他建立起来。神知道约伯经过一段受苦的时间,就会重新建立起来,成为另一个人-神新造里的新人。这是给约伯、约伯记、和约伯表白的答案。

 圣经六十六卷书只说到一件事:神在基督里藉着那灵,要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性情和一切,好叫我们能活基督并彰显基督。这该是管制我们生活的原则。在实际的一面,这该是今天作我们享受的生命树。

 圣经主要不是一本讲预言、教导或预表的书;圣经乃是一本说到神经纶的书。单单说圣经前后一贯都论到基督,这是不够的;圣经乃是论到在神经纶里的基督。神的经纶是要在祂神圣的三一里,在基督里藉着那灵,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得着祂作我们的生命、性情和一切。当我们经历这个,就不再是我们,而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加二20。)这就是生命树。

 六 希望出生时就死

 约伯希望出生时就死,盼望神放他过去,使他在往死荫之地以前,稍得畅快。(伯十18~22。)

 约伯的不屈服,乃是由于缺少神圣的启示,因此不能明白神藉着灾祸对付他,不是在道德的范围里,就是不在乎他行善或作恶,或者他是对是错,乃是在得着神的范围里,就是说,他应当从寻求道德的完全,转向寻求并得着神,而不是任何别的东西。

贰 琐法盲瞎的辩论


 在十一章我们看见琐法盲瞎的辩论。

 一 琐法是在第一回辩论里第三个回答约伯的人

 琐法是在第一回辩论里第三个回答约伯的人。(1。)

 二 觉得约伯太有复仇心

 琐法觉得约伯太有复仇心,觉得他的道理不纯净,他在神眼前是不洁净的;神已经忘了他的一些罪孽。 (2~6。)

 三 教训约伯说,全能的神是无限的

 琐法教训约伯说,全能的神是无限的,高如天、深于阴间、比地长、比海宽,无人能阻挡祂审判虚妄、满有罪孽的人,以及头脑空洞的人。(7~12。)

 在十二节琐法说,『头脑空洞的人能得知识,那便是野驴的驹子生得像人了。』这必定不是交通或慈爱的话。琐法是说,约伯是一个头脑空洞,完全缺乏知识的人。琐法在这里的藐视和讥诮太过分了,竟把约伯比作野驴的驹子。难怪约伯责怪他的朋友没有向他表示慈爱。

 四 教训约伯说,要将心安正,又向神举手

 琐法也教训约伯说,要将心安正,又向神举手,手中若有罪孽,就远远的除掉,也不容错谬住在他帐棚中;那时他必仰起脸来,毫无瑕疵,他也必坚固,无所惧怕;他必忘记苦楚;他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他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坦然安卧;但恶人的眼目必要衰败,他们无路可逃;他们的指望就是绝气。(13~20。)这就是琐法给约伯的教训。

 琐法对于人在神面前之地位的了解完全是盲瞎的,他的辩论完全是根据人在道德范围内天然的观念,而对人之于神该是什么,并没有任何神圣启示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