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一回─四至十一章(三)比勒达的反驳
总纲目




壹 比勒达是第二个反驳约伯的人
贰 宣称临到约伯的一切灾祸和灾病,不是神偏离了公平
叁 认为约伯的儿女可能得罪了神
肆 相信如果约伯热切的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如果约伯纯洁正直,神就必定为约伯起来
伍 教导约伯要考问前代
陆 警告约伯,凡忘记神的人,要像蒲草和芦荻一样枯槁
柒 向约伯宣告,神必不丢弃完全的人
捌 比勒达对人与神关系的逻辑,完全是在善恶知识树的原则里

 读经:约伯记八章。

 在我们来看八章比勒达的反驳之前,我要再说一点六至七章里约伯的自我表白。约伯在这两章的自我表白乃是全书的摘要,整卷约伯记事实上是一种表白。

 约伯表白自己时,陈述他的苦况,向神挑战,责怪他的朋友,自以为义,并表示他对人生的虚空和结局有常识。约伯向神和他的朋友挑战,要他们给他一个答案。事实上,整卷约伯记成了许多基督徒一个极需解答的大问题。我们将会看见,所需要的答案不是在约伯记,而是在新约里。

 约伯陈述他的苦况,说愿他的苦恼称一称,他的灾害也一同放在天平里,(六2,)之后就向神挑战,要知道神对他有多少要求。约伯似乎在说,『神阿,我已经作了你所要求我作的事。你还要什么?你要我如何,你要我作什么?』我们来到九章那里,看见约伯要求一个机会,好在『法庭』上,在神面前陈明他的『案件』,他作原告,神作被告。然而,约伯认为神会胜诉,因为神是全能智慧的。因此,约伯觉得没有路脱离他的光景。

 约伯向神挑战后,就转向他的朋友,责怪他们不向他这个在神击打下灰心的人表示慈爱。约伯似乎对他们说,『你们的方式不对。你们责备我、定罪我、藐视我。这不是爱,也不是恩慈。我需要一个方向。你们该告诉我方向在那里,告诉我该怎么走,该怎么作。』

 接着约伯转向自己,自以为义,说他在任何事上都没有错。他表示他对人生的奋斗、虚空、困苦、患难、和结局有常识。关于这点,他觉得他知道的比他的朋友多。最后约伯说,他厌弃生命,又表示不再对生命有任何兴趣。因为他的处境没有解答,所以约伯的结语是,他惟一能作的事就是死。

 约伯和他的朋友都在错误的领域里;他们都在善恶的领域,在提升人纯正的领域里。他们需要进到正确的领域,就是生命树的领域里;生命树才是他们的答案。

 约伯不该试着去达到纯正的高峰,他所需要的乃是竭力追求神,直接追求基督的人位。约伯的方向该朝向这高峰,不该朝向为人纯正的高峰。这是解答约伯和他的朋友,关于约伯受苦的目的这问题。

 现在我们来看八章比勒达对约伯的反驳。

壹 比勒达是第二个反驳约伯的人


 在约伯与他三友之间第一回的辩论中,第二个反驳约伯的是比勒达,他抱怨约伯说话太长,如同狂风。(八1~2。)比勒达的说话是反驳约伯的自我表白。

贰 宣称临到约伯的一切灾祸和灾病,不是神偏离了公平


 比勒达宣称临到约伯的一切灾祸和灾病,不是神偏离了公平,也不是全能者偏离了公义。(3。)比勒达暗示约伯定罪神,因约伯宣称神对他偏离了公平。比勒达告诉约伯,神绝不会这样作。

叁 认为约伯的儿女可能得罪了神


 比勒达认为约伯的儿女也许得罪了神,神就将他们交在他们过犯的手中。(4。)平心而论,比勒达说这话可能有某些根据,因为约伯的儿女是在筵宴喝酒时死亡的。

肆 相信如果约伯热切的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如果约伯纯洁正直,神就必定为约伯起来


 比勒达相信如果约伯热切的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如果约伯纯洁正直,神就必定为约伯起来,使约伯公义的居所(包括他的家)恢复兴旺;约伯起初虽然微小,终久必甚昌大。(5~7。)我们很难说比勒达所说的纯洁正直,标准是什么,他的说话乃是照着善恶知识树。比勒达说话的时候,善恶知识树就生长。

伍 教导约伯要考问前代


 比勒达接着教导约伯要考问前代,注意他们列祖所查究的,好叫他们指教约伯。(8~10。)比勒达的话满了不尊重和藐视。

陆 警告约伯,凡忘记神的人,要像蒲草和芦荻一样枯槁


 比勒达警告约伯,凡忘记神的人,要像蒲草和芦荻一样枯槁。他说,冒渎人的指望要灭没,他所倚赖的必被剪除,他所信靠的是蜘蛛网。他倚靠房屋,房屋却站立不住;他抓住房屋,房屋却不能存留。(11~19。)这不是有学问之人的说话,而是幼稚、愚妄、在黑暗里之人的说话。

柒 向约伯宣告,神必不丢弃完全的人


 比勒达继续向约伯宣告,神必不丢弃完全的人,也不扶助作恶的人。比勒达说,神还要以喜笑充满约伯的口,以欢呼充满约伯的嘴。恨恶约伯的要披戴惭愧;恶人的帐棚,必归于无有。(20~22。)比勒达在这里又说空洞的话。

捌 比勒达对人与神关系的逻辑,完全是在善恶知识树的原则里


 比勒达对人与神关系的逻辑,更是建立在善恶、对错之上,完全是在善恶知识树的原则里,全然是照着堕落之人属人道德的观念。在他的反驳里,没有在神圣启示里得亮光的滋味,也没有在神圣生命里属灵的味道。他完全是在黑暗里,在人道德的虚妄里。他的反驳完全无力说服约伯;在对神的事上,约伯高过他同时代的人。

 虽然约伯在这样的事上较比勒达高,比勒达却责备他、警告他、教导他、教育他,还给他一些指导。比勒达敢这样作,是因为他在黑暗里。约伯敢向神挑战,也是在黑暗里;这就给他的朋友开路,在黑暗里说话。因此,约伯和他的朋友都是在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