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约伯与他三友之间三回辩论的第一回─四至十一章(二)约伯的表白
总纲目




壹 陈述他的苦况
贰 向神挑战,要知道神对他有多少要求
叁 责怪他的朋友不向他表示慈爱
肆 自以为义,说他在任何事上都无错
伍 表示他对人生的奋斗、虚空、患难、和结局有常识
陆 厌弃生命,向神抱怨
柒 约伯像他的朋友一样,也停留在善恶的知识里,而不认识神的经纶

 读经:约伯记六至七章。

 以利法责备、改正约伯以后,约伯就为自己表白。六至七章专专记载约伯的表白。

壹 陈述他的苦况


 首先在六章一至七节,约伯陈述他的苦况:『惟愿我的苦恼称一称,我的灾害也一同放在天平里。那就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2~3。)然后他说,全能者的箭在他身上,其毒,他的灵喝尽了;神的惊吓摆阵攻击他。(4。)

贰 向神挑战,要知道神对他有多少要求


 约伯接着向神挑战,要知道神对他有多少要求。(8~13。)约伯说,『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愿神乐意把我压碎,松手将我剪除!』(8~9。)从约伯的说话中可以看出,他与保罗截然不同;保罗将要殉道时是夸胜的喜乐。

 『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吗?我里面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机智岂不是从我赶尽吗?』(11~13。)这里约伯向神挑战,问神对他有多少要求。对约伯而言,神似乎对待他像对石头或铜一样。约伯题到机智,指明他在各面已被耗尽,成为空虚。

叁 责怪他的朋友不向他表示慈爱


 约伯责怪他的朋友不向他这个在神击打下灰心的人,表示慈爱。(14~23。)约伯对他们说,『那将要灰心的,他的朋友当以慈爱待他,免得他离弃对全能者的敬畏。我的弟兄诡诈,好像荒漠中的溪水,又像荒漠中溪水流干的河道。这河,因结冰而混浊不清,有雪藏在其中。何时被晒暖,就完全溶化;炎热时,便从原处干涸。』(14~17。)这里约伯将他的朋友比作剩下没有多少水的溪水,也将他们比作因结冰和藏雪而混浊黑暗的溪水,至终被太阳晒暖而干涸。约伯乃是说,他将要灰心时,他的朋友没有任何『水』来供应他。

肆 自以为义,说他在任何事上都无错


 约伯自以为义,说他在任何事上都无错。(24~30。)『请你们教导我,我便不作声;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错。正直的言语,力量何其大!但你们责备,是责备什么呢?绝望人的讲论,既然如风,你们还想要驳正言语吗?』(24~26。)这里约伯是说,以利法的话不是正直的,而是弯曲、带有偏见的。他们若是正直的,约伯就会得他们的帮助。

 在二十七节约伯接着说,『你们竟然想为孤儿拈阄,以朋友当货物。』约伯告诉他的朋友,他们不是待他如朋友,而是待他如同人讨价还价的货物。

 在二十八至三十节,约伯继续说,『现在请你们看看我,我决不当面说谎。请你们转意,不要不公。务请转意,在这事上我还是有公义。我的舌上,岂有不公吗?我的上膛,岂不辨灾害吗?』这里约伯很强的宣告说,在这事上他还是有公义。他表白自己,坚持他在任何事上都没有错。

伍 表示他对人生的奋斗、虚空、患难、和结局有常识


 约伯在他的表白中,表示他对人生的奋斗、虚空、患难、和结局有常识。(七1~10。)虽然约伯认识这些事,却没有在实际中认识神,对神的经纶也毫无认识。

陆 厌弃生命,向神抱怨


 约伯厌弃生命,向神抱怨,问神为何不赦免他,不任凭他死。(11~21。)他说,他灵在困苦中,他要说话;他魂在苦恼里,他要抱怨。(11下。)他厌弃生命,不愿永活。(16上。)他最后对神说,『鉴察人的主阿,我若有罪,于你何妨?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使我成了自己的累赘?为何不赦免我的过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现今要卧在尘土中;你要寻找我,我却不在了。』(20~21。)这是约伯向神表白自己时的抱怨。

柒 约伯像他的朋友一样,也停留在善恶的知识里,而不认识神的经纶


 约伯像他的朋友一样,也停留在善恶的知识里,而不认识神的经纶,没有充分的看见神创造人的定旨。他和他的朋友都毫无神圣的启示,也无神圣生命的经历。他不知道神的目的不是要加增他的完全、正直、公义和纯正。相反的,神的目的是要剥夺他这一切自以为满意的属人美德,好叫他只寻求并得着神自己。他的朋友和他,都不在神所命定要人在的生命树的在线。

 神把约伯记摆在圣经中,当作一个黑暗的背景。约伯和他朋友的说话,指明他们外表虽是敬虔的人,却都缺少神,没有彰显神。约伯和他的朋友来在一起,只是在辩论,不是在交通。他们没有什么关于神的事可以彼此交通。

 我们需要考察今天在召会聚会中的说话。我们实行新约的路,乃是要喂养众圣徒,好叫他们得着成全和装备,来为神说话。我们想要听的,不是别的,乃是在基督同着召会里的神。我们所讲的,乃是我们所是、所有、所享受、所爱并珍赏的。我们若爱基督,珍赏在基督里的神,那就成为我们所讲的内容。这样,我们在召会聚会中的申言就是丰富的,满了同着基督和召会的神。然而,许多人多年作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仍不能为基督说一两句话。我们可能谈论基督,却不活基督、不珍赏基督或高举基督。倘若这是我们的光景,我们怎能为着神圣的分赐讲说基督,而将祂供应给别人?我盼望从现在起,我们的召会生活满了基督,有基督在我们的祷告、赞美和申言里。

 圣经是一本一贯的书。它开始于神,结束于神;开始于生命树,也结束于生命树;开始于活水的河,也结束于活水的河。这给我们看见圣经是始终一贯的。

 这本一贯的书,其主题乃是神的经纶,神永远的计划,神的安排,就是要得着人来盛装基督,使基督作人的生命,作人的性情,甚至作人的人位。我们得着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性情和人位,就被基督构成;结果我们成了神人,基督人。这样,我们就藉着活基督、显大祂、高举祂而彰显祂。当我们来在一起,或唱诗,或祷告,或说话,或申言,凡我们所作的,都是基督的彰显。

 保罗在以弗所书的话与约伯记的话非常不同。在以弗所一章保罗说到诸天界里各样属灵的福分:神的拣选、神的预定,基督的救赎和那灵的印涂。藉着这些福分,三一神与祂所有的受益者成为一,使他们成为召会,就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身体。然后在第三章,保罗说他向父屈膝,愿祂藉着祂的灵,用大能使信徒得以加强到里面的人里,使基督藉着信,安家在他们心里,使他们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就是祂的彰显。

 神无法对约伯和他的朋友说这样的话,因为他们的属灵文化还是非常原始。因此,他们彼此说话时,只能责备和表白,说虚空和虚无的话。在约伯记十一章十二节,琐法说约伯是『头脑空洞的人』。

 我们不该积极珍赏约伯和他朋友的说话,而该消极看待,当作一个黑暗的背景,衬托出新约的明亮启示。我盼望藉着研读约伯记,带我们都在神圣的文化里更进一步往前,好使我们被神在基督里的神圣分赐充满,让祂来作我们的生命、生命的供应和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