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大卫的历史(一)神所预备,合乎神心的人─撒上十六章至撒下一章(一)蒙拣选、受训练、受膏、受试验、蒙称许
总纲目




壹 蒙神拣选
贰 在卑微中受神训练
叁 受膏
 一 为撒母耳用油所膏
 二 由耶和华的灵从那日起剧烈的临到他所印证
 三 消极一面的印证
  1 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有邪恶的灵从耶和华那里来惊扰他
  2 大卫被选为侍候扫罗的人
肆 在信靠神击败歌利亚的事上受试验,蒙称许
 一 非利士的军兵和以色列人聚集摆阵
 二 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斗士,名叫歌利亚,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
  1 他狂傲英勇
  2 扫罗和以色列众人都惊惶
  3 歌利亚骂阵四十日之久
 三 大卫打败歌利亚
  1 大卫的身分和职业
  2 大卫的父亲打发他带食物去加强他的哥哥,问他们好
  3 大卫听见歌利亚的骂阵
  4 大卫长兄忿怒和藐视的话
  5 大卫得扫罗同意,让他与歌利亚战斗
  6 大卫出去与歌利亚战斗
  7 大卫杀死歌利亚,击败非利士人
  8 神拣选并膏大卫的有力印证
 四 扫罗发现大卫是耶西的儿子

 读经:撒母耳记上十六至十七章。

 撒上十六章开始说到大卫的历史;他是神所预备,合乎神心的人。十六至十七章给我们看见,大卫如何蒙神拣选、受神训练、为神所膏、受神试验并蒙神称许。

 十五章结束于一种悲惨的情形。神放弃了扫罗,厌弃他作以色列的王。然后在十六章一节,神差遣撒母耳去接触一个可能只有十五岁的男孩。这给我们看见,当扫罗在滥用神所赐的君王职分时,神知道整个情形,并且作了奇妙的事,来预备正确的人。神秘密的来到波阿斯和路得的曾孙大卫(得四21~22)那里。

 神给扫罗君王职分,目的是要建立神自己的国度。扫罗该作神的代理王,为神治理百姓。但扫罗作王完全是为着他自己。他僭用,甚至滥用神所给他的恩赐-国度、百姓和君王职分,为要建立他自己的王国。然而,当扫罗公开滥用这一切的时候,神却在暗中有所预备。至终,神的预备完成在耶西最小的儿子大卫身上。大卫是耶西的第八个儿子;在圣经中,八这个数字表征复活。按圣经的意义说,大卫是在复活里的一位;因此他是神所能使用的一个人。

 大卫为神所预备,作一个合乎神心的人;若没有神的预备,他就不能成为这样一个人。实在说来,是神把他创造成这样一个人,但他还需要经过蒙拣选、受训练、受膏、受试验、并蒙称许的过程。蒙拣选是美妙的,受神训练却需要经过受苦。受膏也很好,但受膏之后还要受试验。撒下五章四节告诉我们,大卫是在三十岁登基。当大卫还是十五岁的男孩子时,就为撒母耳所膏,然后他受试验也许有十五年之久,特别是受到扫罗的搅扰和麻烦。至终,大卫通过试验而蒙神称许。

壹 蒙神拣选


 大卫蒙神拣选。(撒上十六1~10。)『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儿子当中,为自己选定了一个作王的。』(1。)耶西叫他的七个儿子从撒母耳面前经过,但耶和华都不拣选他们。大卫的家人似乎不关心大卫,神却定意要使用他,因为神已拣选了他。大卫是神在以色列人中间独一的选择。

贰 在卑微中受神训练


 神藉着环境,在卑微中训练大卫。神特意使他生为最小的、末后的,为要使他谦卑。不仅如此,大卫还被指派去旷野照顾羊群。他的七个哥哥没有一个愿意作这样的事,他们都要更好的工作。

叁 受膏


 撒上十六章十二至二十三节叙述大卫如何受膏。

 一 为撒母耳用油所膏

 因着大卫蒙神拣选,所以作神代表的撒母耳特地用油来膏大卫。(13上。)

 二 由耶和华的灵从那日起剧烈的临到他所印证

 撒母耳用油膏大卫,耶和华的灵从那日起就剧烈的临到他,印证这事。(13下。)耶和华的灵剧烈的临到大卫,与生命(为着救恩)无关,乃与能力(为着外面的行动)有关。 

 三 消极一面的印证

 在十四至二十三节我们看见,大卫的受膏也有消极一面的印证。

  1 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有邪恶的灵从耶和华那里来惊扰他

 十四节说,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有邪恶的灵从耶和华那里来惊扰他。这进一步印证神已经拣选了扫罗以外的人。从那日起,扫罗就不再有平安,并且妒忌大卫。他越看到大卫的长处,就越晓得国度不会传给他的儿子约拿单,乃要归给大卫。因此,扫罗好几次试图要杀大卫。一面扫罗被邪恶的灵所惊扰;另一面,他因着对大卫的认识而受搅扰。扫罗晓得,国度不会成为他的王国传给约拿单,乃要归给大卫。

  2 大卫被选为侍候扫罗的人

 当扫罗的臣仆看见有邪恶的灵从神那里来惊扰他,就题议找一个善于弹琴的来,等恶灵临到扫罗身上的时候,便使他弹琴。扫罗同意了,于是大卫就被带到扫罗那里,作臣仆侍候他。大卫拿琴用手而弹,扫罗便舒畅爽快,(23,)他也作了扫罗拿兵器的人。(21下。)扫罗甚是喜爱他。

 在神的主宰之下,大卫被选为侍候扫罗的人。神把这二人摆在一起,非常亲近的一同生活工作。然而,他们越亲近,扫罗就越恨大卫。扫罗和大卫成了彼此的试验;这二人被摆在一起,就完全被试验出来。扫罗被暴露为一个反对神意愿的人,大卫却显明为一个合乎神心的人;这是神的主宰。

 大卫在他与扫罗的关系上受试验;这意思是说,大卫一直被放在十字架上。这也可能是我们在召会生活和婚姻生活中的经历。召会生活中的圣徒,尤其是长老,可能成为我们的试验、十字架。同样,在婚姻生活中,我们的配偶可能是我们的十字架。既然不该有离婚或分居的事,所以在婚姻生活中,我们惟一的路乃是上到十字架,留在那里,让十字架了结我们的肉体和我们特别的雄心。

肆 在信靠神击败歌利亚的事上受试验,蒙称许


 在十七章,大卫在信靠神击败歌利亚的事上受试验,蒙称许。

 一 非利士的军兵和以色列人聚集摆阵

 非利士的军兵和以色列人聚集摆阵,要彼此打仗。(1~3。)这对扫罗和大卫都是个试验。

 二 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斗士,名叫歌利亚,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

 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斗士,名叫歌利亚,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4~11,16。)歌利亚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1 他狂傲英勇

 歌利亚狂傲英勇,大有力量。(8~10。)他狂傲的说,『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10。)

  2 扫罗和以色列众人都惊惶

 当扫罗和以色列人听见歌利亚的话,他们都惊惶,极其害怕。(11。)

  3 歌利亚骂阵四十日之久

 歌利亚早晚都来骂阵,有四十日之久。(16。)

 三 大卫打败歌利亚

 十二至五十四节详述大卫如何打败歌利亚。

  1 大卫的身分和职业

 十二至十五节说到大卫的身分和职业。他的三个哥哥跟随扫罗出征。大卫是耶西八个儿子中最小的;他是侍候扫罗的,也是为他父亲放羊的。

  2 大卫的父亲打发他带食物去加强他的哥哥,问他们好

 大卫的父亲打发他带食物去加强他的哥哥,问他们好,要得些他们的消息。(17~22。)

  3 大卫听见歌利亚的骂阵

 大卫听见歌利亚的骂阵,并且知道凡杀了那骂阵的,扫罗就必赏赐他大财,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为妻,并免他父家纳粮当差。(23~27。)大卫认为歌利亚乃是向永活神的军队骂阵。(26下。)他也认为杀这样一个骂阵的人,乃是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26上。)

  4 大卫长兄忿怒和藐视的话

 二十八至三十节告诉我们大卫长兄忿怒和藐视的话。他的长兄讥笑大卫,说他应当留在旷野照顾那几只羊。他定罪大卫的骄傲和他心里的恶意。大卫的回答表明他到那里是有缘故的。(29。)大卫知道这缘故;乃是神打发他到那里,来打败这骂阵的人。

  5 大卫得扫罗同意,让他与歌利亚战斗

 大卫得扫罗同意,让他与歌利亚战斗。(31~39。)首先,扫罗阻止大卫与歌利亚战斗,因为大卫还年轻,歌利亚自幼就作战士。(33。)但大卫确信耶和华必救他脱离歌利亚的手;这是基于他的经历,因他为父亲放羊时,耶和华救他脱离狮子和熊的爪。因着大卫作牧人的经历训练他信靠主,于是大卫能对扫罗说,『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37上。)扫罗听见这话,就对大卫说,『去罢;耶和华必与你同在。』(37下。)于是扫罗就把自己的战衣给大卫穿上,但大卫试过后就脱掉了。(38~39。)

  6 大卫出去与歌利亚战斗

 大卫出去与歌利亚战斗。(40~48。)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选了五块光滑石子,手中拿着甩石的机弦。(40。)歌利亚因大卫年轻而藐视他,以为他到自己这里来,如人拿杖赶狗一样,就指着自己的神,咒诅大卫;又对大卫说,他要将大卫的肉给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走兽吃。(41~44。)大卫对歌利亚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辱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今日我也要将非利士军队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全地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救,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于耶和华,祂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45~47。)

  7 大卫杀死歌利亚,击败非利士人

 大卫杀死歌利亚,击败非利士人。(49~54。)他用机弦甩石,打进歌利亚的额,用歌利亚的刀割了他的头。(49~51上。)非利士人逃跑,以色列人和犹大人便追杀他们,夺了他们的营盘。(51下~53。)大卫将歌利亚的头拿到耶路撒冷,却将歌利亚的铠甲放在自己的帐棚里。(54。)

  8 神拣选并膏大卫的有力印证

 大卫胜过歌利亚和非利士人,乃是神拣选并膏大卫的有力印证。

 四 扫罗发现大卫是耶西的儿子

 扫罗发现手中拿着歌利亚头的大卫,是伯利恒人耶西的儿子。(55~58。)

 在十六至十七章,发生在大卫身上的事,完全是在神的主宰之下。我们都需要看见,今天因着我们追求基督,我们环境中的每一点,都完全在神主宰的手下。至终,向召会生活骂阵的人要被打败。因此,我们应当信靠主,对主有信心,并且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