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撒母耳-一个照着神的人
总纲目




神的代表
神的心意是要得着一个国度
神的心复制在撒母耳里面
一个只关心神,关心神的权益和利益的人
撒母耳和参孙的对比
神使用一个消极的王来管教以色列人
神的目的是要基督生为大卫的后裔
神的国开始于大卫

 读经:撒母耳记上一章十一节,二十节,二章三十五节,八章一至二十二节,九章十五至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要进一步说到撒母耳和他的职事。

神的代表


 在撒母耳职事的末了,扫罗被兴起作以色列王时,(九3~十27,)撒母耳达到了最高的地位。可以说,在全宇宙中只有神在他之上。甚至可以说,作为神的代表,撒母耳乃是行动的神。神要行动、作事,但祂需要一个代表。因此,撒母耳就成为一位申言者、祭司和士师。祂是神的出口,也是神的行政。他乃是在地上行动的神。

神的心意是要得着一个国度


 虽然撒母耳是神的代表,但神没有意思使他成为一个国度。圣经启示,神的心意是要兴起大卫,藉着他建立一个国度。当神拣选亚伯拉罕时,祂的目的不是要得着单个的人,甚至不是要得着一班追求祂的人;神的目的乃是要得着一个国度。圣经启示的终结就是一个国度。启示录十一章十五节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祂基督的国。』在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里,将有神永远的国。

 在马太十六章有一段话论到国度和召会。当彼得领受基督是神儿子的启示时,(16~17,)耶稣对他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盘石上。』(18。)接着祂题到诸天的国。(19。)在这几节里,『诸天的国』与『召会』二辞是交互使用的。这给我们看见,神所要得着的,不仅是一个召会,更是一个国度召会。在罗马十四章十七节保罗也指明,实际的召会生活乃是国度:『因为神的国不在于吃喝,乃在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

 即使撒母耳至终达到了最高的地位,神还没有达到祂的目标。撒母耳是一个合乎神心的人,他知道在神的心中有一个愿望,要得着国度。神要藉着大卫,而不是藉着撒母耳,带进国度。

神的心复制在撒母耳里面


 一个人达到高位时,肯不肯让别人与他同等或在他之上?这总是个问题。你若是撒母耳,你会容让任何人与你同等或在你之上吗?撒母耳是纯洁单一的。照着他母亲所许的愿,他是个拿细耳人;他完全不为自己寻求什么。他从不寻求自己的利益,他的心只为着神和神的选民,此外别无所顾。神爱以色列人,神这样的心复制在撒母耳里面。

 因着神的心复制在撒母耳里面,撒母耳就不顾自己的利益或得着。末了撒母耳一无所得,只有埋葬的坟墓。因着当时的情形,撒母耳虽然立自己的儿子作士师,但他无意为他们建立国度,这是与扫罗相反的。撒母耳的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不义的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撒上八1~3。)当百姓要求撒母耳立王时,撒母耳被冒犯了,但不是因着他儿子的缘故,而是因着百姓想要顶替神。(4~7。)因着撒母耳无意为他的子孙建立国度,所以他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儿女,乃是神的百姓。在这样的情形中,神就很容易把国度带进来。

一个只关心神,关心神的权益和利益的人


 撒母耳若是一个寻救自己利益的人,他就绝不会与神合作。在下篇信息我们会看见,扫罗来见撒母耳的前一日,神向撒母耳启示祂要撒母耳作的事。神对他说,『明日大约这时候,我必使一个人从便雅悯地到你这里来,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九16上。)当扫罗和他的仆人到撒母耳那里去的时候,撒母耳就完全照着神的指示去行。他不在意为自己或儿女得着什么。

 现在我们能看见,为什么撒母耳在神的手中如此有用。他不为自己寻求或得着什么。他是一个拿细耳人,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也不喝任何酒;他完完全全是为着神。神要他去那里,要他作什么事,他都乐意去行。他是一个照着神,就是合乎神心的人。因此,他能为神所使用,以完成神的经纶。

 我们不该以为撒母耳没有一点人的观念。有一天耶和华对他说,『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儿子当中,为自己选定了一个作王的。』(十六1下。)撒母耳听见这话,就说,『我怎能去?扫罗若听见,必要杀我。』(2上。)这指明撒母耳相当属人,有人的观念。然而,他不是一个为自己寻求什么的人,他一切的寻求都是为着神和神的选民。他只关心神、神的权益和利益,并且他为神的百姓祷告。

撒母耳和参孙的对比


 有些圣经学者指出,撒母耳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然而,品格问题并非撒母耳这人最重要的点。许多人有高尚的品格,但他们只是为着他们自己、他们的事业和他们的天下;他们不是为着神的国。撒母耳不只品格高尚,他的高乃在于他拿细耳人的愿。

 我们很值得将撒母耳和另一个拿细耳人-参孙-作比较。参孙也是因着母亲的愿而成为拿细耳人,但他与撒母耳大不相同。圣经说到参孙和其它士师时,常说到神的灵剧烈的临到他们;(士十四6,19;)但圣经说到撒母耳时没有这样的话。拿细耳人不需要剧烈的能力;拿细耳人需要有一颗心,作神心的反照。撒母耳不像参孙,杀了许多人,大大的得胜;撒母耳是一个为着神权益的拿细耳人。

 撒母耳在他那特别的环境中,并不容易为神站住;但他顾到神的权益,并且转移了时代。照着旧约,撒母耳在为着神和神权益的事上,是与摩西并列的。(耶十五1。)

神使用一个消极的王来管教以色列人


 撒母耳记上的历史乃是神所支配的。神没有直接去找大卫,因为大卫还年轻,并且神所极爱的以色列人仍然需要一些训练。他们需要神用一个消极的王来管教,使他们看见,以王来顶替神不是一件蒙福的事。

 神是一位有耐心的神。虽然以利不是太积极,神还容许他作士师四十年。我们很难断定撒母耳的士师职分持续了多久,但在扫罗进来消极的作以色列的王之前,至少已有三十年。再者,神容忍扫罗作王四十年,然后才将大卫带进来。

神的目的是要基督生为大卫的后裔


 若没有撒母耳,神就很难完成祂的经纶。神的目的是要基督生为大卫的后裔,而只有撒母耳能带进大卫。没有大卫,就没有基督的谱系。为使神能成为肉体,需要有一些预备,撒母耳就是那个预备的一部分。神兴起撒母耳,预备他为神使用,作所需的一切,好藉着大卫得着基督的正确谱系。

神的国开始于大卫


 神用撒母耳首先膏扫罗,然后膏大卫。当我们看扫罗的历史时,我们将会看见,扫罗只有自己的王国。当神的宝座在耶路撒冷建立时,神的国才在大卫之下被带进来。在马太二十一章四十三节,主耶稣告诉犹太首领说,神的国必要从他们夺去;这指明神的国开始于旧约。神的国不是开始于亚伯拉罕或摩西,乃是开始于大卫。因此,我们在大卫身上所看见的,不是任何一种王国,乃是神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