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撒母耳的历史(五)他的职事(二)
总纲目




贰 撒母耳职事的结束
 一 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
 二 使以色列人有理由,要他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
  1 以色列人要撒母耳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令撒母耳不喜悦
   a 撒母耳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厌弃神作他们的王
   b 他也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跟从列国的道路
  2 以色列人厌弃神作他们的王,而要一个代替者,因此也得罪神
   a 事实上,神是以色列人的王
   b 要求立王等于厌弃神,要一个代替者
   c 神吩咐撒母耳只管依从百姓的话,只是当郑重的警戒他们
   d 撒母耳照神吩咐他的去行
   e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
   f 撒母耳求问耶和华,为他们立王
   g 神的选民从神转向人
叁 撒母耳是在神行政里转移时代的人,把祭司时代转移到申言者和君王时代
 一 在摩西以后,神的行政是以祭司职任为中心
 二 祭司的职任是将神的话供应给祂的子民,并运用神的权柄,治理祂的子民
 三 亚伦的祭司职任在供应神的话和运用祂权柄的事上失败了
 四 神开始了新的时代,兴起撒母耳顶替衰微的祭司职任
 五 撒母耳结束士师的职分,带进君王职分并加强拔高的申言者职分

 读经:撒母耳记上八章。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撒母耳职事的历史。

贰 撒母耳职事的结束


 在八章我们看见撒母耳职事的结束。

 一 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

 撒母耳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1~3。)但他儿子不行他的道,(3上,)反而贪图不义的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3下。)这在神的眼中是恶的,(出十八21,二三8,申十六19,)与他们父亲一生纯净正直的道路相反。(撒上十二3~5。)因此,撒母耳的儿子不该被视为以色列人中的士师。他们的父亲撒母耳该被视为最后一位士师。所以,撒母耳结束了士师的职分。

 二 使以色列人有理由,要他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

 撒母耳的儿子不正直的行径,使以色列人有理由,要撒母耳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以色列的长老对他说,『看哪,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八5。)

  1 以色列人要撒母耳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令撒母耳不喜悦

 以色列人要撒母耳为他们立王治理他们,令撒母耳不喜悦;他就为他们祷告。(6。)

   a 撒母耳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厌弃神作他们的王

 撒母耳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厌弃神作他们的王。从人类的第一代起,人就厌弃神作他的王、他的头、他的丈夫。

   b 他也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跟从列国的道路

 撒母耳也不喜欢看见神的选民跟从列国的道路。以色列蒙神拣选,在这地上作特别的一班人;因此,他们该在各方面都与列国完全不一样。然而,他们所走的路,却是跟从列国厌弃神。

  2 以色列人厌弃神作他们的王,而要一个代替者,因此也得罪神

 以色列人不仅令撒母耳不喜悦,也因着厌弃神作他们的王,要一个代替者而得罪神。『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7。)

   a 事实上,神是以色列人的王

 在十二章十二节撒母耳说,『你们…就对我说,不,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神是你们的王。』从这里我们看见,事实上,神才是以色列人的王。

   b 要求立王等于厌弃神,要一个代替者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等于厌弃神,要一个代替者;这在神眼中是极大的罪,极大的恶。(17,19。)

   c 神吩咐撒母耳只管依从百姓的话,只是当郑重的警戒他们

 神吩咐撒母耳只管依从百姓的话,只是当郑重的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要严苛的管辖他们,以及将来那王管辖他们的惯例。(八9。)

   d 撒母耳照神吩咐他的去行

 撒母耳照神吩咐他的去行,『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10~18。)

   e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19上,)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使我们有王治理、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19下~20。)

   f 撒母耳求问耶和华,为他们立王

 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说给耶和华听,求问耶和华。耶和华对他说,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21~22。)

   g 神的选民从神转向人

 因着坚持要有王,神的选民就从神转向人。我们在这里该学个功课:不论我们作什么,不论事情多好、多『属灵』,甚至多合乎圣经,只要我们有了顶替神的东西,那就是恶的。我们所作的也许是好事,但只要我们弃绝神作我们的头、我们的丈夫、我们的王,这些好事在神眼中就都是恶的。问题不在于好坏、对错,乃在于我们到底是接受神为我们的王,还是弃绝祂。甚至在诸如购物的小事上,我们也常有代替品,而不是接受神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拿细耳人一直要留长头发,以神自己作他的权柄,遮盖他的头。

 我们需要学习在婚姻生活中以神作我们的头。当我们与配偶吵嘴时,惟一解决的路,就是停下我们的争吵,来到我们的王、我们的头这里。虽然我是作丈夫的,但我不愿运用我作头的权柄;反之,我要与我的妻子一同到我的丈夫,也是我们的丈夫那里,看我们的丈夫,就是神自己,要对我们说什么。祂无论说什么,我们都接受。这就解决一切难处,而维持美好、正确的婚姻生活。

 在召会生活中有关事奉神的事上,我们也必须学同样的功课。对于任何与神经纶有关的难处,我们该停下我们的争吵、挣扎、辩驳、争论,而到我们的头那里去。我们该站在留长头发的地位上,持守我们拿细耳人的愿。

 已过四十四年,我至少有三次面对背叛的人。每一次我都对这些弟兄们说,『让我们停下来,一同到主面前祷告。让我们召聚主恢复中领头的人,来在一起祷告交通。』但他们总是不肯。我们都必须学习接受主作我们的头、我们的丈夫、我们的王。这是惟一的路,使我们有分于神永远经纶的完成。

叁 撒母耳是在神行政里转移时代的人,把祭司时代转移到申言者和君王时代


 撒母耳是在神行政里转移时代的人,把祭司时代转移到申言者和君王时代。这不仅在以色列历史上是件大事,甚至在人类历史上也是如此。

 正确的申言者职分总是辅助君王职分,这对我们该是个功课。在今天的召会生活中,作长老的有君王职分。你若不是一个长老,但看见召会中有些事情不太对,你不该批评、反对或说闲话;你必须作申言者,藉着向主祷告,从祂领受话语。你若没有从主得着话语,就不该说什么。但主若怜悯祂的召会,给你申言的话,你就该到长老们跟前,向他们申言。长老们晓得自己有君王职分,就该学习知道他们不是全能的,他们会有缺欠;因此他们该听这一位弟兄的申言。这就是召会生活中正确的情形。

 一 在摩西以后,神的行政是以祭司职任为中心

 摩西是一位祭司;在他以后,神的行政是以祭司职任为中心。

 二 祭司的职任是将神的话供应给祂的子民,并运用神的权柄,治理祂的子民

 祭司的职任是将神的话供应给祂的子民,并运用神的权柄,治理祂的子民。我们都需要学习这两件事。然而,有人可能是申言者,得着了基督丰富的异象,却不晓得如何运用神的权柄,用正确的方式来面对缺乏基督丰富之异象的情形。召会生活中的难处,常常是由那些不知道如何运用神权柄的人所引起的。

 我愿意再次强调:撒母耳从未作任何背叛的事;他转移时代,不是藉着革命,乃是完全在于神圣的启示。他行事、工作、尽职、服事,完全是温和、适度、正确的凭着启示。他是一个有启示的人;凡他所作的,都是照着他所看见的。不仅如此,他是一个合乎神心的人;这就是说,他是神心的复制、翻版。他从来不作背叛的事。

 三 亚伦的祭司职任在供应神的话和运用祂权柄的事上失败了

 亚伦的祭司职任在两件事上失败亏欠神:第一,在供应神话语的事上;第二,在运用神权柄的事上。这就是为什么新约嘱咐长老们要学习作两件事:教导圣徒,(提前三2,五17,)就是说神的话;以及在圣徒中间领头,(来十三7,彼前五1~3,)就是运用神的权柄。长老们若要教导圣徒,就必须领头实行他们所教导的。这就是藉着领头来运用神的权柄。

 当祭司职任的光景正确时,祭司是百姓的榜样。凡祭司所教导的,凡他们在神的权柄上所运用的,他们自己就领头去作,以完成一切与神永远经纶有关的事。例如,祭司领头把脚踏进约但河,后来又领头围绕耶利哥城。这是正确的运用神的权柄。今天,这也是照顾召会生活正确的路,就是教导和领头;教导是为神说话,领头是运用神的权柄。

 四 神开始了新的时代,兴起撒母耳顶替衰微的祭司职任

 在神命定的祭司职任衰微时,神开始了新的时代,兴起撒母耳这个年轻的拿细耳人作忠信的祭司,顶替衰微的祭司职任。(撒上二35。)神藉着建立撒母耳在拔高的申言者职分里作申言者,将祂的话供应给祂的选民;(三20~21;)神也藉着兴起撒母耳作士师,运用祂的权柄治理祂的选民。(七15~17。)

 五 撒母耳结束士师的职分,带进君王职分并加强拔高的申言者职分

 作为最后一位士师,撒母耳结束了士师的职分;作为新的祭司,他带进了君王职分并加强了拔高的申言者职分,在这职分上,他被立为第一位申言者。(徒三24,十三20,来十一32。)这意思是说,由于老旧之祭司职任的败落,神已经将它摆在一边。老旧的祭司职任有神的话,并运用神治理的权柄。神用拔高的申言者职分顶替老旧的祭司职任,向祂的子民讲说神的话;并用君王职分顶替老旧的祭司职任,为神治理神的百姓。

 藉着撒母耳,这样一种光景就在神的百姓中建立起来。他建立一种在神经纶中的行政管理,使神能成就祂向列祖的应许,并按着祂的经纶完成祂的心愿,就是产生一个谱系,把基督带到地上来。产生基督的确是最大的事。今天我们都得享撒母耳的服事所带进的益处,为此我们感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