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结语
总纲目




神在能力之灵里的行动,与神在生命之灵里的行动
叁孙是典型的例证
路得记是一卷生命的书
在主的恢复里走生命的路

 读经:士师记十三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十四章六节,十九节,十五章十四节,十六章二十八至三十节,路得记一章十六至十七节,二十至二十一节,二章十至十六节,三章一节,七至十三节,四章九至十五节。

 在本篇关于路得记的结语中,我有负担说到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里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神在能力之灵里的行动,与神在生命之灵里的行动


 这个重要的点,就是这几卷书给我们看见一幅图画的两面。一面是关于神在祂经纶之灵,就是能力之灵里的行动;另一面是关于神在祂素质之灵,就是生命之灵里的行动。在一切士师身上,甚至在约书亚和迦勒身上,我们只能看见神在能力里的工作和行动。在约书亚记和士师记里,很难找着一点神在祂生命里的行动。

叁孙是典型的例证


 参孙是在能力之灵里行动,却不在生命之灵里行动的典型例证。参孙非常有能力,甚至在他死的时候也是如此,(士十六28~30,)但在他身上我们看不见任何生命。不错,他是拿细耳人,留长头发以表征他服从神作他的头,不喝酒,也不吃不洁的食物。然而,这不过是他遵守神圣的规条,并不指明他有任何神圣的生命。参孙虽然是拿细耳人,却不知道如何约束他肉体的情欲。性这件事对他是很大的绊脚石,在圣地神的圣民中间,在外邦人中间,他都放纵情欲。这表明他不是一个在生命里的人。

 不但如此,参孙这最后一位士师的记载,就是众士师总结的记载,指明整个士师的情形终结于运用能力,而没有任何生命。很难领会一个拿细耳人,怎会这样属肉体。他满了能力,也满了情欲。在他的事例中,这两件事是并行的。

 这幅图画答复我多年来的一个问题。好些灵恩派的传道人很鲁莽,对他们肉体的情欲没有任何的约束或管制;但同时他们在传讲上真的有能力。一面,他们很有能力的传讲关于神的儿子基督是我们救主的基要福音;另一面,他们活在淫乱里。我知道在中国和美国有好些这样的例子。长久以来,我无法明白怎会有这样的情形。现在我领悟,这些传道人就是今日的参孙。耶和华的灵降在参孙身上;(士十三25,十四6,19;)毫无疑问,他有神真正的能力。然而,他和许多士师,对他们的放纵情欲没有管制,如基甸从许多妻子生了七十二个儿子;(八30~31,九5;)睚珥有三十个儿子;(十3~4;)以比赞有三十个儿子,三十个女儿,又从外乡给他众子娶了三十个女子;(十二8~9;)押顿有四十个儿子,三十个孙子。(13~14。)

路得记是一卷生命的书


 相反的,路得记不是一卷能力的书,乃是一卷生命的书。

 内奥米的榜样

 内奥米的丈夫以利米勒被神惩罚,因为他没有照着神永远的经纶而活。他没有犯淫乱;似乎他只犯了一点小错,就是离开圣地。但他因着饥荒离开美地时,神就进来对付他,留下一无所有的妻子和两个儿妇,她们都是没有孩子的寡妇。我信以利米勒往摩押去以前,将他一切的财产,包括他两个儿子的产业,都典当了。至终,内奥米这个寡妇,带著作寡妇的儿妇,一无所有的从摩押地回来。然而,内奥米没有背叛神的对付。反之,她承认神不但对付她丈夫,也对付她;她说,『全足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满满的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的回来。』(得一20下~21上。)从她的说话里我们能看见,她是个敬虔的妇人。她相信神,尊重神,并敬畏神。

 内奥米回到圣地时,就回到神经纶中的安息,再次有分于神应许之地的享受,在那里有可能联于基督的家谱。她的归回是一件大事,但这不是藉着能力完成的。反之,她回来时就像一个穷乞丐,差遣她的儿妇路得到田里拾取麦穗。

 路得的榜样

 路得在生命上是特出的。路得记的目的不是要告诉我们任何关于能力的事,乃是要启示生命的事到极点。内奥米向路得指明,她没有能力为她生出丈夫,能赎回她,并为她公公以利米勒生出后裔。内奥米觉得情形没有盼望,就鼓励路得为着前途回娘家去。路得的回答满了生命。她要永远与内奥米同行,在贫穷中与她同在。路得对内奥米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民就是我的民,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加重的惩罚我。』(16~17。)这是新约信徒真实的灵─撇下一切,包括父母、儿女、亲戚、房屋等等,来跟随耶稣。(太十37,十九29,可十29~30,路十四26。)这是新约所启示生命的路。

 波阿斯的榜样

 波阿斯与内奥米和路得一样,是个极其在生命里的人。内奥米对路得说,『女儿阿,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得三1。)然后内奥米嘱咐她沐浴、抹膏,换上最好的衣服,下到禾场上,并在合式的时候,使波阿斯认出她来。至终,路得向波阿斯表明自己,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婢女,因为你是一个亲人。』(9。)

 那晚在禾场上,波阿斯接触路得时,完全受约束,丝毫不动情欲,与放纵情欲的士师完全不同。波阿斯祝福路得,并且非常称赞她。然后他告诉她,他愿意照着神的律例,背负他的责任,赎回以利米勒的产业,但他在这事上不愿越过比他优先的人。(12~13。)这里波阿斯似乎在说,『女儿阿,要等到明天。不错,我是你的亲人,我们在神里面也是自由的。只是还有一个亲人比我更近,必须让他比我优先。在这事上我若不顾到他,神的圣民会定罪我越分。让这另一位亲人比我优先。他若不愿为你尽亲人的本分,我必为你尽本分。』波阿斯在各方面都守法;他的守法不是基于能力,乃是基于生命。这表明波阿斯有最高生命的标准。

在主的恢复里走生命的路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该走士师的路,有能力作大工吗?我们若走士师的路,不走生命的路,那么无论我们成就什么,都算不得什么。没有一位士师是基督的先祖。士师与保守人性的线,带进神的成为肉体无关。有分于保守这条线的,乃是路得与波阿斯。然而,他们没有争战,也没有运用任何能力。

 看见惟有生命才能生出基督,对我们是很重要的。惟有生命能保守谱系,维持这细微的线,将神带到人性里,产生基督,供应基督,并以基督供应全人类。这不是藉着士师作成的,乃是藉着走生命之路的波阿斯和路得作成的。

 在主的恢复里,我大力推动扩增的事,但我不是说,我们该作参孙或基甸,努力得着扩增。我宁愿没有扩增,而保守自己真正在生命里;我宁愿没有任何能力,没有任何工作的果效,而留在将基督从永远带到时间里,将基督的神性带到人性里这条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