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争战(三)
总纲目




 二 巴兰用诗歌申言
  1 第一歌
   a 巴勒领巴兰到巴力的高处
   b 巴兰要巴勒给他筑七座祭坛,给他预备七只公牛、七只公绵羊
   c 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耶和华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就用诗歌申言
   d 巴勒抱怨巴兰不咒诅以色列人,反祝福他们
  2 第二歌
   a 巴勒领巴兰上昆斯迦山顶,筑了七座祭坛,在每座祭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绵羊
   b 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耶和华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就用第二首诗歌申言
   c 巴勒对巴兰说话
见证

 读经:民数记二十二章四十一节至二十三章二十六节。

 二 巴兰用诗歌申言

 在前面一篇信息里,我们看过巴勒的恶意。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巴兰用诗歌申言。(民二二41~二四25。)二十三章七节,十八节,二十四章三节,十五节,二十节,二十一节里的『诗歌』一辞,也可翻作『箴言。』这里我们选用诗歌一辞。巴兰的申言不是箴言,乃是诗歌。

  1 第一歌

 二十二章四十一节至二十三章十二节里,有巴兰的第一首诗歌。

   a 巴勒领巴兰到巴力的高处

 『到了早晨,巴勒领巴兰到巴力的高处,巴兰从那里观看以色列民的边界。』(民二二41。)在旧约,高处是人拜偶像的地方。『巴力』是偶像之名。所以,巴力的高处,就是人拜巴力这偶像的地方。

   b 巴兰要巴勒给他筑七座祭坛,给他预备七只公牛、七只公绵羊

 『巴兰对巴勒说,你在这里给我筑七座祭坛,给我预备七只公牛、七只公绵羊。巴勒就照巴兰说的作了。』(民二三1~2上。)巴兰的话指明他所搞的敬拜是个搀杂的东西。筑坛是按照神的路。然而,这里巴兰把神的敬拜与巴力的敬拜混在一起。

 『巴勒和巴兰在每座祭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绵羊。』(民二三2下。)他们是向谁献祭?向耶和华,还是向巴力?因着巴勒和巴兰把对神的敬拜与对巴力的敬拜混在一起,我们就很难决定这些供物是向谁献的。

 我们在天主教中也能看到这种敬拜上的搀杂。天主教里有献祭,却不清楚是向谁献的。表面上,天主教里的供物是向神献的,实际上,这些供物是向各种的偶像和人像献的。因此,天主教搀杂了对神的敬拜和对偶像的敬拜。实际说来,这甚至不是搀杂,乃是对偶像的敬拜。

   c 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耶和华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就用诗歌申言

 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民二三3,6。)耶和华将话放在巴兰口中,他就用诗歌申言。(民二三4~5,7~10。)

 这里的情形很奇怪。他们的供物不是献给耶和华,而是很含糊的献给巴力。然而,神为着祂子民的缘故,管治着巴兰。毫无疑问,巴兰心中的想望和意图是要咒诅以色列,以讨好巴勒而得到更多金钱。但耶和华是鉴察并管治的一位,祂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没有选择,只能说神的话。

 七至十节的话必定是神所默示的。人的头脑无法写出这样的诗歌,就是巴兰所说的申言。这有力的证明,圣经是那活的、全能的、说话的神所默示的。我们现在来看巴兰第一首诗歌里的某些方面。

 巴勒曾对巴兰说,『来阿,为我咒诅雅各,来阿,怒骂以色列!』(民二三7下。)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巴兰说,『神没有咒诅的,我岂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岂能怒骂?因为我从石峰看他,从小山看他;看哪,这是独居的民,不将自己列在万国之中!』(民二三8~9。)说以色列人独居,不将自己列在万国之中,这指明他们是圣别的子民,从万国分别出来的民。

 在十节,巴兰接着说,『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这里我们看见扩增的祝福。雅各,就如尘土一样,是无穷无数的。甚至以色列的四分之一,也没有人能计算得来。此外,论到义人之死的话,乃是极大的祝福和珍赏。

 第一首歌祝福以色列人是分别出来的子民,是特别的一班人,是独居的,不把自己算在万国之中。因为这民蒙祝福得到丰盈的扩增,没有人能数算他们。巴兰说出了这大的祝福之后,就发表了他对以色列人的珍赏。

   d 巴勒抱怨巴兰不咒诅以色列人,反祝福他们

 巴兰祝福并珍赏以色列人的话得罪了巴勒。为此巴勒对他说,『你向我作的是什么?我领你来咒诅我的仇敌,你竟完全为他们祝福!』(民二三11。)巴兰回答说,『耶和华放在我口中的话,我能不谨慎的说吗?』(民二三12。)

  2 第二歌

 在二十三章十三至二十六节,我们看见巴兰的第二歌。

   a 巴勒领巴兰上昆斯迦山顶,筑了七座祭坛,在每座祭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绵羊

 『巴勒对他说,你同我到别处去,在那里可以看见他们;你不能看见他们全部,只能看见他们边缘的人;你在那里为我咒诅他们。巴勒就领他到了琐腓田,上了昆斯迦山顶,筑了七座祭坛,在每座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绵羊。』(民二三13~14。)巴勒把巴兰领到另一处,到一座山,并且就如在一、二节所作的,筑了七座坛。

   b 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耶和华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就用第二首诗歌申言

 再次,巴勒和摩押的众首领站在巴兰的燔祭旁边,耶和华再将话放在巴兰口中,巴兰就用第二首诗歌申言。(民二三15~24。)

 这首诗歌中最显著的一行乃是二十一节:『祂在雅各中未见罪孽;在以色列中未见祸患。』以色列既不完全,神既能看见祂子民的罪孽,巴兰怎会说出这样的话?答案乃是这话不是按着人的观点,乃是按着神圣的观点。神的观点与我们的观点不同。我们若看见这点,每当我们说到圣徒的缺欠时,我们就会谨慎。按照我们的观点,某位圣徒可能有许多缺欠,但按照神的观点,这位圣徒是完全的。

 以色列人明显是有许多罪孽,我们怎能使这事实与二十一节的话一致?这表面的矛盾可由以下事实得着解决:神的赎民有双重的身分-在自己里面的身分,以及在神救赎里的身分。今天我们信徒的光景也是这样。在我们里面,我们有许多缺欠,但在神的救赎里,并在基督里,我们没有缺欠。当神看我们时,祂不是按照我们在自己里面的所是,乃是按照我们在基督里的所是。神并不看祂的赎民在他们自己里面的所是。我们甚至可以说,祂已经忘记我们在自己里面的所是。我们说这话的根据乃是神已经赦免了我们;当祂赦免时,就就忘记。(来八12。)神已经把我们众人都摆在基督里。(林前一30。)因为祂已经把我们摆在基督里,所以祂看我们的时候,是在基督里看我们。神对我们的看法乃是,我们在基督里没有任何罪孽。

 神对召会生活的看法,原则也是一样。按照我们的看法,召会生活也许很可怜。但按照神的看法,召会生活是荣耀的。神未见召会中有罪孽。

 民数记二十三章二十一节说,神在以色列中未见祸患。这里祸患一辞,意思是困难的事,邪恶的事,这些事使百姓陷入祸患。这种祸患比罪孽更坏。在神眼中,祂子民以色列中没有罪孽或祸患。

 同样的原则,神未见召会生活中有罪孽或祸患,因为召会是在基督里。我们在基督里,已经蒙拣选、蒙救赎并得救脱离堕落的辖制。所以,按照神的观点,我们已经从堕落、定罪和自己里被带出来。所以,我们可以说,在基督里召会生活是荣耀的。有一首论到召会的诗歌,副歌第一行说到『召会生活无比荣耀。』(补充本诗歌七一一首。)因为召会生活只有在基督里才是荣耀的,我题议在这一行加上『在基督里』这几个字,然后唱『在基督里召会生活无比荣耀!』或者我们可以再改一下,唱:『在基督里,不在我们里,召会生活无比荣耀!』在我们里面,召会生活不是荣耀的,但在基督里,召会生活真是荣耀。

 神的确有立埸说,祂在雅各中未见罪孽;在以色列中未见祸患。祂的子民已经得蒙救赎,得着赦免;所以,神能说他们没有罪孽。巴兰在神的支配和默示之下,没有选择,只能宣告说,神在以色列人中未见罪孽或祸患。 

 在民数记二十三章二十一节,巴兰也说,『耶和华他们的神与他们同在,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这王是谁?我相信,这位王至终乃是指基督。因此,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就是说对基督的呼喊在他们中间。

 二十二节说到神领祂的子民出埃及。这节也告诉我们,以色列『似乎有野牛之力。』二十三节说,没有法术或占卜可以伤害以色列,因为『现在人论到雅各,论到以色列,就必说,神为他行了何等大事!』最后在二十四节,第二首诗歌的结语说,『看哪,这民起来彷佛母狮,挺身有如公狮;未曾吃所捕擒之物,未曾喝所杀者之血,绝不躺卧。』母狮、公狮和野牛的力,都是指以色列人的争战。

   c 巴勒对巴兰说话

 巴兰说出他的第二首诗歌后,巴勒对巴兰说,『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一点不要祝福他们。』(民二三25。)这里,巴勒是叫巴兰对神的子民中立。

见证


 ×弟兄:我欣赏耶和华在雅各中未见罪孽这事实。在主的恢复里这对我们是奇妙的启示。当我们看彼此的软弱、短处和失败时,我们需要谨慎,因为看见这些事对我们乃是试验。当然,我们都有短处。然而,我们需要看见,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有两种身分-我们在自己里面的所是,以及我们在基督里的所是。我们是在奇妙的三一神里面,我们在祂里面的时候,神就看不见我们里面的罪孽。我们需要留在这奇妙者里面,并且彼此看别人是在祂里面。

 ×弟兄:我喜爱巴兰的第一首诗歌。他不能咒诅神所没有咒诅的,也不能怒骂神所没有怒骂的。巴兰看见一班独居之民,不把自己列在万国之中。他的话指明,我们需要看见神所看见的。我们需要从神的观点来看神的子民。神看以色列是圣别的子民。当祂看他们的时候,看见他们是分别出来的子民,他们不列在万民中,他们正在扩增,并且他们没有罪孽。我们需要将对神子民的这种看法,应用到今天召会生活的光景中;特别当我们看圣徒并主的恢复时,更该如此。我们需要有属天的观点。神在众召会中间或圣徒中间未见罪孽。

 ×弟兄:为着神对祂子民的看法,阿利路亚!我们需要对众召会和众圣徒有拔高的看法,看他们如同神那样的看。我们需要看见众圣徒和众召会是没有罪孽的。这与前面所说的话非常符合,就是要按照神的性情来待神的子民,神乃是满有爱、怜悯和怜恤的。这些日子以来,有些人只专注看消极的事,但我们需要对召会生活有神的眼光。

 ×弟兄:这篇信息暴露了那恶者的一些计谋。仇敌的策略是要使我们按照我们在肉体里的所是来看自己,并看见自己一切的失败和缺欠。我们若这样作,就会被绊跌,无路往前。我们越看自己,仇敌就越控告我们,说我们在神面前毫无价值。但为着祂对我们的看法,赞美主!当神看我们时,祂是在基督里看我们。因着神是在基督里看我们,我们彼此相看也该是在基督里。

 ×弟兄:巴兰的心是不正确的。他想要咒诅神的子民,但神管治着那个局面,将话放在巴兰口中。虽然巴兰想要咒诅神的子民,但他所能作的却是祝福他们。巴兰的心是错的,但神仍能用这样一个申言者来祝福祂的子民,说他们是独居,与万国有别的。在一切宗教的搀杂和混乱中,有话给我们看见,神如何看祂的子民。他们是特别的,分别出来的;他们不把自己列在万国之中。这子民乃是按照神心中的愿望,他们是祂圣别的珍宝。他们与任何不属于神的事物有所区别。为着祂对祂子民的看法,赞美主!

 ×姊妹:赞美主,祂在雅各中未见罪孽,在以色列中未见祸患!这是神圣的观点。我们看圣徒的时候,常常按照自己的观点来看。我们何等需要按照神的观点来看神的子民!

 我珍赏神的子民有两个身分这事实。我们可以在自己里面,或者在基督的救赎里面。在我们里面,我们有罪孽和祸患;但在基督里,我们没有罪孽或祸患。当我们在基督的救赎里,神就在基督里看我们,就如希伯来十章十七节所说,祂不再记念我们罪和不义。当我们在基督里,我们就有荣耀的召会生活。

 ×弟兄:因为神是从神圣、属天的观点来看祂的子民,祂能说祂在他们里面未见任何缺欠。我们要在召会生活中看不见任何缺欠,就需要从神的观点来看召会。那些反对主的恢复,只说消极话的人,没有从神的角度来看主的恢复;他们对召会生活或对圣徒,都没有神圣、属天的观点。我们若从神的观点来看召会,就不会看见召会中有任何缺欠。我们不会在召会生活中看见罪孽,我们会看见在基督里的召会生活是荣耀的。我们需要像神那样的看召会。在神眼中,召会是圣别的、完美的。神看我们乃是在基督里面,不是在我们自己里面,而在基督里面就没有罪孽。召会既在基督里,在基督里既没有罪孽,所以在召会里也没有罪孽。 

 ×弟兄:我很感谢主,即使在搀杂和混乱的时候,我们也会有神的观点和说话。巴兰的确在搞搀杂的事。他称耶和华是他的神,却与摩押人和米甸人联合。他知道如何献祭,但他却要巴勒帮他预备供物。只要巴兰受那灵的支配,他就能说关于以色列积极的话。但只要他离开这范围,他就是贪爱工价的申言者。何等的混乱!何等的搀杂!然而,在这样一个局面中间,我们有神奇妙的说话,这说话是按照神的观点。不管局面是什么,总是有神的观点,随着神的观点就是神的说话。神在基督里看我们。在基督里我们蒙了拣选,在基督里我们得蒙救赎。为着主的观点,赞美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