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争战(二)
总纲目




肆 巴勒和巴兰的扰害
 一 巴勒的恶意
  1 摩押王巴勒与米甸人联合,打发他们的长老去引诱巴兰来,为他们咒诅以色列人
  2 神阻止巴兰去
  3 巴勒又差遣臣仆,比先前的更多、更尊贵,以引诱巴兰
  4 神让巴兰去,巴兰就去了
  5 神因着巴兰去,就向他发怒;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用他所骑的驴向他说话
  6 巴兰知道去是错的,但耶和华的使者容他去,吩咐他只要说耶和华的使者对他所说的话
  7 巴勒在摩押的京城迎接巴兰
见证

 读经:民数记二十二章一至四十节,彼得后书二章十五至十六节,犹大书十一节。

肆 巴勒和巴兰的扰害


 民数记二十二至二十五章说到巴勒和巴兰的扰害。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巴勒的恶意。(民二二1~40。)

 一 巴勒的恶意

 在民数记二十二章,仇敌不只改变争战的方法,也改变争战的形式。在出埃及记,撒但首先用埃及的军队阻挠以色列人。当他们过红海时,埃及人就在他们背后。之后,在旷野里,神的子民与亚玛力人争战。(出十七8~16。)我们在前篇信息看见,以色列人也与亚拉得王、亚摩利王和巴珊王争战,并战胜他们,毁灭他们的城邑,得了他们的地。(民二一1~3,21~35。)以色列人战胜了这三王之后,就预备好要过约但河,进入美地。这时,仇敌改变了抵挡以色列人的方式。

  1 摩押王巴勒与米甸人联合,打发他们的长老去引诱巴兰来,为他们咒诅以色列人

 『西拨的儿子巴勒,看见以色列人向亚摩利人所行的一切事。摩押人因为以色列民众多,就极其惧怕,因着他们苦恼。』(民二二2~3。)摩押王巴勒因以色列人和他们的胜利惧怕。他害怕以色列人来击败他,占领他的领土。『摩押人对米甸的长老说,现在这会众要把我们四围所有的全都餂尽,像牛餂尽田间的草一样。』(民二二4上。)巴勒似乎是说,『这强盛的民要吞吃我和我的地。我能作什么去抵挡他们?』巴勒看见他无法在军事或政治一面击败以色列人,就决定采取宗教的路。

 民数记二十二章指明,宗教的路与摩押和米甸都有关联。摩押是罗得和其中一个女儿乱伦所生的儿子。(创十九30~38。)因此,摩押代表肉体情欲的果子。米甸与以实玛利人很近;以实玛利代表肉体,与代表从那灵生的以撒相对。毫无疑问,米甸也表征肉体。巴兰与摩押人和米甸人很有来往,因此巴勒用他们去引诱巴兰来咒诅以色列人。这四者-巴勒、摩押、米甸和巴兰-成了一。

 当摩押和米甸的长老来到巴兰那里,巴兰对他们说,『你们今夜住在这里,我必将耶和华告诉我的话,回报你们。』(民二二8上。)巴兰说他要告诉神,看神怎么说。巴兰似乎很属灵。至少,他很宗教。然而,巴兰的确错了。他知道巴勒想要叫他咒诅神的子民以色列人。(民二二6。)巴兰若是对神忠信,他会说,『巴勒,只要你计划毁灭以色列人,我就无能为力。我爱神,而以色列人乃是神的子民。』但巴兰虽然知道巴勒的恶意是要败坏神的子民,却告诉使者说,他要问神,看他可不可以与他们去。这是何等荒谬!

 今天我们可能作一些事,就像巴兰所作的那么荒谬。例如,假使有人题议你去参加某种属世的娱乐,你告诉那人要把这事带到主面前,看看主同不同意你参加。原则上这样在主面前的考虑,就像巴兰在民数记二十二章所作的一样。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的发饰。主喜悦你的发饰吗?假如一位姊妹想把她的头发弄得很属世,她知道主不喜欢这发饰,但她却想为此祷告一下。她的考虑与巴兰的考虑性质一样。

 我们有很多时候,知道作某一件事不是出于主的,却仍寻求主在这事上的带领。虽然我们知道事情是错的,却要问主我们该不该作。这就引到自欺。在民数记二十二章,巴兰实际上就是自欺。

  2 神阻止巴兰去

 在二十二章九至十四节,神阻止巴兰去。神对他说,『你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因为那民是蒙福的。』(民二二12。)于是巴兰告诉巴勒的臣仆说,耶和华不容他与他们同去。

  3 巴勒又差遣臣仆,比先前的更多、更尊贵,以引诱巴兰

 巴勒真是邪恶。当臣仆告诉他巴兰拒绝同他们来时,巴勒又再差遣臣仆去,比先前的更多、更尊贵,以引诱巴兰来。(民二二14~15。)这些臣仆可能带着巴勒的礼物来见巴兰。他们代表巴勒对巴兰说话,请巴兰为巴勒咒诅以色列人。

 『但巴兰回答巴勒的臣仆说,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都给我,我也不能越过耶和华我神的话,作多或作少。现在请你们今夜也在这里留宿,我好知道耶和华还要对我说什么。』(民二二18~19。)巴兰若是忠信的,就会告诉巴勒的臣仆说,耶和华不容他与他们同去。但他却告诉他们,他要再到耶和华面前寻求祂的带领。这也是巴兰的自欺。

  4 神让巴兰去,巴兰就去了

 神让巴兰去,巴兰也去了。(民二二20~21,彼后二15,犹11。)当夜神临到巴兰那里,对他说,『这些人若来召你,你就起来同他们去;你只要作我所告诉你的。』(民二二20。)于是,巴兰和摩押的首领一同去了。(民二十21。)

 巴兰可能以耶和华对他所说的话为根基,说他与巴勒的臣仆去,是遵行神的旨意。实际上,巴兰是寻求自己的意思,不是寻求神的意思。因为他想要与巴勒的臣仆同去,神就吩咐他去。我们今天的情形可能也很相似。倘若我们想要作某件事,甚至坚持要作,主至终可能就让我们作。

  5 神因着巴兰去,就向他发怒;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用他所骑的驴向他说话

 『神因着巴兰去,就发怒;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民二二22上。)巴兰所骑的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贴靠着墙。(民二二25。)驴再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卧在巴兰底下。(民二二27。)至终,因为巴兰用杖打驴,神就开了驴的口,叫驴对巴兰说话。(民二二28~30。)这真是个神迹。然后『耶和华开了巴兰的眼目,他就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巴兰便低头俯伏在地。』(民二二31。) 

 在英文的经文里,耶和华的使者是大写的,指明这位使者就是基督。在旧约,『耶和华的使者』乃指基督。例如,摩西蒙神呼召时,是直接为耶和华的使者,为基督所召。(出三2,4。)我们仔细读民数记二十二章,会看见这里耶和华的使者就是神自己。主亲自来对付这位贪心的申言者。

  6 巴兰知道去是错的,但耶和华的使者容他去,吩咐他只要说耶和华的使者对他所说的话

 巴兰虽然知道真实的光景,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在他面前,但他没有回去,反而继续往前。巴兰知道去是错的。他对耶和华的使者说,『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抵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回去。』(民二二34。)耶和华的使者容他去,但是对他说,『只是你要说我对你说的话。(民二二35。)

  7 巴勒在摩押的京城迎接巴兰

 巴兰来到了,巴勒就在摩押的京城迎接巴兰。(民二二36~40。)我们在后面的信息将要看见,巴勒得不到他所要的。虽然巴兰是贪心的申言者,他仍受神的支配。

 民数记二十二章关于巴兰的记载,包含我们今天众人都要学的功课。这里的功课乃是:我们已定意想要作某件事时,就不该来寻求主的旨意。你若有特别的想望,却仍想寻求神的旨意,结果就是自欺。我们需要学习不带着任何别的想望,来寻求主的旨意。这就是说,我们该单一的寻求神,说,『主,我在这里寻求你的旨意,我惟一的想望是认识你的旨意,并行你的旨意。』我们的光景若是这样,至终必会知道主的旨意。然而,我们若寻求主的旨意,实际上却倾向要行自己想要作的,就可能是自欺,就如巴兰欺骗自己一样。

见证


 ×弟兄:我们基督徒生活中的每一步都要争战,因为仇敌想要阻挠神的子民进入美地,进入对包罗万有之基督的享受。神的子民进入迦南以前,必须打败三王,他们是撒但所霸占,作守门者,阻挠神行动的。这三王被击败以后,撒但就用巴勒来抵挡以色列人。巴勒很邪恶,显示于他雇请申言者巴兰来咒诅以色列。彼后二章十五节说,巴兰『贪爱不义之工价,』犹大书十一节也说到『为工价向着巴兰的错谬直闯。』巴勒的恶意是引诱巴兰咒诅以色列。这指明黑暗的国有时不直接的攻击我们,而是间接的攻击我们。巴勒不用军事或政治的方法抵挡以色列,却诡诈的用宗教的方法,雇请一位申言者。赞美主,巴勒这恶意没有成功!主来暴露巴勒的意图,将局面从咒诅转为祝福,好叫祂的子民能继续向着美地前进。

 ×弟兄:在民数记二十一、二十二章,我们看见撒但如何攻击召会,就是以色列所预表的。首先,在二十一章,仇敌直接攻击神的子民。但在二十二章,他尝试用非常诡诈的方法攻击他们。这诡诈的攻击包括了四组人:表征肉体情欲之果子的摩押;表征肉体的米甸人;代表宗教的巴兰;代表邪恶权势的巴勒。撒但用这四组人攻击召会、圣徒和职事。然而,耶和华的使者进来,清理这局面,使召会能往前。

 ×弟兄:在民数记二十二章,仇敌改变策略,从公开的攻击,变为宗教的攻击。巴勒,连同摩押和米甸,雇请一位申言者来咒诅以色列。当摩押和米甸人的长老手里带着『占卜费』去见巴兰时,巴兰请他们留宿一晚,看耶和华怎么对他说。他知道他们要他咒诅神的子民,但他没有告诉他们这是错的,他不会这样作。巴兰不只一次求问耶和华,每次他这样作的时候,他都妥协并欺骗自己。我们必须承认,至少在小事上,我们也像巴兰一样,作了同样的事。我们可能有一个肉体的意愿去作某件事,却到主面前去问祂,我们可不可以作。主可能容许我们作所要作的,但实际上我们是自欺,并且给仇敌留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