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篇 行程(十三)
总纲目




柒 除污秽的水
 一 组成成分
  1 红母牛
   a 红
   b 没有残疾
   c 没有缺陷 
   d 未曾负轭
   e 在营外宰于祭司面前
   f 祭司要取这牛的一些血,向会幕前弹七次
   g 牛的皮、肉、血、和粪,要在祭司眼前焚烧
  2 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绒,丢在烧牛的火中
  3 产生灰,用作除污秽的水
  4 活水
 二 用法
  1 要弹在不洁净的人身上
  2 弹在死了人的帐幕上,并其中敞着口的器皿和器具上
 三 弹母牛的血,并焚烧牛皮、肉、血、粪的祭司,烧母牛灰的人,收母牛灰的人,弹除污秽水的人,都要洗衣服,在水里洗澡

 读经:民数记十九章。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民数记十九章,这里说到除污秽的水。不过,在说到这事之前,我愿说一说民数记的分段。

 第一段(民一1~九14)说到以色列人的成军。从九章十五节起,他们这军队开始出发,踏上行程。他们只走了三天多,搅扰、骚动和背叛就进来了。这些事在十一章开始发生。

 十一至十四章形成一组,在此我们看见四面的背叛。首先,在营边界的人向神发怨言、说恶语。(民十一1~3,参申八2。)然后,搀杂的群众,就是那些不清楚自己身分和家族的人,按着他们肉体的欲望起贪欲。(民十一4~35。)第三,米利暗和亚伦,就是与摩西非常亲近,且在行政中心的人,背叛了。(民十二1~16。)第四,以色列人不信他们能进入美地。这背叛是出于属肉体之百姓的不信(民十三1~十四38)。

 十五章是一段插进的话,说到颁赐三面的典章:关于神不同供物的供备,就是基督的各面;关于守安息日,就是接受神为我们所作成的;以及关于百姓的穿著,表征我们的生活该是美丽的,我们的行为该在属天的管治之下。

 就在三类典章颁赐后不久,十六章发生了全民、普遍的背叛。以色列人中,二百五十个顶尖且有名望的首领,背叛到一个地步,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在整本圣经中,我们再也看不到神向人发那么大的怒气,以致祂审判他们,使地开口,吞灭那些带头背叛的,及其家人并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可拉有些儿女没有参与背叛,远离这事。至终,可拉的后裔撒母耳(代上六33~37)成了大申言者和拿细耳祭司。撒母耳的孙子希幔,成了大卫所安排,利未事奉下神殿里圣别的歌者。

 十七章记载,在那次大的、可怕的背叛之后,神藉着复活的基督,在祂复活的能力里,表白了亚伦。这能力展示于一根发芽、开花、结果(甚至结出熟果)的枯槁死木上。

 十八、十九章是另一段插进的话。表面上,十八章是个条例,再次确证赐给亚伦祭司职任和利未人对祭司职任之事奉的奖赏。实际上,这乃是在前一项发芽的杖之外,再加上的有力表白。

 因着一伙利未人背叛了祭司,使百姓感到迷惑。因此在骚动之后,神再次确证祭司的职任。神已经在出埃及记和利未记二书中确证了祭司的职任。现今在民数记,神再次确证给祭司职任和利未事奉的奖赏。这乃是对背叛有力的表白。

 我们若肤浅的读十八、十九章,就无法察知背叛后所遗留的背景和气氛。以色列人中间对祭司和利未人产生一种特别的气氛。祭司和利未人都没有赖以维生的产业。他们仅仅凭以色列人所给的十分之一维生。这实行乃是百姓给利未人十分之一,利未人又把十分之一给祭司,然后祭司把一些东西献给神。这就是说,祭司、利未人、百姓、甚至神自己,都要靠以色列人的『怜悯』而活。利未人靠以色列人所给的过活,祭司靠利未人所给的过活,神靠祭司、利未人、以色列人所给的过活。百姓若拒绝给,这三者—利未人、祭司、和神自己—都没有可吃的。所以神在这时候进来,再次确证祂给祭司和所有事奉祭司体系者的奖赏。这成了给以色列人世世代代遵守的约,就是永远的律例。(民十八11,19、23。)

柒 除污秽的水


 民数记十九章是圣经中非常特别的一章,很不容易明白为什么这一章会放在这里。这章说到把一只红母牛与一些别的东西一起焚烧,灰用来作除污秽的水。阅读整章,我们能明白这里的不洁、污秽,主要是指死亡的玷污。这水是个供应,使人脱离死亡的影响和不洁。

 就在十六章的背叛之后,到处都是死亡。在一天之内,一万四千七百人死亡,他们的尸体到处横卧。在营内许多的帐棚里都有人的死尸。人摸了死尸,(民十九11,)或人死的时候在场,(民十九18,)或进入死尸所在的帐棚,(民十九14,)就受到污染。以色列人整整二百万的人口,都在死亡的影响之下。他们都在不洁的光景中。因此,需要除污秽的水废掉死亡的影响和不洁。

 在出埃及记和利未记中,很可能神没有想到除污秽的水,因为那时还没有像民数记这样普遍的死亡。在民数记十九章,死亡笼罩了神整体的百姓。在一万四千七百人死亡以后,实际上一切帐棚和帐棚内的器具都受到污染。人无论到那里去,或摸到任何东西,都成了不洁。

 在十七章,发芽的杖表白了祭司职任。然后在十八章重申了规条,再次确证给祭司和利未人的赏赐,使难处永远得到解决。至终在十九章发明了除污秽的水,对付神百姓中间普遍所受死亡的影响。

 一 组成成分

 我们先来看除污秽之水的组成,并且看这水是如何组成的。

  1 红母牛

 『耶和华所吩咐之条例的律例,是这样说,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带一只没有残疾、缺陷,未曾负轭的红母牛到你这里。』(民十九2。)这红母牛,洁净之水的主要成分,表征基督作我们的救赎。

   a 红

 红色表征罪之肉体的样式,为着外在的担负人的罪。当基督成为肉体的时候,祂成了罪之肉体的样式。(罗八3。)

   b 没有残疾

 红母牛没有残疾。这表征基督没有罪。基督虽然是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在祂里面却没有罪。祂并没有罪性。

   c 没有缺陷 

 红母牛没有缺陷。这指明基督是完全的。

   d 未曾负轭

 红母牛未曾负轭。这表征基督从未被任何人所使用,特别是被神的仇敌撒但或为着他所使用。

   e 在营外宰于祭司面前

 『你要交给祭司以利亚撒。这母牛要给牵到营外,宰于他面前。』(民十九3。)基督是在营外,(来十三12,)就是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座小山—加略—上被钉十字架的。

   f 祭司要取这牛的一些血,向会幕前弹七次

 『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手指取些牛血,向会幕前弹七次。』(民十九4。)在遮罪日,遮罪的血要被带进帐幕里(位于营的中央),弹在约柜上,并对着幔子弹。(利四5~7,十六14~15。)然而,红母牛在营外,远离会幕的地方被宰后,它的血是拿来向会幕前弹七次。

   g 牛的皮、肉、血、和粪,要在祭司眼前焚烧

 牛的皮、肉、血和粪,要在祭司眼前焚烧。(民十九5。)

  2 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绒,丢在烧牛的火中

 『祭司要拿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绒,丢在烧牛的火中。』(民十九6。)香柏木表征基督在祂尊贵的人性里,牛膝草表征基督在祂卑微的人性里,朱红色绒表征救赎最高的意义。这就是说,在基督的救赎里,尊高的基督与卑微的基督,乃是除污秽之水的组成元素。

  3 产生灰,用作除污秽的水

 民数记十九章九节是指红母牛的灰。红母牛与别的成分一起焚烧,便产生了灰,这灰表征基督被剥夺到无有。这灰要留作除污秽的水,为着洁净罪,或作赎罪祭。

  4 活水

 十七节下半说到活水。这活水表征在基督复活里的圣灵。在除污秽的水里,有基督救赎的效能,同祂复活之灵洗净的能力。

 二 用法

 我们需要来看的第二件事,就是除污秽之水的用法。

  1 要弹在不洁净的人身上

 除污秽的水要弹在不洁净的人身上:那些摸了人尸体的,或进了死人帐幕、在死人帐幕里的,或碰了被刀杀的、死尸、人骨、坟墓的。(民十九11~14,16~20。)这是当时以色列人光景的写照。死亡的不洁遍布各处。

 本章所题的不洁,不是指罪,乃是指死亡。死亡来自罪,罪是死亡的根源。(罗五12。)从背叛的罪开始,死亡便在以色列人中间广为流行,因此需要有除污秽的水。只有基督藉着祂尊高并卑微的人性,带着祂的死以及复活之灵的救赎工作,才能医治并洁净那光景。

  2 弹在死了人的帐幕上,并其中敞着口的器皿和器具上

 这水要弹在死了人的帐幕上,并其中敞着口的器皿和器具上,洁净这一切。(民十九15,18。)

 三 弹母牛的血,并焚烧牛皮、肉、血、粪的祭司,烧母牛灰的人,收母牛灰的人,弹除污秽水的人,都要洗衣服,在水里洗澡

 弹母牛的血,并焚烧牛皮、肉、血、粪的祭司,烧母牛灰的人,收母牛灰的人,弹除污秽水的人,都要洗衣服,在水里洗澡。(民十九7~10,18~19。)这表征凡与除污秽水有关联的人,都成为不洁,需要洗净。此后,以色列人的整个光景都得了洁净,脱离了他们背叛的罪所带进之死亡的影响。

 我盼望我们都能记住这些事:十一至十四章所记载的四个背叛;十五章所插进,关于供物、守安息日、百姓之穿着的典章;十六章所记载普及的背叛;十七章里藉着发芽之杖的表白;十八章里对祭司和利未人之奖赏的确证。接着,我们在十九章看见除污秽的水,洁净并废除因那次大背叛所带来死亡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