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行程(八)
总纲目




伍 背叛—更严重的失败
 一 背叛者
  1 可拉
  2 大坍、亚比兰与安
  3 二百五十个会众首领
 二 背叛的因由
  1 争地位、权力
  2 指控的话
 三 摩西的反应
  1 俯伏在地
  2 站在神代表权柄的地位上
  3 他非常生气
  4 打发人去召大坍、亚比兰

 读经:民数记十六章一至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民数记十六章所描述的另一次背叛。这次背叛紧接在十五章所插进的教导和警告之后。

伍 背叛—更严重的失败


 第一次背叛是那些在营边界的人发怨言、说恶语。第二次背叛是那些搀杂的群众起贪欲。第三次背叛牵涉到与摩西关系极其亲密的两位长辈。如今,在第四次背叛,就是在窥探美地时不信的背叛之后,有些领头的人背叛了。这次背叛的规模更大,牵涉的人超过二百五十人。

 一 背叛者

 我们首先来看背叛者是那些人。

  1 可拉

 可拉是利未的后代,与摩西、亚伦同支派,与他们一同事奉神。因此,他不是在营边界的人,也不是搀杂的群众,乃是利未人,事奉的人,甚至是利未人中的首领,他是在营的中心。

  2 大坍、亚比兰与安

 大坍、亚比兰与安是流便(雅各的长子)的后代。照着他们天然的出生,他们在以色列人中必是领头的。(民十六1。)

  3 二百五十个会众首领

 同着可拉、大坍、亚比兰和安,还有会众的二百五十个首领。他们都是从会中被选有名望的人。(民十六2。)

 民数记十六章一至二节指明,背叛的灵一直在扩散,以致完全遍及百姓。这次背叛对摩西和亚伦成了很大的难处,因为这次乃是抵挡神行政的中心。

 二 背叛的因由

  1 争地位、权力

 这次背叛的因由是争地位、权力。在九至十节,摩西说,『以色列的神将你们从以色列的会众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祂,办理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服事他们,又使你和你所有的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祂,这在你们岂是小事?你们还要求祭司的职任吗?』祭司有祭司职任,就是祭司的事奉,利未人有利未人的事奉,是次于祭司的,并且他们是事奉祭司的。但摩西的话指明,这些背叛者要争夺权力和更高的地位。

  2 指控的话

 在三节,背叛者指控摩西和亚伦说,『你们太过分了!全会众个个既都是圣别的,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高抬自己,超过耶和华的会众?』这显示这次背叛的根源或因素,乃是争权。历代以来,基督徒中间许多的难处都是由于争地位、争权力而引起的。在社会上,处处可见这样的争权—在学校、政府、和公司里。在工作的场所,人玩弄政治,以谋求更高的权力与地位。这样的事发生在古时神的百姓中间,也在历代基督徒中间一再重演。

 三 摩西的反应

 我们在十六章四至十一节,十五至十八节看到摩西的反应。

  1 俯伏在地

 『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民十六4。)这指明摩西对这背叛的反应是谦卑的。

  2 站在神代表权柄的地位上

 摩西虽然谦卑的俯伏在地上,却没有放弃神所赐他作神代表权柄的地位。(民十六5~11,16~18。)他责备可拉一伙的人,吩咐他们各拿香炉到耶和华面前,并且说,耶和华必叫人晓得谁是属祂的,谁是圣别的,就叫那人亲近祂。这指明在权力的争夺中,惟一能审判并暴露人真实光景的,乃是神自己。摩西没有反抗,反倒将背叛者和他们所背叛的人带到神面前。摩西是神权柄的代表,他将这案件交给神这最高的权柄,让神来说话、暴露、并审判。

  3 他非常生气

 摩西非常生气并祷告说,『求你不要看重他们的供物。我没有拿过他们一匹驴,也没有虐待过他们一个人。』(民十六15。)摩西祷告求神不要接受他们的供物,这是严重的。神的仆人这样祷告是很不容易的。这里摩西似乎被迫为自己表白,神并没有为此定罪他。

  4 打发人去召大坍、亚比兰

 摩西打发人去召大坍、亚比兰,(民十六12上,)但他们狡辩说,他们不上去。(民十六12下~14。)

 我不喜欢说到神子民的背叛,但圣经在民数记十六章这里有一大段论到这事。求地位和权力的野心,对神的子民总是个难处。野心是个『地鼠,』暗中破坏着神的计划,并败坏神的子民。

 我钦佩摩西在面对这问题时的胆量。他受攻击到极点。那些背叛的人不仅攻击他,也背叛、反对他是神所安排的权柄。他很难说什么。

 我和倪柝声弟兄同在中国大陆的时候,看到他多次受攻击。他绝不作什么或说什么来表白自己,也绝不抱怨人。他曾告诉我,因为他是受攻击的目标,他很难说到自己而不表白,也很难说到别人而不定罪。所以他说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说什么。

 虽然受攻击的是倪弟兄,但召会却受到破坏,神的计划也受到伤害。不仅如此,许多对这些事没有足够辨别力的青年人,也受到破坏。不过另一面,召会从一切的风波中,也得到些积极的帮助。

 对权力的野心和争权乃是在我们的血轮里。这野心和争斗不仅在男人中间,在女人中间也能看到。米利暗和亚伦对摩西的背叛就证明这点。我相信这背叛是由米利暗鼓动的。我看过一些事例,是姊妹在幕后鼓动背叛的。她用弟兄来达成她的目的。我们都要小心防备我们里面这只野心的『地鼠。』

 头一代跟随基督的人,就受到争权的困扰。在极重要的时刻,当主耶稣要往耶路撒冷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祂告诉跟随祂的人将要发生在祂身上的事。(太二十17~19。)他们听了,却没听见,也不在乎祂所说的。祂对他们说到祂的死,他们却在争权。雅各和约翰的母亲(耶稣的姨母)甚至把她两个儿子带到主跟前,求祂在国度里,叫一个在祂右边,一个在祂左边。(太二十20~28。)其它的门徒就恼怒这两个弟兄。这指明门徒中间有争权。

 你若把使徒行传和书信读一遍,就看见召会生活从开始就有这种争权。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徒五1~4)这对夫妇欺哄神,实际上也是争权。他们想要成为更重要的,使自己能在别人眼中升高。在书信的末了,约翰还题到一个争权的人—丢特腓。(约参9~11。)

 基督教的历史就是一部争权的历史。这种争斗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你可能不晓得,但它却隐藏在你里面。至终,召会生活会把我们真实的光景试验出来。只要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迟早我们会被试验、并暴露出来。

 请想想民数记里,以色列人中间的背叛者。有些背叛者是在营边界的人,有些是搀杂的群众,有些是与带头的摩西非常亲近的人。现今在十六章,二百五十个首领背叛了。看到这一切,我们必须相信,每一个以色列人里面都有争权。

 我们面对这难处,己经六十多年了。长老们知道,他们若在一个地方召会中服事几年,必会得罪一些人。有些人谋求地位与权力,很可能因着长老,他们得不到他们所要的,于是就被触怒了。比如在一九三五年,上海的一个同工起来,要在骚乱的光景中谋求『升迁。』那时倪弟兄不在,召会的行政和工作的带领就落在我身上。那位想利用风暴得好处的弟兄来找我,但我没有给他正面的答复。至终,这位同工成了倪弟兄的敌人。

 那些在召会生活或主的工作中多少带有领头地位的人,无可避免的会得罪一些贪权的人。因着他们对权力的渴望,和对地位的贪欲没有得到樠足,这些贪婪的人就被触怒,对那些带头的不满。在这种情形里,民数记这本书可以给我们指示,帮助我们知道该怎么作。

 在十六章,摩西在面对二百五十人这么大规模的背叛时,乃是勇敢且忠信的。虽然他面伏于地,却仍然作了些事。他将这事公开的带到神那里,让神进来说话、审判、表白。

 那些背叛的人不理会摩西所作的,特别是那些带头的,他们很顽强,决意不顺服。当摩西要大坍和亚比兰来会幕,就是来主这里的时候,他们控告摩西,说他把他们带出流奶与蜜之地(埃及),自立为王辖管他们,又没有将他们带进流奶与蜜之地。至终,他们说,『难道你要剜出这些人的眼睛?我们不上去。』(民十六14。)他们非常会说话,而且非常顽固。

 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作?在这种背叛的情况下,最好什么也不作。主仍然活着。祂仍在宝座上,仍是主宰一切的。祂是主宰的主,也是最高的权柄。祂是今天基督身体的头。因此,我们必须一直把这些事交给祂,让祂照祂的所是来行。这是我们所能作的,也是我们所该作的。

 关于我们自己,我们需要看见,若没有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们可能像可拉、大坍、亚比兰一样。但靠着祂的怜悯,我们都在这里。现在我们必须学习儆醒并祷告,防备任何一切背叛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