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行程(五)
总纲目




 四 不信神
  1 神吩咐摩西打发十二个人窥探迦南地
   a 每一支派打发一人
   b 要看那地如何 
  2 十二个人去窥探那地,从以实各谷砍了上头有一挂葡萄的枝子
  3 过了四十天,十二个人回来了
   a 带信说,迦南地是流奶与蜜之地,但也报恶信
   b 迦勒在摩西面前叫百姓安静
   c 以色列全会众放声喧嚷、哭泣、发怨言
   d 摩西、亚伦就俯伏在以色列会众全体会集前
   e 约书亚和迦勒撕裂衣服,对以色列全会众说话
   f 全会众说,用石头打死他们

 读经:民数记十三章一节至十四章十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以色列人中间的另一个失败:不信神。(民十三1~十四38。)

 四 不信神

  1 神吩咐摩西打发十二个人窥探迦南地

 神吩咐摩西打发十二个人去窥探迦南地。(民十三1~20。)那时以色列人中间的气氛和士气,因着他们背叛的光景受到严重的破坏。因此,这时并不合式打发探子。但在神主宰的安排下,探子还是打发去了。

 从人的观点看,窥探那地是必须的;但就属灵一面说,我们要作任何事,最好不要窥探情势。窥探情势乃是试验神,结果往往是消极的。

   a 每一支派打发一人

 『你要从他们父亲的每一支派打发一人,都是他们中间的首领。』(民十三2下。)这十二个『以色列人中的首领,』(民十三3,)包括迦勒和约书亚;约书亚这名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救主。』

   b 要看那地如何 

 探子出去要看那地如何,其中所住的人是强是弱,是多是少,他们所住之地是好是坏,他们所住的城是营盘是坚垒,那地是肥沃是贫瘠,其中有树没有。探子还要将那地的果子带些来,因为那时正是葡萄初熟的季节。(民十三18~20。)

 这样去窥探情势,会使我们的信心减弱。我们该简单的相信神,不用知道什么。

  2 十二个人去窥探那地,从以实各谷砍了上头有一挂葡萄的枝子

 那十二个人就上去窥探那地,他们从以实各(意即『挂』)谷砍了上头有一挂葡萄的枝子,两个人用杠抬着,还有一些石榴和无花果。(民十三21~24。)我们由此可见,那地是何等丰富。

  3 过了四十天,十二个人回来了

 过了四十天,十二个人回到巴兰旷野的加低斯,来见摩西、亚伦、和以色列全会众。(民十三25~十四10。)加低斯是在美地的边界。

   a 带信说,迦南地是流奶与蜜之地,但也报恶信

 那十二个人带信说,迦南地是流奶与蜜之地。(民十三26~27。)然而,多半的人接着报恶信说,住在那地的人高大强壮,城邑坚固宽大,亚衲人(拿非林人—巨人)也在那里。(民十三28~29,31~33。)

   b 迦勒在摩西面前叫百姓安静

 迦勒在摩西面前叫百姓安静,说,『让我们立刻上去占有那地;因为我们足能得胜。』(民十三30。)

   c 以色列全会众放声喧嚷、哭泣、发怨言

 以色列全会众放声喧嚷、哭泣,向摩西、亚伦发怨言,对他们说,『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或是死在这旷野!耶和华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地,使我们倒毙在刀下?我们的妻子和小孩必成为掠物;我们回埃及去,岂不更好?』(民十四1~3。)然后他们甚至彼此说,『让我们立个首领,回埃及去吧。』(民十四4。)这些不信且背叛的百姓很会说话、很聪明,坚决持定自己的意见。

   d 摩西、亚伦就俯伏在以色列会众全体会集前

 摩西和亚伦就俯伏在以色列会众全体会集前。(民十四5。)这显示他们的温柔。他们并不抵挡百姓。

   e 约书亚和迦勒撕裂衣服,对以色列全会众说话

 约书亚和迦勒撕裂衣服,对以色列全会众说,『我们所经过窥探之地,是极美之地。耶和华若喜爱我们,就必带我们进入这地,将这地赐给我们,这地乃是流奶与蜜之地。只是不要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庇护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耶和华却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民十四6~9。)『庇护他们的』是什么意思,这很难说,也许是指保护他们的神。『不要背叛耶和华,』指明不信主就是背叛祂。

   f 全会众说,用石头打死他们

 全会众说,用石头打死约书亚和迦勒。那时耶和华的荣耀在会幕向全以色列人显现。(民十四10。)

 在这里,我愿意说一点关于美地,就是迦南地的属灵意义。当我首次受差遣,带着主的恢复来到美国时,我在洛杉矶的首次特会中,释放了一连串的信息;这些信息主要是根据申命记八章七至十节释放的,后来刊于『包罗万有的基督』一书。在那些信息中,我指出美地乃是包罗万有之基督的一幅图画。神用美地预表一个人,这人就是神的具体化身。这具体化身的神就是三一神,祂已经过过程并完成于一个人—耶稣基督。

 圣经是一本奇妙的书,包括了各种不同的著作和主题。实际上,整本圣经都在陈明一件事:神要具体化身于一个人,就是宇宙中那独一者。对这位奇妙者,我们无法述尽说竭。神与人都在这个人里;祂包括神性一切的元素和属性,以及人性一切的美德。在祂,我们看见神性和人性的实际。在祂,我们看见生命、光和那灵。宇宙中一切正面的事物都化身、包含、实化于这一位,就是包罗万有的神人,祂乃是宇宙的中心和意义。 

 基督教这宗教在地上已经有一千九百多年了。然而自使徒时代以来,基督这位奇妙者还没有完全被陈明出来,像祂在圣经里所启示,(这启示多少是隐藏的,)并像我们今天所看见的一样。我们感谢主,将祂的圣言向我们打开,使我们看见历代以来未曾揭示之基督的各面。

 第一世纪过后不久,启示这位奇妙者的圣经,就受到遮蔽,后来更被天主教封锁起来。宗教改革的时候,圣经的封锁解开了,但仍未除去遮蔽。从那时起,基督徒在圣经中所看见的,主要的是与神的救恩有关,这些事包括:神的创造;神圣的属性,如忠信、公义、圣别、以及爱等;人的堕落与罪;神对人的爱;基督藉着十字架上的代死,将人拯救并救赎;祂从死人中复活;以及圣灵在五旬节浇灌下来;使信徒成为召会。至于神经纶的大部分,基督徒还没有看见。他们所教导、传讲并传播的,大部分都是按照人的思想,只有少部分是按照神圣的思想。在他们的传讲里,并不着重生命的分赐。反之,他们强调赦免、救赎、因信称义、圣别。他们没有看见,三一神分赐到三部分的人里,使人得着神圣的生命,并有神圣的性情,以成为扩大之基督的一部分。(有些强调内里生命的人,看见信徒是那扩大之基督的肢体,但他们只是模糊的看见,没有清楚的看见。)

 神学生通常受教导不可发明新的神学词汇。这是因为担心新的词汇会把异端引进正统的神学。然而在已过六十年间,主将祂的话向我们打开,给我们看见历世以来,未曾揭示的许多项目。要描述这些事,我们不得不发明一些新的词汇。比如,我们说到神将自己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就用分赐(dispensing)一辞。这辞该与『时代』(dispensation)有所区别,『时代』是指神为了完成祂的经纶,所安排的不同时期。当我们说到神圣行政的安排,或神在祂经纶里的安排时,就用时代(dispensation)一辞;但当我们说到神将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时,就用分赐(dispensing)一辞。

 主给我们看见祂的话里一个主要的启示,是在圣经最后一卷书启示录里:那在耶稣复活以前还没有的灵,(约七39,)被称为『那灵。』(启二二17。)那灵乃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完成。我们接受那灵,就接受了包罗万有的人位,就是那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完成。这不是我的神学,乃是圣经的神学。没有神学比这更高的。

 主的恢复在中国开始的时候,我们采取了许多弟兄们的神学。但已过六十年间,主不断带领我们往前,在我们中间有了一些的进展。今天,我们从圣经所看见的神学,远比弟兄们的神学高深、丰富。圣经神学主要的项目乃是神的经纶,这经纶完全以包罗万有的基督为中心。

 我们可能在初阶的一面享受到这位包罗万有者作我们的救主,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已得着祂作美地。再想想旧约里的预表。在预表中,当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候,他们接受基督作羊羔,洒了羊羔的血使他们得蒙救赎,又吃了羊羔的肉作他们生命的供应,使他们能走出埃及。然后在旷野,他们继续享受基督作属天的吗哪,以及那随着他们、裂开以流出活水的活盘石。在西乃,他们领受律法并建造帐幕,二者都是基督的预表;他们也进入帐幕与神交通,并享受陈设饼桌子、灯台、和香坛。虽然他们在这些方面享受了基督,但他们还没有享受美地。所以他们仍然需要进入美地。

 我们已经有分于基督,就是以色列人所享受这一切项目的实际。我们已经历基督作逾越节、吗哪、盘石、活水、那描绘出神的律法、供物、和帐幕。然而,我们还没有进入基督这美地。我们还在路上,而神就在我们的行程中试验我们。现今我们也许是在美地的边界,也就是说,是在包罗万有之基督的边缘。我们若想要窥探这地,就会失去信心。我们不要窥探这地,却该说,『为着包罗万有的基督,阿利路亚!祂是流奶与蜜的美地。我不需要窥探这地,我愿凭信进入这地。』我们都需要像迦勒和约书亚一样,凭信进入并取得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