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成军(十三)
总纲目




经过过程且完成之三一神的预表
象征完成之神的膏
那灵
受膏成为神人
将自己献给主,接受祂的供备
基督是各种祭的顶替与完成
享受基督作可吃、可喝、并可进入的一位

 读经:民数记七章一节,八十七至八十八节,八章十二节,六章十四至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说到民数记六至九章所启示神圣的供备。

 民数记五章一节至九章十四节,可视为有关成军这段记载中一段插进的话。这段插进的话包括两类事情—神的要求和神的供备。首先有神的要求,然后有祂的供备。五、六章可视为神的要求,包括不同的对付、试验、以及对拿细耳人最高的要求。这一切都是神对祂赎民的要求,为将他们编组成为祂的军队。七、八章和九章上半可视为神圣的供备。

 现在我们来看神的供备里所包括的项目。

经过过程且完成之三一神的预表


 在这几章里,神圣供备的第一项是膏,是为膏抹帐幕及其一切器具和祭坛、并祭坛的一切用具。(民七1。)膏预表经过一切过程之后完成的三一神。在全本圣经里,这膏是神为祂的赎民所预备最大的供备之一。

 到民数记七章的时候,帐幕和祭坛已经由神藉着祂的子民建造起来,并且属于神。但若没有受膏,帐幕和祭坛还是与神自己分开的,也与神的生命,神的性情,或神所成就、得着、并达到的事没有关系。

 我们受膏,意思就是得着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在我们里面并在我们身上,甚至与我们调和。我们可以用油漆木器为例。木器涂上好几层油漆之后,就与油漆调成为一。木制的器具漆过了油漆,就看不见木头,只看见油漆的性质、素质、成分、特性、外表、颜色和彰显,因油漆已经涂在木器上,与本器调成为一了。我们为神所膏,意思就是我们『涂上』了祂,神自己已经放在我们里面和我们身上了。

 在帐幕和祭坛造好之后,神进来用膏『涂』这两样东西;膏预表神自己,但不是原来的神,乃是完成的神。在已过的永远里,神是全然完全的,但祂不是完成的。祂有神圣的性情,但没有属人的性情。然而,照着祂的心意,在要来的永远里,祂这位神不仅带着神圣的性情,也带着属人的性情。因为在已过的永远里,神不是完成的,所以祂需要进到时间里,就是两个永远之间的桥梁上,经过许多过程,好成为完成的。

 神在成为人以前,在创世记十八章曾以人的形状临到亚伯拉罕。大约两年前,有某宗派的杂志承认,这临到亚伯拉罕的一位就是耶稣。神像朋友一样来对亚伯拉罕说话。亚伯拉罕给主摆上一餐,祂也吃了。这位神吃亚伯拉罕摆上给祂的食物。亚伯拉罕也给祂拿来水,祂就洗脚。主要离开时,并没有很快的走开。亚伯拉罕陪伴祂,与祂同行,送祂一程。亚伯拉罕不是向这位祷告,乃是像朋友一样和祂谈话。根据创世记十八章,神早在成为肉体以前,就以人的形状向亚伯拉罕显现过。关于主的身位这样的事,我们无法领略。

 主耶稣在祂复活那天晚上,以物质的身体回到祂的门徒那里。(路二四37~43,约二十19~29。)门没有开,祂就忽然站在他们当中。(约二十19。)『他们却惊惶害怕,以为看见了灵。』(路二四37。)主对他们说,『看我的手,我的脚,这就是我自己;摸我看看,灵没有肉没有骨,你们看我是有的。』(路二四39。)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脚给他们看。』(路二四40。)然后祂问他们,有什么吃的没有,他们便递给祂一片烧鱼,『祂接过来,在他们面前吃了。』(路二四41~43。)我们有限的心思无法领略,主耶稣带着骨肉的身体,如何能进入关了门的屋子。这是基督奇妙的身位。

 在已过的永远里,神没有物质的身体。祂需要经过一些过程,使祂自己完成,这样祂就能成为完成的。祂已经是完全的,但祂想要的不仅是完全,更是要经过过程,好要成为完成的。祂不要永远仅仅是神;祂要成为神人。在已过的永远里,祂是神,但祂不是神人。因此,在时间里祂经过了许多过程,为要达到完成,成为完成的。

象征完成之神的膏


 完成或终极完成的神由膏所象征,这膏复合了四种香料和橄榄油。(出三十22~25。)约壹二章二十、二十七节题起这膏。在这些经节里,用动名词膏油涂抹这辞描述膏的运行。你将膏涂在脸上,就使膏运行。我们可以说,出埃及三十章有膏,约壹二章有膏油涂抹的运行。我们里面有这膏油涂抹,膏的运行。

 膏不是一样东西,乃是一个人位—完成的神。我们里面的膏是经过过程、复合、完成的三一神,就是经过了必需的过程为要成为完成的神。这是神为祂的赎民所预备最大的供备。

那灵


 在圣经里,神的灵最后一个称呼是『那灵。』(启二二17。)完成的神就是那灵。约翰七章三十九节下半说,『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耶稣得着荣耀的时候,也就是祂进入复活的时候,(路二四26,)三一神得着了完成,成为那灵。因此,那灵是经过过程、完成的三一神。

 我们来看看那灵所包含的。那灵里面有神性,就是神圣的性情。那灵包括人性,就是属人的性情。这就是说,那灵包括成为肉体的成分。成为肉体是太大的事!神在童女腹中成孕,留在那里九个月。神圣的成孕是奇妙过程的一部分。在成孕之后,是主的出生和为人生活。主耶稣生活在木匠家里三十年之久。然后祂出来尽职三年半,经过各种的苦难。在祂钉十字架时,祂成就了包罗万有的死。然后祂经过死,从死出来,进入复活。在复活里,祂这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这赐生命的灵如今就是那灵—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完成。如今祂预备好来作膏涂抹我们。祂是三一神、主耶稣基督、圣灵、和那灵。在祂里面有神、人、救赎、生命的分赐、和复活的大能。何等奇妙的神圣供备!如今我们的神就用这供备膏抹我们。祂用复合的灵,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完成,来膏抹我们。

 我能见证,我预备自己为主说话时,通常祷告说,『主,用你自己作素质的灵充满我,并且将你自己作经纶的灵浇灌在我身上。主阿,在我的说话中与我是一灵,使你在我的说话中说话。』每当我这样祷告的时候,我就得着加强、坚定、注入,并且里外被完成的三一神所充满。

受膏成为神人


 神在祂新约的经纶里,不要我们仅仅作好人—祂要我们作神人,就是与经过过程之三一神调和的人。膏,完成的三一神,越涂抹我们,我们就越成为神人。我们可以再用油漆为例。木器在上漆以前,与油漆没有关系。但木器涂上了油漆,就成为上漆的木器。它不再仅仅是木器,而是涂了油漆的木器。同样,我们正在涂上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我们越被祂涂抹,用祂涂抹,我们就越与祂调和,成为神人。

将自己献给主,接受祂的供备


 神既为我们预备了这样大的供备,我们该作什么?我们该将自己献给主,以接受祂的供备。虽然神为我们预备了这供备,但我们可能没有来到祂面前,或者我们来到祂面前,而没有将自己献给祂,并使自己服从祂。我们将自己献给主,意思就是降服于祂。我们必须藉着将自己献给主,服从并降服于祂,而接受神圣的供备。我们该祷告:『主,感谢你。你为我预备了一切。如今我降服于你。』这就是将我们自己献给祂。

 在民数记七章,首先有神一面的膏抹,然后有我们一面的献上。神已经过过程,成为涂抹我们的膏。我们要接受这膏的涂抹,就需要甘愿降服于主,将全人交在祂手中,并且说,『主阿,你喜欢作什么,就作什么。』主喜欢用祂自己涂抹我们里里外外,使祂自己与我们成为一。

基督是各种祭的顶替与完成


 我们将自己献给主,享受祂的供备之后,基督对我们就是便利的,作各种祭的顶替与完成。在旧约里,有许多不同种类的祭,但今天我们只有一种,乃是包罗万有的祭—包罗万有的基督。将我们自己献给神是神的第二种供备,包罗万有的基督是第三种神圣的供备。

 为着我们实际的经历和享受,基督主要的是三种祭—赎罪祭、燔祭、和平安祭。我们是为神所膏且将自己献给祂的人,需要按手在作我们赎罪祭的基督身上。当我们藉着献上自己进入神的供备,我们觉得被定罪。在我们的良心里,我们觉得自己在许多事上是不义的,在许多方面是缺乏、错误、和不洁的。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需要按手在基督身上,以祂为我们的赎罪祭。每当我们这样作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自己蒙了救赎、遮罪、和赦免,我们里面就有了平安。这时我们渴望为神而活。然而,我们领悟自己在这点上是失败的,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为祂而活。但我们按手在其上的一位,也是我们的燔祭。因此,在我们的经历中,赎罪祭成了燔祭。然后我们能祷告:『主耶稣!在绝对为神而活且向神而活上,我与你是一。』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与燔祭之后,就不再有定罪、责备、或自责。反之,我们有平安。如今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丰盛的平安祭。这平安成为我们与神之间的交通,在这交通中我们与神彼此享受基督。

享受基督作可吃、可喝、并可进入的一位


 随着赎罪祭、燔祭、和平安祭,我们有一筐子饼、糕、薄饼、和奠祭。饼、糕、和薄饼预表在不同方面作我们食物供应的基督。奠祭也是基督的预表。基督是真奠祭,已经浇灌出来满足神,也满足我们。基督是饼、糕、和薄饼,是可吃的;祂是奠祭,是可喝的。

 我们的基督不仅是可吃可喝的,祂也是可进入的。藉着吃喝祂,我们就进入祂里面,祂也进入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所是。我们的基督是可进入的!如今我们在祂里面,祂也在我们里面。

 基督徒的生活是每天有分于神圣供备的生活。这就是说,我们不该凭自己和天然的力量努力过基督徒的生活。表征天然力量的毛发必须剃除,(民八7,)指明我们天然的力量必须割除。我们不该倚靠自己天然的力量,只该有分于并享受一切神圣的供备。

 民数记六至九章所启示神圣供备的最后一项是逾越节。在以下的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九章一至十四节关于逾越节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