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成军(九)
总纲目




 六 拿细耳人满了分别出来的日子,被带到会幕门口,将供物带给神
  1 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羔作燔祭
  2 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母绵羊羔作赎罪祭
  3 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作平安祭
  4 一筐子无酵饼、细面调油的糕、和抹油的无酵薄饼,以及与这些同献的素祭和奠祭
 七 拿细耳人将分别出来的头剃了,将头发放在平安祭牲某些部分下的火上,结束他分别出来的日子
 八 祭司取那煮了的公绵羊前腿,一个无酵糕、一个无酵薄饼,放在拿细耳人手上,摇作摇祭
 九 然后拿细耳人可以喝酒

 读经:民数记六章十三至二十一节。

 拿细耳人是高超的人,是绝对、完全、彻底为着神的人。一个人要成为拿细耳人,必须通过五章一切玷污的对付和疑忌的试验。没有通过民数记五章的对付和试验的人,都不能成为拿细耳人。

 拿细耳人必须胜过四件主要的事。第一,他必须胜过对血亲天然的情感,对母亲、父亲、妻子与儿女一切天然的情感。主耶稣胜过了这样天然的情感。马太十二章四十八至五十节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因为凡实行我在诸天之上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主耶稣所承认为亲属的,乃是祂在灵里的亲属,不是祂在天然生命里的亲属。

 当然,主耶稣是真正的拿细耳人。拿细耳人最好的榜样就是人耶稣。既然如此,我们都必须跟祂学,跟从祂,负祂的轭。(太十一29~30。)照例说,每一个新约的信徒都该是拿细耳人。然而,今天在一座城里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新约拿细耳人。

 拿细耳人必须胜过的第二件事是属地的欢乐。我们若要成为拿细耳人,就必须禁绝属地的欢乐。

 第三,拿细耳人必须对付他性情里的背叛。感谢神,我们被造,头上有许多头发,指明我们在权柄之下。我能见证,在一个人、一件事、或一种环境之下,乃是很大的祝福。在日本侵略中国的期间,我被日本人逮捕,关在监牢里三十天。我在非常严厉的对付和控制之下,但甚至那种监禁对我也是祝福。

 孩童和十几岁的少年需要在权柄之下。不在权柄之下的孩童定会任性狂妄。不愿意在一个人、一件事、或一种环境之下的十几岁少年,也是如此。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接受了神,并且由神而生。我们都接受了神的生命。就这面的意义说,我们众人,包括使徒保罗在内,都是同等的。然而,在召会中有些人是婴孩。约翰在他的第一封书信里,笼统的称所有的圣徒为『孩子们』。(约壹二1,28,三7,18,四4,五21。)然后,他分别的称一些人为『小孩子,』称另一些人为『青年人,』又称另一些人为『父老们。』(约壹二12~14。)若是说在一个三代同堂的家庭里,所有的成员都一样,这会使这家庭一团糟。在家庭生活中,祖父母、父母与儿女,三代之间的确有所不同。在召会生活中,原则也一样。彼前五章五节说,『年幼的,要服从年长的。』虽然在灵里,年长的也该学习服从年幼的,(弗五21,彼前五5下,)但年龄上的不同仍然存在。

 在某人或某事之下乃是祝福。甚至受到严格的限制也是祝福。感谢主,从我进入这恢复那天,主就把我置于某人、某事、或某环境之下。

 今天有人教导,信徒不需要服从代表权柄,不该在任何人之下。这种错谬的教导非常破坏人。首先对这样教导的人是破坏,然后对接受这种教导的人也是破坏。你一旦接受这种教训,认为信徒不该服从代表的权柄,你就被这教训所破坏。有些人在年轻时被破坏,一生无可救药。服从代表的权柄,这件事太严肃了。

 拿细耳人是满了头发,满了服从的人。他有服从的灵、地位、气氛和意愿。你若是这样的人,这对你和你的将来都有很大的祝福。

 第四,拿细耳人必须尽所能的避免死亡。你不可和在属灵上即将死去的人在一起。若是你身旁有人突然死了,就你来说,你有十足的理由可以辩解;但是受到死的玷污是没有理由可说的。你身旁有人突然死去,就使你拿细耳人的愿归于徒然。尤其是在谣言和闲话四处散播时,最好是不要站在任何人身旁。人会发出各种死亡,在你面前突然死了。一旦你为死亡所污染,你就需要对付那污染,并有新的开始。否则,你会被杀死,至终整个召会都会落在死沉的情况里。

 民数记五章指明,一个人要成为拿细耳人,必须通过许多对付和严厉的试验。不仅如此,照着六章一至十二节,拿细耳人必须胜过天然的情感、属世的欢乐、背叛和死亡。因此,成为拿细耳人,会使你在属灵上爬得非常高。

 现在我们查考六章十三至二十一节,看一些有关成为拿细耳人进一步的事。

 六 拿细耳人满了分别出来的日子,被带到会幕门口,将供物带给神

 『这是拿细耳人满了分别出来之日子的条例:他要被带到会幕门口,将供物带给耶和华。』(民六13~14上。)古时,拿细耳人的分别要持续七天。在圣经里,七天指明完全的期间,甚至整个一生。例如,创世记一章有七天—六天为着神在创造里的工作,一天为着安息。逾越节之后的无酵节,也是持续七天。这七天表征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整个期间。

 拿细耳人满了分别出来的七天,要被带到会幕门口,将供物带给神。这些供物,每一种都是基督的预表。我们享受基督作这些供物,指明我们胜过了天然的情感、属地的欢乐、背叛和死亡。

  1 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羔作燔祭

 拿细耳人要带『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羔作燔祭。』(民六14。)这里『一岁』表征新鲜,『没有残疾』表征没有缺陷,『公』表征强壮,『绵羊羔』表征温柔。这只绵羊羔作燔祭,预表基督作我们的燔祭,使我们在祂里面蒙神悦纳,并藉着祂向神活着。我们在基督里,意思就是我们与祂是一。首先我们在祂里面,然后我们藉着祂向神活着。

 我们献这样的供物时,按手在供物上,指明我们使自己与供物联合,与供物成为一。因此,我们所献的不仅仅是基督,也是与基督联合的自己。在基督之外,我们献上任何东西都不能蒙神悦纳。要让神悦纳我们,我们必须这样与基督一同献给神,使自己与作燔祭的基督成为一。

 在民数记六章,拿细耳人满了分别出来的日子,不是表征结束,乃是表征开始。这是燔祭生活的开始,绝对、完全、彻底为着神的生活的开始。这就是说,我们将燔祭献给神,按手在供物上,使自己与供物成为一,我们就应许神,从那时起要像这供物,在许拿细耳人愿的七天中,过绝对为着神的生活。

  2 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母绵羊羔作赎罪祭

 拿细耳人也要带『一只一岁没有残疾的母绵羊羔作赎罪祭。』(民六14。)这里的『母』表征服从。这只母绵羊羔预表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使我们得救赎。

 在拿细耳生活的开始,我们需要救赎。我们需要神在基督里所完成的救赎,因为无论我们多美好,我们仍在旧造里。我们需要按手在作赎罪祭的母绵羊羔上。当我们将自己献给神,绝对、完全、彻底的为祂而活,我们就领悟自己仍是有罪的。因此,配合基督作我们的燔祭,我们还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早晨我们可以祷告:『父,我在基督里将自己献给你作燔祭。父,我同时献上我的主耶稣作我的赎罪祭。』每天我们都需要基督作赎罪祭。

  3 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作平安祭

 拿细耳人也必须献上『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作平安祭。』(民六14。)这里的『公绵羊』表征刚强,是为着我们的享受。这只公绵羊预表基督作我们的平安祭,在与神和平的交通中,给我们享受。燔祭与赎罪祭的结果是平安祭。

 平安祭是为着我们与神之间享受的交通。我们与神都享受基督作我们的交通。我们与神享受基督作燔祭并赎罪祭,这就带进享受基督作平安祭。基督作我们的平安祭,意思就是我们与神彼此享受基督,并在基督里有交通。这交通不是只有一次,乃是为着我们的一生。

  4 一筐子无酵饼、细面调油的糕、和抹油的无酵薄饼,以及与这些同献的素祭和奠祭

 末了,拿细耳人要带『一筐子无酵饼、细面调油的糕、和抹油的无酵薄饼,以及与这些同献的素祭和奠祭。』(民六15。)这里『一筐子』表征完满,『无酵』表征无罪,『饼』表征有形状,『细』表征均匀且平衡,『面』表征基督在祂的人性里被磨,『调』表征调和。『油』表征圣灵(神性),『糕』表征更具形状,『抹』表征浇灌,『薄饼』表征容易吃,『素祭』表征圣别的食物,『奠祭』表征给神的圣别饮料。这一切预表基督在人性里带着神性,为我们献给神,作神与我们的食物,也作给神的圣别饮料。

 没有这些预表,我们绝想象不到基督有这许多方面。我们需要停留并默想民数记这些预表中基督的启示,这使我们更多享受祂。

 七 拿细耳人将分别出来的头剃了,将头发放在平安祭牲某些部分下的火上,结束他分别出来的日子

 『拿细耳人要在会幕门口将分别出来的头剃了,将分别出来的头发放在平安祭牲下的火上。』(民六18。)这里我们看见,拿细耳人在他分别出来的日子结束时要剃头。这不是说,拿细耳人舍弃主权,放弃服从。拿细耳人献过燔祭,应许神要一生过他在分别出来的日子中所过的生活。

 每个人,每个男子,都有两种身分。第一种是女子的身分,服从神,并有长头发作服从的记号。第二种是男子的身分,代表神,并将头剃了,作他是神代表的记号。在女子的地位上,拿细耳人在许愿期间留头发。然后,在许愿完成时,他取平常人的地位并且剃头。在正常的家庭里,有代表神作头的男子,也有服从的女子。但是当我们跪到主面前,我们就都是女子,有服从的长头发。

 八 祭司取那煮了的公绵羊前腿,一个无酵糕、一个无酵薄饼,放在拿细耳人手上,摇作摇祭

 『他将分别出来的头发剃了以后,祭司要取那煮了的公绵羊前腿,并从筐子里取一个无酵糕、一个无酵薄饼,都放在拿细耳人手上。祭司要将这些摇在耶和华面前作摇祭;这与摇祭的胸和举祭的腿,都是给祭司的圣别部分。』(民六19~20上。)『前腿』表征担负的力量,『摇』表征在复活里献上,『摇祭』表征复活,『胸』表征怀抱的爱,『举祭』表征升天。这里的预表表征基督要在复活与升天不同的方面,以自己作生命的供应,供应那些藉着许愿将自己分别出来作拿细耳人,成为事奉神者的信徒。

 在旧约里,献祭的人与祭司是两班不同的人。因此,除了献祭的人以外,还需要有祭司。在新约里,我们是献祭的人,也是祭司。一面,我们是献上基督的人;另一面,我们是完成祭司事奉的人。至终,我们所享受的乃是我们在复活与升天里献给神的基督。

 九 然后拿细耳人可以喝酒

 『然后拿细耳人可以喝酒。』(民六20下。)在十三至二十节上半一切的手续之后,拿细耳人就可以喝酒。

 我们已经指出,拿细耳人分别出来的七天,表征一段完整的时期。参孙从母腹里就作拿细耳人,共作一生之久。(士十六17。)参孙能力的来源是他的长头发。当他服从主,以主为他的头,他就有能力。但他剃了头,就失去了能力。由此我们看见,在服从里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