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成军(六)
总纲目




 四 对付丈夫所疑忌的妻子
  1 预表基督对祂的信徒和召会所起的妒忌
  2 将妻子带到祭司那里
  3 带着疑忌的素祭
  4 祭司将她呈在神面前,解开她的头发,将帐幕地上的尘土放在瓦器中的圣水里
  5 祭司将咒诅写在书卷上,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又叫那妇人喝这带来咒诅的苦水
  6 祭司从那妇人的手中取疑忌的素祭,摇在耶和华面前,又从其中取出一把,作为祭坛上的记念
  7 玷污了自己的妇人,肚腹肿胀,大腿消廋,她在民中便成了咒诅
  8 没有玷污自己的妇人要免责,且要怀孕

 读经: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民数记五章所描述对付玷污的事。

 四 对付丈夫所疑忌的妻子

 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说到对付丈夫所疑忌的妻子。这事例启示神不仅主宰祂每一个儿女,在对付某种玷污上,祂甚至也作神奇的事。

 在明白民数记的事上,我们很容易就能按逻辑明白五章一至十节团体与个人的对付。然而,要按逻辑领略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里的对付并不容易,因为这是圣经别处所没有题过的。要按逻辑领会这对付,惟一的路就是把它当作预表的一部分。

 圣经里是以不同的方式来赐给我们启示。首先,以明言赐下神圣的启示,如创世记一章一节告诉我们,起初神创造诸天与地。

 第二,藉着历史的记载传达启示。从出埃及记至玛拉基书是以色列人漫长的历史,向我们揭示许多神圣的真理。

 第三,藉着不同人物的生平赐下神圣的启示,如创世记里的八个人物(亚当、亚伯、以挪士、以诺、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例如,以挪士是软弱、脆弱、必死的人,但他有呼求主名的特征。(创四26。)虽然以挪士脆弱,但藉着呼求主名,他成了丰富且刚强的人,因他进入所呼求者的力量和丰富里。

 最终,藉着预表赐下神圣的启示。预表含示表号、影儿、预表、和表样。例如,亚伯拉罕的两个妻子是两约的表号:夏甲表征律法之约,撒拉表征恩典之约。(加四21~31。)撒拉与夏甲的故事不仅可视为表号,也可视为影儿。律法之约或恩典之约都不是在夏甲与撒拉的时候立的。然而,夏甲与撒拉分别是律法之约与恩典之约的影儿。

 甚至明言和表号也可能与预表有关。箴言四章十八节说,『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这句箴言是明言,但在这话里有表号,是预表的一部分。『黎明的光,』日出,表征基督的来临。(路一78。)这表号也可表征我们早晨的复兴。由这例证我们看见,清楚的明言可能包括表号,可以视为预表的一部分。

 圣经里的预表是一件大事,并且有许多方面。在旧约里,藉着预表传达的神圣启示可能等于明言。

 要用明言解释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很难。这里所描绘的与历史或人物无关,却与预表有关。

 在预表里,神在西乃山得着一班人,用他们在地上建造居所。祂赐给他们一套律法、条例和典章,叫他们敬拜祂。此后,祂进来将这班人编组成为军队。神所得着的人,被编组成为能为祂争战的军队,以及能事奉祂的祭司体系,这班人的所是、性情、说话、外表、行为,他们行动和活动的方式,甚至他们的所有,都该是洁净的。

 五章里团体的对付只包括三件事:痲疯、漏症、和死亡。然而,这些事包含神圣别子民中需要受对付的一切不洁。在个人一面,对付人的忠信乃是照着神的义而有的对付。因此,我们需要民数记五章一至十节这样一段话。

 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在全本圣经六十六卷中是特别的一段,不仅给我们看见神的主宰,也给我们看见祂的神迹。这里的记载是神迹的记载。

 苦水的试验(民五18)是用水(指圣灵)、帐幕地上的尘土(指人的属人性情)、和素祭(指基督)调成的。被疑忌的妻子要喝这水。她若是有罪的,这水就要在她肚腹里运行,使她肚腹肿胀,大腿消瘦。这段似乎不是记载神圣的事情。然而,这是奇妙的神迹。

 民数记五章里的记载与约翰九章一至七节主耶稣所行的记载类似。祂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治好了瞎子。今天,主若对我们作这事,我们也许认为这是开玩笑,不愿意让祂作。

 在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我们能看见预表。水预表圣灵,大麦作的素祭预表复活的基督,尘土代表受造的人。(创二7。)因此,创造、那灵、基督、祂的死与复活都包含在内。水里放了帐幕地上的尘土,不仅成为带来咒诅的苦水,也成为使肚腹肿胀,大腿消瘦的水。

 若要解释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我们必须知道如何解释预表。最难解释的点就是帐幕地上的尘土。尘土指天然的人,神所创造的人﹔帐幕是神的居所。神的居所建造在祂所创造的人身上。这就是帐幕地上的尘土。神的居所是圣别的,但有一种能与神的居所联结的尘土。取这样的尘土放在水中,就是取能与神的居所联结的属人性情,放在圣灵里。然后把这水与基督这大麦(在复活里)作的素祭放在一起,但是上面没有乳香,也没有油(没有复活的功效,也没有圣灵)。这里我们看见,神所创造的属人性情与神的居所联结,放在圣灵里,并与复活的基督一同应用。这样的事对我们的贞洁乃是真正的试验。

 无论在团体,或个人方面,神的子民都该对神是贞洁的。单单洁净是不够的。洁净是一回事,贞洁是另一回事。我们也许没有痲疯,没有漏症,也没有接触死亡,但我们是贞洁的吗?我们也许非常忠信,但我们若不贞洁,就没有高尚的品格。作妻子的也许在每一方面都很美好,但她若别有所爱,这就破坏了她的贞洁。神的子民不仅在每一方面都该是洁净的,并且也该是贞洁的。因此,我们需要学习向主贞洁。

 现在让我们简要的来看一些对付丈夫所疑忌的妻子的细节。

  1 预表基督对祂的信徒和召会所起的妒忌

 丈夫对妻子的疑忌,预表基督对祂的信徒和召会所起的妒忌。我们必须记得,召会和众信徒有一个丈夫—基督。我们也许不是背叛的(患痲疯的),也相当自制而且受约束(没有漏症),对神与对人的行为也都正确;但作为基督的妻子,我们是贞洁的吗?要作贞洁的妻子,就不该在丈夫以外别有所爱。作妻子的若欣赏别的男人,就近乎失去贞洁。

 我们对基督若是贞洁的,就能跟随我们的丈夫去争战。大卫有个争战的妻子。(撒上二五。)在启示录里,基督争战的军队由祂的得胜者所组成,他们是争战的妻子,与基督相配。(启十九7~9,11~14。)我们要成为主争战军队的一部分,就必须是贞洁的。民数记里的对付,表明神的子民被编组成为军队的条件非常高。

 召会和众信徒该只以基督为他们的爱。(林后十一2~3。)召会或任何信徒,若是在基督以外寻求、追求什么,在神眼中那就是属灵的奸淫。凡犯属灵淫乱的人必受神的审判和咒诅,(林前十六22,)不能为神争战并事奉神。我们一旦失去贞洁,就失去为神争战并事奉祂的能力。

  2 将妻子带到祭司那里

 疑忌妻子的人要将妻子带到祭司那里。(民五15上。)这里的祭司可以表征基督或与神非常亲近的人。

  3 带着疑忌的素祭

 『这人就要将妻子带到祭司那里,又为她带大麦面伊法十分之一,作她的供物,不可浇油,也不可加乳香,因为这是疑忌的素祭,是思念的素祭,使人想起罪愆。』(民五15。)然后祭司要将这疑忌的素祭放在那妇人手中。(民五18。)素祭表征基督在祂的人性里献给神,使神的子民可蒙悦纳。在这事例中,素祭是大麦面作的,没有油或乳香在其上。大麦表征复活的基督,油表征圣灵,乳香表征复活。这样疑忌的素祭使人想起罪愆。

  4 祭司将她呈在神面前,解开她的头发,将帐幕地上的尘土放在瓦器中的圣水里

 『祭司要将那妇人呈在耶和华面前,解开她的头发。』(民五18。)解开那妇人的头发,表明她没有服从作头的权柄。祭司也将瓦器(天然的人)中的圣水(圣灵)拿来,又从帐幕的地上取尘土(天然人的性情—创三19,诗二二15)放在水中,使其成为带来咒诅的苦水。(民五17~22。)

  5 祭司将咒诅写在书卷上,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又叫那妇人喝这带来咒诅的苦水

 『祭司要将这咒诅写在书卷上,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又叫那妇人喝这带来咒诅的苦水。』(民五23~24上。)这里的咒诅指神审判的话。

  6 祭司从那妇人的手中取疑忌的素祭,摇在耶和华面前,又从其中取出一把,作为祭坛上的记念

 『祭司要从那妇人的手中取疑忌的素祭,摇在耶和华面前,带到祭坛那里。又要从素祭中取出一把,作记念的部分,在祭坛上熏着献上。』(民五25~26上。)摇素祭表征复活。熏着献上的一把素祭,乃是烧给神作记念的部分。

  7 玷污了自己的妇人,肚腹肿胀,大腿消廋,她在民中便成了咒诅

 『祭司叫她喝了这水,她若玷污了自己,对她丈夫行事不忠信,这带来咒诅的苦水要进到她里面,使她疼痛,她就要肚腹肿胀,大腿消廋;那妇人在她民中便成了咒诅。』(民五27。)肚腹肿胀,意思就是成为不正常的。大腿消廋,意思就是力量消退。这对付与创造、救赎、复活、圣灵和神的居所有关。这样的对付的确是神奇的。

  8 没有玷污自己的妇人要免责,且要怀孕

 『那妇人若没有玷污自己,乃是洁净的,就要免责,且要怀孕。』(民五28。)怀孕,原文意怀有后裔。没有玷污自己的妇人要怀有后裔。

 民数记五章十一至三十一节的对付指明,神对祂子民贞洁的试验是非常严厉的。我们在贞洁上的品格必须高尚,然后我们就能为神争战并事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