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成军(五)
总纲目




陆 对付玷污
 一 对付的原因
 二 团体的对付
  1 对付痲疯
  2 对付漏症
  3 对付因接触死而有的不洁
  4 保守营不受玷污
  5 在召会中需要受对付的不洁
 三 个人的对付
  1 对付人所犯得罪神的罪
  2 承认他的罪
  3 将所亏负的,全数偿还
  4 另外加上五分之一,给所亏负的人
  5 将所偿还的给所亏负之人的亲属,或给祭司归与神
  6 公绵羊为他遮罪

 读经:民数记五章一至十节。

 神的子民要成为军队,必须符合某些条款或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对付玷污。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民数记五章所启示关于对付对付玷污的事。

陆 对付玷污


 神是义的、圣的,不能容忍玷污,因此,祂的子民必须对付玷污。

 一 对付的原因

 对付玷污的原因是三重的。首先,神的子民是祂的居所和住处;(民五3;)第二,神的子民是为神争战的战士;(民一20,22,24,26,28,30,32,34,36,38,40,42;)第三,那些成为军队的人也是事奉神的祭司。(民三3。)神要得着居所、军队和祭司体系,祂的子民就必须对付玷污。他们和神一样,必须是义的、圣的,因此是洁净的。

 二 团体的对付

 民数记五章的对付是按着非常美好的次序。民数记五章一至四节开始于团体的对付。整个军队该有团体的对付,而不仅有个人的对付。这团体的对付主要与三件事有关—痲疯、漏症、以及因接触死而有的不洁。

  1 对付痲疯

 在作神军队的召会生活中,不该有痲疯。痲疯表征天然的人邪恶的流出,尤其是背叛。就这面的意义说,我们都是患痲疯的,都有痲疯。痲疯就在我们的里面、在我们的成分里面。这是深刻且主观的,需要我们彻底的对付。我们若不对付里面的痲疯,就会成为玷污、不洁的。

 照着旧约的教训,痲疯主要是来自背叛神的权柄。这事的第一个例证是米利暗和亚伦的事例,他们背叛神的代表权柄,摩西。(民十二1~10。)因着背叛神的代表权柄,米利暗就成了患痲疯的。

 背叛的性情、背叛的元素,就在我们的血轮和性情里。因此,这是非常天然的东西。身为天然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是痲疯患者。

  2 对付漏症

 第二件必须对付的事是漏症。任何出自我们这人的东西,就如身上所出的汗,都是一种漏。在属灵上,漏症是天然的人过分、不正常、不受约束的流出,表征人对于他的自己、脾气、偏好、爱憎,没有节制,不受羁束。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我们这人若是显出过分、不受约束,就不是正常的,这种不正常就是漏症。例如,我们若是发脾气,这就是过分、不受约束、不正常。这是天然之人的漏,流出。我们爱憎不受约束的表达,也是一种漏。

  3 对付因接触死而有的不洁

 第三件必须对付的事是因接触死—属灵的死—而有的不洁。以色列人不可接触任何死的东西,无论是动物、昆虫或人。(利十一24~47,民十九11。)他们若接触这些东西,就要受玷污。

 死比罪更污秽。我们若接触那些在属灵上死了的人,就要受到属灵死亡的玷污。

  4 保守营不受玷污

 我们要保守营,就是神在祂子民中间的居所,不为痲疯、漏症、以及接触死而有的不洁所玷污。神是义的、圣的、活的。因此,痲疯、漏症、和属灵的死不得留在神的居所、军队、和祭司体系中。

  5 在召会中需要受对付的不洁

 在以色列营中受对付的三种玷污,构成在召会中需要受对付的一切不洁。这三件事来自背叛的痲疯,来自过分、不正常、不受约束的漏症,以及因接触死而有的不洁—乃是该从召会生活中对付并除去之不洁的完全预表。我们若对付这三件事,召会就是洁净的。

 三 个人的对付

 在团体的对付玷污之后,还有个人的对付。(民五5~10。)召会是身体,需要团体的对付。这身体由众圣徒所组成,他们该有个人的对付。

  1 对付人所犯得罪神的罪

 在个人的对付上,必须先对付我们所犯得罪神的罪。(民五6。)这是对付不义的玷污,就是在人前有罪,在神前被定罪的玷污。

 在有些事上,我们会对神不义。我们会亏负神,因此,在我们与神之间就有了罪恶的事。这是不义的玷污,需要受对付。

 我们也需要对付在人前的罪。我们若偷了别人的东西,我们就亏负了他们,而成为不义的。这不义是被神定罪的。在这样的事例中,我们不仅亏负人,也在神的定罪之下。

  2 承认他的罪

 民数记五章六节和七节上半说,『无论男女犯什么罪,对耶和华行事不忠信,那人就有了罪。他要承认他所犯的罪。』这里我们看见,要对付我们的罪、过犯、或罪愆,我们必须彻底的承认。

  3 将所亏负的,全数偿还

 我们向神承认自己的罪以后,(约壹一9,)还该到所亏负的人那里,将所亏负的,全数偿还。(民五7中。)假定你偷了某人的东西,你对他就是不义的,并且落在神的定罪之下。你所欠那人的,需要偿还他。这就是将所亏负的偿还。

  4 另外加上五分之一,给所亏负的人

 民数记五章七节下半说,犯了罪的人该另外加上五分之一,『给他亏负的人。』

 因为基督徒仍是在旧人里,我们不清楚,我们在多少事上,还是想损人利己。举个小比方,我们坐在别人后座,也许要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就不在意的把脚伸到前座下,碰到别人的脚。倘若我们的良心敏锐,就会觉得这是错误的。

 不仅如此,有时我们未经许可就使用别人的东西。在学校作老师的,会将笔、粉笔和信纸带回家。我们不该认为这是微不足道的事;这就是偷窃。

 在许多事上,我们损人利己。我们会在不知不觉间亏待了别人,因而亏欠了他们。我们需要向主承认自己的罪行。毫无疑问,祂会赦免我们,耶稣的血也要洗净我们。(约壹一9,7。)但我们与所亏负的人之间还有问题存在着。因此,我们必须到那人那里,偿付所欠的,甚至多过所欠的。

 我们的神是义的、圣的,我们必须和祂一样是义的、圣的。否则,我们就会被神的义和圣所定罪。每当我们的情况如此,我们就必须承认自己的过犯,然后有偿还。

  5 将所偿还的给所亏负之人的亲属,或给祭司归与神

 倘若所亏负的人死了,那么所偿还的就该归与他的亲属。『那人若没有亲属可以接受所偿还的,所偿还的就要给祭司,归与耶和华,』(民五8上,)正如各人的部分要呈献给祭司一样。(民五9~10。)每当我们有分别为圣的部分要呈献给神,我们就将它交给祭司。这里我们看见,这种为着对付罪而有的偿还,也成了分别为圣的,正如献给神所分别为圣的部分一样。今天我们可以将这个交给召会,或给作祭司事奉神凭信而活的人。

  6 公绵羊为他遮罪

 民数记五章八节下半说到『遮罪的公绵羊,为他遮罪。』除了承认并偿还以外,还要有公绵羊为有罪的人遮罪。这公绵羊预表基督。

 这段话启示我们的神是何等细致。首先,我们要向神承认自己的罪,然后去偿还。接着,我们要回到神前献上基督作遮罪的公绵羊。

 这些经文所描述个人的对付,看起来似乎是一件小事,但它像大机器里的小螺丝钉。倘若一个小螺丝钉坏了,整部机器就无法运转。因此,我们需要有这种的对付。召会必须有团体的对付,众圣徒必须有个人的对付。

 我们也许以为不可能在地上看到除去一切玷污的召会。照着我们的看法,各种的混乱、难处、和玷污都在我们中间。然而,就如以利亚的故事所表明的,在神眼中,祂有七千隐藏的人。以利亚控告神的百姓,说,『主阿,他们杀了你的申言者,拆了你的祭坛,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罗十一3,王上十九10。)主回答以利亚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罗十一4,王上十九18。)这里神似乎说,『以利亚,在你眼中,情况也许一团糟,但我很满意有这七千人。』

 历代以来,神一直有祂所数算的『七千人。』因此,神今天仍有祂的见证。我们需要学习如何被数算在七千人当中。这就是说,我们需要有团体和个人的彻底对付,使我们是对的,好符合神争战军队的条件和条款。表面上,今天无法看见这样一支争战军队的编组。但在神眼中,有这样的编组,有这样的军队。为着神而打的仗仍在进行着。神在地上仍有一班子民。祂能看见祂的军队在争战,祂的祭司体系在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