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人类生产的不洁
总纲目




壹 女人与人类生产的关系
 一 按表征说,女人代表全人类
  1 在神的经纶里,全人类都是女人
  2 女人里面的不洁,表征全人类里面的不洁
 二 出于女人的人类生产是不洁的,表征:
  1 全人类的源头是不洁的
  2 人类的不洁是从里面来的
贰 生男孩不洁七天,生女孩不洁十四天
叁 女人在生男孩后,要因产血不洁,留在家里三十三天;在生女孩后,要留在家里六十六天
肆 在不洁的受试验期间,女人不许摸什么圣物,也不许进入圣所
伍 男孩生后第八天要受割礼
陆 不洁的受试验日子满了,需要献上燔祭和赎罪祭

 读经:利未记十二章,歌罗西书二章十一至十二节,希伯来书十章五至七节。

 本篇信息要说到利未记十二章,来看人类生产的不洁这件事。利未记十二章启示,我们人的源头是不洁的。十一章告诉我们,接触某些人的时候要谨慎,免得受玷污;但十二章指明,我们从出生起就全然是不洁的。不洁乃是我们出生的源头。

壹 女人与人类生产的关系


 在利未记,我们需要来看的头一件事,乃是女人与人类生产的关系。

 一 按表征说,女人代表全人类

  1 在神的经纶里,全人类都是女人

 按表征说,女人代表全人类。在神的经纶里,在祂神圣的经纶和神圣的安排里,全人类都是女人。在圣经里,女人代表人类,而男人代表神和基督。基督是独一的男人,所有与祂结合的都是女人。

  2 女人里面的不洁,表征全人类里面的不洁

 女人里面的不洁,表征全人类里面的不洁。我们众人,男人和女人都一样,都是不洁的。

 二 出于女人的人类生产是不洁的,表征:

  1 全人类的源头是不洁的

 出于女人的人类生产是不洁的,这事实表征全人类的源头是不洁的。源头既是不洁的,凡从源头生的,也必不洁。

 我们的出生是不洁的,现今在生活中仍是不洁的。我们不是仅仅因接触到不洁之物而成为不洁;我们从出生起就已经是不洁的。我们甚至在母腹里,就已经是不洁的。因此,我们是生于不洁的,也活在不洁之中。不管我们多谨慎,只因我们是人类的一部分,我们就是不洁的。我们不仅是不洁的,我们就是不洁本身。人类全然是不洁的。我们若在主的光照之下,在神圣的光之下,就要看见我们从头到脚,乃是不洁的总和。

 利未记的第二段,不仅给我们看见我们是谁,更给我们看见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不洁。然而,利未记却要求我们过圣别的生活。不洁的人怎能过圣别的生活?在逻辑上,这是不可能的。不洁之人绝对不可能过圣别的生活。然而我们要看见,在神的救恩里有供备,使我们能过圣别的生活。

  2 人类的不洁是从里面来的

 人类的不洁是从里面来的,与十一章所对付,在饮食上从外面来的不洁相对。十一章说到外面的不洁,但十二章说到里面的不洁,就是我们这人从出生起就有的不洁。所以,利未记十二章是去到不洁的源头,摸着不洁的根。十一章只是嘱咐我们过洁净的生活,接触洁净的,避开不洁的。这种洁净是外面的,是外面行为上的事。然而,十二章摸到我们的出生,对付到我们所来自的源头。

贰 生男孩不洁七天,生女孩不洁十四天


 生男孩要不洁七天,生女孩要不洁十四天。(利十二2,5上。)这表征男孩(代表刚强者)不管力量如何,乃是完全(由七天所表征)不洁的;女孩(代表软弱者)由于她的软弱,更是双倍(由十四天所表征)的不洁。这给我们看见,女人比男人加倍不洁。七和十四这些数字指明这点。七是完全的数字,十四是七的两倍。二节的『七天,』表征完全不洁;五节上半的『两个七天,』(十四天)表征这不洁的双倍。

叁 女人在生男孩后,要因产血不洁,留在家里三十三天;在生女孩后,要留在家里六十六天


 女人生男孩后,要因产血不洁,留在家里三十三天;在生女孩后,要留在家里六十六天。(利十二4上,5下。)这表征生男孩的不洁要受试验(由四十天,就是七天加三十三天所表征)才得洁净;生女孩的不洁要双倍受试验(由八十天,就是十四天加六十六天所表征)才得洁净。在圣经里,四十这数字指明试验的时期。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四十年;主耶稣受试诱(就是受试验)四十天。因着人类的出生全然不洁,所以需要受试验才得洁净。生男孩要四十天受试验,生女孩要八十天双倍受试验。

肆 在不洁的受试验期间,女人不许摸什么圣物,也不许进入圣所


 在不洁的受试验期间,女人不许摸什么圣物,也不许进入圣所。(利十二4。)这表征人不许摸与神有关的事,并进到神的面光中,直等到他的不洁受了对付。

 我们的不洁怎能受到对付?要回答这问题,下面两点非常重要。

伍 男孩生后第八天要受割礼


 男孩生后第八天要受割礼。(利十二3。)这表征不洁之人的肉体该藉着基督的死被摆在一边,使他可以被带进基督的复活里,不仅得蒙洁净,并且有新生命的起头。(西二11~12。)

 一周七天之后,就是第八天。第八天乃是新的起头,是新一周的起头。在圣经里,第八天是指基督的复活。复活当然是新的起头。死亡结束旧的时期,而复活开始新的时期,所以是新的起头。

 我们基督徒有两个起头。我们的第一个起头,是在不洁中出生,并且生到不洁里。我们生来就是不洁。我们可以有不同的国籍,但我们真正的所是都一样。无论是什么种族,每一个人生来都是不洁净的。这是我们的第一个起头。

 按照神的计划,神的经纶,祂为我们开了一条路,使我们能有第二个起头,新的起头。神是以周来计算。一周的结束就是一个时期的结束,接着就有新的时期。我们新的时期不是在原初的创造里,乃是在复活里。我们生在旧造里,却重生成为新造。在第一个起头里,我们是在旧造的类别里,这是七天所表征的。在神的经纶里,人一生的时期乃是七天。我们生到旧造里之后,在那里只停留七天。然后在第八天,基督复活的那天,我们有了新的起头。

 我们读圣经,每逢读到『第八日』或『七日的第一日』这些辞,(约二十1,19,26,)都应当满了喜乐。今天,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不是在头七天,乃是在第八天。我们乃是在第二个时期。这时期是永远的,因为在基督里,我们要活到永永远远。主耶稣说,『凡活着信入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十一26。)我们的第二个时期是永远的,我们的第一个时期却非常短,只有七天。无论我们是在年少的时候得救,还是在年老的时候得救,在神眼中,我们的第一个时期只有一周。神在祂的经纶里缩短了我们的第一个时期,却延长了我们的第二个时期,使其成为永远的,就如祂自己是永远的一样。利未记十二章三节说,『第八天要给男孩包皮的肉行割礼。』行割礼就是割去,将我们这人在神眼中被定罪的部分割掉。实际上,我们整个人都该受割礼,被割去。我们全人要受割礼,就是要被治死。

 我们生来就是不洁,就只配死。我们在第一个时期里一无是处,只配死。这就是施浸者约翰命令人悔改的原因。(太三1~2。)然后,约翰给那些悔改的人施浸,将他们摆到死里。(太三5~6。)受浸就是埋葬。我们悔改的时候,我们全人被割去,被治死,然后埋葬。按照歌罗西二章十一至十二节,我们受浸就是受割礼。所以,受割礼就是被治死并埋葬。

 我们在第一个时期的所是,必须藉着被割去并埋葬而了结。这是发生在第八日,复活的日子。旧人,在第一个时期里的人,藉着死被了结。在预表上,就表号说,这死乃是割礼所表征的。这就是为何在旧约里,按照神的经纶,每个男孩都必须在第八天受割礼。这乃是预表,表征每个人都该被了结,被割除;这了结应当在基督的复活里。这是照着神的经纶。

 在亚当里,我们生到第一个时期;但在基督里,我们重生进入第二个时期。我们的第一个时期开始于我们的出生,我们的第二个时期开始于基督的复活。基督复活的时候,我们在基督里,就与基督一同复活。(弗二5,彼前一3。)这就是说,就我们而言,第二个时期是在第一个时期之前开始的。我们在亚当里出生以前,就在基督里复活了。这是奇妙的事实,我们在出生以前就已经复活了。

 我们的得救乃是宇宙中最大的神迹。在创立世界以前,我们在基督里已经蒙拣选、被预定。(弗一4~5。)在永世里,我们就已经被命定要在基督里。然后在时间里,我们出生了;至终,我们成了信徒。现今我们就在基督里。

 神在祂的经纶里命定我们,要藉着基督的死并因着祂的复活而有新的起头。基督的死是一把刀,割去了我们整个的人。我们藉着基督的死被治死以后,就在祂的复活里重生了。因此,我们有第八日作新的起头;我们现今是在第二周里。

 我们已经指出,割礼表征不洁之人的肉体藉着基督的死被摆在一边,使他可以被带进基督的复活里,不仅得着洁净,更有新生命的起头。肉体是我们整个的人。圣经将堕落的人看作肉体。(罗三20。)我们的肉体已经藉基督的死,就是十字架,被摆在一边。结果,我们就被带进基督的复活,不仅得着洁净,更有新生命的起头。

 你们读利未记十二章,有没有看见这一章指明我们已经被治死,然后被摆在基督的复活里?我们被治死,是由『割礼』一辞所指明;我我们被摆在基督的复活里,是由『第八天』所指明。割礼表征基督的十字架,第八天表征基督的复活。。在我们的第一个时期里,我们在不洁里出生,并且生到不洁里;我们生来就是不洁。但在神的救恩里,我们经历了第八天,这将我们带进新的时期。这是我们在基督里所得着新的起头。

 我们需要蒙光照,也需要有属灵的视力,好看见利未记十二章里的基督。我们有了亮光和视力,就会对这一章里的基督有清楚的看见。利未记十二章里没有『基督』这辞,却有一些表征,说出基督在这里。基督为我们死,了结我们的第一个时期;又在第八天,在祂的复活里开始我们新的时期。

陆 不洁的受试验日子满了,需要献上燔祭和赎罪祭


 不洁的受试验日子满了,就需要献上燔祭和赎罪祭。(利十二6~8。)这表征我们因出生而有的不洁,完全受了对付之后,需要基督作我们的燔祭,因为我们没有为着神;也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因为我们有罪。(来十5~7。)

 在这一章里,不仅藉着第八天和割礼,更藉着两种祭-燔祭和赎罪祭,将基督启示出来。燔祭和赎罪祭都是基督。基督应付我们一切的需要。祂的死是我们的割礼,祂的复活是我们的第八天。我们藉着祂的死与复活受了对付之后,仍然需要祂作我们的燔祭和赎罪祭。

 我们需要基督作燔祭,因为我们不是绝对为着神。基督是绝对为着神的。所以,祂取代我们的位置作了燔祭;祂顶替了我们。现今我们以祂作我们的燔祭。在祂里面我们与祂是一,成为燔祭献给神。所以,祂是我们的燔祭,并且我们在祂里面也成了神的燔祭。

 我们不仅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在神眼中更是有罪的。因此,我们不仅需要基督作我们的燔祭,也需要祂作我们的赎罪祭。

 在利未记十二章,基督由四件事物所指明:第八天、割礼、燔祭、赎罪祭。这些事物都指明基督如何来应付我们的需要。祂的死结束我们的旧时期,祂的复活开始我们的新时期。现今我们需要基督,为着过一种绝对为着神且没有罪的生活。要应付这需要,祂乃是我们的燔祭和赎罪祭。

 十二章启示,我们生来就是不洁,并且我们的全人需要藉着基督的死,被割除、受对付。当基督钉十字架时,我们也钉了十字架。我们受了对付、被割除、受了割礼。然后在祂里面,我们进入了祂的复活,这是我们的新起头,新时期的起头。现今在这新时期里,祂是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生活,因为祂是我们的燔祭,是绝对为着神的生命。祂也是我们的赎罪祭,顾到我们活在地上时,仍在肉体里的有罪事物。祂的确应付了我们的需要!

 藉着这样研读利未记十二章,我们再次看见圣经是何等奇妙。在这一章短短的八节里,我们看见许多关于我们自己和我们的源头,以及关于基督自己与祂那为着我们的死和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