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禁戒死亡
总纲目




壹 一切死的都是不洁净的,死比罪更玷污人、更可憎
 一 藉着赎愆祭,一切的罪立即得蒙赦免
 二 凡摸了走兽尸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凡摸了人尸体的,必不洁净七天
贰 被动物尸体玷污的人要洗衣服
叁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在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必不洁净,凡因此而受玷污之物要在水中洗净
肆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到瓦器里,或掉在炉子或锅台上,这些东西就不洁净,必要打破
伍 尸体落在瓦器里,瓦器中沾水的食物,并器皿中的饮料就不洁净
陆 泉源或贮水池还是洁净
柒 动物尸体的任何一部分掉在要种的子粒上,这子粒还是洁净的
捌 结语
 一 基督是洁净的实际
 二 只有基督及出于基督的一切,才是洁净的,可作我们的食物供应
 三 就预表说:
  1 基督是分蹄倒嚼的
  2 基督是有翅有鳞的
  3 基督是有带节的腿在脚上头,在地上蹦跳的
  4 基督是泉源或含有活水的贮水池
  5 基督是要种的子粒
 四 基督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每一面的供应
 五 只有基督能保守我们圣别,像神是圣别的一样

 读经:利未记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二十七节下至二十八节上,三十一至三十五节,三十九至四十节,三十六节上,三十七节,三节,九节,二十一节,四十四至四十五节。

 我们已经看过,利未记十一章与饮食的事,就是吃的事有关。现在我们需要来看,这一章也与死亡非常有关。在利未记十一章,『尸体』一辞至少用了十三次,『死』字用了两次。没有死亡,就不可能有尸体。实际上,尸体就指明死亡。只要有尸体,就是有死亡。

 这一章说到死亡是联于饮食的,这事实指明我们的饮食,我们的吃,乃是一件生命与死亡的事。我们若接触洁净的事物,就得着生命;若接触不洁净的事物,就得着死亡。

 在这一章里,『可憎之物、』『可憎恶的』这些辞也是指不洁说的。我们该憎恶不洁,恨恶不洁到极点,因为不洁带给我们死亡。什么时候我们摸着不洁之物,我们就摸着死亡。在利未记十一章,不洁与死亡是同义辞。那里有不洁,那里就有死亡。不仅如此,死亡的终结就是尸体。即使是洁净的活物,其尸体也是不洁净的。(利十一39~40。)

 死亡是丑陋的、可憎的,所以我们需要禁戒死亡。表面上,十一章是说到远离不洁;实际上,这一章是告诉我们要禁戒死亡。我们该禁戒的死亡,主要的还不是肉身的,而是属灵的。在地上,属灵的死亡比肉身的死亡更普遍,到处都有。不仅犯罪、属世的地方,就连道德高尚的地方,也充满属灵的死亡。利未记十一章警告我们,要禁戒属灵的死亡。

 为了帮助明白什么是属灵的死亡,我们来思想伊甸园中两棵树-生命树和善恶知识树-的意义。

 神造人以后,把人摆在这两棵树跟前。(创二8~9。)生命树纯粹、单纯、完全是生命;在它没有一点复杂,只有一件事-生命。因此,神所造的人乃是处于一种光景,面对着生命树。

 圣经用树来表征或说明神。(参何十四8。)当神成为肉体,活在地上时,祂论到自己说,『我是葡萄树。』(约十五5上。)葡萄树是蔓延生长的,我们要摘取果子,十分便利。松树是高耸挺拔的,我们很难攀达它的顶部。我很喜乐,主没有说祂是松树,而说祂是葡萄树。我们的神原是高超的,但祂降卑自己成了葡萄树,蔓延普及到地的四方。

 这葡萄树就是生命树。我们将约翰十五章五节上半与约翰十四章六节上半摆在一起,就能证明这点;约翰十四章六节上半主说,『我就是…生命。』一面,祂是葡萄树,是一棵树;另一面,祂是生命。所以,祂是生命树。基督这位三一神的具体化身,乃是生命树。

 圣经开始于创世记的生命树,终结于启示录的生命树。启示录二十二章二节上半说,『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十四节接着说,『那些洗净自己袍子的有福了,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这些经节是说到在新耶路撒冷的生命树。今天如何?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就可以享受基督作生命树。按照启示录二章七节,主已经应许,祂对我们乃是生命树,给我们享受。『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今天的召会生活乃是新耶路撒冷-神的乐园-的小影,雏形。所以,实在说来,我们在召会生活里,乃是在神的乐园里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树。

 在何西阿十四章八节,主将自己比作青翠的树。祂不仅是生命树,更是长青树。祂既是生命树,祂就是长青的。

 伊甸园中不只有生命树,也有善恶知识树。生命树表征神自己是生命的总和与源头。当神将亚当摆在园子里,祂知道这宇宙中还有另一个源头-神的仇敌撒但。不只有一个源头-神作生命的源头;也有第二个源头-撒但作死亡的源头。神如何是生命的总和与源头,照样,撒但是死亡的总和与源头。所以,善恶知识树表征死亡。

 生命是单纯、单一的,死亡却是复杂的。表征死亡的树乃是善恶知识树。在这棵树上有三件东西,使死亡变得复杂:知识、善与恶。知识既与死亡有关,我们越多有知识,就越与死亡相连。此外,善也与死亡牵连,而不与生命相连。恶当然是死亡的元素。照着天然的观念,我们都将恶和死亡算在一起,但是会将知识与善,和生命算在一起。然而在圣经中,生命是独立存在的;知识与善,却是和死亡并行的。至终,知识、善与恶,都终结于死亡。

 为着过圣别的生活,我们需要禁戒一切属于死亡的事物。我们特别需要禁戒一般闲谈的习惯。那些惯于闲谈的人,可能装作很关心别人。实际上,由于惯于闲谈,他们只是追求知道更多的事,为作闲谈之用。闲谈这种习惯的源头,乃是善恶知识树。

 由于亚当的堕落,这棵树已经种在我们里面了。虽然我们已经得救,也得着了神作生命树种在我们里面,但我们里面仍然有善恶知识树。这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小型的伊甸园。我们里面有神这生命树,也有撒但这善恶知识树。

 闲谈与生命树毫不相关,因为闲谈永远不会将生命分赐给听的人。闲谈是与死亡相关;闲谈将出于神仇敌的死亡,传播给人。禁戒闲谈就是禁戒死亡。我们若是要过圣别的生活,禁戒一切与死亡有关的事物,就必须远离死亡的源头,就是善恶知识树。

壹 一切死的都是不洁净的,死比罪更玷污人、更可憎


 一切死的都是不洁净的。所以,不洁等于死。

 死比罪更玷污人、更可憎。但是我们的观念,以为罪比死严重。我们若是对死没有正确的观念,就不容易看见死比罪更玷污人。因着我们的伦理道德观念,我们认为说谎是有罪的。倘若有人向我们撒谎,我们会定罪那个谎言是罪。然而,我们可能不领悟,很合乎道德的谈话也可能充满了死亡。比方,我们跟一位弟兄谈到他家庭中一些是非的事,这样的谈话也许很合乎道德,却可能摸着死亡,叫双方谈话之后,里面充满了死亡。

 再比方,一位弟兄送一本书给另一位弟兄,存心是要讨他喜欢。表面看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因着存心不对,就牵涉到死亡。我们送东西给弟兄,不该带着讨他喜欢的目的,乃是单单由于跟随主的引导。我们送东西给弟兄,若是带着目的,别有意图,那就是玩政治。

 假定有人送书给一位弟兄,为的是要讨好这位弟兄,使这位弟兄在某件事上与他站在一起。这种意图充满了死亡,凡有属灵领悟力和分辨力的人就看得出来。带着这个意图来送书,结果会形成党派,传播死亡。首先,接受书的人会被死亡玷污。然后,在这两位形成党派的弟兄中间没有别的,只有死亡。

 我们从这例子可以看见,死比罪更隐藏。我们不容易看透一件事,分辨出其中充满死亡。像送书这样的行动,表面上可能非常好,实际上却可能充满死亡的不洁。死的确比罪更玷污人、更可憎恶。

 一 藉着赎愆祭,一切的罪立即得蒙赦免

 利未记五章启示,藉着赎愆祭,一切的罪立即得蒙赦免。(利五2,17~18。)由此可见,我们要对付罪,得蒙赦罪,是容易的。我们只要献赎愆祭,就得蒙赦免。

 二 凡摸了走兽尸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凡摸了人尸体的,必不洁净七天

 按照利未记十一章,凡摸了走兽尸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利十一24~25,27下~28上,31下,39~40。)到晚上,意即到人一天生活的结束。这指明我们从死的玷污得洁净需要时间。我们的经历证明这点。我们若犯了罪愆,只要向主认罪,就会立刻得赦免,我们与神的交通也就恢复了。但是我们若被死亡玷污,就必不洁净『到晚上。』这就是说,必须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才能从死的玷污得洁净。

 时间不是我们罪得赦免的因素;但从死的玷污得洁净,时间却是个因素。我们基督徒对付罪,只要认罪并应用主的宝血。我们一这样作,就得蒙赦免并洁净。但我们若摸了『尸体』而被死所玷污,这玷污会留在我们身上好一段时间。从罪得洁净不需要时间,但从死的玷污得洁净需要时间。这证明死玷污我们,比罪玷污我们更甚、更久。

 凡摸了走兽尸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而摸了人尸体的,必不洁净七天。(民十九11,13。)这不仅指明死比罪更严重,也指明人的尸体比走兽的尸体更玷污人。在神的眼中,人是最玷污人的元素。

贰 被动物尸体玷污的人要洗衣服


 被动物尸体玷污的人,要洗衣服。(利十一25,28上,40。)这表征死的玷污应当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上被洁净。衣服表征我们日常的行事,日常的生活。我们日常的生活应当从死的玷污得洗净。

叁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在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必不洁净,凡因此而受玷污之物要在水中洗净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在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必不洁净,凡因此而受玷污之物要在水中洗净。(利十一32。)这表征死的玷污应当藉着生命的灵被洗净。十一章三十二节的水,表征生命的灵。我们因摸了死而受玷污,就需要承认我们的罪,然后将自己祷告到那灵里。乃是在那灵里,我们受到死所玷污的日常生活,日常行事,才会得着洁净。

肆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到瓦器里,或掉在炉子或锅台上,这些东西就不洁净,必要打破


 任何动物的尸体掉到瓦器里,或掉在炉子或锅台上,这些东西就不洁净,必要打破。(利十一33,35。)这表征我们天然的人如同器皿,既在日常生活中被死玷污,就该破碎。三十三节的瓦器,表征我们天然的人,我们的所是,我们的己。我们天然的人乃是器皿;我们天然人的器皿,一旦在日常生活中受死所玷污,这器皿就该破碎。我们受到死所玷污天然的人,我们的所是,我们的己,需要藉着基督的十字架将其破碎。

伍 尸体落在瓦器里,瓦器中沾水的食物,并器皿中的饮料就不洁净


 尸体落在瓦器里,瓦器中沾水的食物,并器皿中的饮料就不洁净。(利十一34。)这表征被属地的流摸着,或在日常生活中与属地的流混杂的人,很容易被死的玷污所影响。我们若是属世的,就很容易受死亡的事物所玷污。

陆 泉源或贮水池还是洁净


 泉源或贮水池还是洁净。(利十一36上。)这表征凡有活水流通,随时洗去死的玷污之物,还是洁净的。活水的泉源表征那灵,活水的贮水池表征基督,祂盛装着活水。只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有泉源和贮水池,就是那灵和基督,我们就还是洁净的。

柒 动物尸体的任何一部分掉在要种的子粒上,这子粒还是洁净的


 动物尸体的任何一部分掉在要种的子粒上,这子粒还是洁净的。(利十一37。)这表征凡是活的,有生命能抵挡污秽的,还是洁净的。有生命能抵挡污秽的种子,乃是基督的预表。

捌 结语


 现在我要对利未记十一章这两篇信息中所论到的加上结语。

 一 基督是洁净的实际

 吃的事牵涉到洁净。这洁净预表那位作我们内容、生命供应和属灵食物的基督。基督是真正的洁净,祂是洁净的实际。

 二 只有基督及出于基督的一切,才是洁净的,可作我们的食物供应

 只有基督及出于基督的一切,才是洁净的,可作我们的食物供应。只有这个才是我们所该接触、所该吃并接受的。

 三 就预表说:

  1 基督是分蹄倒嚼的

 基督是分蹄倒嚼的。(利十一3。)当基督在地上行走时,祂是完全分蹄的,祂也是倒嚼的。祂满了分别,并且领受神的话,反复加以思想。

  2 基督是有翅有鳞的

 基督是有翅的。(利十一9。)当祂在地上时,祂能自由行动,不被属世的事物抓住。基督也是有鳞的。(利十一9。)祂因着这些鳞,就能抗拒败坏世界的影响。

  3 基督是有带节的腿在脚上头,在地上蹦跳的

 基督是有带节的腿在脚上头,在地上 跳的。(利十一21。)所以,当祂在地上时,祂能在超脱世界的生命中生活行动,并能保守自己脱开世界。

  4 基督是泉源或含有活水的贮水池

 基督是泉源或含有活水的贮水池。(利十一36。)祂是神那活灵的泉源,也是这活灵的盛装者。

  5 基督是要种的子粒

 基督是要种的子粒。(利十一37。)这清楚启示在新约。

 四 基督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每一面的供应

 甚至像利未记十一章,这样一章的圣经也是满了基督。祂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每一面的供应。祂既是全宇宙中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西二17,)祂就是一切洁净的活物。那在地上行、水中游、空中飞的洁净活物,全是基督的预表。基督是那能在空中翱翔、盐水中生活的一位。不仅如此,一至七章中所有的供物也是基督的预表。在神眼中,祂是一切的供物。只要我们有基督,我们所接触、所吃并消化的都是正确的。在每一面,祂都是我们的生命供应。祂甚至就是我们的洁净。

 五 只有基督能保守我们圣别,像神是圣别的一样

 『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使自己成圣,成为圣别,因为我是圣别的;…因为我是把你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耶和华,要作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圣别,因为我是圣别的。』(利十一44~45。)只有基督能保守我们圣别,像神是圣别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