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篇 藉水得救
总纲目




    (四) 藉水得救
     (1) 挪亚藉着抹松香的方舟,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
     (2) 挪亚藉着审判的水,蒙拯救脱离被定罪的世界
      (a) 世界连同其一切世代都被神所定罪
      (b) 藉着神对世界的审判,神百姓蒙拯救脱离这世界
     (3) 水浸表征基督审判的死,拯救我们脱离神所定罪的世界
      (a) 由洪水所预表
      (b) 由红海的水所预表
      (c) 由洗濯盆、铜海、和玻璃海所表征
      (d) 新天新地里不再有世界,也不再有审判的水

    (四) 藉水得救

 神对挪亚的救恩不仅是把他从神的审判下拯救出来,更是把他从他那弯曲、悖谬、邪恶的世代中拯救出来。为着蒙拯救脱离那邪恶的世代,他需要藉水得救。彼前三章二十节清楚的说,挪亚是藉水得救的。藉水得救是什么意思?要了解这点,我们必须知道挪亚那个世代的背景。

 挪亚活在一个弯曲悖谬的世代中。人第一次堕落的结果,使撒但邪恶的性情注入到人里面。在第二次堕落时,人从神的面光偏离到人类的文化里。第一次堕落时注入到人里面撒但邪恶的性情,在第二次堕落时发展成无神的人类文化。在人第三次的堕落中,这文化引进一个邪恶的世代,产生一个弯曲、败坏、悖谬的世代。那世代在神的眼中是被定罪的。挪亚就生在这样一个世代中。不仅那世代被神定罪,在地上还有黑暗邪恶的权势。在人第三次堕落时,那黑暗邪恶的权势已经败坏了地,使地满了强暴。结果神来干涉,审判并了结那世代。活在那世代的人,都是在神的审判和黑暗的邪恶权势这二者之下。

 今天我们生活在同样的世代中。在马太二十四章和路加十七章,主耶稣把我们这世代比作挪亚的世代。挪亚的背景正和我们的背景一样,它是我们背景的预表。请看今天世界的局势,亳无疑问是在神的定罪之下,也是在邪恶的权势,败坏的影响力之下。没有一个年轻人或成年人,能抵挡现代社会的邪恶权势和影响力。基督徒父母甚至在孩子未出生以前,就为他们祷告;他们把孩子献给主,战兢恐惧的帮助他们认识神,远离这黑暗世界的影响。但孩子们到了六岁就要上学,他们一进学校,就在这世代黑暗邪恶权势的影响之下。几乎每个孩子都多少受到影响,没有一个能够幸免。我们能看见,在这地上有这样一个邪恶的权势,黑暗败坏的影响力。每个人都是在神的审判和那恶者的黑暗与权势之下。所以神完全的救恩不仅救我们脱离祂的定罪,还要救我们脱离这黑暗世代邪恶的权势和影响力。在五旬节那天,彼得劝勉百姓说,『你们要得救,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徒二40。)

 我再说,在创世记中几乎每件事都是一粒种子,需要进一步的发展。藉水得救是一件受浸的事。彼前三章二十至二十一节启示,挪亚所经过的水是受浸的预表,也可以当作是圣经中头一次题到的受浸。所以这是受浸的种子。这粒受浸的种子首先在以色列入过红海这事例中得着发展。林前十章一至二节告诉我们,以色列人过红海就是受浸。经过红海的水,是用水受浸一个清楚的预表。然后,当新约时代来到,开启这时代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水施浸。神差遣施浸者约翰来完成这事。他来的目的,就是用水给百姓施浸。

 现在我们来看以色列人的事例。虽然他们是神的选民,他们却堕落飘流到埃及。埃及全国是在神的审判之下。以色列人既在那里,亳无疑问,他们也在神的审判之下。他们同时也在法老以及埃及人的权势底下。他们出埃及并不是逃避神的审判;乃是逃出埃及,从埃及的奴役得着释放。

 让我们来看以色列人所享受的救恩。首先,他们享受羊羔之血的救赎。他们杀了羊羔,将血抹在门框上。这样,以色列人就在救赎的血遮盖之下蒙救赎脱离神的审判。当神在埃及地施行审判时,那些在血底下的都蒙了拯救。以色列人藉着血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接着,他们都吃羊羔的肉。这样作的目的不是要拯救他们脱离审判,乃是要加强他们,好走出埃及。他们吃羊羔的时候,都穿上鞋子,拿着手杖,预备走路。他们在吃的时候,就预备离开埃及。

 把以色列人救出埃及和法老权势的是什么?虽然神拯救他们脱离祂的审判,但埃及王法老不让他们走。法老是撒但的预表。法老,就是撒但,好像在说,『你们以色列人已经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也吃了羊羔的肉,现在预备好要离开了。你们以为这么容易走出去吗?这里是我的领土,是我的权势,我的国度,我的帝国。我在这里有权势,我不让你们走。』因此,法老差遣军兵去追回以色列人。但神来拯救以色列人,祂不是差遣天使,或降下火来烧灭法老和他的军队,乃是分开红海给以色列人走过去。以色列人走过以后,法老的军队也跟下去。他们追赶神的百姓,来到红海中心的时候,神吩咐摩西向海伸出他的手,叫水合在埃及军兵身上。(出十四26。)摩西这样作了,海水顺从了他,法老的军兵和埃及的权势就都被埋葬了。以色列人蒙了拯救。他们从什么蒙了拯救?不是从神的审判,乃是从埃及和法老的权势,也就是从世界和撒但的权势,蒙了拯救。

 以色列人享受了双重的救恩。第一面的救恩是救赎的血,第二面的救恩是审判的水。为着祂救赎的血,和审判的水,我们赞美主!我们都知道救赎的血是什么,但我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审判的水是什么。对我们来说,审判的水乃是基督的十字架。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就是审判的水。撒但和世界都在十字架上受了审判。当主耶稣将要钉十字架的时候,祂宣告说,『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 (约十二31。)撒但和世界都在十字架上受了审判。

 主藉着审判世界拯救祂的百姓脱离世界。祂在埃及人身上施行审判,那审判对以色列人乃是拯救。对撒但和对世界,十字架是审判;但对我们,这十字架的审判乃是救恩。这不是脱离神定罪的救恩,乃是脱离撒但权势和这黑暗世代的邪恶势力的救恩。这事已经清楚了,现在我们再回到挪亚的事例。

     (1) 挪亚藉着抹松香的方舟,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

 毫无疑问的,挪亚是在神的定罪之下。他也是在他所生活的那世代中,邪恶的权势之下。挪亚造了一只方舟,内外都抹上松香。松香预表救赎的血。这样,挪亚就藉着方舟上的松香,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

     (2) 挪亚藉着审判的水,蒙拯救脱离被定罪的世界

 是什么拯救挪亚脱离邪恶的世代?是神所差遣审判那邪恶世界的洪水。那审判的洪水把挪亚从那世代分别出来。红海的水埋葬了埃及人,也把以色列人从埃及世界分别出来。洪水也为挪亚作了同样的事。一面洪水审判那邪恶的世代,另一面洪水把挪亚从那世代分别出来。那审判世界的水,拯救挪亚脱离邪恶的世代。因着神完全救恩的两面,挪亚蒙拯救脱离神的定罪,也蒙拯救脱离邪恶的世代。

 基督徒对神救恩的第二面几乎不认识。每个真基督徒都知道,血拯救我们脱离神的审判,脱离永远的灭亡。我们为此感谢神。但有多少基督徒为着藉水得救赞美神?我常为这个赞美主。四十多年前,我就开始为着藉血得救,和藉水得救赞美主:『主阿,感谢你,我已经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和撒但邪恶的权势。阿利路亚!我已经出了埃及!』因为很少基督徒知道,他们已从这世界的邪恶世代被拯救出来,我的负担就是要大家看见神完全救恩的第二面。神的大救恩不仅拯救我们脱离祂的审判,也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权势。

      (a) 世界连同其一切世代都被神所定罪

 世界连同其一切世代都已被神定罪了。世界只有一个,世代却有许多。有古老时尚的世代,也有摩登时尚的世代。有短发型的世代,也有长发型的世代。一切的世代都被神定罪。挪亚世代的世界被定罪,(创六11~13,)埃及世代的世界也被定罪。(出十四26~28。)

 全世界乃是一个撒但的系统,把全人类都系统化了。这世界不但有不同的世代,也有不同的部门。在同一世代里有教育、经济、宗教等部门。每一部门都是撒但系统的一部分,为要把人系统化。全世界连同其一切世代和部门,都在神的定罪之下。(约十二31,十六11。)但我的用意不单是要你们看见神的定罪。我们只要看一下,然后就继续看神的救恩。

      (b) 藉着神对世界的审判,神百姓蒙拯救脱离这世界

 神的百姓因着神审判世界,蒙拯救脱离了世界。神用什么拯救我们脱离这被定罪的世界?是用审判这世界的同样东西。神用来审判上古世界的洪水,拯救挪亚脱离那世界。神用来审判埃及人的红海,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人的邪恶权势。神用来审判撒但和他世界的十字架,拯救我们脱离这被定罪的世界。

 我们基督徒是藉着基督审判的十字架蒙拯救的。这十字架在撒但和世界身上执行神的审判。我们是藉着基督救赎的血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罗五9。)我们已藉着基督审判的死,蒙拯救脱离了被定罪的世界。加拉太一章四节说,『(祂)为我们的罪舍了自己,要把我们从现今这邪恶的世代救出来。』虽然基督为我们的罪死,目的却是要把我们从现今这邪恶的世代救出来。我听过许多信息讲到基督的死是救我们脱离罪,但几乎没听过一篇信息告诉我,基督的死是为着救我脱离现今这邪恶的世代。

 加拉太六章十四节说,『但就我而论,除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别无可夸;藉着祂,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论,我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对保罗来说,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对世界来说,保罗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对你来说,世界是否已经钉了十字架?对世界来说,你是否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在我们的眼里,世界应当在十字架上,已经被钉了。你是否爱一些已经钉了十字架的东西?对世界来说,我们是在十字架上。许多时候我听到圣徒的父母说,『我的儿子已经死了。』有的丈夫说,他们的妻子死了;有的妻子说,他们的丈夫死了。那是正确的。所有的基督徒丈夫、妻子、儿子、女儿都死了。对世界我们是死了,世界藉着基督审判的死,对我们也是死了。

     (3) 水浸表征基督审判的死,拯救我们脱离神所定罪的世界

 当你受浸时,你是被埋葬了。要从世界除去一个人,再没有比埋葬更有效的。同样,要使你脱出这世界,有什么能比受浸更有效?假设有一个人很爱世界,他在世界上有许多的爱慕。他的妻子、儿女、以及所有的亲人都很爱他。他在银行里有存款,还管理好些的企业。这样的人怎能脱去世界?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把他埋了。他的亲人给他举行盛大的葬礼之后,他对世界就了了。所以要叫一个人与世界分离,没有什么比埋葬更有效的了。

 什么是受浸?我非常遗憾的说,很多人以为这只是一种仪式,使人成为所谓的教会里挂名的教友而已。在我经历真正的受浸以前,我也接受过这种仪式。我们绝不该用这种仪式给人施浸。每当我们要给人施浸,我们必须先用权柄和主耶稣权能的名,祷告并运用我们的灵。然后我们再给人施浸,把他们放在『坟墓』里埋葬他们。这样的埋葬才能叫人从世界中分别出来。

 我们已经受浸归入基督的死。(罗六3。)我们已经在受浸中与基督一同埋葬。(西二12。)我们已经死了,也埋葬了,脱离了世上的蒙学。(西二20。)我们已经过了洪水和红海。那审判挪亚世代的洪水救了挪亚,那审判埃及人的红海救了以色列人。这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救恩。每个基督徒都需要神完全救恩的第二面。你享受过这一面的救恩吗?我能喊着宣告:『我已经从埃及分别出来了!我已经从这邪恶、弯曲、悖谬的世代中分别出来了!』

      (a) 由洪水所预表

 水浸是由拯救挪亚脱离他那邪恶世代的洪水所预表。(彼前三20~21。)挪亚是被浸在一个大浸池内,并且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最少四十天。『四十』这数字表征试炼,没有人能造这么大的浸池,积聚这么多的水。圣经中第一次题到的浸,乃是遍及全世界的浸。我们的浸也必须像那样。你一浸到那种浸池里,就无路可逃。我们很容易从会所的浸池出来,但挪亚却无法从他受浸所用的浸池中出来。挪亚被埋在一个遍及世界的大坟墓里。那就是受浸的种子。基督的死是包罗万有的。基于祂的死而有的浸乃是遍及世界,甚至是遍及宇宙的,其中充满了审判和埋葬的水。

      (b) 由红海的水所预表

 表征基督审判之死的水浸,也由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世代之红海的水所预表。(出十四26~28。)水浸有两个预表:洪水与红海。彼前三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挪亚所经过的洪水预表拯救我们的浸。林前十章一至二节告诉我们,以色列人所经过的红海也是一种浸,拯救神的百姓脱离邪恶的权势和仇敌的奴役。一切属世的职业,属世的享乐、娱乐、运动,都已埋在我们受浸的红海里。这种在圣灵的权能里有功效的浸,拯救我们脱离世界,脱离神所定罪和审判的邪恶世代。

      (c) 由洗濯盆、铜海、和玻璃海所表征

 除了预表浸的预表外,在圣经中还有些表号表征这浸的意义。帐幕前的洗濯盆就是这浸的一个表号。(出三十18~21。)帐幕的前面有洗濯盆。在帐幕分别界线以外的区域代表世界。假如有人从世界出来,要作祭司进入帐幕里神的面前,首先他必须经过表征基督十字架的祭坛,在坛上献祭赎罪。过了祭坛,他的罪被对付,他得救了。许多基督徒以为,经过了祭坛,他就可以立刻进到会幕内的圣所。然而,他不能走得那么快,因为过了祭坛以后,他还需要洗濯盆的洗涤。洗濯盆不是为除去他的罪,他的罪已经在祭坛那里受了对付。洗濯盆是为对付他在地上所沾染的污秽。因着地的污秽仍在他身上,他需要洗涤。洗濯盆的洗涤除去了他的污秽。血是在祭坛上,不在洗濯盆里。当他的罪在祭坛那里受了对付,他属地的污秽也在洗濯盆那里被洗去之后,他就可以进入圣所,来到神面前。

 许多基督徒没有路来到神面前。他们确实已在十字架那里得救了,但他们发现仍然有一层间隔、障碍,阻挠他们进到神面前。这是什么?这是世界的污秽。他们缺少洗濯盆的洗涤,除去世界的污秽。换句话说,他们的罪已在十字架上受了对付,但他们的世界还没有被埋在红海底下。洗濯盆是这浸的表号,也是洪水和红海的表号。

 联于圣殿的一个铜海和十个洗濯盆,原则也是一样的。当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定居以后,他们建了一个殿,造了一个铜海和十个洗濯盆。(王上七23,38。)铜表征审判。一个铜海和十个洗濯盆指出这浸丰满的实际。除非你经过真正的浸,就是埋葬世界,不然就无法来到神面前。

 例如我们必须埋掉我们属世的逛街购物。当你读这篇信息的时候,你的灵会告诉你,你在逛街购物这件事上有问题。你并不是在主的引导下逛街购物。当然,你若是在主的引导下上街购物,就没有问题。然而,你若不在主的引导下上街购物,你会发死好几天。在那段时间,你无法好好祷告,或到主面前去。你会讲理说,买那件特别的衣服并没有什么错。虽然以道德来说,没有什么错,但你的灵会告诉你,只要你穿上那件衣服,你就无法在神面前祷告。虽然你没有神的同在也可以祷告,但除非你脱下那件衣服,你总不能祷告到神面前。那时你该怎么作?你该跳到铜海里。

 玻璃海(启四6)也表征这浸。启示录四章,约翰在灵里看见神的宝座。在宝座前有一个玻璃海。这是什么意思?铜表明审判,玻璃的意思是暴露。铜海或洗濯盆内所洗的东西,从旁边无法看见,但玻璃海既明如水晶,在里面洗涤的每件东西就都可以看见。在启示录十五章二节,玻璃海中还搀杂着火。这也是宇宙之浸的一个表号。这海中搀杂着火;海当然该充满水,但这海却搀杂着火。这是什么意思?因着撒但和人的堕落,旧造已经受神审判。神从起头就一再的审判。神用水审判了亚当以前的世代。在挪亚的时候,神也用水审判了亚当的世代。但在洪水以后,神说,不再用水审判这世界了。(创九11。)祂要用火审判。所以在启示录十五章二节,这海搀杂着火;火在海中烧着。神对堕落的旧造所施行的审判有两种:一种是用水,一种是用火。玻璃海中搀杂着火,最后要总结为火湖。(启二十10,14~15。)在你受浸时所埋葬的一切,都要归到火湖里去。

 启示录十五章二至三节启示,得救的人站在玻璃海上欢乐歌唱。他们唱两种歌-摩西的歌(那歌第一次是在红海边唱的),和羔羊的歌。他们唱摩西的歌,因为摩西带他们经过红海;他们唱神羔羊的歌,因为祂带他们经过浸的海。因此,一切得救的人都在玻璃海上。这是一个宇宙的大浸池。至终一切受造之物都要被焚烧。(彼后三6~7,10,12。)全部受造之物都要经过这浸,一切的老旧都要被焚烧,并被这焚烧的火冲刷到火湖里。那是宇宙的大浸池。

      (d) 新天新地里不再有世界,也不再有审判的水

 至终,新天新地,新造,要被带到神面前,新耶路撒冷要从天降下。神的同在就在那里。『海也不再有了。』(启二一1。)历世历代一切的浸都要终结于火湖。其余的一切事物都要在以新耶路撒冷为祂永远居所的神面前。因此,藉水得救的意思乃是凡不属于神的,不为着神的,必要被洪水洗去。最终,这洪水要搀杂着火,并终结于火湖。我们这些人既把一切神以外的事物洗去,就要终结为新耶路撒冷。

 今天召会生活的原则也是这样。召会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浸池是火湖的预表。每次的受浸都是一幅图画,告诉我们,埋葬在浸池中的一切消极事物,要怎样流到火湖里。让我问你,你那属世的逛街购物到那里去了?你那时髦的时尚到那里去了?你的长发和短裙到那里去了?这些都在浸池里了。浸池要把这些转送到火湖里。这就是藉水得救的意义。这救恩要了结旧的世代,引进新的世代。这救恩要把我们从老旧、弯曲和悖谬的世代中带出来,引我们进入基督的国。所以我们到下一篇信息要来看,在复活里的国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