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篇 铜洗濯盆
总纲目




铜、银、金
洗濯盆为着帐幕的运行
我们需要洗去属地的接触
没有先在洗濯盆里洗濯就在帐幕里服事的结果
经历洗濯盆,为着神居所的运行
洗濯盆与祭坛有关
祭坛和洗濯盆的铜
赐生命之灵的洗濯
永远的定例
香坛、赎罪银,洗濯盆

 读经:出埃及记三十章十七至二十一节;三十八章八节;四十章七节,三十至三十二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三十章十七至二十一节所描述的铜洗濯盆。我们也许不晓得洗濯盆有多重要,但要紧的是我们需要去发现这项对象的意义。

铜、银、金


 根据出埃及记里的记载,洗濯盆紧接在赎罪银之后,赎罪银又在香坛之后。有趣的是我们看见香坛包着金子,半舍客勒的赎罪钱是银子,而洗濯盆是铜作的。这里有三种金属:金、银、铜。银和铜乃是为着金。我们由铜到银,再由银到金。

 出埃及记三十章这里没有题起铁,但在但以理昼二章对大像的描述中,有金、银、铜、铁、泥。尼布甲尼撤梦中所看见的像,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但二32~33。)神的建造、神的见证有金、银、铜;然而没有铁,也没有泥。在建造里最低的金属乃是铜。

 我们必须对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金、银、铜有深刻的印象。当然这些金属是并行的。出埃及记三十章里先是有包金的香坛,接着是一堆银块,然后是铜作的洗濯盆。

 要研读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预表很容易,但要了解并应用这些预表却需要许许多多的经历。首先,我们必须摸著作者的灵,在预表的事上,这不太容易。其次,我们需要有足够的经历来解释预表。当然,出埃及记三十章里铜、银、金的预表是彼此相关的。

洗濯盆为着帐幕的运行


 香坛是为着代求,而代求是为着神的行动、神的运行。神的见证、约柜,以及整个帐幕、神的居所怎么可能在地上行动?神的见证─基督,以及神的居所─教会怎么可能在地上行动?约柜与帐幕,基督与教会,乃是藉着军队行动的。

 帐幕乃是神的住处。由住处的观点来看,帐幕就是神的居所。但由另一个角度来看,帐幕乃是与军队有关的军营。在出埃及记和民数记里,我们看见神军队的各营。这些营是为着争战的。帐幕是中心的营,而以色列的十二支派在帐幕周围形成各营。所以,十二支派在耶和华的营─帐幕─四周安营。以色列人起行的时候,六个营在耶和华的营前头行,六个营跟随在后。

 香坛是为着神的行动,而神是凭着军队行动的。但军队怎样才能组成呢?军队乃是靠征召合格的人所组成。今天在各个国家里,都有军事征召。青年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要征召入伍。因此要有资格征召入伍,就在于长大。小孩子不能被征入军队中服役。反之,小孩子需要喂养、滋养、照顾。如果要征召人入伍,首先必须达到起码的年龄。我们已经看见,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最低年龄是二十岁。凡是二十岁以上的男丁都被数点,并且必须纳赎罪银半舍客勒。这次人口调查以及缴纳赎罪银乃是为着神的行动。

 赎罪银也是为着建造。帐幕的柱子一百个带卯的座都是用赎罪银作的。柱顶、钩子、杆子也是用这银子作的。这表明赎罪银乃是为着神居所的建造。二十岁以上的男丁要纳赎罪银,并且被征召,编组成军队,好为着神的行动争战。然而所纳的半舍客勒却是为着神的建造。凡有资格纳半客舍勒的人都能够在军队里,为着神在地上见证的行动争战。因此,香坛和赎罪银都是为着神的行动。

 洗濯盆是为着帐幕产生功效的。在外院子里有祭坛和洗濯盆;圣所里有桌子、灯台、香坛;至圣所里有约柜。没有军队,帐幕就无法行动。但没有洗濯盆,帐幕或外院子里没有一样东西能够产生功用。帐幕要产生功用就需要把祭物献在祭坛上。这些祭物包含了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赎愆祭。这些祭物若不献给神,帐幕就无法产生功用。祭司要进到圣所里,把饼排列在桌子上,并且经理灯,同时也需要献祭。这也是他们在香坛那里代求所需要的,这一切都包含在帐幕产生功用的里面。每当祭司要就近祭坛把一些东西献给神,或要进到帐幕里服事的时候,首先就必须到洗濯盆那里去洗手。祭司若不在洗濯盆里洗净,帐幕就无法产生功用。没有军队,帐幕和一切有关的事物都会停顿,无法行动。但没有洗濯盆,帐幕就不能产生功用。如果把洗濯盆从外院子挪去,帐幕和外院子里其它的东西还是完全;然而,那些东西却无法产生功用。

我们需要洗去属地的接触


 祭司在外院子和帐幕里的服事,有赖于他们在洗濯盆里的洗濯。没有人会好几天不洗手的。但从属灵上说,基督徒也许好久都没有在洗濯盆里洗濯了。譬如,有些姊妹可能在私底下,或是在聚会里都常常祷告。我很关心她们祷告的事奉。姊妹们,你们祷告以前,有没有在洗濯盆里洗手?你们祷告事奉以前,有没有属灵的洗濯?有些人会回答说:『我们承认自己的罪恶,过犯、失败、亏欠。这岂不是一种洗濯吗?』不错,向主认罪是经历一种洗濯。然而,这是血的洗濯,不是洗濯盆里水的洗濯。要洗净我们的罪、罪恶、过犯、罪愆,我们就需要血。我们也需要血来洗净我们的过错、缺欠、短处、失败和亏欠。我们需要血来洗净这一切的事,因为它们是罪恶的。然而,主耶稣为门徒洗脚的时候,所用的是水。这样的洗濯不需要血。门徒的脚是脏的,需要用水来洗濯。这不是罪的问题,而是肮脏、污秽的问题。

 如果我们说了谎话,或是发了脾气,我们就犯了罪。但如果我们因着属地的接触而弄脏了,我们就没有犯什么罪。我们不该想要用血来洁净这样的污秽。比方说,手摸地板而弄脏了,就需要用水来洗濯。照样,如果我们因着属地的接触而弄脏了,就需要用洗濯盆里的水来洗濯。

 我很关心一件事,就是因着我们的宗教背景,以及环绕我们的空气,基督徒对于属灵的污秽没有多少感觉。他们也许认为被玷污或不洁净总是罪恶的问题。然而,圣经说到两种的污秽;从罪而来的污秽,以及从属地接触而来的污秽。如果我们撒谎或偷窃,我们就犯了罪,因着这些过犯而污秽了。但我们也许在另一种方式上,藉着属地的接触,因着与世界的事物有所接触而污秽了。

 我总是在吃东西以前洗手,因我晓得地上处处都有灰尘。我们的手甚至会因着接触衣服而弄脏了。同样的原则,我们因着与属地的事物有所接触,很容易就会在属灵上受到玷污。只要在这地上生活行动,我们就会被玷污。要被玷污,并不需要接触什么恶人。甚至与良善的人接触,也可能会玷污我们。虽然我们这么容易受到玷污,我们对于来自属地接触的污秽却毫无体认,毫无感觉。我们下意识里会以为,我们既然没有撒谎,没有偷别人东西,我们在各方面就都没有错。也许我们很善良、很谦卑、很诚实,也很忍耐;然而,我们可能因着上馆子、上百货公司就被玷污了。

 好些年前,我访问拉斯韦加斯的圣徒。有些人鼓励我去参观赌场,只要看一看就好。我对他们说:『我不愿意到这样的地方去。我晓得参观那里一次,就会受到玷污。然后我会有一段时间无法祷告。』只要我们一因着属地的接触而受到玷污,我们就必须立刻用洗濯盆里的水来洗濯,而不是用血来洗濯。

 你也许会向主承认你的罪恶、缺点、亏欠、失败,但你不觉得需要用洗濯盆里的水来洗濯。洗濯盆里的洗濯会题醒我们要谨慎,不要把手弄脏了。用肥皂和清水洗手怎样题醒我们双手必须保持清洁;在洗濯盆里的洗濯也照样题醒我们,必须使自己离开由属地接触而有的污秽。那些不觉得需要洗濯盆里的水来洗濯的人,也许会觉得到属世的地方去,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什么错。他们也许没有作什么恶事,但他们却会受到玷污。我们听世人谈话,也会受到玷污。虽然我们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但只要听他们说,我们就被玷污了。即使我们没有犯罪,我们还是会被玷污。因为全世界都是污秽的,所以我们非常容易被玷污。

没有先在洗濯盆里洗濯就在帐幕里服事的结果


 当我们祷告要把一些东西献给主的时候,首先需要在洗濯盆里把手洗一洗,甚至连脚也洗一洗。来到聚会中尽功用,其实就是进到帐幕里服事主。我们在帐幕里服事以前,必须先洗濯。然而,在许多信徒的基督徒生活和对神的事奉里,似乎没有洗濯盆。他们到祭坛来献祭给神的时候,两手是污秽的。也许他们进到教会的聚会中,没有在洗濯盆里洗手就服事了。这样的服事会带来死亡。因这缘故,三十章二十一节说:『他们洗手洗脚,就免得死亡。』

 我们应当谨慎,不要摸神的事奉,除非我们先在洗濯盆里洗手。倘若我们想要在帐幕里以污秽的手来事奉神,从属灵上说,我们就会死亡。今天在基督徒中间死亡何其多!他们愈服事,死亡就愈多,因为他们以污秽的手来服事。以污秽的手来祷告、服事,就带来了死亡。

 如果我们不在聚会中祷告或尽功用,就一面说,我们多少有几分是活的。但如果我们没有在洗濯盆里洗濯就祷告,或尽功用的话,我们就会把死亡带给自己,也会把死亡散布给别人。我们没有在洗濯盆里洗濯就想要祷告或服事,结果就是死亡。

经历洗濯盆,为着神居所的运行


 赎罪银是为着神的行动,而洗濯盆是为着神居所产生功用。没有赎罪银,神的居所就无法建造起来,也无法行动;换句话说,就会缺少银子作带卯的座、柱顶、钩子、杆子,也没有够多的人数被征召,组成军队来为着神的行动争战。同样的原则,没有洗濯盆,帐幕就无法产生功用。即使有神的居所和一切的器具,这件东西也无法产生功效。没有洗濯盆的洗濯,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在帐幕里服事。强调祭坛、桌子、灯台、约柜、香坛,而不怎么强调洗濯盆,是不合宜的。我们必须经历洗濯盆,来为着神居所的产生功效。

洗濯盆与祭坛有关


 在位置上,洗濯盆是在祭坛之后,但在功用上,洗濯盆是在祭坛之前。祭司到祭坛这里来供职的时候,首先必须在洗濯盆里洗濯。他们进到帐幕里供职以前,也必须在洗濯盆里洗濯。由此我们看见,洗濯盆的功用乃是在祭坛的功用之前。

 洗濯盆的位置指明它是由祭坛出来的。祭坛用铜包裹,而洗濯盆是用铜作的。在预表里,铜是表征神的审判。祭坛是预表基督的十字架。在祭坛那里,在十字架那里,神的审判施行到顶完全的地步。由于神的审判在祭坛那里施行,洗濯盆就产生了。祭坛上的铜是表征审判,而洗濯盆上的铜是表征神审判的结果、结局。这个结果就是洗濯的能力。这意思是说,洗濯盆洗濯的能力乃是出自神的审判。

 照新约来看,洗濯盆的洗濯能力就是赐生命的灵。提多书三章五节说到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这一节启示出赐生命的灵、生命的灵,就是洗濯的能力。因此,洗濯盆是表征藉着赐生命之灵而有的洗濯。

 洗濯盆是预表基督的死所产生赐生命之灵的洗濯能力。祭坛是表征基督的救赎,而洗濯盆是表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在祭坛那里,我们看见基督的救赎;在洗濯盆那里,我们看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然而,这赐生命的灵不是基督之外的另一位。赐生命的灵实际上就是基督自己。钉十字架的基督经过神完全的审判并且复活以后,就成了洗濯我们的赐生命之灵。

祭坛和洗濯盆的铜


 用来包裹祭坛的铜来自受神审判的二百五十个背叛之人的香炉。这些背叛之人受了审判以后,主对摩西说:『你吩咐祭司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从火中捡起那些香炉来,把火撒在别处,因为那些香炉是圣的。把那些犯罪自害己命之人的香炉,叫人锤成片子,用以包坛;那些香炉本是他们在耶和华面前献过的,所以是圣的;并且可以给以色列人作记号。』(民十六37~38。)这指明祭坛上的铜应当使神的子民想起祂对背叛之人的审判。因此,用来包裹祭坛的铜就成了一种题醒,题醒人神对背叛的审判。

 洗濯盆上的铜来自聚集在会幕门前之妇人的镜子。(出三八8,另译。)三十八章八节里『聚集』,希伯来字义是成为军队而聚集。这又指明以色列人的诸营都是军队。聚集在会幕门前的妇人好像军队一般聚集服事。换句话说,她们的事奉也是一种服役。这些妇人的镜子用来作铜洗濯盆。这暗指洗濯盆是一面镜子,能够返照人、暴露人。祭坛上的铜是将神的审判题醒人的东西,而洗濯盆上的铜是暴露神子民的一面镜子。这表明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审判有暴露我们的能力。

 那些就近洗濯盆的人,污秽被暴露了出来,这样他们便晓得自己需要洗濯。我记得许多年前,有一次,我的孩子不肯承认他们脏,需要洗濯,我就拿一面镜子摆在他们面前。他们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就晓得自己是脏的,并且愿意洗净了。照样,洗濯盆的铜也是一面镜子,返照我们的光景,并暴露我们的污秽。因此,祭坛的铜题醒我们有神的审判,而洗濯盆的铜题醒我们自己是污秽的,需要洗濯。

 在洗濯盆这里有铜,有镜子,有水。我们到了洗濯盆这里,铜就该题醒我们,凡是罪恶的、属地的、肉体的,都已经在十字架上受了神的审判。也许我们承认自己的罪,却不晓得自己还是多么属世,多么属肉体。在神看来,我们已经蒙了救赎,但我们还需要被洗濯。我们在祭坛那里因着血蒙了救赎,就需要在洗濯盆里用水洗濯。

 今天基督徒中间,很少有信息释放出来告诉信徒说,藉着基督的血蒙了救赎即使很美妙,我们还是需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虽然我们承认了自己的罪,我们还需要对付玷污,对付来自属地接触的污秽。我们也需要对付来自肉体和天然生命的污秽。因此,我们需要赐生命之灵来洗濯。

赐生命之灵的洗濯


 我们天天都需要先把基督当作赎罪祭和赎愆祭献上。一方面,这会引导我们经历基督作我们生命的供应,并作献给神的食物。另一方面,这会引导我们体认自己需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

 我们愈在灵里行动,愈在调和的灵里生活,我们就愈被洗濯。每一次的洗濯都会题醒我们有些地方不要去,有些人不要接触,免得卷入会玷污我们的情况里。即使我们没有作什么恶事,我们也会接触到属世、天然的东西,因而受到玷污。倘若我们还是一直在污秽的光景里,我们就无法祷告,无法服事主,或在聚会中尽功用。如果我们没有在洗濯盆里把污秽洗净,而想要尽功用的话,我们就会经历死亡。

 我能够作见证,这样领会并解释洗濯盆的意义与我们的经历相符合。我们在本篇信息中所说到的洗濯盆,能够由我们的经历来证实。

 出埃及记三十章十八节说:『你要用铜作洗濯盆,和盆座,以便洗濯;要将盆放在会幕和坛的中间,在盆里盛水。』洗濯盆座是表征稳固。洗濯盆放在会幕和坛的中间,为要接续祭坛的工作,好进到帐幕里。洗濯盆里所盛的水表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参看弗五26。)

 十九节继续说:『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我们已经指出,这个洗濯是表征洗净来自属地接触的污秽。(约十三10。)

永远的定例


 二十至二十节说:『他们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他们洗手洗脚,就免得死亡;这要作亚伦和他后裔,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祭司必须在洗濯盆里洗濯,免得死亡。今天我们需要赐生命之灵的洗濯,好免去属灵的死亡。

 祭司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的时候,必须在洗濯盆里洗濯。正如二十一节下半指出,这要成为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永远的原则。

香坛、赎罪银,洗濯盆


 照出埃及记三十章来看,在香坛之后,紧接着有赎罪银,为着神的建造和神的行动,然后有铜洗濯盆,为着神居所的运行。没有赎罪银,神的居所就无法建造起来,神的居所也无法行动。进一步说,如果没有铜洗濯盆,神的居所也无法运行。没有洗濯盆,神的建造就停顿了,所有有关的也都静止了。

 现在我们就能懂,何以赎罪银和铜洗濯盆紧接着金香坛。我们需要银子,为着神居所的建造与行动。我们需要铜,为着神居所的运行。这意思是说,教会生活里实际的运行乃是在于铜洗濯盆。

 我们会看见,出埃及记三十章也有膏油和香的成分。膏油和香属于赎罪银和铜洗濯盆。因此,继香坛之后有四样对象:银、铜、膏油、香。我们有了银子和洗濯盆和铜以后,就需要膏油来涂抹我们,也需要在香坛上烧香,为着代求。

 我愿鼓励你们为着赎罪银和铜洗濯盆来祷告,来交通。要合式地领会这些事,需要许多的祷告和交通。